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37章 小白故意醉酒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1 2016-06-05 20:16:32

  乔以萱对这人谈不上有多厌恶,只想保持距离,只要人不犯她,她必定不会主动犯人。

端木彦则皱起了好看的眉头,侧身看了一眼乔蜜儿,后者被他看的好似有些心虚,眼神躲闪,不敢直视。

既然人都已经来了,再多说什么也无益,更何况凤凰国际的势力端木彦也不是不知晓,如果轻易得罪了对方,到时候给公司招来天灾人祸什么的,就得不偿失了。于是,在再三权衡之下,端木彦也选择了沉默。

全场默然的时候,凤千翎却一人谈笑风生,仿佛这场宴席压根就是为他一个人准备,他才是这里的正主似的。而他看似跟大家说话,但谈话间的眼神却总是有意无意的向乔以萱的方位飘过去。

其实凤千翎是在暗暗观察小白的一举一动,想从一些细小的动作中窥探小白的真实身份,只可惜他还没有来得及窥探一二,一边的端木彦却实在忍不住自己的未婚妻被人这么一而再的注视了。

“凤总,来,我敬你一杯!”端木彦突然端起了酒杯,里面是满满一杯的白酒。

凤千翎玩味的一笑,也举起了杯子,仰头先干为敬。

乔蜜儿在一旁急忙拉住了端木彦也要喝酒的动作,“彦哥哥,你刚出院不能喝酒,医生再三交代了。”

“不碍事。”端木彦说完又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凤千翎再次倒满了一杯酒,“端总,我也敬你一杯,来,不醉不归。”

端木彦也遂了对方的心愿。

二人一来一往,很快一瓶酒都快喝完了,乔蜜儿急的在一旁直跳脚,奈何端木彦却一句话都不听她的,而那两人仿佛是较劲上瘾了一般,拿酒不当酒喝,跟喝白开水一样,你一杯我一杯的,敬的不亦乐乎。

一旁乔以萱跟小白默默的吃饭夹菜,好似身边的一切都与他们不相干似得。

端木彦的脸胀的通红,连耳根子都红了,脚步也有些轻浮不稳。而凤千翎的状况也不必他好多少,同样满脸的绯红,说话也有些不利索了。

“端总,好,好酒量,来,来,再,再干……”

端木彦刚想举起酒杯,突然喉咙咳嗽了几下,而后忍不住用手捂住嘴巴,有些想吐的样子。乔蜜儿赶紧扶了他往洗手间走去,离去时还拿眼神狠狠的瞪了几下乔以萱的方位:都是这个害人精,要是彦哥哥有个什么好歹,一定不会放过她…

“乔小姐,你要不也喝一杯?”凤千翎举着酒杯,笑的一脸的春风得意,仿佛刚刚说话都打结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这男人,究竟是何目的,刚才的举动明显就是想灌醉了端木彦,难道现在又想灌醉自己?

乔以萱下意识的看了看身边仍旧埋头苦吃的小白,内心有些忐忑。

“不好意思,凤先生,我从不喝酒。”乔以萱直接拒绝了凤千翎的邀请。

凤千翎倒是毫不介意的一笑,“哦,那既然乔小姐不喝,你身边的这位先生总该喝一杯吧?我这可是诚心敬酒的哦。”

凤千翎的声音里听不出一丝威胁的语气,但他说出来的话却包含了这层意思。乔以萱正皱眉的当口,突然就看到一只白皙的手臂伸了过来,一把端起了跟前的酒杯,然后眼都不眨的一抿而尽。

“我喝了,你想怎么样?”小白眨巴了下眼睛,很是认真的问道。

凤千翎倒是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小白这么干脆就喝下了酒,又听到这么一声问,更是反映不过来。

只是他这边还在计划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小白就身子一软,嘟哝了一句,“我头好晕啊!”然后就直接靠倒在乔以萱的怀抱中,两眼一闭,昏迷不醒了。

乔以萱就这么半抱着凤千绝的半边身子,一下也反应不过来,她可不知道小白这么容易醉酒,一时到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凤千翎就更加吃惊了,若说这男人是真的醉酒倒好,若是装的,那岂不是表示他的身份更加有问题?

“萱萱,难…。难受…”小白的身子在乔以萱的怀里不安的动了动,眼睛还是半眯着。

难受?哦,是了,喝醉酒的人往往都是很难受的,小白此刻一定是头晕的很,得赶紧找个地方让他休息一下。算了还是回家吧。

乔以萱想到这,又看了一眼门口,端木彦跟乔蜜儿都没有回来,这样先走了也不好,总得说一声。

便转脸朝一边仍旧一脸深思表情的凤千翎道,“我们先回去了,麻烦凤先生等会同他们说一声。”说完,便起身扶着小白准备离开。

“慢!”凤千翎居然站起了身。

乔以萱不解看过去,这男人又想干什么?

“这位先生此刻想必不能正常行走,你一个弱女子怎么能把他送回家,不如我送你们一程?”凤千翎笑的一脸的无害,很是温和的说。

乔以萱打量了一下对方,又看了看小白高大的身躯此刻仅是稍稍压在她肩膀上都有些吃不住,更不用提待会扶着他走那么远的路了,略微思虑了下,便点头同意了。

“只是这我们都走了…”

“我来打电话。”

凤千翎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跟短话那端的人简短说了几句,便挂断。

“走吧,我已经跟蜜儿说过了,”凤千翎绕到了乔以萱的侧边,“不如让我来搀扶这位小白先生?”

乔以萱想了一下,没反对的点头,把小白的胳膊架在了凤千翎的肩膀上。

“好了,我们到家了,谢谢你。”

乔以萱在公寓门口打开门下车,而后顺带也把小白扶了出来。

哇,好重,这小白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这么高这么沉?乔以萱在心里碎碎念的时候,凤千翎却看似很闲的也下了车,倚在车门口。

“乔小姐,你确定不要我陪你一起进去?你一个人能行?”

“…”乔以萱沉默了一下,好吧,她确实不行。。

把小白扶到卧房躺下休息,细心的给他脱掉外衣,盖好被子,才关上门出来。

凤千翎此刻正端正的坐在客厅里,状似很感兴趣的看着手里的一本杂志。

“凤先生,想喝点什么?”打开冰箱,乔以萱侧过眼,手里的动作略微顿了顿,等着对方答复。

“哦,随意就好。”凤千翎抬眼笑道。

乔以萱下意识的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此刻男人的笑容好似很熟悉,她的手朝一罐饮料伸过去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个笑容为何熟悉了。每每小白笑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神情,而现在仔细的一想,好像小白跟眼前的凤千翎确实长得有些相似,这种相似倒不是说他们五官多么相像,就是一种感觉。

“谢谢。”接过饮料,凤千翎很绅士的道了声谢。

乔以萱有些错愕,总感觉这个时候的凤千翎好似跟以往见到的不一样,却又说不上是为什么。

她又怎么知道此刻凤千翎的心里已经对她产生了兴趣,再加上对小白身世的好奇,想从她这里入手,故才刻意的伪装了自己。

“我一直觉得乔小姐这样叫着有些别扭,不知道可否称呼你的名字?”凤千翎的眼睛带着询问,显得没有那么疏离。

乔以萱抬头,就看到男人狭长的眼睛里闪着友善的光芒,此刻倒是觉得不好说什么,微微润了润唇,便点了点头。

“以萱?我可以这么叫么?”

叫都叫了,还问什么?乔以萱心里别扭的很,不仅耳朵听着有些别扭,连带着看着眼前的隐隐期盼的眼神也有些别扭了。

凤千翎倒是不介意乔以萱的沉默,反而自来熟一般的介绍自己,“这样,你以后也叫我千翎吧,我朋友都这么叫我。”

天知道这种人有没有朋友?即便是有,也是生意场上虚情假意应酬的那些人吧,估计会叫他千翎的也就那么一二个。乔以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仿佛是掉进了一个精心编制的牢笼里,而且有越陷越深的趋势,只因眼前的男人此刻看起来伪善的面孔让她有些毛骨悚然。

“以萱,我…”凤千翎正打算说什么话,突然,乔以萱站起身,脸上的表情似有些急切,“房间里有动静,我过去看看,凤先生请自便。”说完,也不等对面的男人有所反映,就朝小白的卧室走去。

呵,这女人,真是越来越有趣了,看着女人窈窕的背影,凤千翎的美目里一丝玩味越来越明显。

乔以萱坐在小白的床边发呆,突然小白的身子微微动了动。

“萱萱,你在想什么?”小白的眼睛半眯着,闪着亮亮的光芒。

“小白,你没事吧?”乔以萱伸过手,很自然的就放在男人的额头上,嗯,体温不烫,她见过酒醉后的男人可没有像小白这么快就清醒的啊。而且不都说酒醉后醒来会头晕头痛的么,可小白此刻看起来着实的很正常。

小白很乖巧的摇了摇头,笑意泛滥到眼睛里,倒是显得俊脸更美了几分,“萱萱,我没醉。”

“没醉?”乔以萱的瞳孔蓦地放大,“你没醉那干嘛……”突然又捂住了嘴,指指外面,然后朝小白示意,是不是因为他?

小白很是配合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无辜的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