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56章 偷窥某女的睡觉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30 2016-06-09 00:34:49

  他虽然也想女儿嫁过去端木家享福,毕竟端木彦是难得的一个好人才,好丈夫人选。只是既然端木家已经刊登报纸申明了婚期要延后,他即便是有心也没有回天之力啊。

再者儿子乔少霆也坚决不赞同他自己父母掺合到这个事情中去,几次私下里找过他,说一定要找到以萱。所以他这次真的是举棋不定,究竟是偏帮老婆和女儿,置侄女于不顾还是听从儿子的劝说,找到以萱,让她能顺利嫁入端木家。

乔靖觉得从来没有遇到这么艰难的选择,简直比生意场上遇到难缠的对手还要头痛,哎。

···

美国某个公寓。

布置的很温馨的儿童房,小床上此刻却躺着一副辗转反侧不能入眠的小身躯。

大大的眼睛仿若夜空里的明珠,灼灼闪着耀眼的光芒,他的小嘴微微抿起,每次遇到不高兴或者难过的事情他都下意识的做这个动作,殊不知这个动作像足了某小白。眼眶里的泪珠儿滚了几滚,却始终舍不得主人眼眶内的热度,终是不肯落下来。

乔晓宁此刻小小的内心里感觉很是难过,他都很多天没有见到妈妈的笑脸,没有吃到妈妈做的饭菜,也没有得到爱的拥抱了,他幼小的心灵可是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有木有有木有啊!

只是叶欢叔叔和夏天阿姨虽然瞒着自己,但他还是敏感的觉察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那就是他最可亲可敬可爱漂亮无敌万人花的妈咪肯定遇到天大的麻烦事了,而且这个麻烦事还不是他这个虽然从小号称天才儿童的小男人能解决的。

所以咯,虽然他是觉察到了不寻常,却也很大度的没有去打扰叶欢叔叔和夏天阿姨的工作,他们肯定是在密谋着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以至于这么晚了都没有回家,现在房子里就他一个人,虽然他是不怕黑,但这么安安静静的环境下,他却有了一种寂寞的感觉,有木有有木有啊!

呜呜呜,他开始想妈咪了,很想很想,想的泪水都快要落下来了,只是一想到妈咪说过的男子汉流汗不流泪的真理名言,他就咬牙把泪水给堵了回去,他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以保护妈咪的男人。

哼,叶欢叔叔以为自己跟他一样笨呢,呃,虽然说名动天下的“暗夜”掌舵人是个笨人的估计就只有乔晓宁一枚了吧。他小晓宁可是从很早之前就洞悉了一切,要知道他可是天赋异禀宇宙无敌小天才呢。凭着他200多的IQ,还猜不到这点事,也忒小看人了。

现在有叶欢叔叔在外面想方设法的帮自己找寻妈咪,身边又有夏天阿姨衣食住行事无巨细的照顾着,罢了,就这样吧,他小晓宁可是很有原则的,说了不给他们惹麻烦,答应妈咪的一定要好好听话,好好照顾自己,等妈咪回来他就能成为一个男子汉了。

想着想着,小晓宁的眼睛就开始慢慢耷拉下来,在临睡前的一刻,他那颗早熟的小脑袋里还在想着:妈咪回来的时候会不会给我带一个帅哥爹地,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妹妹呢?

嗯,不得不说,有时候小孩子的天马行空往往还是很唯美很美好的嘛,呵呵。

····

又是一个凉风习习的好夜晚,景色优美静谧的双子岛上某个敞开的大窗户,几个调皮的萤火虫打着晕黄色的小灯笼在嬉戏着,彼此却又很有默契似的,没有发出一声的吵闹,只是在窗口处玩耍。

月光透过薄薄的云层投射在窗棂上,给整个房间蒙上了一层神秘的白纱。房间内,一个高大的男人迎着月光而坐,他身前的宽大书桌上摆放着一叠散乱着的资料。密密麻麻的字体满满好几页纸,唯一的一张照片上确是一个男人紧紧靠在女人肩上笑的那么的纯真和灿烂。

照片上的男人看似很依赖身边的女人,他的眼神没有一丝一毫的分神,目光的焦距似乎永远只有身边的女子,其它任何的人和物都入不了他的法眼。而女人娇俏的脸上也是美丽温柔的笑,唇角处的阳光似乎烈日的暴晒也赶不走丝毫。

这就是一副男欢女爱的照片,却让端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久久移不开视线,他的眉峰微微蹙起,薄唇下意识的抿紧。他眼神黝黑深沉,看着照片和纸张上密密麻麻的字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恍以为这张照片会被他看的冒出一朵花来的时候,男人缓缓移开了视线,略带深沉的目光又落在了门口某处。

男人雕刻般硬朗的线条没有一丝的柔和,此刻跟照片十分相像的脸上森冷淡然,这两个男人除了五官长得一模一样之外,表情跟气质截然不同。

凤千绝此刻心里却是只有一个疑问!

照片上的男人是他么?还是有人PS的照片故意来糊弄自己?不过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敢这么做的人还没有出生!

犹记得他吩咐人迅速查清那个擅自闯进他书房女人的所有资料后,不到一刻钟,他最亲爱的弟弟搜集这一堆资料送上来时一脸忍俊不禁的表情。他就有那么的搞笑么?还是说他真的在失去记忆后的一段时间里做了许许多多让人觉得搞笑的事情?

凤千绝轻轻的摇了摇头,嘴角扯出一抹淡薄的笑容,还真的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呢?可是那又如何呢?他只不过就是失忆了,人在失去记忆时做的所有事情都是非正常状态下发生的,他也不一定就要为此承担什么责任不是么?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视线从门口挪了回来,有些觉得烦闷的按了按额角,不期然看到照片上两个人灿烂无间的笑容,又忍不住从心里咒骂了一句。

定定凝视了足足十秒钟,不期然的突然站起身,高大的身子向门口的方向走去,暗夜里,他的眼睛灼灼闪光,仿佛是将要猎捕猎物的优秀猎手,志在必得。

这一个夜晚注定是奇特的,有人失眠却有人美梦连连。

凤千绝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间房里。

双子岛其实挺大的,能去的地方很多,尤其是如果晚上睡不着想欣赏夜景的话,更多好的去处可以去。比如,赏花;比如,喝酒;再比如,可以做点更高级的运动,找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尤物共舞一曲神马的……

可是凤千绝在失眠的时候却来到了这个房间,对着大床直立着,他都还在迷惑,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呢?

看着大床上露出被窝一角的小脸,借着月光的照射他得以很清楚的看到女人白皙细腻的肌肤,红润的小嘴发出均匀的呼吸,鼻翼还偶或不甘寂寞的动了两下,这幅画面突然觉得有些熟悉,他是不是在哪里见到过?

凤千绝突然内心一颤,有一种异样的情绪从心间滑过,他微微弯下腰,更清楚的看到女人脸上的毛孔。今晚的月色实在太好,可眼前的女子却没有丁点欣赏月色的闲情逸致,睡的正熟。

凤千绝突然就有些嫉妒女子的好眠,凭什么他一个人失眠着,而有人却在自己眼前酣然大睡呢?

这么想着的同时,他的大手也不受控制的抚上了女人的脸,她的眉她的眼,一处处,很是小心的抚摸过去。梦里面乔以萱感觉到了酥痒,仿佛是谁在用一根很轻很轻的羽毛尾翼轻轻的挑拨她的敏感神经,既酥麻又很痒,又想睁开眼看看究竟是哪个该死的混蛋搅了她大小姐的好眠,可眼皮却如千金重一般的始终挣脱不开来。

凤千绝的大手停在了某一处,红润的颜色,柔软至极的触感,让他突然一震,就愣愣的停在那里回不了神,全身也仿佛是被电流击中一般的酥麻不已。

他说不上来这种怪异的感觉是为何,只觉得内心里一股燥热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强烈,他究竟是怎么了?

赶紧放下了手,有些慌乱的站直身体,仿佛是再也不敢看床上美丽的女人一眼,径自出了房间。

很快,房间里静悄悄的,一点都没有因为有人来过而显得有什么不一样,乔以萱的好眠似乎也并没有受到丁点的打扰,继续酣睡着。

房间外,一道修长的身影伫立了一会,最终发出一声恍若是叹息的声音,而后一切终归寂静。

第二天清晨,乔以萱睁开眼,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不是她原来的房间!?她差点惊叫出来。而后后知后觉的想到她现在正是寄居在人前屋檐下,此刻身处的每一寸土地都是人家施舍,所以,她还有什么可惊吓的。

意识到这一点,她赶紧从大床上爬起来,她可是想起了一件很紧要很紧要的事情来。

乔以萱草草梳洗过,换下了睡服,穿上凤千染命人准备的一套杏色棉质连衣裙,倒是显得她整个人淑女飘逸不少,与她原本俏皮活泼的气质有些不同。也来不及再细看,就赶紧匆忙的出了房门。

临了,在转角处还撞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当然不是别人,就是一大早赶来看热闹的凤千染。他可是听闻有人半夜三更的不睡觉悄悄潜进了某女的房间,他就是想趁自己离开前特意来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被他最亲爱的大哥给吃干抹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