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45章 凤少,玩得可好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3 2016-06-06 20:00:51

  他慵懒的坐姿突然一紧,两眼的焦距仿佛一下集中起来,这,这是什么?

视频中一个长相肖似自己的年轻东方男人出手如行云,眉间神态却淡定似谪仙,微微抿着的薄唇,在显示这是一个很有主见,很有魄力的男人。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让他从有记事起追随到现在。

可就是这个男人,他莫名的失踪了,让自己苦苦搜寻了这么久,却不曾想,会在那样一个地方再次遇到。他这是故意的么,既然躲到了自己的赌场去了?凤千染失笑的摇了摇头,心中的一股猛然而至的惊喜却再也压抑不住。

“喂,Susan,赶紧准备一下,我要去一趟拉斯维加斯,立刻。”

哥,你终于要回来了!

凤家老宅,凤老爷子此刻是又急又气。

他刚听手下来报居然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见到了自己的第二个孙子,这个臭小子,消失这么久,居然现在才出现,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他知道了孙子的行踪,那另外几个猴孙儿应该也知道了才对,只是目前人人都没有显露出一点行踪,他心里自然是清楚为什么,只是,想到这庞大的家业,又回忆起自己一辈子打拼的酸甜苦辣,便也了然于胸了。

终归这个孙子,“凤凰国际”和“凤门”未来的接班人,他只怕是要亲自接回来,顺道问问这些天在外‘玩’得好么?

同时,凤千色与凤千翎却也是又急又惊恐。

只因为他们的手下也传来一段视频,跟凤千染看到的丝毫不差,他们没想到这么千算万算居然会算错了这个小白,这个扮猪吃老虎的男人。没出事前精明如狐狸,即便是出事之后也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

凤千翎此刻神色惶然,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会,怎么可能呢,我明明查清楚了那个小白绝对不肯能是他的……”

“你还好意思说,就是因为你的一时疏忽让整件事变成这样,如果爷爷知道了我们对付那个野种,那我们以后……”凤千色逮到机会说着风凉话,他可是看这个老三也好长一段时间不顺眼了,只是碍于对方的势力比自己大,不得不屈从之。

“行了,我的事情自会处理,轮不到你来数落我。”

“你…我就看着你怎么来处理,别怪我没提醒你,现在他的出现,绝对不止是报复我们这么简单,你就等着后悔吧。”

是么?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凤千染的脸上露出一丝狠毒的神色,他想要的,从来就没有得不到,凤千绝,既然你在我手上死过一次还能再生,那让你再死一次,看你如何再次重生!

************

拉斯维加斯的“黑市”。

此刻是夜晚,正是逛夜市的好时辰。乔蜜儿显得兴致高昂,一直拉着端木彦的手没放开过。端木彦苦不堪言,却看到心爱的未婚妻也牵着别的男人的手对自己毫不理睬,于是,这一趟结婚前的甜蜜旅行就变成了一次折磨死未来新郎的“残酷旅行”了。

而玩得最HAPPY的反倒是原本要来当电灯泡的几人。

乔蜜儿一直再找一个绝佳的机会,既能让身边的彦哥哥丝毫没有怀疑,又能让乔以萱这个贱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于人世,最好是连渣都不留一点,彻底的消失。

所以她忙着玩乐的同时还不忘分心思考这些事情,故也玩得不是很投入,一心两用的结果最后就是---人跟丢了。

夜市里人多杂乱,跟丢个把人是常有的事情,乔蜜儿却急的不行,比身边端木彦的表情更显得焦急万分。

“彦哥哥,你说怎么办,以萱怎么就不见了?”

“可能是人多,一不小心走散了,我打电话试试。”端木彦也急,但到底是男人,又是掌管那么一家大公司的总经理,故显得镇定多了。

只是电话响了无数声之后却始终没有人接听。

“彦哥哥,你说是不是以萱妹妹跟小白两人遇到什么好玩的事情,故意避开我们,偷偷玩去了?”乔蜜儿最擅长的本领又拿了出来,开始使劲儿的挑拨离间。

端木彦面容一震,却努力压抑心头涌起的奇异情绪,尽量平静的开口,“应该是走丢了,不要乱想,我们去找找吧,说不定能碰上。”

“人家有心想避开我们,即便我们去找,也找不到啊,只是白费功夫。”乔蜜儿很不高兴,这个彦哥哥真是死脑筋,怎么说都说不通,“不如我们也放开去玩吧,到时候她们肯定是要回酒店休息的,就能碰上了。”

“也对,她们是一定会回酒店的,行,我们就去酒店里等着。”端木彦说完,转身就朝来路走去。

乔蜜儿气的一阵顿脚,彦哥哥的叫了几声,人家却压根连头也不曾回一下,最后却不得不跟了上去。

此刻她是懊恼的肠子都青了,怪直怪她不该多嘴,说什么酒店啊,这下玩也玩不了,还只能回去干等着,乔以萱,你这个贱人,都是你惹的事情,恨死了。

“咦,萱萱,他们不见了。”凤千绝突然停下了步子,扭动看了一眼四周。

乔以萱头都没回,随口应了一句,“没事,他们不是小孩了,累了自然会回酒店休息的,到时候就能见到了。”

这两姐妹到底是有血缘关系的,这想事情都想到一块去了。

“那好吧,”凤千绝乖巧的点头,然后又问,“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啊?”

“去好玩的地方啊,哪里好玩就去哪里,走吧,不尽兴不归。”

“好啊。”

深夜十二点多,乔以萱携着大包小包,小白身上更是挂着五颜六色的袋子,两人仿若是圣诞老人一般的出现在酒店。

迎面端木彦急急走来,不顾周围人的眼光,突然一把将还在情况之外的乔以萱抱在怀中。

乔以萱想使把劲挣脱开来,却发现对方抱的实在太紧,而且他脸上的表情怎么跟死了亲人一样的悲伤,倒是吓得她不敢再乱动了,只能任由对方这么抱着。

一旁凤千绝却有些不乐意了,两个人一起回来的,怎么能只报萱萱不抱他呢?

于是乎,我们的大帅哥小白同学突然一把将萱萱从端木彦的熊抱中强拉出来,而后自个挤进去这个空出来的位置。因为他的身材本就比端木彦的要高大壮硕些,便就把这个局势给为妙的调整了下:众人看过去,就只见一个身上挂满了袋子的男人兴奋的紧紧抱住了一个一脸惊慌失措的男子。

乔以萱还是一脸的不在状态,从她被人突然抱住,到最后被人强行拉开,再到她看到抱她的人被把她拉开的人一把抱住,重现了她被人强行抱住的一幕情形再现,她还是有些晕晕的。

不过看着眼前两个男人抱着好似难舍难分的情景,她还是自觉的选择了避开,呃,还是不要打扰人家的为好。可就在准备移动又酸又痛的双脚迈向柔软舒适的大床时,一个娇小的身子挡在了她的前面。

这又是谁啊,乔以萱有些不耐的抬起头。

“堂妹,玩的很尽兴吧?”乔蜜儿一脸的笑,笑的那叫一个诡异啊。

乔以萱看过去,心想这女人莫不是转性了就是脸抽筋了,笑的跟个二百五似的,却碍于面子,还是回了一句,“还算尽兴,”末了也关心的问了一句,“你们也玩得好吧?”

“很好。”乔蜜儿的脸色变了又变,大约是想到自己在这眼巴巴苦等了对方四个小时,而人家却一脸惭愧之心都没有,反高兴的问自己玩得好不好?

“哦,很好就好,不打扰了,我好累,先去睡了,晚安。”末了还不忘望望那两个抱的如胶似漆的男人,呃,此刻正分开了,却还是一脸难分难舍的表情对望着。

她还是决定先美美的睡上一觉,至于其它的事情,睡醒了再想吧。

一大早,烦人的门铃催促着响个不停。

乔以萱困的眼睛都睁不开,她努力将自己的身子往被子里钻,我钻,我钻,钻钻钻…可那恼人的铃声还在催促着有个人去开门。

“小白!”乔以萱闭着眼睛喊出一个名字。

往常只要喊这个名字,就一定能有回应的,只是这次,她等了又等,等了又等,门铃声还在继续,而那本该应声的人儿却始终未曾显出半分动静。

“小白!”乔以萱不信邪,再继续喊了一句。

还是么有响动啊。

于是不得不起身,不得不睁开眼睛,左右看了一通,却突然意识到:小白,不见了!

这一惊之下非同小可,她尚在迷糊的神智一下回了神。

小白呢?他在这人生地不熟的,莫不是走丢了?不对啊,他昨晚明明跟自己一起回来的,可是现在到底去哪里了?难道是端木彦?他跟端木彦一起回房睡觉了?突然想到昨晚最后一次见到小白时看到他跟对方抱在一起难舍难分的情景,觉得这个可能性尤其的大,便打算到对面房间去要人去。

一打开房门,就看到小白矗立在门口,笑的唇红齿白,“萱萱,你饿了吧,我给你买了早餐哦。”

语毕直接越过某女,进了房门,很是贴心的开始布置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