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64章 那这样呢,喜欢?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49 2016-06-09 21:37:23

  掉入海底之后,就是身上那件风衣,只可惜已经早被扔到不知名的地方了,现在穿的这些休闲装都是冰山脸的人准备的,她要到哪里去找SEXY的衣服啊,天啊。

不过很快就不用担心了,因为冰山脸已经叫人送来了一件绝对SEXY的衣服。

乔以萱在美国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其实对于身体的裸露已经很习惯,也看多了,但是在这样一个民风淳朴的岛上穿成这样还实在不是她的Style!

乔以萱看着镜子里风情万种的女人,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要啥有啥,确实是很赏心悦目啊,只是这副样子她自己瞧瞧就好了,可不能便宜了外边那个不怀好意的男人。

想了又想,她计上心来,海上不是风大阳光晒么,她索性弄个丝巾披着,他不是要SEXY么?若隐若现不是更SEXY?

半个小时后,凤千绝已经等的有些耐心殆尽,总算是等来了姗姗来迟的小女人。

首先看到的是女人笑靥如花的模样,调皮的,妩媚的,慵懒的…这个女人身上仿佛藏着许多的特色,此刻的神态就似有些娇羞,有些妩媚。

一席紫色薄纱蕾丝的露背装被她穿出了别样的的味道,她肩上还搭了一层类似披肩的东西,倒是遮住了不少外露的春光。此刻映着她如花一般娇艳的容颜,显得分外夺眼。凤千绝微微扫了几眼,便转开了目光,此刻他当然不会承认刚见到这个小女人时内心是起了不一样的感觉的。

“够SEXY吧?”乔以萱故意在冰山脸面前转了几个圈,意图让对方看的更清楚。

殊不知她两手紧紧抓着那个披肩,别说看清楚了,就是露出衣服外面的肌肤也是半分没看到…

凤千绝微微一笑,“乔小姐,听说你在美国多年,看来还是没有入乡随俗啊。”

“什么叫入乡随俗?难道不穿衣服就是?”乔以萱当然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也毫不避讳的说了出来。

凤千绝露出玩味的表情,“你太敏感了,我说的是你的皮肤。”

“啥?”这冰山脸什么意思?怎么从入乡随俗扯到她的皮肤上来了?

“在美国生活多年的女人,可没有像你这么好皮肤的,啧啧,白嫩细滑。”

“停,住嘴。”乔以萱又羞又怒,两手也下意识的抓紧了披肩,这个死色鬼,就知道她没安好心,可没想到他会这样借题发挥。

“难道乔小姐不这么觉得么?真是可惜了,其实像你这样好的皮肤,可能真的不穿衣服更好看…”

“你,你,你住嘴!”乔以萱已经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愤怒了,她只恨不得冲过去堵住这张喋喋不休的嘴。

“好了,我们出发吧。”凤千绝仿佛觉得戏弄够了,看着眼前小女人一张小脸涨的通红,仿佛再气多一分,就会爆炸似的,便决定暂时放过她。

乔以萱默默的跟在后面上了一艘看起来很是豪华大气的游轮,这有钱人就是好,瞧瞧,随便出个海都是坐游轮,还是介于一般级别的豪华尊贵。

双子岛位于太平洋中海,但其实它也有属于自己的内海。而现在凤千绝就是带着凤千绝他们的游轮就是在内海游览。

内海的风景沿线并不比太平洋的逊色,视野也开阔,并且海风还少了许多,风险系数也小了许多。

乔以萱对于之前落水的经历还是略有心悸,只是在冰山脸的面前当然不想示弱,以至于当这个讨厌男人叫她站过去一点,她也只是犹豫了一小下就过去了。

凤千绝此刻张开双手站在游轮的最前端,脚下就是滔滔的海水,如果她没有看错,这个姿势就跟某个美国大片里的场景有些类似,只差少了一个被拥抱着的美女。

乔以萱当然不想当这个“幸运”的美女,所以自动自发的选择站在某男的后面,以便他有什么吩咐,她也可以随时听候差遣。此趟游行她丝毫没有觉得对方是带她来玩得,指不定还有什么损人的招在后头等着她呢,所以她一定要全程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头来应付。

不过只要想到今天早上某个男人臭着的一张脸,她就觉得赏心悦目,真是越想心情越好啊。

而此刻她脸上带着愉悦笑容的神情全然落入前方突然转头的男人眼底,男人深眸微微一转,似是明白了女人的心思一般,也微微扯动了下嘴角。

乔以萱笑着笑着,乐着乐着,突然就想起了一件事,因为此刻她的眼神也不自禁扫到了男人的后背上,突然她就有那么一个幻觉,这个男人的背影跟小白的很像,很像…

不知道是不是某个顽劣的因子作祟,乔以萱作了一个大胆的举动,甚至于之后的半个多小时她曾经因为自己这个举动而悔恨的想去撞墙,只是此刻,她确实是做了。

两双白皙的手臂快速的伸出来,在即将到达眼前男人的后背时突然大力一推,“噗通”一声,毫无预兆的,凤千绝高大的身子仿若断线风筝一般掉落游轮。

乔以萱仿佛是被自己吓了一跳,二秒钟之后,才跑到凤千绝落海前站着的地方,努力伸出头往下探视。

一分钟,二分钟,十分钟过去了,海面上风平浪静,连个人影都没有。

“不会这么倒霉吧?难道他不会游水?”乔以萱有些不淡定了,这跟她原本计划的不一样啊。

她当时怎么就那么笃定眼前的男人一定会游泳,然后想趁对方爬上游轮的时候一把掀掉他脸上的面具,正大光明的看清楚到底是何面目呢?

现在怎么办,都十分钟过去了,而掉入大海的男人却连头都没露出水面一下,她,她不会因为一己之私就害了一条无辜的性命吧?

乔以萱越想越害怕,可她又不敢下海去看,游轮上又没有一个人可以救援的。这个死冰山脸,怎么出海也不带个手下什么的呢?

哎,急死她了。乔以萱在游轮上转圈,小头颅已经不知道第N次伸出游轮去死命的查探却仍旧未果,她的心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消逝渐渐沉入了底。

呜呜呜,冰山脸,她不要他死啊,他死了,自己该怎么办,小白又该怎么办?

乔以萱边想边难过,边难过就越是痛恨自己的下手狠,越是痛恨着这眼泪就控制不住的往下掉。在惊吓跟害怕种种情绪一起涌上来之后,她的情绪崩溃,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这眼泪一哭就止不了,跟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没个消停,估计这架势,即便是死人都能给哭活了。不过乔以萱要知道自己的哭功这么厉害,指不定就不伤心和后悔了,一个劲哭哭就成。

她这项哭着,身后却真的露出来一个头,来者脸上露出一丝戏谑的神情,然后一个湿漉漉的身子紧紧的贴在乔以萱的后背上。

正哭的起劲的同时,冷不防一个湿淋淋的触感袭上身,乔以萱直吓的大叫一声,跳脚起来。

“你,你,你是人是鬼?”乔以萱指着对方尖叫。

“你希望我是人还是鬼?”凤千绝一头一脸都是水,连身上都湿漉漉的滴着水滴,但脸上的神情却冷酷异常,说话还带着一些邪魅的味道。

乔以萱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男人,他居然活着上船了?他没有死,太好了!她如此欣喜于这个结果,以至于都没时间去后悔自己忘了在最佳的时机揭下眼前这张可恶的面具。

“你没死,你没死就好,太好了,太好了!”乔以萱冲动的跑过去,一把抱住对方湿漉漉的胳膊,摇啊摇。

谁知,她娇小的身子却被大力甩开,男人一脸嫌恶,“你果真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前面念念不忘那个叫小白的傻子,如今还喜欢上我!哼!”

喜欢他?谁喜欢他了?乔以萱愕然,她只不过是惊喜对方没有因为自己而死,现在他能活过来,她就不用背负着一个杀人凶手的名头苟活于世,她这是愧疚,愧疚懂不懂啊?

看着男人一脸的嫌恶表情,乔以萱没来由的有些生气,而且他居然还说小白是傻子,真是反了天了。

乔以萱跳到对方眼前,纤纤玉指指着这张碍眼的面具脸,“我不管你是谁,你身份怎样,但你不准侮辱小白,而且,本姑娘压根半点没有喜欢你,请不要自恋。”

“哦,你不喜欢我?”凤千绝上半身突然前倾,逼得乔以萱下意识倒退一步。

“不喜欢。”非常肯定的答复,虽然耳后根又因为男人的靠近有些发热,但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顺了对方的意,否则她还有什么立场在这里生活。

凤千绝眼眸微眯,看似十分的危险,他自己也解释不清为什么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而在看到眼前的女人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他又很是生气,这种矛盾的心理十分难解,他决定暂时不要去多想,反正他自诩为200IQ的智商没有什么难题能难倒的,待回去后细细钻研一下定能明白的。

乔以萱气的呼吸急促起来,引起胸前一阵的颤动,而她的披肩已经不知飞到哪里,大片白皙的美好就大方的呈现在男人眼前,引得男人深眸一暗。

“那这样呢,喜欢么?”凤千绝说完,不待乔以萱反映,突然一把楼住她的纤腰,嘴唇也紧紧压了上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