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86章 凤爷爷逼婚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51 2016-06-20 20:01:24

  凤千绝此刻正在消化一个比较惊人的消息:乔以萱回了J市,乔家与端木家的联姻继续,婚礼定在十天后。

这个消息是凤千染派去J市调查的人传回来的讯息,凤千绝此刻的心情很是奇妙,好似有一条虫子在内心深处蠕动,有些痒,又有些怒,还有些痛。

在静坐了大约一小时后,他下了一个比较明智的命令:马上离开双子岛,回归凤家。

凤千染对于大哥的这个举动是带着一丝猜疑的,当然他可不会明着说自己大哥是因为一个女人而改变初衷的,反倒为大哥找了一个绝佳的理由。

“哥,你也时候回去整治整治那批小人了,省的我在公司里看着他们天天的闹心,睡不好,吃不好的,你看我都瘦了多少了?”凤千染嬉笑着抬起胳膊,上面小老鼠一窜一窜的,身材果然是真真的好,倒是没有看出有多么瘦弱啊。

凤千绝眼尾都没瞟一下那瘦弱的胳膊,只是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我看是你需要整治了吧?”

凤千染果然是冰雪聪明,立马噤声不再说话,跟着大伙一起打道回府。

···

凤家老宅,今日是真的很热闹。

凤千绝回到凤家,这是天大的好消息,不仅老爷子凤湛喜出望外,以往看似病弱的身子骨也突然强健了不知多少,就连一向不对盘的凤千翎和凤千色兄弟也不得不放下公司的事情马不停蹄的赶回凤家,就为了庆祝这个一向不喜欢的兄弟回来。

凤家老宅一派灯火通明,热闹非凡。大家长凤湛坐在客厅正首,他的右手边坐的凤千绝,左手边则是凤千翎,下首两边分别是凤千色和凤千染,其它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则随意坐在下首位置。

“老二,你回来就好了。”凤湛布满皱纹的脸上此刻带着笑容,显得慈祥可亲。

凤千绝微微颔首,“爷爷,你身体好些了么?”

凤湛哈哈一笑,“看到你回来比吃什么药都管用,这不,完全没病了嘛。”

凤千染趁机插嘴道,“爷爷就是偏心哥,哼,我就是天天回来都不顶哥有用。”

“你这孩子,爷爷何时亏待你了?”凤湛佯装生气的样子。

“是,是,爷爷不偏心,千染说错话了,讨打。”凤千染轻轻抽了下自己嘴巴,嬉笑着。

低下的人也都附和的跟着说些体己安慰的话语,场面一片温馨和睦。却有两个人心中鬼,故一直神色未定的坐着,深恐一个不慎就泄露了底细。

“千翎,你父亲呢?”凤湛突然把话题转移到凤千翎身上来。

凤千翎赶紧正襟危坐,小心翼翼的回答,“爷爷,爸爸他身体有些不适,他让我带他向您说对不起,不能出来跟大家会面。”

凤湛摆摆手,“罢了,你爸爸这些年确实也很少出面,哎,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有时间多劝劝他,总是这样避世独居也不是个办法呐。”

“嗯,我会的,爷爷,您放心吧。”凤千翎暗自抹了把冷汗,总算是把这件事遮盖过去了,爷爷今天心情好,居然没有发火。

“大哥,”凤千绝突然说话,“我不在公司的这段日子,要多谢你这么辛苦为我分担工作上的事情。”

凤千翎一惊,看着对方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他当然不会蠢的以为这个一向深沉隐晦的男人这番话说的就是表面上这个意思。只是现在大家这么多双眼睛注视着,他又不能做出别的什么表示,只能也笑着点头。

“二弟,你看你说的什么话,公司的事情也是我的事,自是要多分担些,分内而已,不用客气了。”

“哦,我听说我失踪这段日子,大哥还广派人手四处找我,真是辛苦大哥了。这么日理万机,还要为我操心,真是过意不去。”凤千绝娓娓叙说着,仿佛真的很感谢眼前这个人。

凤千翎脸上的神色几不可闻的一变,又恢复了本色,“呵呵,何止我担心啊,爷爷更担心你呢,多次让人去找你,我们大家都很关心你。”

“大哥,”凤千绝突然站起身,走到凤千翎的面前,微微弯下腰,双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暗暗使力,对方的脸色渐渐有些异样。这时,他才微微松懈了力道,头稍稍靠过去,在男人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我一定会好好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的,等着吧。”

凤千翎脸色大变,正欲说几句,对方的身体已经完全离开了他跟前,又坐回了凤湛的身边。

这一幕在旁人看来以为这兄弟俩关系有多好一般,故凤千绝的这一举动又赢来了多数人的附和声。

凤千翎气的暗自咬牙,心里又是惊骇又是愤怒,却也感到泰山崩于顶的慌乱。

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他这话的意思多么明显,是想报复自己么?

虽然这些年几个兄弟一直不对盘,但因为有凤湛在一边压着,倒也没出过什么大乱子。凤千绝跟他们也没有在明面上撕破脸皮,故在外人看来几个兄弟一直都是友好相处的。

凤千绝扫了一边傻笑的凤千色一眼,对方有所感觉,也转过头来,却被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都是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真不知道当初他为何要拉这个蠢家伙入伍,这下黑锅他没背到,反倒是让自己暴露在凤千绝的眼前,以后的路就更加难走了。

····

凤湛的书房,凤千绝跟凤湛对弈了几盘。

“爷爷,你棋艺有长进啊,我都不是你的对手了。”凤千绝抛下最后一颗棋子,然后认输投降。

凤湛精锐的目光微微扫了一眼跟前的棋盘,而后说,“不玩了。”

“啊,怎么不玩了?”凤千绝莫名其妙,这爷爷的脾气还真的是有长进啊。

“跟一个纯心作弊的人,有什么好玩的。”

凤千绝在心里汗颜,他是不好意思赢一个八十高龄的老人家好吧。

“爷爷,千绝并没有让你,是最近都没有机会练习,所以棋艺退步了。”

凤湛笑了,“是么?我倒觉得你的棋艺虽然退步了,但演技却越发的好了。”

凤千绝黯然,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说吧,你对老三的事情怎么看?”

凤千绝微微抿唇,“爷爷心中自有看法,为何要问我?”

凤湛看了孙子的脸色一眼,心里暗自叹了口气,“老二啊,委屈你了,手心手背都是肉,爷爷也为难呐,只是不要太过火,爷爷就当没看到好了。”

“我知道的,爷爷,所以孙儿没打算让你为难,放心吧,我会处理好。”凤千绝微微颔首。

凤湛哈哈笑道,“我就知道你是最孝顺爷爷的,果然爷爷没白疼你。”

凤千绝也笑了。

“我还有一事要跟你说下……”凤湛的语气突然有些迟缓,好似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很为难一般。

凤千绝愕然,爷爷可一直都是枭雄一般的人物,这会有什么事情会让他这么难以启口呢?

“这次你遇难归来,我总算是明白了一个事情,”凤湛脸上露出落寞的神色,“你今年也有三十二岁了吧?”

说到后一句,凤湛甚是慈爱的抚摸了下孙儿的头,这个动作是大多数爷爷辈份的老人对自己的孙儿辈会做的事情。只是凤千绝却惊住了,他一向都是一个把心思藏在心里的人,不会吧太多的情绪放在脸上,所以,他只是呆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凤湛从来不会轻易表达对他们这些孙儿的喜爱或者讨厌,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自然也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而凤千绝更是他培养出来的最杰出的接班人,所以,两个人在某些方面来说,有很多地方都是惊人的相似。

凤湛在几个孙辈里面最看重的是凤千绝,这从他挑选凤千绝作接班人也看得出来。凤千绝的父亲凤天霖失踪后,凤湛就把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了这个孙子身上。而他也终归是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把公司和凤门都打理的井井有条。直到这次凤千绝失踪,凤湛才开始醒悟一件事,如果这次这个孙子跟他爸爸一样永远不回来,那他岂不是一个血脉都没有留下?

凤湛现在心里所想的正是这件事,凤千绝已经三十二岁,男人的而立之年,娶妻生子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他打算在今年给自己的这个孙儿娶一门好亲,最好是明年就能抱到曾孙儿,那就是最大的心愿了。

“绝儿,你有没有心仪的女朋友?”凤湛索性开门见山的说了。

凤千绝一愣,才问过自己年纪,又问有没有女朋友,难道爷爷是想让自己……

凤千绝这厢心里咯噔一下,但嘴上却说,“公司事情多,我想等过一段时间再考虑这些个人事情。”

其实这个理由是最合适不过的,以往凤湛来问他的时候,他都以公事推脱了,凤湛也从来没有为难过他,所以这些事情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只是这次,好似没有那么容易对付了。

“那就是没有女朋友了?”凤湛再次强调了一遍。

凤千绝不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