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60章 嫉妒她的好睡眠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30 2016-06-09 21:37:22

  “他既然吃饱了,为什么还要我去重做一份?”气死人了,真是气死了,乔以萱突然间怒火噌噌的上冒,这什么人嘛,难道折磨人就是他唯一的乐趣了么?

看着手里捧着的一大碗热气腾腾扑鼻香的汤碗,她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不死心的看着对面的黑衣人,“这位兄弟,你也饿了吧,要不这碗汤就送给你了,反正冰山脸,哦,不是,反正你家主人也不吃了,你就帮他解决了吧。”

黑衣人的神色突然惶恐起来,双手连摆,“主人吩咐我等你回来,让你收拾完去他房间打扫卫生。”语毕,赶紧闪身出了客厅,几乎是一秒后,乔以萱很悲催的发现她身边连一个活物都没有了,更加不要说能赏脸喝了她手里这碗香气四溢的浓汤的人……

无奈何之下,乔以萱寻了几个较僻静处,但都没有找到料想中的活物,在伤心失望准备把手里的汤碗一并送入水槽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只貌似也在觅食的小猫咪。她一惊一喜之下,喜终于战胜了惊,便悄悄的走过去,小猫咪大约是看到了她手里的汤碗,两只眯眯眼突然大睁,琼鼻嗅了嗅,倒是很识货,不怕生的主动凑上前来,一双琉璃似的眼珠子定定的看着眼前的汤碗,还适时的“喵呜”叫了两声。

“呵呵,你也饿了吧,是不是想吃这个?”乔以萱笑眯眯的,还把手里的碗往前递了递。

小猫咪自然是不会说话,但奇怪的是,两人居然也能心意相通,紧接着又“喵呜”了两声,噢,这就不得不感叹世间万物唯有食物最大,在美味面前,原来所有的生灵都是平等的,无怪乎民以食为天呢。

乔以萱心情大好,四处找寻可以喂猫咪的器皿,却是连破碗都没发现一个,哎,看来这只猫咪是只可怜的流浪猫,估计也是无人领养,任其自生自灭的。

乔以萱心一软,索性把手里的汤碗放在了小猫的面前,把碗连汤都一并送与它吃了,看着小猫舔舐的津津有味的样子,她心里不禁有了一丝安慰。然后很是恶毒的想着,饿死那个冰山脸活该,看吧,他在自己心里的地位连一只猫咪都不如,哼。而且她此刻还有了一个新的决定:以后给冰山脸做的食物,只要是猫咪喜欢吃的,都一式两份,让可爱的猫咪跟冰山脸吃同一份食物,其实还委屈了猫咪了,哦。

于是,乔以萱一时高兴忘形,就陪着猫咪吃完了这一顿美味的午餐,末了,她还没忘记把碗洗干净继续放在原地,嘱咐猫咪晚上别忘了来这里等着吃饭。小猫自是很愉悦的舔舐着嘴唇,“喵呜”了很多下以示回应。

再然后,大约距离午餐时间过去了一个半小时之后,某女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一个事情:她没有去冰山脸的房间打扫卫生,而此刻距离他说定的时间迟到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

天啦,还有没有比这更噩耗的消息呢?呃,她这次大约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快,快……

乔以萱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凤千绝的房间外,却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敲门,万一他等的不耐烦睡着了呢?这样她突然把人家睡眠吵醒岂不是很不应该?万一这个冰山脸也跟自己一样有起床气的话,那……她的处境就更加危险了。

所以衡量再三之后,乔以萱还是选择了决定暂时不去敲响这个门,便在门口盘腿而坐,反正这整间屋子的地板都是明鉴可照人,她即便是在地上打上几个大滚儿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百般无聊,间或打了几个打呵欠之后,她侧头瞄了一下身边紧闭的房门,又情不自禁的叹了一口气,罢了,还是小憩一下吧,反正他醒了自会出屋,自会叫醒自己,自会……。一分钟后,乔以萱在凤千绝的门口,华丽丽的睡着了,还发出了均匀的呼吸。

几乎在小女人睡熟的同一时刻,她身边一直以为紧闭的房门却被打开,男人坚毅的脸出现在门口,他高大的身子站立在靠墙而憩的小女人身边,就犹如一座铁塔一般。微微低头看了一眼,很是不解的发现某女嘴角垂下的一丝银线。

某男堪称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终于破功,呃,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口水?她多大了,睡觉还流口水?当然,这些疑问只是在某男的心里小小的打了个转,丝毫不能影响他原本的心情,很糟糕的心情。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居然会有人敢忤逆自己的话,尤其还是这样一个没什么背景没什么体积的小女人。要知道她还有把柄握在自己手里,居然,居然就敢在开工第一天就明目张胆的闹罢工?想他在房间里足足等了她一个半小时,而这段时间里她居然在细心的照顾一只流浪猫?虽然他也不大愿意承认自己确实是没睡着,好似在等一个人,但他解释为那只是因为他不习惯有人违抗自己的命令罢了。

对,他的确是不习惯也很不高兴有人公然违背自己,此刻这个小女人睡的香甜的小摸样确是更加加深了这种不高兴的情绪。他一个中午都没闭眼,凭什么让这个小女人在自己面前呼呼大睡?

或许是出于这样一种忿忿的心理,他刻意蹲了下来,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恶意的捏了捏小女人呼吸均匀的秀鼻。只是他没有发现的是,虽然心里有气,但他手上的动作却是温柔轻缓的。以至于十秒钟之后,乔以萱虽然略感呼吸不匀,但是始终没有睁开眼来,毕竟此刻睡眠是老大,谁扰它谁滚蛋。

果真是睡的熟啊!凤千绝几乎有些羡慕了,该是怎样伟大的人才能练就这样的睡功呢?可是总不能这样一直捏着人家的鼻子不放吧,凤千绝想了想,又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左右,倒是一个人影都没有。但他也知道接下来的举动是不对的,可就是有些控制不住,他的身子微微前倾,此刻小女人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感冒了?在地板上睡觉能不感冒么?于是他的动作就更加自然,两个长胳膊一捞,稍一用力就把小女人捞入怀里。乔以萱倒是很自动自发,兴许是睡梦中突然感知到了一个温热的物体,觉得舒服吧,她的小脸在怀里这个厚实的胸膛上蹭了两下,连眼都没有睁开,又沉沉睡去。

在没人看到的地方,某男的冰山脸突然变了一下,身子也好似一紧,手上的力道却控制的很好,没有让怀里的女人脸上露出丝毫的不舒服,然后一路安稳的把她送入了大床上。

男人又顺手很是自然的给女人脱下鞋子,盖上被子,临了,大手还很顺便的把女人额头沾着的一缕碎发拨了开去,露出光洁无瑕的额角,他定定的看了片刻,漆黑如墨的瞳仁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终归却没再有任何动作,站立了几秒钟,悄无声息的离去。

“唔,好舒服啊!”

下午四点半,大床上某个女人很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眯着眼睛,总算清醒了片刻。

这是哪里?

她的房间?呃,不对啊,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在那个冰山脸的房前睡着的,她,她不会是梦游自己回了房吧?那,那个冰山脸在哪里?他发现自己没去打扫卫生,会不会,会不会一怒之下就把小白给咔嚓了吧?

天啊,太可怕了,乔以萱赶紧连爬带滚的下床,穿鞋,然后拉门,冲出去,动作是一气呵成,漂亮潇洒。

只是看到房门外站着的黑衣人,笑的很是客气的样子问候她是否睡的好时,她有些愣住了。

难道,难道事情没有像自己所想发展的那么不堪?

“乔小姐,我们主人说你醒了,记得要去准备晚餐。”黑衣人彬彬有礼的答。

“哦,那你们主人呢?”冰山脸啊冰山脸,你这是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呢?是打算来个以退为进,打算曲线折磨人?还是说你真的很大度,大度到她忽视了对方一下午都毫不记仇?

百思不得其解啊!

“主人在书房办公,乔小姐要没什么事情了,可否…。”黑衣人继续笑着。

“可以,可以,我知道了,去厨房是吧?我这就去,这就去…”乔以萱赶紧点头,然后出了房门就朝一个方向拐去,那走的叫一个大义鼎然,从容不迫。

只是身后却传来黑衣人诺诺的声音,“乔小姐,麻烦你走这边,呃,比较近一点。”

黑衣人总算是为乔以萱保留了点面子,没有戳破她完全走反方向的错误路线,其实也不能怪她啊。这鬼房子布局就很奇怪,千回百转的,真不知道哪个脑袋秀逗了,才设计出如此复杂麻烦的房子来。

乔以萱心里不耻着设计者,脚下的步子却丝毫不显凌乱,很是淡定的转了个方向,也点头朝黑衣人笑道,“嗯,我刚看了看,的确是这个方向去厨房比较近一点,谢谢你了。”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黑衣人抹了一把老汗,此刻心里却在赞颂自己的主人真是明智圣人,能未卜先知这个乔小姐会走错地方,所以命自己在房门外守着。然,脸上却是不能露出万分心里的想法来,担心会让难堪,故也是憋的很辛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