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52章 凤千绝,回来了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19 2016-06-07 20:22:18

  “那小白,他可有什么不对劲?”最后问这一句话,凤千翎的眼神紧紧盯着乔蜜儿,好似很迫切的希望得到肯定的答案。

“没有啊,”乔蜜儿直觉的回复。

这个傻小白,除了非正常时候发挥的一些超正常的技能之外,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

凤千翎一拍脑袋,算了,问这个蠢女人也是白问,早知道她是一问三不知了。而且凤千染那样的人物,又怎么会让眼前这个女人看出什么不是来。即便他早接触了小白,恐怕乔以萱这边的人也没察觉吧。

乔蜜儿有些紧张的盯着眼前这张俊美的脸,此刻她当然没有半分欣赏对方长相的心情,而是时时刻刻担心自己的小命会不会无碍,直到听得男人一声“抱歉,打扰了。”她才如释重负的出了一口气。

乔蜜儿有些失魂落魄的出了咖啡厅,她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凤千翎这么的恶劣,当她告知自己身上没有钱之后,那个男人居然甩给自己一张百元大钞,让她独自打的士车回家。

太欺负人了,乔蜜儿一直自负,不仅是因为娇艳的容貌,也因为她的家世,可如今这些在这个男人面前,却仿佛是一块用旧了的抹布,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随手可弃,她越想就越觉得气愤,越想也越觉得不甘心。

在咖啡厅门口等了三分多钟,的士车没看到一辆,却好奇的看到了一个男人挽着一个娇艳的女人。

凌天珩?他不是端木彦的妹妹端木雯的老公么?可这会他手臂上挽着的女人可不是那个娇纵的千金小姐。

男人果然没一个是好货,乔蜜儿刚才的不自在全都过去了,反倒是心里有些幸灾乐祸,能看到别人的不幸一直是她的幸事,尤其还是她讨厌的人的不幸。

凌天珩在经过乔蜜儿的时候微微扫了一眼,而后眼睛仿佛一亮,但却终归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眼尾朝着乔蜜儿的方向挑了挑,嘴里无声的动作,好似在说“幸会”的意思。

乔蜜儿呆了一下,突然又有些脸红,接着心里的自得更是深刻了几分。于是这接下来等的士车的时间便也没那么难挨了,想到总归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如凤千翎一般对待自己,可见自己的魅力还是有的,便又自得了些。

乔蜜儿才走进家门,楚依依正等着她回来。

“蜜儿,你可是跟凤千翎出去了?”

“是啊,怎么了?”乔蜜儿不明白妈妈这个时候不去美容保养,呆在家里干什么。

楚依依有些焦急,拉了女儿坐下来,“你说,他究竟找你做什么?”

“还不是打听乔以萱的事情,放心,他对我没兴趣,我对他也没那意思。”

“那你没告诉他吧?”

乔蜜儿白了自己妈妈一眼,“妈,我能那么傻么?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太可恨了,他居然让我自己搭的士车回来,真是气死我了。”

“没说就好,他太精明了,以后少靠近。哦对了,端木彦来过了。”

“彦哥哥来了,在哪里?我要见他。”乔蜜儿刚才的无精打采一下都没了,脸上的神情满是兴奋。

楚依依看了自己女儿一眼,“你回来之前就走了,他就是坐了一下。”

“他来找我的?”

“那倒不是,他是因为乔以萱的事情跟我们家道歉来了,还安慰我和你爸来着。”楚依依实话实说。

“哦!”乔蜜儿一脸泄了气的表情,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兴奋。

“傻女儿,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法么?”

“什么想法?”乔蜜儿此刻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似的,一脸懒懒的表情。

“乔以萱被我们除去了,这个时候不正好是你的机会到了么?还不赶紧想想办法把端木彦的心拿过来?”

乔蜜儿闻言苦恼的摇头,“妈,我倒是想啊,可是他压根都不带搭理我的。自从美国回来之后,他都不接我的电话了。”

楚依依一愣,“这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在美国做的事情给他发现什么端倪了?”

乔蜜儿想了一下,“应该没有吧,他没有跟我提过这方面的事情。”

“这男人都是禁不住诱哄的,蜜儿,你要想办法多靠近他,千万别轻易就泄气,我们努力了这么久终于要成功了,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退缩啊。”楚依依突然又附耳过去,“这男人啊,其实很好哄的,尤其是…情事之后,绝对是有求必应!”

乔蜜儿一脸的愕然,待看到自己妈妈一脸自信的表情,还是将信将疑的道,“妈,你都是这样对付我爸的么?他吃这套?”

“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楚依依脸一红,有些娇嗲的道。

乔蜜儿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妈妈真的是御夫有一套啊,单看她现在粉面娇羞的模样就是她这个做女儿的看了都有些心动了,如果换作是爸爸在,估计早抱妈妈回房间了。看来妈妈的话确实值得一试,只是彦哥哥他会吃这一套么?

乔蜜儿这厢踌躇了半响,拿不定主意,却又想反正乔以萱是死了,彦哥哥身边又没有别的女人,即便现在他不动心,总有一天是会动心,于是便心安了不少。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在几天之后,一件事情却让她几乎失去了全部的自信。

双子岛。

此刻凤千染独坐一席,默默不作声。

房间里里帷幔遮连,阳光努力的想冲破这层束缚却终归只能零星的散落几束在窗帷的缝隙处。整间房布局简洁,除了一个宽大的柜子和一组皮质沙发,二张折叠椅之外,就只剩一张大床。

而此刻,大床上躺着的男人仿佛是睡够了,先是手指微微的动了动,接着睫毛也颤动了几下,突然就睁开了眼睛。

男人的眼眸很漂亮,是纯正的黑色,睫毛纤长,皮肤白皙,仿佛是一尊上等的瓷器,稍碰即碎。

而此刻男人显然不在状态中,他眨了几下眼睛,接着想撑起身子,却发现头部又开始痛起来。这种剧痛仿佛在梦里时刻碰到,那是一个悠远绵长的梦,里面的人看不清脸孔,只知道有一个清脆的声音一直喊着一个叫小白的男人。他追逐这个梦很久,努力想要看清那个女人的脸,却发现始终看不到。

而此时他的头又开始痛了,熟悉的剧痛就像一只只蚂蚁在钻来钻去,却挠不到摸不到,很是无奈。

凤千染早一步来到了大床前,他直直的站立着,看着床上的男人醒来,确是小心翼翼的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也不敢发出一丝的声音,只用眼神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男人看,仿佛一个猎人盯着猎物一般的炙热眼神。

凤千绝扶着疼痛欲裂的头,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身边杵着的弟弟,“我头痛,你不知道叫医生么?”

呃,三秒钟后,凤千染从一愣二愣三愣中回神,而后两眼亮晶晶,仿佛是突然活了过来一般,大叫一声,跳起来向门外跑去,边跑还边喊着什么。

凤千绝摇了摇头,这个弟弟,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老医生仔细的为主人检查了一遍身体,确定没有任何地方遗漏后,笑着说,“门主,你只是刚苏醒,头痛还会发作个几次,我给你开点安神的药,再休息个几天就完全好了,这期间尽量不要超负荷工作,一定要多卧床休息。”

“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来照顾我哥。”凤千染像赶苍蝇一般的把老医生赶走,而后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大床前面盯着自己的哥哥看。

“怎么,不认识我了?”凤千绝懒懒的躺回床上,语气淡淡。

凤千染一愣,又笑了下,这笑容有些暧昧不明,“认识,怎么不认识啊,只不过不知道你还认识她不。”这后一句话有些像是嘀咕的声音,凤千绝一时没有听清楚。

“什么?”

“哦,没事,哥,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出事的么?”

凤千绝想了下,“他们终于向我出手了,不过这样也好,以前他们一直在暗处,这次事情失败,他们只怕不会善罢甘休,依那人急于求成的心情估计就会开始行动了,现在换我们在暗处盯着,就更加稳操胜券。”

“哥,医生刚才可是嘱咐了要你多休息,这些恼人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想了,等你完全康复之后再找他们算账吧。”

“呵呵,只怕是我想他们也未必会这样就一直等着啊。”凤千绝神情淡淡的说。

“哼,如果他们胆敢来犯,来一个我灭一个,来一双我就灭一双,看他们能来多少人。”

“你这脾气,还是老样子。”凤千绝冷峻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

凤千染突然停顿了下,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哥,你还记得你出事后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么?”

“哦?”凤千绝好看的眼睛微微闪了一下,难道他出事这段期间他身上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而他忘记了?

可他确实是没有记忆啊,只隐约感觉好像是经历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

凤千染见状心里暗自叹息一声,本想跟自个亲个掏心掏肺的说清楚的,可想到这个哥哥每次病发后和病发前两种极端的表现,便又住了嘴。

只是那个女孩该怎么办啊?不知道这个时候把她送出去会不会太不厚道了点呢,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