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62章 被冰块脸夺吻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28 2016-06-09 21:37:23

  凤千绝缓过神来,眉峰微微挑了挑,看着近在咫尺的勺子,一股清香的水果香味扑鼻而来,倒是让他觉得分外好闻,嗅觉引发了味觉的苏醒,倒是从心里有些想品尝一下这个味道了。

他微微扯动唇角,突然走前一步,头微微低下,就着女人纤细的手腕顺顺当当的吃下了这一口甜而不腻的甜品。

这,这,反天了??!!

乔以萱惊呆在地,以至于对方都吃干抹净了,她还愣在当地,连递着勺子的动作都忘了要收回。这,这算不算是吃她豆腐呐?她虽然是递出去了勺子,可没想真喂这个冰山脸啊,难道他不会自己把勺子接过去吃么?

几秒钟之后,乔以萱略略稳定心神,虽然从额角一直红到了耳后根,但语调却是从未有过的清越,“敢情凤先生喜欢让人喂吃?”

此言一出两人都惊了。

乔以萱吃惊的是自己本来是想说一句讽刺的话来挽回场子的,但说出来的话意思是那样没错,但意味却截然不同,好似她说话的语气语调和语味都不对味了。

凤千绝也在吃惊,他本来是想戏弄一番这个小女人,谁让她居然敢在老虎脸上拔须,敢强迫他吃东西?但他做了这番戏弄的动作之后,自己内心里却是翻腾不已,好似戏弄的不仅是对方,顺带的还挑拨了一番自己一直波澜不惊的心。

“嗯,味道不错。”凤千绝舔了舔唇,漫不经心的回道。

这句话可是话语双关,到底是指的乔以萱做的美食不错呢,还是说她喂食这个动作不错?

乔以萱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对方,脸上的红云片片,于是这瞪眼的动作就没有了丝毫的威力,反倒像是情人间的打情骂俏,只是某女此刻没有发现而已。

凤千绝突然又近前一步,乔以萱警醒的后退一步,看着小女人脸上的警戒,某冰山男突然失笑的摇头。

乔以萱又惊呆了,他,他,他居然会笑啊?!!

虽然大半张脸背面具遮盖了,但确实是在笑耶!他弯弯的眉眼,还有唇角处一丝来不及消逝的笑容,都在在表明刚才冰山脸真的是笑了。

只是,到底有什么好笑的呢?

乔以萱有些纠结的想着,突然手里一空,低头一看,勺子没了?

凤千绝很是专注的品尝着眼前的美食,他此刻的神情仿佛是在做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丝毫不容人打扰一般。他的动作不急不缓,优雅有力,湿湿滑滑的雪糕也丝毫没有在他唇边留下任何印迹,这个男人,真是典型的优雅派啊,吃个甜品都这么有型。

吃到一半,凤千绝突然抬头,就看到小女人脸上挂着两个亮晶晶的物体很是崇拜的表情,他不以为然的心里一乐,突然出声,“你要来点么?”

“啥?”乔以萱正看的津津有味呢,怎么这话题就扯到自己身上来了?他这是要问自己要不要吃么?

“哦,不吃了,我已经吃过了。”乔以萱说完就想打自己一嘴巴,怎么就说了实话呢?呃,她脸上瞬间又飞腾起两朵红云。

“看来你倒是不舍得亏待自己。”凤千绝戏谑的语气,末了又补充了一句,“是不是你今天做的所有吃食,你都先尝了一遍?”

啊,啊,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火眼金睛啊?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乔以萱连连摆手。

她可不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希望听到肯定的答案,毕竟谁希望自己的饭菜被人给先尝了啊。

“其实你帮我试吃也好,省的做了不好吃的端上来。”某男又闲闲的说了一句。

乔以萱一愣,忙应道,“好,好,我以后一定记得事先试吃下再端过来。”

“这倒不用,”凤千绝认真的说,“你只要跟我一起用餐,每样菜吃在我前头就行。”

“噗哧”,这……太搞笑了吧,这个冰山脸这是在向她做邀请么?有邀请人吃饭还这么独断专横的么?

“中午,我等了你一个半小时。”

乔以萱赶紧截断了话题,趁对方还没有秋后算账之前,赶紧表明心迹,“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就忍不住倒下了…。”

太累了?倒下了?这是什么乌龙理由,某男有些僵化的试图消化这些没有一点营养的明显是撒谎的话。

“好,中午没有做完的活,现在开始吧。”凤千绝很认真的说。

NND,这绝对是赤果果的报复!他这一定是在报复自己,真是太小气了,不就是少搞了点卫生么?再说了,这房间四处整洁的连根毛发都没有,至于还要打扫一遍嘛?

可某男看着她的眼神又那么的认真,让她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话来推搪了,只好认命的去拿来了清洁抹布,开始打扫卫生。

凤千绝此刻躺到了大床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在翻阅,倒是没有在关注乔以萱做些什么。

但即便是这样,乔以萱还是忍不住的有些紧张,这可是人家的卧室呢,她在一个穿着睡意的陌生男人面前打扫卫生?天,一辈子都以为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今晚都发生了个遍,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在想着法儿整她?

我擦,擦,擦……乔以萱动作飞快,这都是多年跟小宁宁斗争下来的速度,她巴不得赶紧打扫完,赶紧走人。

“过来,”冷不防,耳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突然让乔以萱心弦一动。

这声音,咋跟小白的那么相像呢?很多个小白睡不着的晚上,都是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的。

“嗯,来了。”乔以萱小碎步的挨过去,站在离大床好几步远的地方,深恐对方一个反扑就把她这幅小身子给灭了。

“我很可怕么?”男人眼睛射出的光,忽明忽暗的,是有点可怕没错啊。

乔以萱却不敢点头,一迳摇头。

“那,过来。”

好吧,过去就过去,反正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反抗也没有多大用处,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你有什么事么?”

“这里有根头发,”凤千绝修长白皙的大拇指和食指之间突然多了一根细细的发丝。

“呃,怎么了?”不就是根头发么?他至于这么大惊小怪,他老人家自己的头发,难道想诬陷说是她的?

“这床上可能还不止一根这样的东西,你仔细检查一下。”凤千绝凉凉的声音。

乔以萱猛地抬头,就对上了男人的眼神,怎么说呢?好似带着点戏谑的味道,但又坦荡的让人无从辩驳。如果不是深知这个冰山脸绝对不会对自己感兴趣,她几乎就要以为对方真的是在调戏自己了。

“请你先下来,我帮你仔细检查一遍。”乔以萱恨得牙痒痒,直想一拳头把对方揍个重度昏迷,然后她带着小白远走高飞。

凤千绝却好似不解的问,“我这边检查自己检查过了,你检查那边就可以。”

“好。”

乔以萱握拳,又再松开,表情很是凶狠的蹦跶上对方的床,还差点忘了拖鞋,幸好她在蹦跶之前突然想到了,两只拖鞋就左一个右一个的给踢飞在床底下。

凤千绝看到这一幕,眉峰皱着。

乔以萱眯着眼睛,很是认真的在找着那所谓的细细的男人头上的发丝,天啊,这么昏暗的灯光,看哪哪都一样,加上这该死的床单和被套都是深色,即便是这男人躺在被窝里,她这么看过去,估计都是浑然一体的,哪里能分得出头发跟被子的颜色区别呢?

乔以萱几乎是连眼睛都趴到了被单上,她此刻专注的态度丝毫不亚于刚才某男品尝甜品时的模样。只是,她这么半趴着的时候,却让PP撅起来,在男人眼前展露了一个美好的半圆。而她此刻穿的是一件V领的T恤,此刻也是半耷拉袭来,露出里面丰满的半圆。

此刻她自己却全然未觉,倒是让眼前的男人看了个仔仔细细,男人的眼眸突然深沉起来,狭长的眼睛半眯着,手里的报纸也被随意丢掷在一边。

乔以萱突然觉得腰部一紧,还来不及有何反映,人就已经被搂入一个充满了男性气息的怀抱中。

“你,你要干什么?”乔以萱惊慌失措,挣扎之下,头发也散乱开来,但却始终挣脱不开男人的禁锢。

“嘘。”男人食指抵在乔以萱的唇间,眼神幽暗,“你此刻的模样真……”

真什么?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乔以萱也在等着继续的时候,突然男人就低头吻了下来。

这已经不算是她的初吻了,她的初吻早被小白夺走,但此刻被这股男性气息包围着,她突然觉得莫名的熟悉,真的有点熟悉,这个怀抱,这种味道。

她全然忘了挣扎,就这么乖乖的待在男人的怀抱中,任凭对方予取予求。这个吻显然也跟小白给与的又不一样的地方。男人的吻来的缠绵又激烈,他甚至还贪心的探进了她的唇内探索着。

直至她感觉呼吸几乎要断掉,氧气实在不够用时,男人才放开了对她的拥抱。

“你,你!”乔以萱怒瞪这对方,却实在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此刻身体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大半,一颗心在半空悬着,怎么也落不到地。

“今晚到此为止,你休息去吧。”凤千绝也似气息不稳,顿了下才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