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34章 小白发烧了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05 2016-06-04 20:00:52

  乔以萱赶紧上前,顾不得对方一丝不挂的躺着,赶紧伸出一手去探了探他的额头。

烫,烫的惊人!这温度没有40也该有41吧?乔以萱心里一急,动作倒是没有慌,毕竟以前小宁宁时不时的也会感冒一两次,她倒是应付出经验来了。赶紧拿了备用的退烧药,可是看着男人昏迷不醒的趴睡着,她要怎么帮对方穿好衣服,还要喂下药?

使了九牛二虎之力,终归是把男人翻了个身,然后穿好衣服,时间已经过去了又十分钟,最后喂药的时候,男人始终不肯乖乖张开嘴巴,好几次药水都顺着嘴角流下了衣领深处。那水线沿着仿若是雕刻般的硬朗线条蜿蜒而下,然后没入性感之处,倒是让乔以萱小小的吞咽了一把口水。

肿么办?

探了探男人越发炙热的体温,烧的通红的双颊,心内一急,盯着那性感的薄唇研究了半响,就冒出了一个念头。

不管了,乔以萱小嘴含了一口药水,哇,一个字,苦,二个字,真苦,赶紧迫不及待的覆上了身下男人的薄唇,红唇微启,待薄唇微微张开,赶紧把药水渡了过去。

只是这药水下去了,她的人却被对方下意识的箍住,连带红唇也沦陷在对方的薄唇内。

男人的滑舌好似清醒了一般热烈的席卷过来紧紧含住了她的,并且那力道好似想把她啃噬掉一般。

乔以萱吓傻了,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只好任由对方予取予求。

一分钟过后,乔以萱使劲吃奶的力气终于推开了身下男人的怀抱,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这KISS太耗费精力了!乔以萱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差点就缺氧而死,这也太丢人了吧。

等平复心情之后,乔以萱的柔荑不由自主又探上对方的额头,咦,这宁宁用的退烧药还挺有效,男人的体温明显降了不少,额头上和脖颈处倒是冒出了大颗的汗滴。

乔以萱拿来温毛巾很细心的一一擦拭,等对方不再冒汗,她才放下心来。

一看手机,时钟的指针指向十一点整,难怪这肚子也咕咕叫个不停,原来都快要吃中饭了。脑海里不期然又想起了苏落晚的话,端木彦住院了,他应该是不缺人照顾吧?而她确实也是走不开啊,不如就打个电话问候下,也省的人家说道。

想了想,便拨通了端木彦的手机。

“喂,以萱。”几乎是响了一下,电话就被接起,而后听到端木彦略显激动的声音。

乔以萱本酝酿了几句关心的话刹那间倒是觉得不好说了,便停顿了三秒钟,见对方也没有再说话的意思,便只好开口道,“听伯母说你住院了,现在身体好些了么?”

“嗯,没什么大事,好多了,谢谢你的关心。”端木彦的声音看似很高兴。

“那就好,你多注意休息下,我刚好有点事情,等我空了就过去看你,”乔以萱说出了来意。

端木彦半天没有说话,他原本以为以萱打电话过来是因为关心自己,没曾想只是因为母亲给人家打了个电话,这样做倒像是他的母亲逼着人家来看自己一般。

“好,你忙吧,”端木彦半响说道,声音低沉,再也没有了刚才的轻松。

乔以萱心里也觉得有些不自在,不就是小感冒么?还住院了?而且不也说身体好了么,那她去不去看也没多大意义了不是么?想到这里,心里就觉得坦然了,便道了声“再见,保重身体”就挂断了电话。

彼端,端木彦握着手机半天回不了神,心里刹那间千种滋味环绕心头,却说不清道不明。

他突然有些怨恨自己的母亲,让自己的一颗心又被再次血淋淋的剖开,还被对方狠狠的踩了两脚,刹时间就体无完肤了。

只是,以萱,你就对我如此的绝情么?连我出了车祸住院都不愿意来看一眼,真是如此的急着想摆脱我?

端木彦又想了半天,直到乔蜜儿推门进入的时候,他还在发呆。

“彦哥哥,吃中饭了,我刚跟伯母打过电话,让她中午在家休息下,我来照顾你。”乔蜜儿一脸笑意盈盈的,丝毫看不出一夜未免的憔悴。

端木彦点了点头。

乔蜜儿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勺子,很得心应手的样子,“好吃么?”

端木彦又点了点头。

“彦哥哥,你这次的病可要快些好起来啊,我可还想跟你出去玩儿呢。”乔蜜儿不知是不是沉浸在喜悦里太投入了些,始终没有看出端木彦有半点的不开心。

一顿饭下来吃了半刻钟,端木彦称累了想睡觉。乔蜜儿觉得自说自话也很无聊,便也禁口不语了。

突然又想起车上凤千翎的那个吻,心里猛的一下沉,看了看一旁闭目养神的男人的俊颜,心里又有了无穷无尽的委屈。

突然就出声道,“彦哥哥,如果我嫁给了别人,你会怎么样?”

闻言,一直沉默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女人脸上的凄切,又闭上了眼,薄唇微启,终是没再说话。

乔蜜儿突然就觉得有些愤怒了,身体猛地覆上,红唇不偏不倚的直接吻了上去。

“你!!”端木彦惊讶的睁开眼睛,两手使力,却是推拒不开。

女人越吻越投入,大约是想把在车上那个凤千翎给与的屈辱一并送还过去,两手也在男人身上不规则的游动。

男人的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低的喘息,女人的挑逗他不可避免的也起了反应,只是却不是他所想,故干脆又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回应。

“你,你好狠心。”乔蜜儿吻了半天,发现身下的这具身体已经作“挺尸状”不予回应之后,只能不甘心的起身,而后抛下这一句,伤心欲绝的起身跑出去。

耳边听到甩门的声音,男人又闭了会眼睛,终是睁开了眼。

苍白的房间内一片静寂,似乎刚才的闹声只是一种虚幻。

端木彦就这么静静的躺着,满脸呆怔的神色,非喜非悲,看不出什么表情。

···

乔蜜儿出了病房门口,就仿若一股飓风般怒气冲冲的开车朝乔以萱家的方向冲去。

而此刻乔以萱正跟小白坐在餐桌旁吃午饭,小白的烧已经全部退下,只是身子还是有些虚弱,故中餐只是做了点清淡的食物。

二人正吃的一派祥和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了急剧的门铃声。

小白抢先去开的门,看到乔蜜儿的脸,他满脸的兴致就急剧的下降了,而后一声不吭的回到了餐桌旁继续吃饭。

乔蜜儿同样没有什么好脸色,进了屋,随便扫视了一番屋中的场景,在看到饭桌上的吃食之后,略微有些不屑的眼神,撇了撇嘴角,“堂妹这日子是越过越凄惨了,还是说你就喜欢这小白菜就白粥的滋味?”

乔以萱微微抬头,有些愣了下,看眼前女人气势凌人的样子,难道是来“踢馆”找茬的?再听这说话的语气,倒像是幸灾乐祸的样子,只是还真不能随了对方的愿了,她现在日子过的很是舒坦,只不知对方这般冷嘲热讽又是为什么?

故也微微一笑,淡然的道,“这滋味确实不错,堂姐如不嫌弃不如也坐下尝尝?”

乔蜜儿狠狠的瞪了一眼巧笑嫣然的女人,这该死的贱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忘卖弄她那点姿色,真是太厌恶了。

“不必了,我可吃不惯你这里的东西。”说完,径自坐在餐桌旁,看着二人吃饭。

小白还是心无旁骛的继续扒粥,他可是喜欢死了以萱做的饭菜,即便是白粥,煮的也那么的好吃。乔以萱边笑着看小白吃饭,自己也不忘扒拉几口进去,还时不时的帮忙夹点菜放到小白的碗里。

此刻餐桌上的气氛十分融洽,餐桌旁的女人却看着看着渐渐目露凶光,转而又想起了在端木彦那里受到的冷落和委屈,这心中的怨恨就更加深了,只恨不得把眼前的二人都撕巴撕巴入口中,嚼入腹中。

终于,二人用餐完毕,乔以萱不经意抬头,看到尚坐在餐桌旁的女人,下意识的宁起眉,“堂姐,你有什么事情么?”

这语气好似才想起来有这么一个人在这里似的,把乔蜜儿气的站起来差点就要发飙。

“哦,对了,端木彦住院了,你去看过了吧?”乔以萱貌似又不经意的提了一句。

本欲发火的某女突然一阵心虚,这怒火就刷的被浇灭了,“你怎么知道的?”

“苏伯母打电话告诉我的,怎么,你不知道?”乔以萱微侧目,这女人此刻的反映是心虚么?一向趾高气昂的此刻怎么倒成了落败的公鸡了?一定有内幕。

“哦,我当然知道,那么,你是打算过去照顾彦哥哥么?”乔蜜儿又追问了一句。

照顾?不就是感冒生病这等小事,其实都不用住院,还用照顾么?

“他身体不是好了么?”乔以萱有些郁闷,怎么每个人都把这个端木彦看的跟宝贝疙瘩一般,又不是小孩子了,至于这么呵护么?

“你出个车祸能第二天就马上好了么?”乔蜜儿突然提高了八贝分的音量呵斥道,她此刻心里只一径的为端木彦说话,却忘了此举正是将乔以萱往心上人身边推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