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57章 腹黑的威胁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4 2016-06-09 00:34:49

  可现在看到差点撞在自己身上的女子,杏眼圆瞪,两眼发出凶狠的类似母兽一般的光芒,他禁不住有些怕怕的,此刻哪点看得到被人辣手摧花的半点委屈和痛苦?莫不是,莫不是大哥那方面如传说中一般真的不行?

想到这一点,凤千染吓得一哆嗦,但转而又觉得真的有可能,如果大哥不是那方面有问题,为何这么多年却始终没有一个女人能近得了他的身呢?呃,不对,除了眼前这个横眉怒眼的女人之外。

他在手下送过来的一大堆资料里,可是很清楚的知道了一个事情,那就是自己亲爱的哥哥自从失忆之后,特别的粘这个女人,不仅是粘,而且有越来越喜欢的趋势。甚至还发生过半夜爬上人家的床偷亲的事件,如果不是自己最信任的手下搜集的这些资料,他都要怀疑这些资料是不是真的了。

“你……”凤千染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女人如一阵风一般又刮走了。他指着对方的背影,愣是给凉在了一边,心里是万般滋味,各种愁绪,想他好歹也是花季少年一枚,却别人如此的忽视,真真的是受了很重的打击。

于是在呆立了六秒钟之后,凤千染却又像打了鸡血一般的恢复了昂扬的斗志,赶紧马不停蹄的往刚才女人消失的方向---大哥的房间晃晃悠悠的走去。

哈哈,一大早有好戏看了,不亦乐乎!

乔以萱停在一扇门前,踌躇了好久,如果不是因为跟一个仆人打听了凤千绝的住处,她绝对想不到这个男人就住在跟自己隔不了几步远的房间里。呃,她是没想到自己有这个待遇……

进?还是不进?进去该怎么说?不进去的话,小白怎么办?她可是一定要问清楚小白究竟在哪里才能放心的。刚才那个一脸玩世不恭的男人差点撞到了自己,她其实就想问的,可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是想见一面之前看到的面具男人,仿佛只有他说的话,才最值得可信一般。

她为什么会对一个才见过一面的男人这么信任呢?甚至于其实连一面都算不上,人家可是戴了张面具把大半张脸都遮住了呢。

乔以萱在一个陌生男人的门口伫立良久,纠结了良久之后,发现终于是没有办法得到她想要的勇气和答案。可为了小白,还是银牙一咬,敲了一下门,短短的三声叩响,却仿佛是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一般。

门“咚”的一声被拉开,露出一张精致的面具一副精致的眉眼来。

她有些神思恍惚的看着半开的门,看着突然出现的脸,就呆立了片刻,其实这个时候脑海里什么都没有想,但却就是无法集中精神去看眼前这张脸。

“看够了?”大约是许久后,凤千绝出声了。

其实在乔以萱快到他门口的时候他就从安装的监视器里看到了女人的身影,只是他不解的是为何一大早这个女人会跑来找自己。难道是昨晚的事情被她发现了?准备来个秋后算总账?

凤千绝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发觉自己有些高估了眼前的女人,因为她几乎是呆呆看着自己发傻了一分多钟了。在这一分多钟里,一直能维持一个表情不变的人他经常见到,尤其是他的手下在听他教训时或是他作报告时,经常都是一个严谨的表情,但能这么堂而皇之大胆的盯着他的脸足足一分多钟的女人他确实没有遇到过。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就不认为这个女人是来兴师问罪的,而且他对自己的身手怎样是很了解的,还不到那种弱弱的地步。

于是他便问了一句很平常的开场白,但没想到的是,收效甚微。

乔以萱很是茫然的微微仰了仰头,她的目光还是没有离开这张面具脸,甚至眼神也丝毫没有移动,神思却不知游弋到了何方。

“有事么?”凤千绝不得不又问了一句,他几乎是有些不耐了,因为他总算明白,眼前女人的眼睛虽然是在看自己,但明显的真正看的却不是他,心里想的自然也不是。

乔以萱微微一惊,仿佛是完全清醒过来,她手忙脚乱的慌张了下,而后红着一张小脸,很小声的问,“你,你吃早餐了么?”

凤千绝闻言,微微挑眉,“没有!”

“哦,”乔以萱应答了一声,而后就没了下文,眼睛低垂着,只顾盯着自己脚丫子看。

“还有事么?”凤千绝没有等到意料中的答案,口气就更不耐了。但转念一想,心里也惊了一下,他在等什么?难道说他刚才那么回答是想眼前的女人做一顿早餐给自己吃?意识到这个答案之后,他有些不自在的从这张红扑扑的脸蛋上移开了目光。

“那个我想问下,想问下…”乔以萱鼓足勇气抬起头,却在看到跟小白近乎相似的眉眼后,又没了勇气。

凤千绝的眼神突然变得幽黯,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个小女人是想问什么,只不过他永远都不会给她真正的答案。

不过,既然她愿意主动找上门来,而他自己被困双子岛的这段时日里又正好缺一个解乏的小玩意,何不干脆物尽其用一下,让这个小玩意发挥一下她应尽的职责,岂不正好?

凤千绝在心里早已经算计好,而乔以萱却傻傻的尚不自知,还以为是对方为了什么事情突然生气了,因为她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怒气,连带的周遭的空气都有些凝聚,但是她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里又惹到这尊魔煞了。

“你是想问他在哪里?”凤千绝很好心的说出这个问题。

乔以萱眼睛一亮,真是得来全部费功夫,只是她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啊。

“嗯,就是,就是,你知道么?”

“他现在倒是好好的,只是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就不敢担保他接下来会不会继续这么好了。”凤千绝薄唇里吐出一句轻飘飘的话。

“啊?”乔以萱有些愣住,这意思是说小白就在岛上?并且他目前安好?

这个消息实在太震惊人了,她只顾着高兴,而没有听仔细对方的说话,心里一阵狂喜涌上了心头。

乔以萱连连笑道跳起来,“太好了,太好了,小白没事就好,我放心了。”

凤千绝看着女人脸上灿烂如阳光的微笑,想到这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而产生的,语气就没那么好了,“乔小姐,你别高兴太早了!”

“什么?”乔以萱一时没有缓过劲来,灿烂的微笑还停滞在脸上,语气却明显带了疑问。

“我说过只要你肯配合,你的小白就会没事。”凤千绝还加重了“你的”两个字的读音。

本来这是一句威胁人的话,可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变得理所当然正大光明似的。

乔以萱总算是听明白了,这是人家拿小白的安全在赤果果的要挟她呐,只是她不明白的是,为何要要挟她?她一没财,二没势,三只有一点小小的姿色,看这男人的地位,能在太平洋买的起一座小岛的人,估计非富即贵,怎么就会要挟她呢?

想了又想,纠结了又纠结,还是不得其解,无意抬头,又看到对方一脸正经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再说了,也没必要开这种丝毫没有营养的玩笑不是,于是,乔以萱认命了。

就当是富人觉得无聊拿她取乐好了,只希望接下来的要挟手段不要太过了,她的小命不会耗损在这个孤岛上就好。

“你说吧,要我怎么配合?”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凤千绝微微挑眉,唇边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乔以萱认命的狠狠点了点头。

“我饿了!”凤千绝突然说道。

乔以萱一愣,“啊?”

“我说我饿了,”

“你饿了就去吃啊,跟我说干什么?”乔以萱很理直气壮的指出来对方的问题所在。

“你去做。”凤千绝终于耐心殆尽,直接点名主题。

OH,MY GOD!他这是打算把自己当佣人来是使唤么?要知道她乔以萱这辈子还只给自己宝贝儿子和那个臭小白做过早餐,别的男人可是没有这个资格的,可现在,居然让她给一个陌生到只见过二次面的男人做早餐?哼,想都别想。

乔以萱很有骨气的在肚子里腹黑了对方一遍,在看到对方不知何时皱起来的眉峰时,她突然就觉得,今儿个这早餐是做定了。

“我去做。”言简意赅,很诚恳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乔以萱说完这句话,就转身匆忙去忙碌了。

看着小女人离开的背影,凤千绝却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感,这个女人甘之如饴的做这些事,是为了那个叫小白的男人,嗤,她可真痴心。

随着房门被缓缓关上,凤千染从暗处闪身而出,啧啧,他亲爱的大哥莫不是凡心异动了?居然在这个比较危险的时刻还有心情捉弄起这个小女人来了。

凤千染摸着下巴微微想了想,而后又明了的一笑,大约是大哥属于小白的那部分潜在记忆起的作用吧,所以其实大哥下意识的会想要去关注这个女人,如果说,某一天这个小女人有了危险,大约大哥也会下意识的奋不顾身去救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