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73章 回忆是种甜蜜的折磨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04 2016-06-13 20:15:38

  惬意的下午,阳光明媚,偶或有金色的阳光投过层峦叠嶂的树叶投射开来,就编织了一个个明晃晃的美梦。

乔以萱坐着,小嘴嘟起,在嘟起的小嘴跟鼻头之间夹着一根细长的铅笔。这已经是她二十几年习惯性的动作,无论是在读书期间亦或者是以后需要思考的时候,她都习惯了这个看似惬意实则是在苦思冥想的动作。

叶老大让她写小白的事情,其实对于乔以萱来说是一种甜蜜的折磨。

回忆跟小白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对于她来说既美好又痛心。美好的是跟小白的记忆,可牵连的却又有面具男的部分,这两个复杂的矛盾结合体,才是她乔以萱最难以忘怀的。

想到小白纯真的笑脸,白白的明晃晃的牙齿,绝美的眼睛,他的撒娇,嘟嘴,关键时刻表现出来的坚强和呵护…种种所有,都让乔以萱觉得是那么的难忘,那么的难以忘怀。

只是此刻向这些又有什么用?她叹了一口气,放下了鼻头下的铅笔,木然的在纸上划着,写着,末了又划掉,又写着,如此反复,再反复,一个小时过去,二个小时过去,一个下午都过去了,她才勉强写了寥寥三四行打印出来给了叶老大。

“他不喜欢香叶,最喜欢吃香草雪糕,不喜欢跟陌生人说话,最喜欢半夜爬上我的床???”叶欢念着念着,末了最后一句突然加重了很大语气,像是用吼出来的。

乔以萱被吓了一跳,她的思绪正沉浸在回忆里还没有缓过神呢,这会倒是被叶老大的狮子吼给吼回了元神。

“什么?”

“他半夜爬上你的床,做了什么?”叶欢冷冷的问。

啊,怎么把这个写上去了,真是晕死,乔以萱的脸瞬间红了,仿佛真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被人揭发时的表现,这一幕让叶欢的脸更是黑了沉了几分。

“不是这样的,我们,我们什么都没做啊。”

叶欢突然一把握住女人纤细的手臂,“你!”一个字说完,便又放开了手去,状似痛心疾首,突然掉头就走,一个字都没说再多说。

乔以萱是真的被叶老大下了一大跳,却始终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生气,她当然也知道半夜让一个男子爬上自己的床影响不好,可是小白不是别人,他压根都不会对自己做什么非分的事情啊。

乔以萱心里嘟囔着,幸好没有写小白多次爬上自己的床…。还非礼偷亲自己……

晚上吃饭的时候,叶老大还是没什么好脸色,连宁宁的叫唤也是爱理不理的。

“叶叔叔,你有心事啊?不如告诉我,我帮你分析下吧。”

“噗哧”,此言一出,不仅是叶欢本人,连带乔以萱和夏天都差点喷饭。这小晓宁实在是太早熟了,他大概连心事是什么都不明白呢,就想着要开导别人。

果真是电视剧害死人啊,两人一致埋头吃饭的想着。

叶欢显然也愣了一下,而后又继续木着一张脸,“叔叔没事,你赶紧吃完,我们打游戏。”

“哇,叶叔叔,你是说真的么?我可是有差不多20天零六小时没有跟你打游戏了哦,你可不能食言,食言会长胖的。”小宁宁很是高兴,他最喜欢跟叶叔叔玩游戏了,只有像叶叔叔这样级别的高手才配做自己的对手。

乔晓宁在游戏方面绝对是天才啊,无论是网游还有常见的斗智游戏,在他手里不出一个星期铁定给你玩个天翻地覆的,所以,他的小天才之名也包括了这项-游戏天才。

“宁宁,叶叔叔要做正事,不能总陪你玩,你可以跟夏姨和妈咪玩,知道么?”乔以萱认真的说教儿子,以显示自个这个做妈咪的还是比较称职的。

乔晓宁听了,委屈的嘟起嘴,还来不及说什么,一边的叶欢却突然淡淡的说,“我最近没什么事,正好陪陪宁宁。”

没什么事?乔以萱跟夏天都瞪大了眼睛,感到不可思议,这还是一向自负的叶老大说的话么?他不是向来事多缠身,一派忙人作风的嘛?

“宁宁,赶紧吃哦,省的老大反悔,快,快,宝贝。”夏天在一边使劲给宁宁加油,表示了高度的热情。

这种有些不寻常的气氛总算是给夏天这么一叫嚷给掩盖过去了,乔以萱暗自吁了一口气。

“妈咪,刚才叶叔叔跟我说了一句好奇怪的话,”临睡前,宁宁搂着乔以萱的脖子,突然说。

乔以萱一愣,什么话能让她家这个小天才感到奇怪?

“哦,叶叔叔说什么了?”刮着小可爱的鼻子,她笑着说。

“妈咪,你想不想我有个爸爸?”乔晓宁突然扬起脸一脸的希冀。

乔以萱吓了一大跳,这乖儿子,他可是从来都没有问过这样的问题啊,虽然他从小没有爸爸,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问过自己。

只记得他懂事那一年的,大约是三岁,他看到一个小朋友牵着一个男人的手,便问,那是不是他的爸爸。当时乔以萱还犹豫了一下,是否要告诉儿子事情的真相,不过很快她就回答了说是。而宁宁却不负她的期望,只是随意的又看了一眼那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然后嬉笑着说,宁宁不要爸爸,只要妈妈就够了。当时她差点就哭了,多懂事的孩子啊,她为有这么棒一个儿子而感到骄傲。

可此刻她却开始莫名的紧张,她的宝贝儿子是怎么回答的呢?

乔晓宁看了一眼自己妈咪,见妈咪没有说话,便又说道,“妈咪,我感觉叶叔叔很想做我的爸爸,你会同意么?”

“啪哒”乔以萱几乎感觉自己身体不稳的倒在了床上,她这是幻听么?从宝贝儿子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偏偏儿子希冀的眼光还看着她,这,这让她如何回答呢?

“你怎么知道叶叔叔想…。呃,是这么想的。”乔以萱从大床上爬起来,然后清了清喉咙,说道。

“我感觉的,妈咪,你没有感觉到么?”乔晓宁稚气的声音。

对不起,宝贝,妈咪还真是没有感觉到!

“呃,这个,这个不好说,也不能乱说的,知道么?”

“我知道,保密嘛,我会的,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夏姨说叶叔叔喜欢妈咪的,绝对不会说。”

看着儿子信誓旦旦的脸,乔以萱突然有些欲哭无泪,儿子说的保证不会说,就绝对是不保证会不会说,她能理解的。

几乎是能想象自己未来的日子有多艰难了,活在夏天阴沉的目光下,她还有幸福可言嘛?呃,她可是有些知道夏天一直暗恋叶欢叶老大滴!!!

乔以萱睡觉前还模糊的想着这个问题,然后她突然记起自己有一件天大的重要的事情没有跟儿子商量,最后她也忍不住沉沉睡去,把这个问题抛诸脑后了。

···

端木家。

端木彦绷着脸笔直的坐着,一旁端木建树和苏落晚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几个人表情终是很严肃。

端木建树叹了一口气,心中的话几次到了嘴边,却又觉得说出来难免伤了儿子的心,故几次三番都没开口。

苏落晚安抚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公,然后突然温和的语气说,“彦儿,听说还没有以萱的消息?”

端木彦木然的摇摇头,他此刻虽然衣衫革履,但憔悴的神态显而易见。以萱消失这么久都没有丁点的消息,他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每回午夜梦回都似乎能梦到以萱在跟自己打招呼,说她一个人太寂寞,让自己下去陪陪她。

只是他在梦里确是那么的害怕,那么的害怕以萱真的会抓住自己,于是梦里面他努力的拼命的逃跑,拼命的想躲开,不想下去,不想。而每次梦醒后,他又很痛恨自己这样的懦夫行为,如果当初不是他保护不周,以萱也不会落得如此惨烈的下场,其实一切的过错都在他,都是他的错。

端木彦这些心里话却没有人一个人可以说,他是端木企业的继承人,端木企业的总经理,身上凝聚着千万双注视的眼睛,他丁点的错误都不能犯,一步路都不能走错,可如今,他却觉得真的很累,很累了。

苏落晚看到儿子如此模样,内心也是心痛万分,却又不得不说,“彦儿,妈妈就是担心你继续伤心下去,所以才要找你说说,以萱她,她指不定真的回不来了,你难道准备就这样一辈子耗下去么?”

端木彦闻言,沉痛的低下头,沉默了许久,周围两个人都屏气凝神的等待,深恐从儿子嘴里听到不想听的答案。

“爸,妈,我明白你们的意思,只是一时半会让我放手我真的做不到,你们知道我对以萱的感情有多深,我,我当年犯了那样的错误,以萱肯原谅我,我也不奢求别的,就希望踏踏实实跟她过一辈子…”

端木建树跟苏落晚互看一眼,都从对方眼里读到了二个字,痴情!儿子实在是太痴心了,那乔家的女儿若是这辈子辜负了儿子,他们两个老人家都不会放过她!

“老爷,夫人,乔小姐来了。”

二老正在慨叹着,就听仆人过来说有人来访。

端木彦闻言动都没有动一下,倒是端木建树微微皱了眉,“让她进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