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67章 面具下的脸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83 2016-06-10 20:01:11

  几乎没有一刻她不想揭掉这讨人厌的面具,她很迫切的想看到这张面具下的脸究竟长成什么样。

凤千绝一抬首就看到女人发呆的眼神,她目光好似没有焦距,只是那么落寞的看着他坐着的方向。心里有些微微的酸涩,她大约又是透过自己的影像在想另外一个男人了吧?

他就这么讨人厌么?

“过来!”

“做什么?”乔以萱这次没有如约上前,有过前车之鉴了,她可没齿难忘。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男人笑的一脸邪气,看着就有些怕。

乔以萱承认自己勇气不够,定力不佳,就连这两双眼睛也跟着了迷一般,为何就是移不开目光?

“你过来,我就告诉你。”在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逗”下,她终于忍不住移动脚步。

“美人,是不是很想看看我的脸?”凤千绝采用循循引导的方式,果真是凑效,乔以萱傻乎乎的点了点头,倒是很顺从心理的想法。

凤千绝满意的一笑,“那么,我告诉你,”他突然低头附耳,呼出的热气打在乔以萱的耳后,痒痒的,麻麻的,酥酥的,她整个人都仿佛要软化,滩成一团棉花糖。

后来男人究竟在耳后说了些什么,又笑了些什么,间或做了什么大胆出奇的动作,她发现自己统统都记不得太清了。停留在脑海里唯一的观感就是那团灼热的呼吸,痒痒麻麻酥酥的感觉。

乔以萱几乎是有些痛恨这样的自己,既害怕男人的靠近,却又有些期待对方的亲近。这样复杂的情绪几乎要把她逼疯掉,却又不得不去照顾那个让自己这么纠结的罪魁祸首。

此刻男人就斜斜的倚在躺椅上,他最近好似闲了不少,整天的不是在餐厅吃饭,就是让她去他房间打扫卫生,而无论她干什么总能发现男人的身影。

难道说他这么一个富有到可以随意买下一座岛屿的人其实没什么事做?

乔以萱也不理会身边的目光,径自拖着自己的地,只是在经过男人身边时,会停一下动作,等待对方高抬贵脚好让自己得以继续往下动作。

“美人,你是不是忘了我说的话了?”凤千绝突然眯起了眼,表情有些受伤。

乔以萱瞟了一眼对方,没做声。她心里其实已经想了很多方面,这男人每次开口必定是诱她入局,有过几次经验教训她已经学会不轻易接他的话茬了。

“美人,你真的忘了么?”

他难道是说她忘记做饭亦或是搞卫生了?可她记得这一天下来都很勤勤恳恳的工作,很卖力的工作的。

“我今早在餐桌上说过,要想揭开我的面具,其实也不难,只要……”凤千绝说着,突然又倾过身子来,额前的碎发几乎拂过乔以萱的脸,引得她呼吸一紧。

她记起来了,全都想起来,这个可恶的男人,他,他居然说,男人在亲吻的时候最为松懈,如果想揭开的他的面具,可以多往这方面努力努力。

“看来你是忘记了,所以说,你不打算揭开我面具了?”凤千绝这句话说的看似平平淡淡,但语气里的玩味却很是明显。

乔以萱俏脸一红,这男人,他这意思是渴望着有人去揭开他的面具呐,还是希望有人亲他呢?思及此,那小脸就更红了。

“反正爷是给你机会了,就看你自己把握不把握。”凤千绝说完,又满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了一眼小女人,末了,又去看手里的书。

乔以萱咬了咬牙,索性扑了过去,抱住对方的脖子,闭着眼睛就压了上去。

哇,超软,超软啊。

她还来不及细细品味,就觉得有一双大手紧紧握住了自己的纤腰,紧接着一声粗喘从男人喉咙深处吼出来,再然后,她很苦逼的发现自己已然躺倒在男人的身下,而她的身下正是之前男人卧躺的地方。

被吻的糊里糊涂,醉生梦醒之时,乔以萱还不忘努力挽回一点神智,她此刻算是深深明了:这男人果真是狐狸投胎,打从自己一进屋开始就酝酿着这件事吧。

乔以萱抚着红肿的小嘴发呆,又被吃干抹净了,而她却什么作为都没有。想到男人放开她时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她就觉得憋屈的慌,一颗心到现在还七上八下的没落稳。

凭什么优势都让这个男人占尽了,自己就啥都捞不到呢?怪只怪男人的天赋太好,从一个不会KISS的生手这会居然堪称情场老手了。呃,虽然乔以萱是弄不懂这两者之间有何区别,但没见过猪跑总吃过猪肉吧,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了。

罢了,下一次一定扳回一城,决不让这个男人占了便宜还卖乖,一定,临睡前乔以萱还信誓旦旦的想着这事。

这一晚,乔以萱破天荒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面是小白委屈的脸,哭泣说萱萱不要他了,让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呆着;可一会,又换成一张面具脸,看不清模样,只记得声音有些熟悉,语气确是邪邪的,让以萱不要离开,否则就再也不理她;再然后,小白跟面具脸手拉手一起唱歌跳舞,还做了好朋友;再然后,两个人都不见了,突然又看到小白出现,拉着她的手说,萱萱,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我们结婚吧?

翌日清晨,乔以萱茫然的睁开眼,看了一下周遭的景致,然后莫名其妙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她自己也弄不清此刻为何要叹气,只是觉得心里莫名空落落的,坐起身穿衣的时候,却突然忆起昨晚的梦境,那么光怪陆离,小白的脸,面具男的脸,两个人重叠到一块,天,她几乎要疯了。

其实乔以萱并不觉得自己傻,但这阵子她确实是傻的冒了泡,试想,小白如果真的在这个岛上,这都过去三天了,为何没有听一个人提起过,而面具男也从未曾在她面前多提一句小白的事。

其实,更有可能的是,面具男就是小白,小白就是面具男,两个人明明就是一个。亏得她被这只狐狸耍着玩弄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反击了,想到这里,乔以萱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

今天冰山脸破天荒的没有让乔以萱去搞卫生和服侍他左右,虽然直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他的人影,但乔以萱一点都不介意,她现在一门心思的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双子岛的地形她这些天有意无意的闲逛其实已经熟悉了大半,也不会再发生那种走错房间或者找不到地方的玩笑了。

这一天下来,乔以萱实在是无聊,除了逗弄一下小猫,顺带观察下周围的地势,已经黑衣人轮岗的时间交替顺序之外,她实在就没啥事可干了。这样一直到晚上,快要准备晚餐的时候,突然就被临时通知今晚不用她做饭了。

她愕然,这,这难道是想撤了她的职么?还是说冰山脸从今儿个开始不在岛上住了,所以不需要她贴身服侍兼厨娘的责任了?这么一想的时候,心里还真有点不是滋味,这冰山脸也太不仗义了,昨儿个两人还缠绵悱恻的亲。吻来着,可今儿个一早也没跟自己打声招呼,实在是太不仗义,太不厚道了。

乔以萱生着一肚子闷气,却又对谁都发作不得,只能闷闷的应了一声,因为除此之外她任何信息都得不到,通知她的人一问三不知,再问三摇头,她几乎都要怀疑对方是木头做的了。

罢了,反正乐得清闲,而且冰山脸不在了,不是更方便自己逃跑么?只是还有一个大事情啊,她如果要逃走,势必只能从海上过,可她自问没有这个本事从双子岛海域游过太平洋啊。

正愁苦之际,突然耳边就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而这个声音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暗夜”独一无二的信号!只有在暗夜门内部的人才知道,一般人听到也不过以为是什么野鸟野虫叫唤而已。

乔以萱顿时精神振奋,浑身热血沸腾,她就知道叶欢也老大不会这么置自己不顾的,这不,老大就派人来拯救自己了。

她连忙要回应,只是她没那么傻,这里毕竟是人多嘴杂,而且周围肯定有视频,否则冰山脸怎么会对自己的行踪知道的那么清楚。想了下,她快步到自己的卧室,然后躲进了浴室内,她很有把握冰山脸不会派人在她的浴室装监视器,所以放心大胆的也回应了暗夜那边派来的人发出的信号。

等从乔以萱小嘴里也发出一模一样的声音时,另一个声音马上响起,两人这么一来一往了几秒钟后,一切都归于寂静了。

乔以萱的心情那个激动啊,她刚才已经全部明白了暗夜接下来的计划。

今晚,暗夜的人就会在太平洋上空用直升飞机接人,为了避免飞机的响声惊动双子岛上的人,到时候会先派人坐快艇先在双子岛沿岸接应,行驶一段距离之后,才乘坐飞机离开。所以,只有她出现了,并且发出信号之后,暗夜的人才会现身,这样也是为了避免事先打草惊蛇,她这边的具体位置暗夜已经全部掌握,所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