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90章 不是最佳人选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50 2016-06-22 20:01:23

  叶欢很是疑惑,本欲问个究竟,却被小女人这个看似纯真却带着一丝性感的动作给看花了眼。

红唇,青葱玉指,两相辉映,煞是好看啊!

叶欢情不自禁的踏近了一步,而此刻乔以萱似是过足了某种瘾,有些心满意足的直起了腰,却突然间撞到了一个结实的身躯,吓得往后倒退一步,眼看就要撞到后面的书桌上。

“啊!”一声惊呼来自乔以萱的口中,她不明白刚才还隔着几步之遥的叶老大怎么练就了移形换影这个功夫,突然之间就窜到了她的身侧,并且伸出长臂一揽就把她揽到了怀里。

她可不认为叶老大是突然意识失控才做出这个举措的,此刻被牢牢的圈在一个纯男性的怀抱中,她的情绪却有些失控了…。

“小白,哦,不,叶老大…”乔以萱凌乱了,明明是小白的脸,却是叶老大的身体,她该何去何从!!

叶欢冷着脸突然放开了对乔以萱的钳制,脸上却是不露声色的看向乔以萱后面的书桌一角,幸好,还差几厘米就撞上了!

乔以萱也顺着男人的目光看向身后,然后了然的闹了一个大红脸!幸好,她刚才没有失去风度的破口大骂叶老大想吃自己豆腐啊!

果然,老大就是老大,他的地位绝对是不容置疑的,他所做的事情也绝对是超出常人所想的,她乔以萱一个弱女子,还是不要跟地位超群的叶老大斗法比较好吧?

想到这里,乔以萱露齿一笑,“叶老大,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她大人大量,决定不计较叶老大突然不敲门就闯进自己闺房,当然也就自动忽略了刚才英雄救美的一幕,算了,当是扯平了。

叶欢不知为什么摆着一张臭脸,“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么?”

“呃,当然可以找我…”乔以萱暗自嘀咕了一句,真不知道招谁惹谁了,她乖乖呆在自己房里,突然就听到自己的名字从一个方向飘了过来,她这才决定躲着停下墙角,谁知道就被叶老大撞见,还差点被吃了豆腐,呃,虽然说是为了救她,但也不用搂搂抱抱啊,多有伤风化啊。

叶欢瞄了一眼小女人没心没肺的样子,内心里在叹息:他要到何年何月才能修成正果啊!

“刚才你是在听楚依依母女两的谈话吧?”叶欢特意用了一个“听”字,而不是什么“偷听”二字,这样就为乔以萱的行径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乔以萱很自觉的点了点头,她可不就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被人提到,所以一时兴起才想停下墙角么。

“我也是听完才过来的。”叶欢大言不惭的继续说。

“你!”乔以萱有些被吓到,堂堂叶老大什么时候学会偷鸡摸狗了?

“那个,额,关于你的事情我当然要谨慎些,他们万一在谋划怎么害你呢,我要未雨绸缪。”某叶开始为自己的行径找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乔以萱憋的不行,肚里早就笑的乐开了花,偏偏脸上还得露出一本正经的颜色,点头如捣蒜。

“你听说了凤家的事情了么?”叶欢突然问。

乔以萱点了点头,然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张烫金的请柬,赫然跟乔靖递给乔蜜儿的那一张一模一样。

“哦?没想到你也收到了,”叶欢摸着下巴,有些不解的样子,“这是凤家派发的宴会请柬,据说是J市所有适龄未婚千金的豪门世家都有收到一份这样的请柬,只是,为什么你会收到?”

叶欢的目光直射乔以萱,仿佛她收到了这样一张请柬是一件多么不正常的事情。

乔以萱微微一愣,突然乐呵呵的道,“我怎么就不能收到呢?”

“哼,明知故问!”

“是啊,我是名花有主没错,但毕竟没有真正的结婚嘛,我还是单身…”

乔以萱话还没有说完,头上就被叶欢敲了一记,“单身你个头,都有儿子的人了,就收点心吧。”

“叶老大,你最近很有暴力倾向啊!”

“那是因为你欠打,”叶欢也笑了,“对了,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既来之则安之,有什么大不了,就去看看到底有什么花样。”乔以萱一副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的有恃无恐。

叶欢又笑了,“你倒是看的开,也罢,就去看看也好。”

叶欢虽然表面上装的若无其事,但心里却暗自思忖:乔蜜儿收到请帖很正常,已有未婚夫的乔以萱还收到一封,就让人很不能理解。毕竟凤家在国内算是龙头老大的人物,明明是选妻宴,为何会选上乔以萱这样一个有未婚夫的千金。

而经过双子岛事件之后,叶欢也暗暗派人调查过,虽然双子岛幕后老板究竟是谁还不尚明朗,但是却查到是属于一个姓凤的人所有。而凤姓的大家族在国内本来就不多,能够轻而易举买下一座岛屿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平常人,所以在乔以萱收到这个请柬时,他几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双子岛背后的主人肯定是凤家三位未婚男人中的一个。

想到这里,叶欢就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一见这个男人,能把乔以萱关押在双子岛将近一周的男人确实不简单啊!他更好奇的是在那一周的时间里他们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他旁敲侧击过,可乔以萱却闭口不语,只一言带过去了。

···

凤千染脸上带着奇怪的笑意看着自己英明伟大的哥哥。

凤千绝冷冷的瞟了一眼,“你要是实在空闲的很,就帮我把这堆资料看完,如何?”

凤千染连连摆手,“你饶了我吧,哥,你这铁打的身子骨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受得了的。瞧瞧你,都出来相亲了,还不忘带上公司的事情,真是自己找罪受不是?”

“我不做,谁做,你做么?”凤千绝面无表情的翻阅着手里的资料,丝毫不以为意。

凤千染的心里瞬间就有了一种愧疚感,不亏是凤门和龙门家主,不愧是凤凰国际和龙腾国际执行总裁啊,随意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能勾起人瞬间的情绪变动,即便是他这个做弟弟的,到现在都没办法摸清他的高深之处究竟有多高……

不过也是,他这些年可是快活的一塌糊涂,想玩就玩,想睡就睡,可凤千绝却一直严以律己,除了失去记忆那段时间外,他的所有时间除了睡觉就都奉献给了公司和凤家,哎,真是苦了哥哥了。

“哥,我有个事情不太明白啊…”凤千染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言简意赅,凤千绝薄唇里不废话一个字。

“你不会不知道我给乔以萱送了一封请柬的事吧?”凤千染突然笑的贼贼的。

凤千绝手中的笔顿了一秒钟,而后又继续一脸平静的翻阅着手中的账册。

“哥,你倒是回我句话啊,你是怎么想的?”

凤千绝扔掉了手中的笔,“我倒是想问问你是怎么想的。”

“我?”凤千染指了指自己,奇怪的问。

“双子岛给我们饭菜下药的是你吧?”

凤千染傻傻的点头,怎么,现在想起来秋后算账了?

“我们凤家是绝对不会迎娶一个有过婚配的女子的,尤其是爷爷也绝对不会同意的,这点你比我清楚吧?”凤千绝继续冷着脸,说出来的话却一环紧扣一环,好似设了一个大圈套让人往里钻。

凤千染又傻傻的继续点头,是这样没错,爷爷骨子里总觉得大哥是最优秀的非一般的女子可以般配,所以这些年大哥一个女人都没看上,爷爷也没着急,他还以为大哥是想找一个最好的。

凤千绝突然微微扯开唇角,不咸不淡的口吻,“既然这些你都清楚,为何还要给她送请柬呢?”

啥?什么?凤千染这才回过神来,这神马状况,本来是他占主导地位,来质问大哥的,为何现在的局面演变成大哥质问自己了?

“爷爷问起,你自己想个理由搪塞吧。凤千绝突然不冷不但的又补充了一句。”

亲哥,我的亲哥啊,你可得救救你可爱的弟弟!凤千染猛地扑上前,抱住了凤千绝的半边肩膀,“哥,我不都是为了你好吗?眼看着你日渐消瘦下去,而那个乔以萱的女人却在外逍遥快活,我不是看不过去了,想让她见到你潇洒迷人的外表进而迷恋上你,然后你再毫不留情的抛弃了她,让她也尝尝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滋味儿,岂不妙哉?”

“妙哉?”凤千绝冷冷的瞥了一眼肩膀上的爪子,那爪子的主人倒是很有眼力劲儿,自动放开了。

“对啊,就是这个意思,她倒下了,哥,你就重获新生,想着都高兴。”凤千染一个劲的点头。当然了,如果那小女人能拿下他大哥,他就更高兴了,哈哈。私底下他更想知道一个真相,当初在双子岛那可是守卫机关重重,到底这个弱女子是怎么不留痕迹离开的,至今想起来都觉得是他凤千染这辈子的耻辱啊,居然连个女人都没看住……

“那就这样吧。”凤千绝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眼波流转之际,说了这么一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