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33章 妒火灼心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3 2016-06-04 20:00:52

  高速路上,一辆宝马轿车疯了一般的飞驰着。

“小白,你没事吧?”端木彦脑海里翻来覆去的都是这几句话,以萱,你真狠,即便你是真的不喜欢我了,可你又怎么能忍心如此的伤害我的心?

他一次次的试图要靠拢心爱的女人身边,一次次的找机会想挽救这段几近消失的感情,他想用婚姻来束缚她的心,却不知道,在他最危难的关口,心爱的女人关心的在乎的确是别的男人,这让他情何以堪?

以萱,他端木彦莫非是上辈子欠了这个女人的?

端木彦越想心中越气,情绪太过激动之下,车子也跟人一般情绪高昂的飞驰的更快,然后一个漂亮的斜侧窜道,偏不巧的撞上了路边一辆同属宝马系列的兄弟车上。

端木彦只来得及看到被撞的兄弟车上急冲冲下来一个人,但看不清样貌,就彻底的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端木彦发觉自己已是在医院,刷的雪白的墙壁,被单也是白白的,一股浓烈的苏打水的味道充斥在鼻翼间。

头开始剧烈的痛,单手按了按额角,却发现始终撑不起身子,两双腿仿佛失去了大半知觉,连抬起来都很费力。

这一动作,倒是惊醒了一旁守候的人。

“彦哥哥,你醒了?”乔蜜儿一脸的激动,脸上好似还挂着泪滴。

端木彦突然有些愧疚,他发生车祸住院的时候原来是蜜儿守在身边照顾,他原本以为梦里面那双柔软小手是以萱的,抬头四顾了下,忍不住又问道,“蜜儿,就你一个人?”

乔蜜儿高兴的点头,能在心爱的男人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心里当然是很开心的,只是随后想到他这么问的意思,难道是希望这里还有别人么?他大约是希望看到乔以萱那个贱人吧?

这么一想,乔蜜儿的心里就有了一种别扭的感觉,可又不能显露给眼前的男人看到,只好憋在了心里。

“彦哥哥,你饿不饿,要不要喝点粥?”乔蜜儿转身从柜顶上拿来一个炖盅,揭开盖子,边舀出一碗,边笑着说,“这可是我熬了一个晚上,天不亮就端来放在这,担心你醒来想吃东西,你试试,看烫不烫。”语毕,又舀了一勺子顺道还吹了几下。

端木彦看着递到眼前的粥勺,忍不住的愧疚感就更深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语毕作势要去拿勺子。

“不行,你现在麻药还没有完全消失,动作没那么灵活,我来喂你吃。”乔蜜儿让开了对方的手,又把粥勺递了过去。

“好吃么?”看到男人果然顺从的咽了一口,就热切的盯着问。

端木彦点了点头,粥软糯而不溺口,的确是熬得刚刚好。

“彦哥哥,喜欢吃就多吃点,我家里还有在温着,想吃我就去拿。”

“不用了,吃完这些就足够了。”

“嗯,那多吃点,来,张口。”乔蜜儿殷勤的伺候完她吃下炖盅里的粥,而后又体贴的帮着捋了捋被子,还拿温毛巾给擦拭了嘴角。

“蜜儿,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端木彦感觉自己身体好像比刚才要灵活些了,单手也能支撑起身体,不知是吃了热粥有了点力气还是麻药的药效褪了?

“不行,你的腿缝了好几针,我要留在这里照顾你,彦哥哥,你以前开车都很谨慎的,怎么这次这么不小心…”

乔蜜儿还在念叨些什么,端木彦已经没有听进去了,脑海里反复的又是那一句话“小白,你没什么事吧?”,那张他深爱了一辈子的脸孔此刻也在眼前晃悠,他此刻是那么的恨自己,恨自己的懦弱,怎么就忘不了这个女人?

突然,一个打扮很是富贵的女人推门而入,正是端木彦的母亲。

“彦儿,你醒了?”苏落晚又是高兴又是难过。

“伯母,你好,彦哥哥没什么事了,我喂他刚吃了粥。”乔蜜儿站起身迎了上去,很是体贴的模样。

苏落晚总算是侧头给了一直不太看好的人一个难得的微笑,“谢谢你照顾彦儿,乔小姐也请回家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这……”乔蜜儿好似不太想离开的样子,好不容易等到彦哥哥醒了,却要赶她走,这不是过河拆桥么?她岂能甘心。

端木彦闻言也抬起了头,微笑着说,“蜜儿,这次多谢你的照顾,改日我再请你吃饭,你先回家,这里有我妈妈照顾,放心吧。”

“嗯,”见端木彦如此说,知道他领了自己的心意,乔蜜儿很是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苏落晚掩上门。

“彦儿,你这次也太不小心了,怎么就撞了人家的车呢?亏得人家没什么事,也幸好你没出什么大的状况,否则让我和你爸爸怎么办?”苏落晚说着又抹起了眼泪。

端木彦闻言眼内一黯,“妈,你别伤心了,我这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么,这次是我不小心,以后不会了。”

端木彦心中的苦又有谁能明白,他此刻宁愿伤的更重些,这样就不会总是去想起心里的痛。很多时候,身体的痛往往能缓解内心深处的痛楚,一个更痛,一个就能减轻些,真的如此。

只是他跟以萱的事情是他们两个人的,他也不想把爸妈牵扯进来,更何况两个人的喜帖都发了出去,如果这个时候他退缩了,丢脸的不只是他自己,还有他的爸妈以及他整个家族的事业,这把棋,他也不能轻易扔掉。

“妈,那个,以萱她来过么?”端木彦内心忐忑,他多么希望能得到肯定的答复。

苏落晚有些不高兴的摇了摇头,“这乔以萱也真是不懂事的,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这个未婚妻居然都不来看一下,也太说不过去了。”

端木彦闻言赶紧出言维护,“她可能是不知道吧。”

“乔蜜儿都给她打过电话,我亲自看着她打的,以萱又怎么能不知道?”苏落晚说到这里,突然又疑问的问,“我听乔蜜儿说你掉水里了?是那个小白救了你?”

“嗯,”端木彦内心一阵的苦涩,情敌救了自己,他都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天大的恩惠?

“如果是这样,你倒是要好好谢谢那个小白,看着挺俊挺的一个孩子,你们要是成为朋友也不错,这年头能舍身救人的不多见了。”

端木彦又是一阵苦涩的点头答应,以萱知道他住院了也不愿意来看一下他,难道是因为小白?

她怎么能如此的心狠呢?

“呵欠!”

而此刻正在床上补早觉的乔以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是哪个讨厌鬼大清早的在念我?”乔以萱半睁开眼眸,睡眼惺忪的看了下四周,没错,是在自己家里,又看了下身边,还好,小白不在这里。

昨晚上做了一整晚的噩梦,梦里全都是小白放大了十倍的俊脸,他直嚷着要她负责,要娶她!!!

正发呆的当口,突然手机响了,一看来电,居然是苏落晚。

“喂,伯母,早。”

“早,以萱,你起床了么?今天有空么?”

乔以萱正疑惑怎么这么早端木彦的妈妈就来电话了,又听到这一句问话,赶紧答到,“今天没什么事情。”

“那好,你方便的话就来医院看一下彦儿,可以么?”苏落晚的语气很是生硬,仿佛说这一句话有多么不情愿似的。

“医院?你说端木彦进了医院?”乔以萱很是惊讶,昨儿个不是还好好的么?难道是被小白从水里捞起来的时候感冒了?可小白不是还生龙活虎的么?怎么救人的没事被救的倒是有事了?

“嗯,你有空就过来一趟,这里是市第一医院,***号。”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似乎是一句话都不愿意同她多说一般。

乔以萱愣愣的看着电话半响,这,是什么情况?

然后又想到苏落晚的话,赶紧一骨碌爬起来,也顾不得梳理下头发,爬起来就往外冲去。

到了小白房间,想都没想就推开门,随即又“啊”的一声把门赶紧拍上。

天啊,满园春色关不住啊,这大清早玩刺激可消受不起啊,她可还没吃早点呢,门外的小女人娇俏的脸上瞬间起了两朵红云。

刚才若是没有看错,大床上躺着一位赤果果的男人啊!还是那种有胸肌有腹肌肌理分明的好身材男人!

还有,她若是没有看错,那下腹处更加赤果果的撑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这死小白,怎么就这么喜欢不穿衣服睡觉,虽然关键部位盖了块遮羞布,可那点可怜的布料被撑起来,却全然是起不了半点遮羞的作用,反倒是使得那副身躯更加惹人憧憬啊!

十分钟过后,乔以萱用手平抚了下胸膛内那颗跳动不停的心,而后又踌躇了一下,才鼓起勇气再次推开门。豁出去了,反正又不是没看过,像小白说的,他那地方自己还摸过呢,并且不止一次,呃,帮他洗澡的时候不小心蹭到的。这样算摸吗?算吗?

小白高大的身躯静静的躺在大床上一动不动,咦,不对啊,按理刚才她拍门的时候动作大的窗外的小鸟都飞走了几只,不可能床上的小白还没有被吵醒啊?

难道是,小白真的跟端木彦一样也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