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61章 一样讨厌香菜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9 2016-06-09 21:37:23

  待送到了厨房门口,便赶紧找了个事由借口遁了。

乔以萱也松了一口气,刚才的氛围还真的是有些尴尬呢。深呼吸几口气,便又进入了忙忙碌碌的紧张工作中,这次她可要表现的极好极好才行,不然对方来个秋后总算帐,她可就不妙了。

七菜一汤,闻着都流口水,乔以萱的小肚子自然是已经半饱状态了,这种边做边吃的功力她是越练越纯熟。

又有人进来帮着把菜碗端上客厅的桌上,她自是姿态从容的跟着大队伍也来到了客厅,远远的就看到一具优雅的男性身躯昂藏直立在座椅上。

呃,这么形容貌似有点不妥,但她就是越看越觉得这个冰山脸虽然长相看不出来俊美与否,但是周身的气质却真的是很高贵优雅,仿佛与生俱来这种超强大的气场似的,让她有些自惭形秽。

“下去吧,这里留乔小姐一人就行。”凤千绝藏在面具下的脸看不出表情,但眼光却很冷,声音也是冷冷的。

于是,乔以萱很不幸的发现整个客厅就剩下她跟冰山脸两个人了,并且更不幸的是,此刻冰山脸冷若冰霜的目光正利刃一般扫向自己,让她有些无处躲藏的感觉。

“呃,你吃饭吧,饿了吧,你先喝汤还是吃饭?”乔以萱赶紧上前一步,依稀记得中午好像是一旁的佣人帮着布菜盛饭的,便赶紧依葫芦画瓢照着做。

“先喝汤。”还是冷冷的语调,听的人心里一紧。

乔以萱有些不情不愿,这人整日的摆着这幅面孔不累啊?她手里的动作倒是利索,大约是照顾小宁宁和小白习惯了,这照顾人的活儿倒是不用练了。

冰山脸喝了一口,随即突然皱了眉头。

“哦,咸了淡了?我去重新弄。”乔以萱似乎早料到会如此一般,很是平静的问道。

凤千绝略抬眼,看到小女人脸上一副甘之若饴的小妇人姿态,突然心情不禁大好,总算是有点进步了。

“不用,刚好。”

刚好?刚好还这副表情这种语气?那刚才皱眉是为了什么?吓死她了,乔以萱拍了拍胸口,然后轻轻呼出一口气来。

“这菜…”凤千绝夹着一块嫩豆腐,突然说了一句,但有没有说完全。

“啊,你不喜欢吃水豆腐么?”乔以萱赶紧问道,早知道就不弄这个了,她可是为了这个冰山脸好呢,豆腐有利于吸收,也能补充蛋白质,最适合他这样脑力劳动过甚的人吃了。

只是还没曾想到这世上居然有人不喜欢吃豆腐的!!

“不是,这香菜,太难吃了。”

“香菜不难吃,其实水豆腐本性有些瑟,如果放了香菜,能压点味,又很香,会更加可口……”乔以萱下意识的解释起来,却在看到对方皱着的眉峰时,突然就住了口。

此刻凤千绝筷子上夹着一把香菜,看似想送入嘴里又仿佛是确实难以下咽,但就这么弃掉又觉得对不起做这道菜的人一番苦心似得,此情此景,乔以萱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好似在不久之前仿佛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一般。

“算了,你若真不喜欢就不要吃了。”乔以萱突然说,语气里带着一丝她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埋怨。

凤千绝的筷子一顿,本来是想不吃的,可此刻倒是把筷子送入了嘴里,而后慢慢咀嚼了两下,又喝了一口汤,总算是送下了肚中。只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以至于他都没有什么胃口吃后面的饭菜了。

“坐下来,一起吃。”凤千绝突然状似漫不经心的说道。

“啊?”乔以萱一愣,没反应过来,他是在跟自己说话么?

“你不饿么?”一副很理所当然的语气,“这么多菜,我一个人吃不完。”

哦,是了,她就说嘛,一个人哪里能吃得下七菜一汤,敢情他这是施舍自己呢,他吃不下,就要自己帮忙吃下去,这,她跟小猫小狗的有啥区别么?

乔以萱心里嘟嘟囔囔,嘴上却半分不敢出声,坐在一边,自动自发的开始夹菜,吃饭。

对面却始终再无动静,乔以萱其实本就已经半饱,此刻又只顾着往嘴里扒拉饭粒,由于这动作连续且又快的情况下,她不免就被呛住了,噎的上气不接下气,咳嗽也咳不出来。

她憋的脸红脑胀之际,一只好看的手握着一个杯子递了过来,她一把接过,也不管不顾的往嘴里灌去,总算是把噎着的这把饭给吞了下去,然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才想起来刚才是谁递水救命来着?她可要好好的感谢这个救了自己一命的好人。

略一抬头,就看到对面的男人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冷冷的坐着,仿佛刚才的救命之恩只是顺手而已,于是这一句感谢就被饭粒一般噎在了乔以萱的喉间,半天吐不出来。

“不打算谢谢我?”男人双臂环抱,好整以暇的坐姿,冷冷的看着对面局促不安的小女人。

乔以萱恨得牙痒痒,即便她是想真的感谢来着,可对方这样一幅施舍的姿态,任谁都说不出来多么感激涕零的话好吧。

“你如果吃饱了,我来收拾吧。”乔以萱突然说。

凤千绝美目扫了一眼,嘴角微微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就在乔以萱以为自己眼花之际,突然就听到对方回了一句,“不用来点餐后甜品么?”

“啥?啊?”乔以萱一愣,她没有幻听吧?冰山脸的意思是问她要来点餐后甜品呢?还是说他自己想吃餐后甜品了?

“去做点甜品来吧,要甜而不腻那种。”

乔以萱听着这句很平常的话,却正在琢磨什么样的甜品会“甜而不腻”的时候,冰山脸却突然就起了身,看样子是打算离开。难道他又改变主意不要餐后甜品了?

乔以萱心里暗喜,嘴面上却说着,“走好…”之类的话。

“记得把甜品送到我房间来,我等着。”

于是某男丢下这句模棱两可的话之后,就飘出了客厅。乔以萱却半天都回不了神,只感觉耳后根灼热的,心里也突然乱跳了两下。

就因为这句“我等着”,乔以萱在之后的一个小时不小心打翻了三只碗,摔碎了一个调羹,还差点把盐当糖放了。

一番折腾之后,总算是做出了一件成品,看着这个粉粉晶莹剔透的果盘,又有水果,又有奶油,还有沙拉,果真是五彩缤纷,又有卖相,又有味道,她可是偷尝了好几口呢,果真是甜而不腻,入口即化,真真真真的好吃啊。

乔以萱兴致勃勃的端着甜品往冰山脸的房间而去,此刻心里满满的都是自得,看来她很有厨艺创作方面的天赋呢,等宁宁长大不需要她照顾了,她就去开一间甜品店,每天做许许多多美味的甜品,那日子该是多么的滋润甜美啊!

乔以萱心里真是美滋滋的,脸上也洋溢着开心的笑容,直到冰山脸的房间门口了,她还是笑个不停。

她正欲抬手敲门时,房门自动开了,却没看到半个人影出来,她踌躇了一下,终于还是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房门,踏进去一只脚,然后又观察了几秒钟确认没有什么危险之后,才小心的踏进去另一只脚。

房间内帷幕遮着,看着有些暗暗的,一盏晕黄的灯光从天花顶投射在半空,倒是给这房间增添了一抹寂静的感觉。

乔以萱正四处张望,突然一道声音从侧后方传来,“不用看了,我在这里。”

她抬首,就看到男人站在阳台上吹着凉凉的晚风,呃,他貌似换了一身衣服了,好像穿着睡袍什么的。

这一观感让乔以萱的心一紧,这冰山脸太奇怪了,虽然现在是晚上,但时间还不到八点呢,有人这么早换上睡服准备睡觉的么?她如今身在敌营,敌情又不明朗,她,她该如何脱身是好?

心里这厢忐忑之际,脚上的步子就不敢再移动分毫,倒是阳台上的男人自动走了进来,在乔以萱的跟前站定。

脸上还是那具银制的面具,大半张脸都隐藏在面具,加之灯光的晕黄,几乎看不清对面的男人表情几何。但该死的,乔以萱却仿佛嗅到了一丝危险的类似于暧昧的气息。

暧昧?她多想了吧?这个冰山脸绝对是不近女色那种,兴许还是GAY,看着岛上清一色的黑衣男人就知道了,对,一定是个GAY,她有什么好怕的,镇定,一定要镇定。

而且,今晚,她还有一件事情要问清楚呢,不然,铁定的睡不着觉了。此刻某女人肯定是忘了她今天下午在人家的房间门口睡的有多么香甜这个事实了。

“那个,这个绝对甜腻不腻,你尝尝?”某女露出一丝期待的目光,仰着的小脸怎么看都像是邀宠的小宠物一般。

只是她自己当然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倒是凤千绝有一刹那的犹疑,这幕情节好似曾经出现在记忆中一般,也是这个表情,也是这样的话语。

凤千绝微微愣了下,乔以萱以为是对方不相信自己的话,觉得这东西看起来不好看,故在犹豫着要不要开动。她索性走前一步,用勺子挖了一勺递过去,然后杏眼圆瞪着对方,那架势大有对方如果不赏脸她就硬喂的意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