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50章 婚礼怎么办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0 2016-06-07 20:22:18

  一想到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以萱,他这颗心就沉入死海,有那么一刹那真的想跟着去就好了。

可是,他终归是懦弱了,他还有父母家人,还有那么大一个家族需要支撑,他的身后有许多双眼睛在注视着,稍不留意就会万劫不复。他这么些年的打拼不能白费,所以,必须要振作起来,否则,倒下的不止会是他一个人,而是很多。

端木彦回到家,父亲端木建树和母亲苏落晚还有妹妹妹夫都齐齐的坐在客厅,一看这架势,他就知道会发生什么。

“彦儿,以萱她,她怎么会就……”苏母一句话没有说完,早已经泣不成声。

端木建树也是一脸的难过,看着儿子这几日消瘦不少,就更是心疼,“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跟我们说说。”

端木彦打起精神,把当时的情况复述了一遍。

端木建树突然好似有些生气的说,“彦儿,你也太大意了,以萱一个女孩子,你们去玩这么惊险的游戏,居然还离开她身边,现在闹成这样,你…哎,叫我怎么跟乔家交代?”

“爸爸,我知道是我的错,我不会逃避的,明日我就亲自去乔家请罪,无论如何都不能连累了你们。”

“什么,彦儿,你去请罪?你请的什么罪?我可就你一个儿子,你不要不管我们!”苏落晚突然哭的更大声了,又看着自己老公,“建树,你倒是说句话,儿子去乔家请罪,万一他们为难他,我,我就不活了。”

“妈,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哥也只是因为心疼以萱姐难过才这么说,您就不要担心了,他有分寸的。”端木雯在一边赶紧安慰自己母亲。

凌天珩则闲闲的坐在一边,懒懒的神情,什么话都没有说,一直当个忠实的听众。

“傻孩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怎么会怕你连累。只是这件事虽然你也有责任,但那也是站在道义的一方。而事实上你不用负责,当时出海也是乔蜜儿提议,后来分组更加不是你所决定,至于那两人落海更是意外,跟你没有任何的直接关系,明白了么?”

端木建树的一番话说的中规中肯,倒也是没偏帮哪一边,作为一个父亲对儿子来说,能对外人做到如此就很不容易了。

端木彦傻傻的站着,脸上的神情除了哀伤还是哀伤,看着众人一致看向自己的表情,心灰意冷之际,便点了点头。

众人这才舒了一口气。

乔家毕竟也是大家族,就这么出国一趟平白无故的就失去了一个亲人,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如果这个时候端木彦还自动送上门去承担责任,到时候只怕不是他的责任也会变成他的不是了。

更何况楚依依那颠倒黑白的功夫端木夫妇也略知一二,知道这个女人最喜胡搅蛮缠,如果不是为了把乔以萱娶过来当儿媳妇,兑现当时的承诺,也连带的让端木家的家世更上一层楼,他们也绝不喜欢跟那种人交往。

端木彦失魂落魄的上了楼,众人又好一阵沉默。

“现在事情都这样了,这个婚礼该怎么办呢?”苏落晚叹了一口气,很是苦恼。

端木雯说,“没有新娘子,婚礼肯定办不成了,哎只可惜了一个好嫂子就这么不翼而飞了。”末了,还状似很可惜的叹了一口气。

“小雯!”端木建树呵斥了一句。

此时人人心情都不好,端木雯原本是打算说个玩笑话缓和一下氛围,却没想到让父亲生气了,有些委屈,便往身边老公身边蹭了蹭。

没曾想这个凌天珩却条件反射性的往后挪了一挪,于是这美人的一靠就不成功了,身子歪斜了一下,差点摔落在地。

“你!”端木雯先是惊愕的看着自己老公,再看到对方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这心里就有了恼意。下意识看了一眼父母的方向,发现他们都沉浸在思绪中没有理会这边,才稍稍的安了下心。

凌天珩却微微扫了一眼自己的妻子,什么话都没有说,这个小插曲自然在端木彦和乔以萱到底能否举办婚礼这个事情上显得过于微不足道了,故也就被渐渐淡忘,只是当事人心里是否会记着就另当别论了。

********

第二天一大早,乔家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凤千翎?

乔蜜儿从楼梯口下来打着呵欠就看到这个男人此刻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自家的客厅里。

“你,你怎么来了?”乔蜜儿好似有些惊慌,在这个男人面前,她突然觉得有些心虚,仿佛自己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被对方窥破的一清二楚。

凤千翎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戏谑的表情,“蜜儿,我过来当然是来看望你的。”

“看我?我跟你不是早就说清楚了,再说你喜欢的。。”乔蜜儿想说“你喜欢的是乔以萱,你去找她啊”只是这句话她没敢往下说了,毕竟乔以萱出事是她一手安排的,此刻再经过她的嘴说出来,有些开不了口。

凤千翎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倒是想去找她,只是,不知道你们这出国一趟,怎么就把她给弄丢了呢?”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把她弄丢了?我又没有义务要照顾她,她想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乔蜜儿一阵惊慌失措,忙着给自己辩解,尽量想撇清自己的关系。

只是她越是这么说,凤千翎看她的眼神就越是尖锐,仿佛能投过她的表面看到她的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一般。

“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蜜儿,我怎么舍得怪你呢,只是我有一事不明,还请赐教下。”凤千翎突然说。

乔蜜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了一下对方,这个男人这次来究竟是什么意思,他难道只是闲的无聊来找自己玩儿?还是说他真的喜欢上乔以萱,现在看她出事了,所以来找自己算账?

她心里捉摸不定,左右四顾,发现家里人此刻一个都不在,爸妈难道还没醒来?

“找个地方我们出去谈谈吧?”凤千翎又说。

乔蜜儿直觉的想拒绝他的提议,可在对方凌厉的眼神下,又不由得点了点头,上楼换了一身衣服,乖乖的跟随对方出去了。

黑色的奔驰绝尘而去,此刻一辆同样黑色的宝马却迎面驶过来,在看到黑色奔驰车里的人后,黑色宝马车驾驶座上的人明显愣了一下。

端木彦一大早过来是来“负荆请罪”的,只是没想到到了乔家门口却看到乔蜜儿坐着凤千翎的车子出去了。

这两人会单独在一起能有什么事?端木彦也就是那么愣了一会神,便没有多想,停下车进了乔宅。

客厅里乔靖夫妇刚下楼来,却在看到端木彦的时候互相一愣。

昨儿个夜里他们可是合计到很晚,一整晚都在商议乔以萱跟端木家的婚事该怎么处理为好,他们倒是很想把女儿乔蜜儿嫁过去做乔家的媳妇,可怎么才能让端木家的人答应呢?

由于一整晚都担心这个事,没怎么睡好,才起的晚了,没想到一大早就碰到了端木彦,此时此刻,乔靖夫妇倒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应付他了。

“乔伯伯,乔伯母,早上好!”端木彦恭敬的问候道。

“嗯,坐吧。”乔靖毕竟也是稳坐上位的人,知道进退适宜的道理。

楚依依则是满腹心事,既想好好巴结端木家,又担心自家的财产会被端木家给夺走,一时倒是在不断挣扎中,故什么都没有说。

“伯父伯母,我这次是来给二位道歉的,关于以萱的事情。”

“以萱的事情你不必道歉,贤侄,这个事情不能怪你,以萱那么大一个人了,总不能事事都要你照顾,只是我哥走后就留下这么一根独苗,我,我愧对大哥啊!”

乔靖说的声泪俱下,末了还真的抹了一把老泪,看着很是伤心,旁边楚依依有些错愕的看了一眼老公,倒是觉得自家老公真是演戏的料,比她演的都入木三分,只是不知道这眼泪是否全部是假?

端木彦听得乔靖这么一说,心里的愧疚感就更深了,头低了下来,“伯父,我,我对不起以萱,对不起你们,对不起。”

一直不断的说对不起,确实只有这几个能表达端木彦此刻的心情,他既悲恸又怨恨,既伤心乔以萱的性命堪忧,又怨恨这个世道的不公,为什么都要他一个人来承受。

“彦儿,你别光说对不起了,这个事情我们也必须合计下,眼看你们的婚事就要到了,你打算怎么办?”楚依依终于出了声,说出了心中所想。

端木彦继续低着头,声音低低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

“那你家里的意思呢?”楚依依急了,赶紧追问。

端木彦摇了摇头,“现在全家都很难过,没有心情想这个事情,我今天来是想安慰二老不要太担心,美国警方还在继续找,有可能,有可能以萱还活着。”

“活着?那么大一个太平洋,从那么深的海上掉下去,怎么可能还活着,再说了,都过去这么些天了,尸体都看不到了!”楚依依嘴快道。

“闭嘴。”乔靖听着楚依依越说越不像话,就呵斥了一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