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48章 专情等于危情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02 2016-06-07 20:22:17

  所以,为了这个大哥能好好活着到长命百岁,为了他手头那百分之十几的股份和他还有可利用的一点剩余价值,还是留着他的小命为好。

凤千色茫然的看了看,又低下头想了想,是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一众属下终于如释重负的弯腰退出去,这条命,今天算是捡回来了。

双子岛,顾名思义,是两座一样大小的岛屿连在一起组成的。

而据说这个隶属于太平洋的奇景之一的双子岛在N年前却被一个超富的人买下,此刻已经属于私人财产了。

买下这个双子岛的当然就是龙门的人,领头人就是凤千绝。此刻失去记忆的凤千绝跟乔以萱二人均是昏迷不醒。凤千染请来出色的医生仔细的为他们进行全身上上下下的检查过,确定是没有任何的遗留问题了,但如果是坠海之前身体方面的遗留问题那就另当别论了。

凤千绝后脑勺有撞击过的伤口,不深,但却引起了轻微的脑震荡。二人处于昏迷期也就24小时,等这个时间过去之后,该醒来的自然会醒来,到时候饿了就吃,饱了就睡,这样修养一个星期就能活蹦乱跳的下地四处行走了。

凤千染得到这样的一个确诊结果却似乎并不是很开心,眉头一直紧锁着。

诚实点讲,坠落在太平洋深海岸还能被打捞起来且并无任何巨大伤害的人在全世界也不多,所以,他们二人能生还其实是值得万分庆幸的,只是在这份庆幸的前面,凤千染思考的是另外一件事。

如果,万一,哥哥凤千绝还是不认识他,也不记得自己的身份,那又该如何?

此刻龙腾国际和龙门均是他在支撑着,虽然对内一致都说老大是有要事离开一段时间,而为了不影响正常的运营和上市股份的跌宕,故凤凰国际和凤门对外的托辞也是如此。

“萱萱,萱萱,抓紧我的手…不要,不要放开……”凤千绝在昏迷中突然吐出一些含糊不清的呓语。

凤千染又不自禁的皱了下眉,哎,这个大哥,以前见过他病发的时候仿若变了一个人,可也没像现在这般痴情不悔啊。这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牛郎在世嘛。

此刻脑海里却不自禁的浮现出一个画面,那还是在凤千绝刚接掌凤凰国际的时候,但那时他暗地里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帝国龙腾国际,只不过这一切都是背地里进行,老爷子和那几个异心的哥哥都不知道。

某一天老爷子突然异想天开的要给哥哥一个大礼,于是便在他生日那天晚上,着人送过来一个大大的包裹。这个包裹里的东西确实是贵重,一个有着蓝眸黑发皮肤身材堪称一绝的妖冶女子。

因为哥哥一向不近女色,不仅不近,就连碰着衣角边儿都不行,一个男人洁癖到了如此的地步,就有些太过另类了些,于是老爷子才着急的不行,在他生日的当口想出了这么一招。

只是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哥哥不仅不接纳这个礼物,连句谢谢都没对老爷子说就罢了,还把礼物原封不动的送还给了老爷子,并且捎带了一句话:这礼物太贵重,消受不起,老爷子还是留着自己享用比较好。

想当时老爷子虽然不老,却也年近六十好几,于是气的吹胡子瞪眼却又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把礼物随手指给了一边的凤千色,而此男的确美滋滋的千恩万谢的接受了这个礼物,并且迫不及待的当场就搂着走人了,据说那步伐跟神态都快赶上仙人的动作了。

从这以后,老爷子倒真的是乖了不少,再也没有给哥哥送过这样的大礼了,大概也是不想自取其辱吧。哥哥乐得清静,孑然一身也有个好处,就是从来不会给人趁虚而入的机会,所以,在凤千染的心里,哥哥几乎是铁金刚,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弱点,即便是再精明强大的敌人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机会进军。

可现在,哎,真是前程岌岌可危啊,就哥哥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有人拿着这女人的小命随便一威胁,哥哥就会缴械投降宁愿命都不要了。

呃,自私的说,他还是怀念以前那个冷酷绝情、杀伐决断的哥哥!

***********

凤湛凤老爷子此刻很不高兴,其实不仅仅是不高兴,他的心里此刻充满了悲戚的感觉,只是身边站着的众多属下还有这几个不成器的孙子,全都不会明白他心里的真正想法。

他养育了三个儿子,却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最后只剩下残废了双腿的二儿子凤天宇尚在人世,却也和自己不亲。可幸的是,小儿子留下的二个孙子却很是出色,尤其是孙子凤千绝简直就是自己年轻时候的翻版。性格刚毅,做事狠厉,行事干脆又不失人心,是难得的领导人才。

可如今,直到几个月过去,他却连孙子的尸首都没见到,换言之,就是凤千绝此刻即便是死了,也是尸骨无存,是活着的几率却是小于0。

太平洋那是什么地方,尤其还是在深海岸,他可怜的孙子,这一辈最杰出的男儿,就这么葬身在大海中,让他怎么能不悲切,怎么能不恨?

“都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许久,苍老的声音缓慢的响起。

众人心里猛的一颤,老爷子难道是真的老了么,为何此刻感觉他的声音是这么的疲累?

可一个个却都不敢言语,低身退出了书房。凤千色和凤千翎当然是站在人群的最领头,只不过此刻他们两个都没有走,因为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跟爷爷禀报。

凤千翎站的笔直,看似一脸的平静,但脑海里的思绪此刻却紧锣密鼓的交战着,到底是说还是不说?以什么方式来说?他紧紧的密切的注意着爷爷的表情,发现他满是苍凉的脸上露出一丝疲惫的神色,还有一种好像是哀莫大于心死的悲伤。

爷爷对凤千绝还存活于人世的想法破灭了?那么,自己是否也是时候站出来了呢?

而凤千色此刻也在打着小算盘,他跟凤千翎两人都是凤凰国际的副总裁,一左一右辅佐凤千绝,如今正儿八经的主没了,他们这两个副的必定有一个能转正,只是这个机会是谁的,他当然也有些心知肚明。

看爷爷这个表情,凤千色内心里一喜,看来今日就是自己的机会了,不如就趁热打铁索性说了出来,横竖爷爷此时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但早一点说出来自己就比旁边的人多一分机会,爷爷平日里最喜欢敢作敢当的人,对,就这么办。

“爷爷…”

“爷爷…”

二人似乎很有默契一般同时开了口,而后又互相看了一眼对方,闭上了嘴。

凤湛此刻虽然闭着双目,但他纵横大半辈子,岂会不明白这两个小的留在这里打的是什么算盘。

真是他凤湛的好孙子啊,一个是凤千绝的哥哥,一个是他的弟弟,却在他生死未明之际想着来抢他的位置,争夺这份家产,真是好样的。

凤湛心里情绪翻滚,却始终未表露在脸上,他倒是要看看这两个孽障究竟想说些什么。

“一个个说,什么事?”

“哥,你说吧,”凤千翎突然和气的一笑,一个很少挂在嘴上的称呼从他口里吐出来。

凤湛的眼睛突然睁开,慢慢看向大孙子。

凤千色突然就有些心虚,有些想退缩,却又似乎是不甘心,终归是心一横。

“爷爷,千绝虽然去了,可您也要注意身体,千万别太伤心了…。”

“混帐东西,谁说他去了?”凤千色的话还没有说完,凤老爷子双目圆睁,破口就是一通大骂。

凤千色被骂的气都不敢喘一声,只能低着头由着老爷子训斥。

这厢凤千翎看戏看的过瘾了,就帮了一句腔,“爷爷,大哥的意思是虽然二哥下落不明,但是总归还是有希望的,让您也保重好身体,这样二个回来了他就不用担心您了。”

凤老爷子从鼻翼里哼了一句,“哼,这还像句人话,你们若是存心想绝儿回来也行,赶紧派人去找去,不要一个个杵在这里碍我眼。”

这一句话就把凤千翎也捎带着骂进去了,于是,这凤千翎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但他一向懂得做人,即便是心里千般万般的不高兴和怨恨,但在凤老爷子面前却一丝一毫都不显露出来。就这一点,他也深得凤老爷子的欣赏。

“爷爷,二哥现在下落不明,我们一定会多派人手去找的,就算是把这太平洋翻过来我们也要找到,您放心吧。”

凤千翎这话说的那叫一个漂亮啊,就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试问,这太平洋能翻过来么?好,即便你有这回天之力精卫填海的决心,假使真的翻过来了,怕只是那凤千绝和乔以萱早被海鱼啃得尸骨都不剩一根了。

更何况他跟凤千色都记忆犹深,明白凤千绝压根就没有下落不明,而是被人救走了,而这救人的他们也知道是谁,两帮人马还交过手,他们这边输了,眼睁睁看着天鹅肉从口里飞出来施施然的走了,这种心情一辈子能经历几次?所以,他们能不记忆犹深么?

“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