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66章 相思的味道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67 2016-06-10 20:01:11

  只是怎么会这样,越是靠近冰山脸,就越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尤其是他开玩笑的时候似笑非笑的表情好像是小白撒娇时候的样子,迷死人了,有木有,有木有啊!

乔以萱决定,等会一定不要去冰山脸的房间了,打死她都不会去。

可这个决定在一个小时后她就后悔了,并且主动的找去了。

起因在乔以萱准备给小猫喂食的时候发现它不见了!

这只小猫其实很乖,每次饿了的时候都会准时等候在初次见到乔以萱的地方,而乔以萱跟它经过这二天的相处,其实也出处了感情,只是这次她去喂食的时候,却发现小猫没有来。

她四处找寻了,还问了很多人,可结果却没有一个人能告诉她小猫在哪里。

呃,不会是有人把小猫给烤了吃了吧?毕竟在这个孤岛上,也不会有猫贩子啊,再说了这里除了那个无良冰山脸就只有这些黑衣人,他们也不会有闲情逸致去逗弄一只小猫的,指不定是有人饿了偷着烤了吃了…

越想这个可能性越高,乔以萱的心情是无比的失落和心痛,双脚也好似千金重,她正巧路过一个房间,就听到里面传来熟悉的一声“喵呜”。

乔以萱顿住了脚,仔细一听,还是听到了小猫的叫声,她大喜之下,也顾不得许多,推门直接进入。

这,这不是冰山脸的卧房么?

乔以萱很悲催的发现自己又故地重游了,而且她找了一个多小时的失物小猫此刻正安稳的蹲在某男人的脚边,睁着宝石般耀眼的猫眼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

额,为了心爱的小猫,为了它能顺顺当当的回到自己的怀抱,她豁出去了。

一步,二步,越走越近,越近就越发现男人脸上又习惯性的露出来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太邪恶了,总是阴阳怪气的笑,等本姑娘出了这岛,不要再让我碰到,否则打烂你的脸。乔以萱心里恶狠狠的咒骂着,脚下的动作却开始迟疑起来。

凤千绝心里觉得好笑,这个小女人不用怕他到如此地步吧,他只不过是心情好时戏弄了她两下,就躲他躲的远远的了。今儿要不是他把这个小猫领来,指不定这小女人要躲他一晚吧。

想到这,他心里又觉得有些生闷气了,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只不过几个小时不见这个女人,就觉得有些想念了。他难道得了千染说的那种“相思病”了?

凤千绝这厢思绪万千,乔以萱那边却是愁肠百度,一个不解,一个害怕,一个想要靠近,一个只想远远躲开。

“这只小猫是我先看到的,你还给我。”乔以萱在离男人三步远的距离停住了脚,生硬的说。

凤千绝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小美人,你不要忘了,这岛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买下的,当然,除了你之外。”

“你!”乔以萱气绝,却又无话反驳,她现人在屋檐下,又能如何?

“可你要这只小猫有什么用?你看它都饿了,一直叫唤,你有点同情心好么?”乔以萱打算动之以情。

“我刚让人喂过它猫粮了,所以,它现在很舒服,不劳你费心。”

“猫粮?”乔以萱顿住,啥时候这男人买了猫粮了?如果有人专门喂食这只猫,为何那天它还会饿着到她跟前来讨吃的?一定是这个男人骗自己的,哼,他才不会那么好心去喂一只小猫呢。

“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肯把小猫还给我?”乔以萱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加长几天的服侍时间吧,反正她又不是耗不起,只是她还是有些想念儿子宁宁啊,但小宝有夏天和叶欢照顾着,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凤千绝邪魅的笑,“当然是你要服侍我高兴了才行。”

“那你怎么才能高兴?”

“这个嘛,让我想想,”凤千绝说完,还真的作出一副冥思状,末了,朝乔以萱方向招了招手,“过来。”

“干嘛?”

“先过来。”

乔以萱磨蹭着挨近了,可男人早已不耐烦,突然伸出长臂一捞,顺利的把乔以萱给一把捞到了怀里。

“这儿,亲爷一下。”凤千绝指了指唇边的位置。

乔以萱羞得想跳脚,可男人定定的看着她,好似不等到一个答复就决不罢休似的。

“亲一下你就把小猫还给我?”乔以萱咬牙切齿,声音是从齿缝里发出来的。

“当然。”

乔以萱心不甘情不愿的踮起脚,小嘴意思性的在对方薄唇边蹭了一下就想逃开,可霸道的男人却不甘心就这么浅尝辄止,他长臂揽紧怀里的女人,一个深长缠绵悱恻的拥吻铺天盖地下来。

不得不说凤千绝的吻技一夜之间进步神速啊,乔以萱被吻得晕头转向之际,脑海里就有了这个想法,难道这个男人找了女人试过?冒出这个想法后,乔以萱突然发觉自己有些不舒服,这才缓过神来,死命要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

而此刻凤千绝喘着粗气,正是激情迸发的关键时刻,他怎会愿意就此罢手。他的大手沿着女人美好的曲线一路攀下,手指所碰之处柔软滑腻,这种触感是他从未有过的,所以只想一试过足瘾。

“你,你放开!”乔以萱趁男人咬向自己脖子的时候,又喊又叫,手脚乱踢,只差没喊QIANJIAN了。

不过她知道即便是她喊了,也没人理会吧,呜呜呜,难道她的一世清白就要毁在这里了么?她还没有谈过恋爱,没有被人好好疼过爱过呢,她不想就这么不清不白的跟一个陌生男人发生关系啊,天啊,谁来救救她!

越想越委屈,可男人的大手却还在四处作恶,她又急又气又羞又怒之下,居然就蹦出了那么两颗宝贵的泪珠,而凑巧的这两颗难得的泪珠还被猴急的男人给舔进了嘴里。

凤千绝一愣,尝到了嘴里的咸味,这,是泪水的味道么?

他有一阵的恍惚,这种味道他其实并不陌生。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突然放开了怀里的女人,浑身肌肉绷的紧紧的,低低抛下一句,“出去”,便转过了身去。

乔以萱愣在当地,这,这是神马情况?她此刻不应该是被男人给QJ了么?而且该委屈该难过该伤心的是她自己才对好吧?怎么眼前这境况看起来那个男人比她这个被蹂躏者还伤心许多呢?

但是只要能保得清白之躯,其它都是浮云,她赶紧手忙脚乱的拉好衣服,临了还不忘抱了一边正津津有味看的入迷的小猫一起逃出了这个房间。

直到听到“嘭”的一声响,凤千绝才转过身来,他脸上的神情似悲恸,似痛恨。

他的大手缓慢抬起,修长的食指刮过薄唇,神情呆怔,刚才,的确是眼泪的味道!

他永远忘不了第一次尝到这种味道的情景,那是一段太晦涩的记忆,惨痛的让他情愿从来都没有经历过,也从来都不想记起过。可今晚,就是这个小女人的两滴眼泪,却勾发出了他内心潜在的阴暗的一面。

自从那件事之后,他努力使自己变得强大,有足够的权势,可以保护自己和弟弟不受人欺辱,令所有人敬畏。

他的十步之内,不允许女人靠近!凡是未经他允许靠近他身的女人,都神秘的消失了!

这么些年,他还真的没见过哪个女人敢不怕死的靠近自己过,目前来说,还只有刚才的小女人敢。

想到乔以萱,又不自觉的想到了她的眼泪,内心里突然开始痛恨刚才那样的自己,他这是怎么了?他一向厌恶女人的靠近,为何她的靠近却让他期待,甚至欢喜?

一想到这个,他的心就仿佛是揪到了一起,痛,悔,都不足以道尽此刻的心情。

小女人一定恨死他了吧?只怕是以后叫她来都不会来见他了,呵,这是他应得的,他今晚可是欺负了人家了呢。

凤千绝突然觉得有些头痛,他该如何做才能不让这个女人讨厌自己,并且愿意主动靠近呢?

翌日。

乔以萱等早点端上了桌,就远远的站到一旁候着。

凤千绝有些无奈的看着两人之间至少相隔十步远的距离,薄唇动了动,欲说些什么,却在看到小女人脸上一脸防备的表情时,又作罢。

乔以萱木然的站着,脸上两个熊猫眼很是明显,昨晚一夜未眠,今早倒是没忘了爬起来准备早餐。算算时间,已经过去二天,只要再咬牙挺几天就好了。

其实这个时候她已经有些不确定自己到底在坚持些什么了,她有些模糊的觉得可能一开始自己就搞错方向,或许需要救助的压根不是小白,而是她本人。很多时候,她看着眼前的男人,真真的觉得他就是小白,但每当她这么以为的时候,又会觉得自己太异想天开,毕竟天底下相像的人太多,更何况还是一个她至今没看过脸,只是凭感觉觉得相像的两个人。

乔以萱的目光不禁又落到了男人的脸上,戴着银制面具的脸,挺拔的眉峰,他的动作优雅从容,眼神专注,这是一个站在顶端的男人,却为何总是来戏弄她这个小女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