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65章 你在非礼爷?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61 2016-06-10 20:01:11

  凤千绝其实没有KISS的经验,仅有的一次经验还是那次病发后,而在以小白的身份跟乔以萱生活的期间,最多也就是偷亲一下这个小女人,那根本就不能称之为KISS。

所以这次大白天的亲吻这个小女人,他内心其实也紧张,可在荷尔蒙的催化下,这种紧张就慢慢变成了激动和兴奋,这是最原始的反映,几乎算是无师自通。

凤千绝的KISS技术并不算太好,乔以萱却有些沉迷,她几乎贪恋对方怀抱的味道,浑身也酥软在这个怀抱里,想努力推开,却发现全身乏力。

良久,凤千绝放开了怀里的女子,看着她娇羞的容颜,下腹处的灼热越来越强烈,真想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要了这个妖精。但想起刚才她小嘴里吐出来的坚定话语,他的心又猛地一沉,即便是要了她,也不该用强的,他一定要对方心甘情愿。

思及此,他邪邪的一笑,“是不是很喜欢爷的吻,爷的怀抱让你流连忘返吧?”

乔以萱刚从眩晕中回过神,就听到这么恬不知耻的话语,她气的想打男人的嘴巴。

“不喜欢,很讨厌。”乔以萱边说着,还拿手大力的抹着嘴唇,仿若不擦掉一层皮,就不罢休似的。

男人眼里的光芒越来越幽暗,看着小女人还在蹂躏着明显已经红肿的小嘴,不禁怒道,“你如果再擦,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这句话成功的让乔以萱狠狠的停下了动作,却拿眼光凶狠的瞪着他。

宽大的书房,此刻一面墙上的影像上出现一个帅气阳光的男子。

“HI,大哥,”

“嗯,那边还好?”凤千绝点了点头。

“不太好,那两兄弟可是急着想坐上你的位置,四处找碴呢。”

“哦,我知道了,”凤千绝表情淡淡,“让他们去闹腾,老爷子不会听之不管。对了,那起事故如何了?”

“目前有了点眉目,一些证据指明那两兄弟跟这个事有关联,不过我们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他们就是指使人。”

“暂时不要走漏风声,我相信事情不会如此简单。还记得老爸是怎么去世的么?”

“当然记得。”凤千染语气有了一丝沉痛。

是啊,他们的老爸,那可是凤门独一无二的领袖,站在最高峰的男人,顶天立地。可那么厉害英明的一个人,居然就这么轻易就被人杀死了,而且还查不出幕后黑手,这样的结局真是让人感到痛心又不甘。

“所以我们不能急,敌人在暗,我们在明,老爸当年的死肯定跟他们也脱不了关系,这次就让我们新仇旧恨一起来算。”凤千绝的语气森冷。

凤千染默然,他知道老哥一直耿耿于怀老爸的去世,而且他从来都不相信老爸是这么简单就死去的,所以他一直都在查其中的缘由。

“哥,今天玩得可HAPPY?”凤千染突然话锋一转,他不想看到老哥这么伤心。

“很好!”凤千绝咬牙,语气却是淡淡的,“今年撒哈拉那边听说需要派一个人过去,我正愁找不到合适人选,你这么闲,不如…”

“大哥,我的亲大哥,你可不能这么残忍的对待你的亲弟弟啊。”凤千染唱作俱佳,“我还没有娶老婆,你难道想我一辈子孤苦终老啊?你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商量,我绝对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她说讨厌我。”凤千绝的语气一转,明显带着强烈的不甘。

“哦,是为这事啊?”凤千染总算是放下心来,“这女人嘛,不都要用哄的么?别着急,慢慢来,她一定逃不出你的五指山的。”

“你能再废话点么?”凤千绝没好气的白了对方一眼。

凤千染一看哥哥又生气了,心里不禁自唉自叹一声,这可怜的老哥,一大把年纪了还没有过女朋友,也活该被这个乔以萱欺负,哎,看来这场情路要走圆满还长着呢。

“她是不是对那个傻…呃,小白念念不忘?”凤千染小心措辞,毕竟那个小白也是他英明神武大哥的原身呢。

“貌似是这样。”凤千绝不屑的表情。

什么叫貌似,明显就是好吧,凤千染在心里小声鄙视了下自个大哥,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倒变懦夫了呢,哎,愁人的孩子。

“她是不是觉得你有些像那个小白?”

“貌似是吧。”

“那你就有机会了啊,大哥。”凤千染高兴的手舞足蹈。

凤千绝凤眼一扫,“什么机会?”

“你看,她不是一直想知道你是不是那个小白么?你就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让她不断主动靠近你,不仅是靠近你,你也要把握机会让她能顺顺当当的靠近你……”

“不要说废话,直接点。”凤千绝不耐的瞪眼。

这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啊,这,这一时半会怎么解释的清呢?凤千染很苦逼的摇了摇头,他这个作弟弟的实在是责任重大,眼前这个小女子可是开天辟地以来唯一一个让自家大哥能有感觉的人,他如果不替大哥出谋划策,万一真的跑了,他大哥这辈子恐怕只能孤苦终老没人要了。

“大哥,是这样…。”

于是,一向用来办公谈公事的凤千绝书房,这一晚都被用来给两兄弟商量怎么驯服美人作娇妻而出谋划策的地方,话说,如果书房能说话,它也会觉得很苦逼,有木有?

凤千绝华丽丽的感冒了。

乔以萱这个贴身侍候的活儿这会终于物尽其用,发挥了该有的作用。

其实对于凤千绝的感冒乔以萱是有一些愧疚的,如果不是她为了验证一个真相把这个男人推下了游轮,他应该至少不会这么轻易就感冒吧?

于是坐在某男的床前,乔以萱看他的眼神就多了一份别的意味,似怜惜似别的。

凤千绝不是傻子,自然也感觉到了,这种感觉他觉得挺好,于是就继续装昏迷装痛苦装苦逼。

“都换了好几块毛巾了,烧也退了,怎么就是醒不过来?”乔以萱念念叨叨,叨叨念念,可床上的男人连睫毛都没动一下,依然呈现一幅重度昏迷的症状。

“看来这医生的话也不怎么靠谱呐,都烧了一天半了。”乔以萱叹了一口气,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咦,她怎么这么笨啊,这不正好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么?冰山脸昏迷不醒,她此刻要想掀掉这个碍眼的面具,不是轻而易举嘛?

她才有了这个想法,就觉得斜后方一道灼热的视线盯了过来。不用回头她也知道这个视线的主人此刻肯定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的手,这个黑衣人可是专门派来监视自己的,就担心她会对自己的主人不利。

但这么好的机会她会放弃么?当然不会,所以,她只要装作是不小心的动作就好了,难不成这个黑衣人会杀掉自己不成?

心念一动,她的纤纤玉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向男人脸上的面具,却感觉手腕一紧,她不可思议的低头,居然看到冰山脸正睁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啊,你,你!”乔以萱活生生的被吓了一跳。

这个男人难道天生属鬼的么?之前照顾他那么久,都没有丝毫要清醒的迹象,怎么此刻她只不过想掀开他面具看看他的脸他就醒了?早知道如此,她就不用那么辛苦照顾了,早点掀开他面具不就得了?

乔以萱一点心虚都没有,她知道自己肯定被这个男人给耍了,他是故意的,一定是为了报复自己推他下海,所以想了这么一出来折腾自己,哼,她不会屈服的。

“小美人,你这是要调戏爷,非礼爷么?”凤千绝斜着眼,露出一丝坏笑。

乔以萱又急又气,偏手腕还在人家手里握着,挣脱不开,又没有办法,只能傻笑,“呵呵,哪里,我怎么敢非礼你,我只不过想看看你烧退了没有,”担心你烧久了,变成白痴,末了,她嘴里还嘟囔一句。

“哦,多谢小美人的关心,如果不是你这么细心的照顾,我从那么深的海底爬上来,身体虚弱,恐怕就…”这句话凤千绝没有说完,而是越说声音越低,然后低垂着头,看似很难过的样子。

乔以萱听着听着突然就觉得心虚了,本来她是觉得没有什么好愧疚的了,可这个该死的男人偏生就有这个本领,还真是一个演戏的好料。

“那啥,你饿不饿?我熬了粥,给你盛一碗来?”乔以萱索性转移话题,不想再委屈自己配合对方。

凤千绝突然用力一拉,乔以萱的身子偏向对方的怀抱,她赶紧用另一只手撑住床沿,才勉强没有栽倒在对方怀里。

“我不饿,就是…这里有点疼。”凤千绝邪邪一笑,突然扯住小女人的手腕往自己胸膛上探去。

啊,这是谁非礼谁啊?救命啊,苍天啊,有这么喜欢被人非礼的男人么?

“那个,我突然想起厨房的粥要溢出来了,我去看看,去看看。”乔以萱结结巴巴的说完,然后跳起来就走,那奔跑的姿势活脱脱后面有凶杀人一般。

凤千绝抿着薄唇,看似有点不高兴,但嘴角扯出的一抹好看的弧度又显示他现在的心情实在是可以的。

乔以萱躲回厨房,才发现连双脚都是颤抖的,她两手抚摸着脸颊,发现滚烫滚烫。天啊,她怎么会这样,现在只要靠近这个男人就感觉周身被火烤似得,莫不是她也不小心感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