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78章 叶老大,你到底要做什么?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45 2016-06-16 20:01:56

  一席饭吃下来,明显的楚依依跟乔蜜儿是食不知味,饭碗里的饭粒丝毫未动之外,连带的脸上的神情也很不好看。

乔以萱倒是吃的愉悦,只除了身边的叶老大默不吭声的样子让她有些心神不安之外,其它都还好。

叶老大不会是受什么刺激了吧?虽然平日里他也不爱说话,但绝不至于像刚才表现的那样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所以她有些感慨:这是不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

吃完饭她牵着叶欢的手上楼,先带他到今晚要睡的房间,把洗漱用品等的位置嘱咐了一遍,又叮嘱他晚上没事就不要出门了,很多人盯着。

乔以萱说着说着就感觉不对劲,叶老大怎么一副要吃人的表情盯着她看?

“怎么不说了?”叶欢脸色淡然,语气却有些森冷。

“呃,说完了…”乔以萱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心虚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心虚。

叶欢突然冷笑了一下,“这些事情是你对他经常做的吧?”

乔以萱噎住了,这…可怎么说是好,早知道刚才就不那么鸡婆了,都怪自己没有稳住,把这张小白的脸真的当成了小白,哎,这就是一时大意的下场啊!

“那个,你早点休息,时候不早了,我也去睡了。”乔以萱说完,急急转身,只恨不得此刻能会那遁地之术,学那土行孙来个遁地就好。

果不其然,身后传来意味深长的一句话,“还有什么事情你忘记说了吧?”

只不过是淡淡的一句疑问亦或者是反问甚或是设问句,就把可怜的乔以萱难倒了。

这叶老大今晚到底是怎么了?咋想一出是一出呢?她胆战心惊的把所有事情急速的倒带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遗漏任何事项啊。

乔以萱慢慢转过身,露出十二万分完美的笑容和真诚,“哦?还有什么事呢?”

叶欢跨前两步,不紧不慢,步伐稳健,表情更是云淡风轻,“你真的忘记了?”

乔以萱很配合的茫然摇了摇头。

叶欢突然似笑非笑的说,“他以前有爬过你的床吧?”

乔以萱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开,这丫怎么会知道的?她此刻大约是忘了那个给叶老大的资料上不小心的写了这件事……

她傻傻的点了点头。

叶欢满意的也点头,末了,又靠前一步,轻轻的说,“你说我今晚要不要爬呢?”

叶老大呼出的灼热气息在乔以萱的脖颈处轻轻的荡了一荡,乔以萱惊骇的猛然抬头,就看到小白绝美的脸呈现在眼前,她的心里一震,突然就觉得有些心荡神怡,把持不住。

叶欢好似也感觉到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息,他突然微微弯起唇角,这,这算是叶老大的笑么?

只是这份笑容是在小白的脸上呈现出来的,于是就有了一种别样的分味,叶老大的气息,叶老大的气质,却搭配着小白绝艳的容颜,真真真的勾人心魄啊!

乔以萱猛的呼出一口气,倒退了二大步,似乎感觉这个距离才稍微的安全了点以后,才小心翼翼的说,“还是不爬了吧……”

她这句话其实只是疑问,但她想把它说成肯定的,只是在对方眯着的眼神下小心肝不小心抖了两下,就变成了疑问了。

叶欢继续似笑非笑,“还是爬吧?”

“不……”乔以萱刚想继续疑问下去,突然就看到那眯着的眼神猛地射出一把森冷的光,又赶紧调转方向,颤颤的应了一句,“那就爬吧…”

“嗯,我会记得今晚一定爬你床的,放心吧,晚安。”乔以萱眼睁睁的看着门板在眼前合上,她此刻真真真的心里在流泪啊,有木有木有!

门板后面叶老大的脸上奇异的泛起了一朵红云…。

乔以萱回到自己的睡房,心里还在泪流。独坐床沿,只觉得头脑昏昏沉沉,辨不清东西。

这个叶老大,到底是吃错药了还是一时疯了头?为什么一定要爬她的床呢?她的床又有什么好爬的?随即抬眼看了大床一眼,突然就起了一阵哆嗦,难道说叶老大有恋床癖?不是自己的床和熟人的床不睡?

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之大,乔以萱想了想在地板上铺上了一床柔软的杯子,末了,还体贴的放了一个枕头,她是这么想的,既然叶老大真的奋不顾身半夜过来爬她的床,她也不能委屈了人家不是,堂堂“暗夜门”的老大睡地板传出去有损面子,但总好过于他彻夜不眠的好。

乔以萱越想越觉得自己还算细心周到,临睡前还扫了一眼地铺,发现厚厚软软的看着就很有食欲,哦,是睡欲,如果不是她不习惯睡地上,说不定此刻她就打地铺去了。

真困啊,只希望叶老大来爬床的时候声音小点,千万千万不要吵醒她的睡眠啊!

···

此刻,乔宅内夜深人静的,连阵风刮过的声音都听的很清楚。这么万籁俱静的时刻,最适合好眠。

却有一条黑影轻巧的穿过走廊,楼梯,突然往前一窜,进了一间房。

在月色的照耀下,发现黑影头上戴着一个硕大的鬼面具,月色下,森冷可怖。来人突然勾起唇角,露出一两颗白晃晃的明牙,看起来尤其的骇人。

他轻巧的推开窗户,一跃到了地上,环顾四周,房间内布置的很是温馨,精致的梳妆台,琳琅满目的化妆品,香水瓶。

黑影径直朝大床边走去,挨到床沿的时候,站定,然后定定的盯着眼前熟睡的女人,手微微抬起,一缕好似青烟的物体从他指尖缓慢的流动,慢慢的向床上的女人飘过去,她此刻睡的正熟,倒也没有察觉,却将这团轻烟吸了进去。

黑衣人就行静立,收回了手,却也没再有任何动作。

突然,床上的女人睁开了眼眸,呆了二秒钟,然后看到床边立着的黑影和他脸上的恶鬼面具。

她的瞳孔渐渐扩散,小嘴一张,一声胜似厉鬼吼叫的哭喊溢出了喉间。

“鬼,鬼,鬼啊……”

一分钟后,乔宅内灯火通明,人人都赶往叫声的发源地,这种鬼哭狼嚎的吼叫声一直持续到他们赶过去还在继续……

而同一时刻,另一间房内,也悄然闪进一个身影,这间房却灯光熄灭,静悄悄,只有休憩的人发出的均匀呼吸声。

乔以萱被一阵远远近近的吵闹声惊醒,她刚张开眼,就看到身下的床铺一沉,明显身边的位置有陷进去的痕迹,接着就被搂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中。

“你,你放手!”乔以萱刚想惊叫出声,却感觉到对方熟悉的气味,这声惊叫就换成了低低的说话。

“不放!”男人撒赖,索性抱的更紧了。

“叶老大,你到底要做什么?”乔以萱恼羞成怒,又急又气,偏又不能把对方怎么样。好在叶欢也没有多大动作,就是紧紧的抱着她,并没有做别的什么事情。

乔以萱只感觉男人的气息团团包围了自己,有些燥热之际,头脑里却不期然浮起了一张银制面具的脸。

停,停,她这是怎么了?都这个时候了,她怎么还在想着那个该死的冰山脸,哎。

叶欢此刻其实心如擂鼓,他并不是没有碰过女人,虽然一直清心寡欲,但只要是男人都有需要解决生理需要的时候,所以他没有正式的女朋友,但情人还是有那么几个。

叶欢怀里的这具娇躯柔软无骨,而且温热软绵,他抱的很是惬意和舒服,又怎么舍得放手。况且,白日里他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此刻到了晚上,又是顶着那个男人的身份,他还不趁此作为一番么?

只是他正想有所作为的时候,突然门被敲响了。

乔少霆的声音传来,“小萱,小萱,你在么?”

废话,三更半夜的,不在房里睡觉能去哪?

叶欢正翻着白眼,冷不防手臂被人重重的一推,然后是乔以萱的身子滚离了他的怀抱,猛地跳到了地上。

“我在,有事么?”乔以萱气喘吁吁,小脸此刻红红的,只是房间内月色朦胧,看的不是很真切。

“刚才蜜儿被吓醒,说是有鬼,我担心你有事,故过来看看……”乔少霆关心的声音传来。

乔以萱正想说自己没事,有鬼?她床上此刻倒是大刺刺的躺着一只色鬼。突然楚依依的声音也响起。

“是啊,以萱,开下门,我们都很担心你……”

担心她?真的担心才有鬼了,她在这间屋子活了二十多年,就没见这个婶婶担心过她。

“我真的没事,时候也不早了,你们去休息吧。”乔以萱当然不能开这个门,此刻叶欢还躺着未动呢,她斜睨了一眼后方,发现叶老大的表情很是奇怪,好似带着一丝期待。

期待?他期待什么?难道是期待这些人闯进来看她的笑话么?乔以萱没好气的白了对方一眼。

此刻楚依依的声音又响起了,“以萱,蜜儿刚才被鬼吓到了,怎么你会没事呢?”她的语气此刻居然带着一点怪责的味道。

好笑!她乔蜜儿被鬼吓到,难道自己就一定也要被吓到么?真是莫名其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