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71章 残酷的真相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1 2016-06-12 20:01:17

  “妈咪,我没有惹她,是她每天晚上都睡的比我早,我又睡不着,就在随便涂鸦作画了一会…”乔晓宁很是委屈的样子,他不就画个画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夏天一脸的控诉和怨恨,“你那是在我脸上涂鸦作画!”末了红唇抿了抿,看了一边叶老大面无表情的脸,又补充了一句,“而且还不止一次!”

“宁宁!”乔以萱听到这里有些郁闷,她没教过儿子在人脸上作画啊…怎么这无师自通的本领越来越强了,今儿个不打他PP是不行了。

“哇哇,妈咪,你不能打我,你不能打我!叶叔叔,救命,救命啊!”乔晓宁尖叫,这大巴掌才落下一个,就哭的跟杀猪似的。

叶欢的眉头蹙的更深,突然大步走过来,扫了一眼大巴掌的主人,一把抢过宁宁抱在怀里,又冷冷的瞧了一眼一旁幸灾乐祸的夏天,终是一句话没说,抱着小宁宁上了楼。

叶老大,你真的是不羁啊,就连英雄救宁宁都救的这么默默无闻,夏天抹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有些庆幸刚刚挥大巴掌的不是她本人。

而这回乔以萱也愣了,她才走了这二月,这乔晓宁跟叶欢的感情如此之深了?往日里她打骂自己的孩儿叶老大可从来不插手的啊?这到底是怎么了?待看到同样一脸疑问的夏天之后,乔以萱认命的想,看来只能改日问问宁宁了,她可不指望从叶欢嘴里套出什么话儿来。

“她NND,这恶毒的女人,要让我碰上,非得让她吃吃苦头不可。”夏天突然站起身,脸上神情十分狰狞,眼里射出的凶光如若可以杀人,那被她碰上的女人非吃苦头的女人此刻若在这里,定然死了十万八千次了。

夏天的激愤尚没有表达完毕,乔以萱却不想她作无谓的情绪波动,以免震伤了心肝脾胃肾之类。

故笑盈盈的说,“等碰上了再说,现在我们不要说这些,对了,才只不过几天不见,怎么你的SIZE长了不少?”

夏天这人还真是一直以自己身材为傲的,这会听到有人说到这方面的事情,自是十万分的精神,便又开始从头说起,从细说起,有因有果,因果循环了一遍。

于是,这一整天,乔以萱的耳边都是夏天黄鹂鸟儿一般的声音,花儿一般的笑靥,优美舞姿一般的动作,她忍了,沉默了,接受了,听之任之,就全当是说书解闷,看电影解乏吧。

晚上的时候,叶欢带着晓宁下来,此刻这小家伙大约是因被秘密操练了一回,显得尤其的乖巧懂事。

“妈咪,夏姨,吃饭了。”瞧瞧,这才是她乔以萱的儿子,某女暗自沾沾自喜。

夏天此刻心情也是异常的好,居然一把搂过了小宁宁,吧嗒一口就亲在了那小肉脸上,这一声不大不小,小肉脸上却出现一个性感的美女唇印,直看的乔以萱小心肝一颤,恨不得立刻上前去把这个痕印给销了去。

只可惜小家伙也美滋滋的,大约是真中了美人的销魂掌,有些神智不清的样儿。幸好叶欢眼力劲儿一如当年,叫过小宁,变魔术一般递过去一个镜子和一张湿纸巾,让小家伙自己看着办。

此刻小宁宁才终于明白自个是被人公报私仇了,他只不过在夏姨脸上涂鸦了那么一会,此刻却被光明正大的盖了一个章,这小眼神瞬间就变了个样,但扫视了全场,发现没人帮自己撑腰,便暗自哼了一声,想着以后走着瞧,暂时就此作罢。

乔以萱当然明白自己儿子“睚眦必报”的个性,这吃饭当口,她可不会明着说,先吃饭,吃饭皇帝大。

这一餐饭吃的是其乐融融啊,只是夏天和晓宁之间的友好互动如果忽略不计的话。而乔以萱自己,看着对面吃饭的叶欢,却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个男人,此刻这个男人在做什么?他会否也会想起自己?

双子岛上,此刻确是天翻地覆另一番景象。

凤千绝醒来就发现小女人逃之夭夭的事实,他几乎不敢相信会有人从自己的鼻子眼下逃走,而且他自问待这个女人不薄,她又为何要离开?

大白天,一间房却暗沉沉,房间内一个男人盯着屏幕上的画面,眼都没眨一下。

画面上是一个窈窕的女人动作迅速的躲避侍卫追踪的身影,她的动作熟练,表情果断,眼神坚定,似乎这场逃亡的游戏一定会以自己胜利而告终,似乎她心目中的目标也十分的坚定。

期间,女人的步伐突然不稳,似要摔倒,男人的眉峰紧皱,他的一只右手就这么突兀的伸出去,却又僵硬的停在半空,末了,叹息一声,又收了回来。

突然,女人脸上带笑,神情好似十分的振奋,脚下跑着的步伐也似乎变得欢快起来。

凤千绝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可就在这个时刻,画面突然断了,女人窈窕的身姿消失在画面上。

他气的大手一拍,身前的大书桌好似也微微颤了两颤。

“怎么回事?”凤千绝盯着眼前站立的黑衣人。

黑衣人捣鼓了一会,仿佛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低着头,声音颤抖,“回老大,这,这个追踪器只到这里,后面我们没有装摄像头。”

“混账!”凤千绝气的站起身,绝美的脸上此刻满布杀气。

黑衣人吓得两腿一软,就顺势跪在了地上,“是,是二门主说的,他说这一带风平浪静,不会有什么事,所以,所以……”

“出去!”冰冷的话语从薄唇吐出,黑衣人赶紧忙不迭的爬起来逃出了房间,总算是九死一生捡回了一条小命,他已经很庆幸了。

凤千绝接通了视频。

一个潇洒倜傥的男人出现在画面上。

“哥,你找我?”凤千染脸上带笑,眉目传情。

凤千绝咬牙,“你做的好事,哼。”

“咦,你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凤千染这话是找打,其实此刻凤千绝的表情看起来绝对是很气愤,跟不太高兴差了不止一个天和地。

“你说呢,哼。”又是一声冷哼,凤千染摸了摸鼻子,自认倒霉,难道是那个小女人惹到自家大哥了,呃,不对啊,昨晚他还专程让人准备了一顿加料的晚餐,难不成大哥最后没上?

是了,肯定是如此,要么是小女人拒绝了大哥,要么是大哥于心不忍亦或是有贼心没贼胆,所以才会导致如今这么郁闷,内里的火解不了,自然就只能冲他发火了,哎,他真是倒霉啊。

“哥,你跟她,你们闹矛盾了?”凤千染决定从绳头开始解开这个结。

凤千绝冷冷的道,“昨晚的好事是你干的吧?”

“呃,是我,那啥,你没那个啊?”

“哼,”凤千绝又冷哼一声,“总算是干了一件人事。”

“你上了?”

“废话。”

“大哥,我太崇拜你了,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

“别贫嘴,她走了。”

凤千染惊讶的张开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难道是你那方面不行?哥,我就说嘛,你早先要是多找几个美人锻炼锻炼,指不定现在人家就不会走了…”

“闭上你的臭嘴,她是偷偷逃走的。”

“啥,逃走?”凤千染更惊讶了,“难道是你用了什么别的手段,比如SM之类,她受不了你的…”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凤千绝气的砸了手里的遥控,屏幕一片漆黑。

看不见这个惹人烦的弟弟,凤千绝心里的气倒是消了大半,其实他这个弟弟有一个说法倒是打动了他,难道是自己昨晚缠着这个小女人太厉害了,以至于她害怕了他,甚至天还没亮就躲得远远的了?

凤千绝生着闷气,却又无法,他此刻的境况也不允许他现身出去光明正大的追捕那个胆大妄为逃走的小女人,所以,他唯有先忍。

乔以萱,兴许你逃走,就不许他追人了么?

太平洋另一边,一座豪宅内。

乔以萱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看着天空外的星星零零落落的散满了整片天空,心情不禁游荡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她发现自己有些想念那个男人,无论是天真的,憨厚的,邪恶的,戏弄的,温柔的,性感的…。他的所有她都在想念,而且这种想念犹如一杯鸩酒,她却越喝越上瘾,越上瘾越想喝。

突然房门被敲响,来人是叶欢。

“这么晚了,还没睡?”叶欢手里拿着一叠纸张,一向冰冷的脸上此刻倒是显出一抹柔和来。

“呵呵,睡不着,你有事?”

“喏,你看看这个。”叶欢递过来手里的纸张,“看完你就明白了。”

乔以萱接过来,疑惑的翻开看起来。

只是她越往后面看越惊讶,原来这一切的一切不仅仅只是二个女人跟一个男人的爱恨纠缠,也不只是她代嫁这么简单;原来她即便是自动愿意放弃曾经的爱人,也终究逃不过这一死。

她的心一惊,原来爸妈有给自己留下过亿的遗产。难道说,叔叔乔靖养大自己就是为了这笔遗产么?而乔蜜儿在游轮上对自己痛下杀手也是为了这笔遗产么?那么端木彦执意要娶她,从小那么关心爱护她,也是为了这笔遗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