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59章 内心的骚动异常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8 2016-06-09 21:37:22

  乔以萱当然更不知道,她和凤千染在客厅发生的一幕都被毫无遗漏的一一录进了摄像头内。

意大利豪华办公桌前,真皮大椅上,凤千绝端正的坐着,表情是一惯的严峻,只是若是熟知他的人便能细心的观察到他瞳孔内的一丝不明显的易怒。

是的,他有些怨气,但无从发泄。自从在摄像头内看到他那亲爱的弟弟把手臂很是亲密搭在那个笨女人肩上起,他的怒气怨气就在一点点的剧增,直到最后看到二人有说有笑的离开,而小女人嘴边挂着的那抹心满意足甜美笑容却该死的让他的怒气有些想爆发开来。

这个时候任何闯进他房间的人无疑都是运气不好的,而偏偏就有那么一个看热闹看了一早上早该遭到如此对待的人敲响了房门。

房门打开,凤千染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却在看到自个大哥脸上的森冷表情时,笑的更加的开怀。

“大哥,我有个事情跟你报告下。”凤千染一本正经的说。

“说。”

啧啧,凤千染悄悄眨了下眼睛,看来这次冰山男要爆发了,只是不知道那个小女人会不会承受得了呢?他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哎,可惜他是看不成好戏了,因为,自打明儿个起,他就要被某个恶意人士派遣回去。

而此刻这个恶意人士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呃,他是不是要为自己争取一下呢?

“哥,我能晚几天回公司么?”

“不能!”

“哥,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好完全,我担心你……”

“不用担心,我这里有最好的医生最好的医疗设备,你即便是在,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凤千绝突然瞄了一眼自个弟弟,有些藐视的口气,“你会医人么?”

凤千染乖乖的摇了摇头。

呃,不对,他原本也不是要医自个大哥啊,他可是有别的意图的。

“可是,他们粗手粗脚,我担心服侍不好你,让我来照顾你吧。”某男还不死心,努力的推销自己的优点。

“就凭你?”凤千绝藐视的口吻更甚,“如果我没记错,某人一向比我早睡,比我晚起,试问,他怎么照顾我?”

罢了罢了,他的这点优点都被亲爱的大哥说出来了,他这不就是……打回原形了嘛!可是,他是真的想留在这里看热闹啊,他太想了。

“大哥……”某人还在垂死挣扎边缘。

“难道想要我派人绑着你去?”凤千绝眉峰一挑,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凤千染赶紧摇头,马不停蹄的去收拾行李了,临了,还不忘捎上一句,“哥,你可不能亏待了萱萱,她那么好,你要好好对人家啊。”

凤千绝盯着关上的房门,两眼欲喷火,萱萱?什么时候两人熟到这个地步了?萱萱?越是想这个名字,他内心的骚动就越是异常,等到房门几乎被他盯出一个洞来,一声敲门响动才让他回过了神。

·····

乔以萱看着明晃晃的厨房,各色膳食摆放整齐,锅碗瓢盘都一应俱全,这,这还是她刚才做过两次菜粥的地方么?

在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她只能认命的归纳于是自己起的太早了,可能购买食材的人都没有回来亦或者根本还没去买吧……

她此刻对凤千染是满满的感谢之情,如果不是他领着自己来厨房,她几乎怀疑自己又会迷路。而为了报答他的好意,她也顺手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给二人一起吃,这顿早餐比起给凤千绝吃的菜粥来说,自然是更加美味不少,只可惜那人没口福。

呃,如果乔以萱要是知道之前她所有的运气不好都是因为一个男人而起的,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呢?

凤千染可是耗费了一番功夫,赶在乔以萱的前头,把所有能支走的人都支走了,厨房里也是能搬走的尽量搬走,临了,还叫一个人出来绊了小女人一跤。要说他这么做的用心,一是为了激发两个人的感情,二呢,他也是为了看好戏,凑热闹。

不过这些事情直到很久之后乔以萱才明白过来,那时她已经跟凤千绝双双归好,故也就大度的不再嫉恨自己小叔子的仇了。而男主角凤千绝则是自始自终都知道事情的真相,但一直当作不知道,看着某个小女人发傻而不自知。

乔以萱哼着小曲,在宽大的厨房内忙碌不停。虽然这一屋子人不少,据她偶或出门探察敌情观察到的,但她发现他们的吃食不用她负责,这也是问了N个人之后的结果。而且这大屋子打扫卫生的人也偶好几个,所以她的事情其实不多,无非就是给那个冰山脸准备个一日三餐,晨曦梳洗罢了。

一想到一个星期之后,她就能见到亲爱的小白,她的心情就抑制不住的好着。心情一好,这小曲哼的就更响亮了,手里的动作就更加轻快不少,当然这做出来的饭菜自然就更加美味,这可是她每做出一道饭菜偷偷尝了几口的结果。

本来她是没有在做饭时试菜的习惯,她的感觉是最灵的,几乎不用试吃都知道自己做的好不好,调料之类放的够不够。但这次,她吸取了早上的教训,所以先在厨房以试吃的名义每样菜尝上几口,遇到爱吃的,就多试了几口,这七菜一汤做下来,她的小肚腩都快撑起来了。

满足的拍了拍小肚子,又看了看墙上的壁钟,嗯,时间差不多了。

她正欲寻个托盘什么的端出去,就看到几个黑衣人笔挺的站在门口,“乔小姐,请问主人的膳食准备好了么?”

乔以萱愣愣的点了点头,吓,这什么架势,难道是来抢饭的?

“谢谢。”领头的黑衣人说完这句,就轮流每人变戏法似的变出一个托盘端着七菜一汤出了厨房。

乔以萱还是傻愣愣的站在当场,不知道作何反映。

“乔小姐,主人吩咐你也过去一趟。”领头的黑衣人转过头来好心提醒道。

“哦,好。”是了,必定是那个冰山脸担心她在饭菜里下毒或是巴豆什么的,让她先试吃下有没有问题,否则干嘛要让她去呢?

这个时候乔以萱完全没有领会贴身伺候这个中国词语的博大精深的含义,所以,呜呜,也不能怪她不是。

随着众人来到餐厅,果然,凤千绝已经端端正正的坐在上首的座位。

“这次挺准时。”凤千绝看着满满一大桌的七菜一汤,唇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乔以萱忙不迭的笑着点头,开玩笑,她一上午啥事没干,光做这个七菜一汤了,而且做好了还有人帮忙端过来,途中也没出什么意外状况,能不准时么?

乔以萱点完头之后,突然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啥,他呢?”

凤千绝明显没反应过来,冰山脸表情纹丝不动,但眼神看了过来。

“凤千染去哪里了?他不在这里吃饭么?”乔以萱为了答谢对方的帮忙,还特意问了他最爱吃的菜,专程做了几个。

凤千染听完,脸色又沉了沉,“他不在。”

“啊,他去哪里了?晚上会在么?”

“你看起来很有闲情逸致啊,是不是今天上午太闲了?”凤千绝的语气有一丝阴沉沉的味道。

“不,不是,我只是觉得奇怪而已。”这男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自己关心的可是他的弟弟,至于发脾气嘛?据凤千染早上说的,这个男人应该是很疼自己弟弟的,两人感情也很是要好啊,怎么她看着好像有些不对劲呢?

“奇怪?那说明你还是很有时间,这样,”男人语气顿了顿,似乎在想接下来要说什么,“下午你把我的卧房浴室全部打扫一遍,一个角落都不能落下。”

“没问题。”乔以萱正愁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呢,打扫下卫生也死不了人,还能活动下筋骨,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了,如果凤千绝此刻能通晓某小女人的内心,指不定得怄死。

“这个,这个,下次通通不要做了,”凤千绝突然出声,指着某些个看起来花红绿叶般漂亮的菜碟说道。

啊,芦笋炒肉,豌豆小虾仁这不是他弟弟最喜欢的菜式嘛,怎么这个男人口味这么挑,弟弟爱吃的,他自己一个都不要?

“好,好吧。”乔以萱呐呐的回应,不做就不做,她本来也不是做给这个冰山脸吃的。

“汤太淡了!”某冰山脸又说。

乔以萱忙不迭的上前,毫不避讳的舀了一口汤送进嘴里,“啊,烫,不…。”一句不淡刚要说出口,就看到对方杀气腾腾的眼神飘过来,赶忙改为,“我这就去重新做一份。”

语毕,赶紧端着大汤碗哒哒的闪出了餐厅。

凤千绝看着小女人离开的背影,禁不住抿着薄唇,冰冷的双眸蒙上了一层异样的情绪。

她刚才可是用他喝过烫的勺子喝了一口汤……。

十几分钟后,乔以萱捧着一大碗烫匆匆进来,却看到客厅里除了站立一个黑衣人,餐桌上空无一人。

“咦,他上厕所去了?”乔以萱理所当然的问,这人嘛,吃饱喝足不就是最大一件事---拉撒了嘛。

黑衣人脸色有些尴尬,摇了摇头,还是尽责的回道,“主人说他吃饱了,先回房休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