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69章 他是小白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46 2016-06-10 20:01:12

  凌晨二点多,乔以萱睁着酸涩的眼睛,此刻她是真心的想睡啊。稍稍动了下身子,只觉酸痛不已,没想到这个冰山脸挺那啥的,呃,虽然她也很投入没错啦,以至于害的她现在仅是动一下身子都很是艰难。

好不容易等到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她才敢稍微移动了下身体,将搁在腰际的手臂轻轻搬回去,然后提心吊胆的等着对方实在没啥反应后,才敢轻轻爬起来,手忙脚乱穿好衣服,鞋子,正准备拉门出去时,这心,突然就有些落空了。

她忍不住回头,此刻冰山脸的银制面具已然不知丢到哪个角落,只有男人熟悉精致的五官呈现在月光下,虽然朦胧,但她就是知道这张脸就是小白的。此刻记忆里小白的憨气跟冰山脸的邪魅冷酷重合在一起,她的心禁不住跳动不已。

眼神似贪慕一般将男人的五官一一抚过,包括他的气息,她闭了闭眼,努力将这股酸涩的感觉逼回了心里。再睁开眼时,眼底一片清明,转过身,拉开门,她头也不回的离去。

许是今晚真的是一个特别的夜,她没有碰到一个巡逻的人。一路顺利的出了内屋,外屋,朝着记忆里熟悉的路线疾驰而去。快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她已经发出了暗夜的呼叫信号。

而另一边叶欢也渐渐失去了耐心,他当然知道以萱一定会遵守承诺出现,但就怕有别的什么事情耽搁,也怕她会有危险。正待要孤身潜入岛上一探究竟时,就接到了熟悉的信号,故强自按下内心的狂喜,仍旧按兵不动的守候。

远远的,一个窈窕的身影快速的移动过来,叶欢吩咐手下将快艇靠岸,他一人跳下快艇,跑了几步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举措不太合宜便又停下了脚步,等候佳人上前。

乔以萱跑得气喘吁吁,等到了叶欢的跟前,她激动的扑上前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叶欢也是激动万分,两手在半空中停顿了一秒钟,终是轻轻的拥住了怀里的女子。

“叶老大,你太好了,我真是没想到你会亲自来接我,谢谢你。”乔以萱眼里泛着泪花。看着叶老大的脸,她有一种很强烈的亲切感,就好似看到了亲人一般,好像找到了家一般,不再没有归属感。

而这种很安全的感觉一旦涌来,她就感到很是疲倦,本就酸痛的身子此刻再也支撑不住,她软软的趴到在叶欢的身上,沉沉睡去。

叶欢拥着女人娇小的身躯,又是心疼又是难受,他痛恨的是自己为何不早点找到她,以至于让她受了那么多的磨难。而她失踪的这许多日子,肯定是受到了非人的对待,否则怎么会这么的虚弱?

乔以萱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飞机上,此刻一行人正坐在直升飞机上。

“你醒了?”叶欢温和的笑道,递过来一杯水。

此刻身边的一众手下幸好已经散开去,若是看到这一幕,铁定以为自个老大肯定是变性了,他什么时候对手下笑的这么的和蔼可亲过呢?

乔以萱也回应温柔一笑,在叶欢的帮扶下勉强撑起身子,“叶老大,谢谢。”

“跟我客气什么,这些天委屈你了。”叶欢语气有些凝噎,倒是细心的很,不去问女人在岛上这段日子怎么过的,只是一笔带过的说委屈了人家。

乔以萱听到“委屈”二字,先是深有同感的点点头,突然又好似想到了什么,俏脸一红,赶紧低头抚弄衣角以示掩饰。

末了,蚊子般低语了一句,“其实也没什么委屈的……”

这句话原是实打实的大实话,可听在某个男人的耳里却感觉怎么都不舒服。

如果说一个女人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竟是没有受到什么委屈,那,难道是受到了某种优待?

可以叶欢的个性,又实在不知道怎么才能问出心中的疑惑,而且他又有些抗拒会听到那样的答案。

“叶老大,宁宁和夏天呢?”乔以萱突然问。

她这个妈咪当的实在不太称职,呃,如果不是前面行为太激烈了点的话,她也不至于那么累,也不会晕倒在叶老大的怀里居然还睡的如此的香甜,儿子,原谅她啊,她真的不是故意忘记的。

叶欢瞟了一眼女人含羞的脸,心里越发不是滋味,看来果真是没受什么委屈啊,到此时才想起问问宝贝儿子。

于是,淡然道,“宁宁跟夏天一起,这次前来我没有让他们知道。”

乔以萱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这夏天的脾气她也不是不了解,如果让她跟宁宁知道了,肯定闹翻天的要跟来。后面又发现自个老大的语气怎么突然冷淡了许多,大约也是责怪自己这么晚才想起问候下儿子,于是这颗愧疚的心就更愧疚了。

“老大,这么些天,实在是多谢你照顾宁宁,我…”

“别说这些,”叶欢脸色依旧有些难看,但好似想到了什么,便严肃的道,“你怎么会坠海的?”

乔以萱也回了神,她想起坠海前的情景,她身子失重,头脑昏沉,最后不受控制的往下倒去,明显就是中了迷药的结果。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喝的那杯饮料,肯定是被人下了药,而在场能这么做的人只有堂姐乔蜜儿了。

“老大,我可能是被人下药了。”乔以萱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了。

叶欢沉思片刻,“我猜也是这样,等下我们回暗夜分部检查下身体。”

叶欢在国内也是有一定势力的,暗夜门徒虽然比不上凤千绝的龙门那么遍布众多,但该有的地盘一样不会少。

暗夜分部,有最好的医生和器械,专门为受伤的兄弟治伤和手术。

乔以萱跟随叶欢回到分部,此刻天尚未亮,叶欢告知她,等检查结果出来后再带她去看宁宁和夏天。

医生抽取了乔以萱身上一些血液作为样本,结果要十分钟以后才能出来。叶欢全程紧密陪护,还叮嘱医生要认真检查。

“以萱,你感觉怎么样?”叶欢看到之前她好似很累,故才有此一问。

乔以萱又差点红了脸,她当然知道叶老大是关心自己,故笑着摇了摇头,“就是累了点,没事了。”

“哦,那你要注意好好休息,回去后就不要到处乱跑了。”叶欢的语气多了一点嘱咐。

乔以萱一愣,她这次回来突然发现叶老大变得比以前要煽情许多了,难道说是她不在的日子里,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么?

乔以萱当然是想不到,这个改变还是来自于她这次的差点失踪,因为患得患失,才让这个冷酷的男人对身边一向觉得易于把握的人和物有了不一样的看法。他这么自负的人当然是不会允许身边的人再一次离开自己的。

乔以萱自是想不到这些,她此刻的心思又转向了另一个男人,他若是醒来,又该是如何反映呢?

一定会被气的暴跳如雷?又或者是毫不在意她的不告而别?

乔以萱绝此刻当然绝想不到她的离开让凤千绝差点把双子岛给掀翻了去。

“结果出来了。”乔以萱正发愣,医生将检测报告拿了出来。

“哦,是怎么回事?”叶欢明显比她本人还积极,已经走上前去问个究竟。

乔以萱愣了下,也赶紧跟了过去。

谁知道医生却突然扫了一眼她身上,又转过头去跟叶欢说,“老大,你跟我来一下,”末了还朝乔以萱温和一笑,“乔小姐,麻烦你暂时等下。”

乔以萱点了点头,示意没事。

叶欢跟医生走到一边,他知道这份检测报告肯定有事情。

“怎么了?”

“老大,乔小姐体内有两种药物成份,第一种药物是迷药,因为时间隔得久了点,故我只检验出有少量迷药的成份在里面,但过去这么多天了,还有残留,由此可见下药的人下的份量很足,足以导致人重度昏迷不醒。”医生阐述道。

叶欢眼神暗了下,内心的情绪波动,这是有人要对以萱下毒手,恨不得她去死,这人如果继续留在世上,对以萱来说实在太危险,得今早除去才行。

“第二种药物…”医生突然好似难以启口,停顿了下,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是什么?”叶欢催促道。

“春。药。”医生吐出两个字,“药力不大,但足以让人情欲初开,不过倒是不至于迷乱心性,而且根据时间推测,下药之人最多在二十四小时内下的,看来这下药之人还是挺把握分寸的,这种药价格昂贵,市面上一般买不到,应该是国外进口的…。”

叶欢听到这里,脑袋“轰然”一声炸开。

春药?有人对以萱用了这种药?该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欢的心里一片怒火狂烧,脸色变了又变,突然一拳头砸向旁边的墙壁,听到这一声响动,不仅医生吓得赶紧闪人,连远远一边待着的乔以萱也赶忙走了过来。

“咦,老大,你怎么了?医生说什么了?”

叶欢回头,看着乔以萱一脸的疑问,他的眸光骤然变得暗沉,脸上的神情似痛苦又似愤怒。

乔以萱当然也感觉到了老大这种情绪上的变动,只是她不明白的是,为何一个简单的检测结果会让老大情绪波动成这样,要知道叶老大可是天性冷酷异于常人,即便是杀人都不带眨下眼的,现如今,这是怎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