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53章 你们关系很深吗?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58 2016-06-09 00:34:49

  乔以萱悠悠转醒的时候就看到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床很大,她身上的衣服也不是原来自己穿的那身,换上了丝绸的睡意。房间布置的简洁大方,家具不多,但看得出样样都是精品。

额,这到底是在哪里?还有,小白呢?乔以萱有些慌乱的四处张望,却发现身边一直陪着的小白此刻却看不到人影。

难道说她掉落海底的时候跟小白分开了?可她明明记得当时小白游过来紧紧的拉住了她的手,还说一定不放开她的啊。只是后来两人都感到头晕,她晕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小白也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扶着额头,努力的回想着海上发生的一切,突然发现了一个很大的不对劲。她和小白开着海上摩托,明明一切都好好的,为什么她会觉得浑身无力,头晕脚软,然后才栽入海底?而小白几乎是跟他一起掉入海底的,小白的症状应该跟自己一样。

只是,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是有人在他们的饮食中下了药?回想到这里,乔蜜儿笑的甜美的模样又在脑海里出现,就是她!没错,那杯饮料一定有问题,原来这个女人一直都想对付自己,一直都在想方设法的除掉自己,好取而代之么?

只是,为什么要对付小白?他是无辜的,他们又怎么忍心?

乔以萱的眼睛里有了悲恸,她想起了这些日子以来小白的陪伴,从最初捡到小白时他的疏离和害怕,他的任性和调皮,还有那份懵懂的情愫,她也忘不了在掉落海底的时候,小白紧紧的拽着她的手,对她说:萱萱,别害怕,我不会放开你的。奇怪的是,她当时就真的不害怕了,仿佛只要有小白在身边,她就有了主心骨一般。

只是现在,小白呢,他会不会已经没了?一想到这个事实,她的心就禁不住感到了寒冷,小白是无辜的,他是无辜的!

乔以萱眼睛里酝酿着一种陌生的情绪,她即便是在七年前经历了那样屈辱的一幕,也从来没想过要害人,可她的宽容却成全了人家的阴谋,往后,她还需要这样淡然和不在乎么?

正想着的时候,门被轻轻推开了,她的听力比一般人灵敏,自然是立刻就察觉了。

门口出现一张熟悉的面容,虽然是有点熟悉,但又显得很陌生,这个男人有一张跟小白很像的脸。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看到类似长得像小白的男人,只是这个男人跟凤千翎不一样,他身上有干净的味道,不似凤千翎的阴沉和城府。

乔以萱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即将面对着她的大约不会是很好的事情。

“你醒了?有哪里不舒服么?”男人自顾自的在床前的凳子上坐下来,一脸的关心。

乔以萱摇了摇头,“请问,我这是在哪里?”

“哦,这里是一座岛屿,名双子岛,这里很安全,你不用担心有人害你。”男人还是一脸的笑着。

乔以萱心里黯然,连这个外人都看出来是有人要害她,可为什么她却一点都没发现呢,如果早一点发现,说不定小白就不会……

一想到小白,乔以萱的眼眶里就酿满了泪水,努力忍住才没落下来。

“请问,你们有看到一个男人么?他,他跟我一起掉入海中的……”

“哦,他是你什么人啊?”男人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她。

她的什么人?乔以萱有些愣了下,小白算是她什么人呢?弟弟?儿子?还是朋友?恋人?最后这个词组让她的玉面微微一红,心跳也乱了几拍,最后只能是胡乱的回答,“他是我朋友,请问你救我的时候有看到他么?”

“你看起来很担心这个朋友?你们关系很深吗?”

男人在问东问西,却就是不回答她的问题,乔以萱有些反感,但又不能对救命恩人无礼,故只能忍着。

“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你如果有看到他,还麻烦告诉我一下,我很感谢。”乔以萱的语气冷了下来,绷着一张脸。

凤千染突然大笑起来,实在是太好玩了,这个女人真的很好玩吔,哥哥这次是捡到宝了。只是不知道她如果听到接下来的消息后会作如何反映呢?凤千染倒是有些期待,在这可以说是与世隔绝的地方总算是有了点有意思的东西了。

乔以萱看到男人美目一转,好似想到了极好玩的事情。而这种熟悉的神情她再了解不过了,每每小白顽皮的时候都会无意间显露出这种表情来,那么,此刻这个男人也是如此么?乔以萱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了。

凤千染自顾自笑了一阵,发现对面的女人却丝毫没有要开口询问的意思,只是一迳的冷着一张绝美的脸看着自己,便又觉得有一些无趣了。呃,他不得不承认这女子周身的气场跟未发病之前的大哥有的一拼,莫不是这人和人之间待在一起久了,便也会互相沾染点对方的气质?

“那好吧,我可以告诉你,只是你现在身体未完全痊愈,切记不要太,激动。” 凤千染语毕又顿了一下,看到对方继续面无表情的脸后,兀自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我带你去见他!”

听了这句话,一直安静坐着的女人脸上才露出了一丝有些情绪化的表情,她的清淡的目光奇异般的闪动了一下,在跟着男人起身的瞬间,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她知道,在这没有一个认识的人的环境里,无异于她刚到美国的时候,举目无亲,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孩子,稍有不慎,就会陷自己和孩子于危险的境界,所以,此刻,她也同样要保持冷静,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害了小白的性命,毕竟对方的来历她一点都不了解。

乔以萱跟在凤千染的身后,越临近目的地,内心的情绪却越来越控制不住,远远的听到一间房里传来熟悉的仿若是天籁的声音,她的心一震,一种奇异的心情就越发无法控制,只想扑过去打开门看看究竟是不是自己心中所念所想的那个人。

“到了,你进去吧。”凤千染在前面的房间停下脚步,突然转头,悠然自得的一笑。

乔以萱愣了下,她总觉得眼前的男人看似无害,但那笑容里的意味不明却也让自己很不自在。

“谢了。”她在门口顿了足足三秒钟,才轻轻敲响了门。

“进来。”还是这个熟悉的声音,低沉磁性,仿若是最好的大提琴发出来的天籁。

推开门,不意外看到房间里还有其他人,从刚才的声音分辨至少有三个人在房间里。

宽大的书桌前,垂首直立的有二人,均是一式黑色的西装,二人身高均不低,但都站的笔直,头颅却很有默契的一致低垂45度角,很标准的宫廷式的敬礼方式。

乔以萱一愣,她莫不是被刚才那个男人给忽悠走错了房间?可耳朵里听到的那个声音确实是小白的没错啊?

正愣着,突然书桌前的两个黑衣人转过身朝自己走来,她下意识往旁边一闪,谁知两人对她却视若无睹般直接走出了房间,身后传来一致的问候,“副总好。”

副总?早知道领她来的男人不会是平凡的人物,却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公司的副总,只是不知道这又是哪一家她不知道的大公司。

乔以萱微微抬眼,却仿佛全身被震住。

男人身着墨色高贵的西服,衬着笔挺修长的身材,只是一副玄铁制作的面具遮住了大半张面容。他白皙的肌肤,薄唇微微抿起,此刻看到房间里突然出现的女人,好似有些惊诧,脸上却又不显山不露水的一副淡然,这,这人是不是她的小白?

乔以萱几乎就差点扑过去要拥抱这个看似有些熟悉的身体,但却在看到对方投射过来的明显很是冷淡和犹疑的目光时硬生生的住了脚。

她当然没有忘记从她进房间开始,所看到和听到的都显得那么的怪异,如若换在平日,只要她消失个半天,小白找到她的那一刹那,一定迫不及待的扑过来拥抱自己,然后用可怜兮兮又委屈万分的眼神看着自己,一定会说:萱萱,你去哪里了,是不是不要小白了?是不是不喜欢小白了?

可现在,她有扑上去的心,但她心心念想的小白却一点都没有要扑过来的意思,她即便再有心,也不敢啊。

“那个……”乔以萱呐呐的开口,在对方冷淡的目光下,却始终说不出心目中想说的话,即便是此时此刻,她仍然就像在梦中,一点都不确定这个出现在眼前的熟悉人是不是就是她要找的人。

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她的声音和容貌会在他的梦中时不时的出现?

凤千绝一双凤目微微眯起,他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很是平静,好似也在回忆此刻脑海里莫名出现的影像究竟是谁?

“你是不是小白?”乔以萱突然出声,清脆的声音,凝视的眼神不再犹疑,她往前走了两步,以便能更仔细的看清楚眼前的人,也让他更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