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47章 害怕就搂紧我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37 2016-06-07 20:22:17

  “哦吼……”一声声惊呼从嘴里不自禁的喊出来,好似惊恐的求救,又好似兴奋的难以莫名。

乔以萱已经分不清这喊声究竟是从谁人嘴中吐出来的,只知道坐在小白的身后,双臂在飞速行驶中不自禁的搂住了他结实的腰部,看着两侧飞速行驶过的海水,透明的蓝,神秘诡异的蓝就在眼前,仿佛整个人已经融入这滚滚的涛涛海水之中。

“萱萱,你害怕么?害怕就搂紧我。”凤千绝几乎是轻车熟路的驾驶着海上摩托,丝毫没有一点惊慌。

乔以萱不由得有些责怪自己的大惊小怪,难道她的胆量还比不过一个只有几岁孩童智商的小白嘛。只是事实证明,她不仅是比不上,也压根都不用比。

小白此刻仿佛是为了这片海域而生一般,他强健的身体微微前拱,两眼如炬,双手紧握车把,也全副身心都投入了进去。

“我不怕,小白,我们一定要赢。”耳边传来萱萱脆生生的声音。

凤千绝不由得精神大振,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赶超了旁边的组合。

端木彦看着未婚妻坐在别的男人身后,且就是从眼前的视线中越行越远,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消失在眼前,连背影都没留一个给自己。

心里不由得就有了气,气上心来,这手底下的动作也凶猛了许多,海上摩托也跟疯了一般鸣啸着冲上前去。

乔蜜儿这厢本在高兴待会的计划成功实现,却突然感觉身前这具身躯突然绷紧,而后又看到心爱的男人因为别的女人不要命了一般的追过去,这心里不由得就开始着急。

“彦哥哥,我怕,你慢点开,慢点……”

端木彦当然听到了乔蜜儿的呼救,可这心里有气,就必然会迁怒于人,他联想到最近许多事情,若不是因为乔蜜儿在一边瞎参合他也不会输的如此的惨淡,一想到,这开着车子的速度不仅没有慢下来,反倒是更快了几分。

追了一分多钟,终于能远远的看到前方一个小黑点了,端木彦的精神为之一振,再加把劲,他就能追到以萱了,就能看到她了,快,快……

突然,几乎就是一刹那,就在他自认为快要够到对方的背影时,就看到前方的海上摩托突然向左边倾斜,而后是戏剧性的一幕:凤千绝跟乔以萱两人的身体仿佛是被海底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着,齐齐往左侧倒下去。

下面是深幽无底的海水,透明的蓝此刻却是惊惧的,端木彦眼睁睁的看着未婚妻掉落海底,嘴里只来得及喊出一句,“不……”

“不要,以萱……”悲泣的喊声回荡在海面上空,却始终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再也无人应答。

“彦哥哥,你不要太伤心了,他们已经掉入海底了…”

“不,以萱没有死,她不可能会掉进海底的,一定是我们看错了,一定是看错了…”

端木彦兀自喃喃乱语,惊呆了几秒钟,突然意识到这个时候应该喊人来救人,便按动了海上摩托的呼救电话。

“喂,快点过来,我们在深海这边,有人掉落海底了,快点……”

望着深幽不见底的海水,端木彦此刻突然有些恨自己,在以萱掉落海底的那一刹那,他内心深处除了悲恸,居然有些瑟缩,他为为什么不敢跳下海去救人,为什么?

乔蜜儿在身后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这个结局已经预料到了,乔以萱,这都是她逼自己的,若不是她,彦哥哥不会这么痛苦,而自己跟心爱的男人在一起,过着幸福的日子,该是多么美好。可她为何要回来,七年之后,又来扰乱原本平静的生活,所以,都是她的错。

救援人员很快到来,海面上四处都是搜寻的海警和上空的飞机,轰鸣声不绝入耳。

端木彦和乔蜜儿此刻已经被海警带回游轮上,此刻,仍然是风和日丽,但端木彦的心里却如冰冷的深海之水,绝望又胆战心惊。

“彦哥哥,来,你喝杯茶暖暖身子。”乔蜜儿体贴的端着一杯浓茶过来,茶香四溢,却无人品尝。

端木彦仍旧呆呆的站在船头,视线紧紧的盯着前方,似乎想透过那不知名的一处看到心爱的女人能从那里走来,能再次对他轻轻的微笑。

只是,这一切终归是不可能了。直到搜寻队陆陆续续的回来,此刻距离事件发生后已经五个小时整。

这里是太平洋的某处深海域,掉落一二个人找不到实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在搜寻的海警看来,掉落海底的人不再生还实在是稀松平常的,在当事人的心里却实在是接受不了。

“对不起,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

“不,你们再派人去找,我一定要找到以萱,我,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否则,我怎么都不相信她会离开我的。”

“先生,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不如你们先回去等消息,我们的人还会继续搜寻,一有消息我们就会通知您,好么?”

“不,你们现在就派人去。”

“彦哥哥,你这个样子,不吃不喝的一整天,如果你倒下了,以萱即便回来也会心痛的,你也不想她看到你这个样子吧?”乔蜜儿俯身轻轻的说,她知道这个男人最大的软肋就是乔以萱,只要搬出这个女人来,他什么情况下都会束手就缚。

端木彦跟乔蜜儿先回酒店等侯消息,海上搜救队还在茫茫大海中找人,这一切看起来都没有结束……

而此刻,在一架私人飞机上,小白和乔以萱都昏迷着,幸得飞机上还有看护,二人经过简单护理和换洗,终是很安详的昏睡着。

凤千染支着头,到现在都没回过神,这还是他那个一向自诩为冷血桀骜的哥哥么?当看到二人被打捞上来时紧紧交握的双手,而直到给他们采取救护措施时,他最亲爱的哥哥却还是不肯放开这个女人的手时,他惊讶的下巴都差点掉落下来。

在努力了许多次都不能掰开凤千绝紧握住乔以萱的手后,凤千染朝下属摇了摇头,示意随他去吧,既然哥哥中意握着就让他握着好了,只不知等他醒来还会不会认得自己,这才是一个令人头痛的大问题。

此刻凤千染当然知道,之前看到的那个陶醉的舔着香草冰激淋的男人就是他亲爱的哥哥,而他也联系了国内的手下让他们尽快给出了调查结果。知道这个女人叫乔以萱,刚从国外回来,而亲哥哥却是因为那次事故后失忆被这个女人救了,也幸好她这段日子收留了哥哥,否则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

思及此,他低低的叹了一声,吩咐一旁的手下,“去双子岛”。

私人飞机即可打转了方向,朝着一处不知名的岛屿而去,身后还有大大小小几辆飞机,一起跟随。

凤千染从没有这一刻这么庆幸他这次来的这么及时,就在他们发现凤千绝的踪迹时,另一波势力却比他们先到了半步,正从海底捞起了哥哥的身体,打算毁尸灭迹的当口被他们给救了。

那一波人马虽然没有证据说明是谁,但他心里明白,想要他和哥哥命的不就是那兄弟两么?既然明着不敢来,碍于爷爷的面子,当然就只能暗地里进行这见不得人的勾当了。他们差点害死过哥哥一次还不够,这次居然还想着下此狠手,凤千染美目突然一凛,等哥哥醒过来,跟他说明事情真相,看他怎么决定。

这笔债,他们也不会手软的。

**********

“废物,统统都是废物,人都到手了,居然被人救走,你们怎么还有脸回来?”凤千色破口大骂。

他面前站着十来个穿着黑衣的属下,全都低垂着头,即便是被骂的狗血喷头,也没人敢出声。他们惧怕的不只是眼前这位骂人的主,还有另一个不吭声却比之更阴狠毒辣的主人,他们更害怕这个。

“好了,人都走了,你光骂人有什么用?”凤千翎坐在皮椅上,慵懒的眼微微半睁开。

“那你说该怎么办?明显这个凤千绝这次是扮猪吃老虎,他一旦反扑我们都绝没有回身之力。”凤千色恼羞成怒,又想骂人了。

“那我们就不给他反扑的机会。”凤千染眉目之间神色阴狠若现。

“你说的倒是容易,人都从我们手里能被救走,你觉得,老爷子不会插手这件事?”凤千色嘲讽道。

凤千翎丝毫没有在意,“吩咐下去,全力搜寻凤千绝的私人宅邸,一旦发现其踪迹,格杀勿论。”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回老宅?”凤千色很是奇怪。

“你觉得他们会回去么?”

凤千色很诚实的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既然你都这么认为,那他们就一定不会回去。”凤千翎冷笑。

虽然目前不清楚救人的会不会就是凤千染,但绝对可以肯定不是老爷子的人,只要不是老爷子的人就好办了,他们也一定不敢在明处来,而且这个出现的凤千绝不是脑筋不正常么,这个时候当然最明智之举就是选个僻静的地方躲起来好好养着,哪天恢复了哪天才会现身。

只是这个道理,他身边肤浅又愚蠢的大哥又岂会明白?当然,他也懒得点破,愚蠢的人知道的越多,也并不是什么好事,相反,会离死亡更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