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落跑萌妻拒嫁亿万首席

第58章 是谁在发疯

落跑萌妻拒嫁亿万首席 琉晴阳 2399 2016-05-16 20:16:47

  凌晨三点,沈佩妮从睡梦中惊醒,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回神,她刚睡着,就现在过往的梦里,困意顿时被惊的全无。

有点睡不着了。

果然,睡觉前不能想以前。

冷穆凡不知道是走了,还是睡在沙发上。

想起身去看一看,又怕困在过去。

心中矛盾,想了一番,就算他没走,出去看了又能怎么样,还不如继续睡觉。

外面听不到雨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窗外隐隐约约能看到月光。

上半夜狂风暴雨,下半夜还有月亮。

老天爷变脸,比人还快。

刚想闭眼,尿意顿时袭来,厕所在外面,想忍着,越想越是憋不住。

没办法,只能出去了。

这个时候,就算冷穆凡没走,应该也在睡觉。

没什么好担心的。

走到客厅,沙发上竟然没人,被子明显有些乱,那人去哪了?

沈佩妮诧异极了,难道半夜离开了?

不是说车没油了?

客厅里寻了一番。

阳台上有个人影,吓她一跳。

冷穆凡坐在那里。

朦胧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一双幽深的眸子,仿佛能把人吸进去,冷冽的轮廓在月光下,多了一份落寞。

他穿着浴袍坐在那里,面无表情。

样子有点吓人。

沈佩妮从他身上看到了淡淡的哀痛。

他在痛?

他在痛什么?

那么高傲的人,有什么能让他痛的?

沈佩妮不由自主的走到阳台旁,等她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冷穆凡抬眼看了她一眼,目光暗诲不明。

在她看不见的眼底深处,带着点恨意。

阳台上放着她珍藏了好多年的红酒,看样子快见底了。

周围的气息压迫,她有些喘不过气来,这样的冷穆凡,从来没见过,也让她害怕。“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在这里做什么?”

大半夜的不睡觉,一个人跑来喝闷酒。

因为什么?

冷穆凡隐在黑暗中,虽然有着月光,看起来就像个暗黑使者。

生的出众,却是邪恶。

冷穆凡说,“以前有个人背叛我了,我在想,要怎么处理她,才能让我满意。”

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尤其是他狠厉的表情,让她一惊,全身上下起了鸡皮疙瘩,冷穆凡太恐怖了,她就不应该出来,被尿憋死也不该出来!

现在,她想回去!

一点也不想知道冷穆凡想干什么。

他要做什么,想什么,跟她无关。

就在她还在害怕的时候,冷穆凡抬头看她,眸色深沉,多看几眼她就会陷入其中,没有自救机会,他说:“你说,我该怎么处理这个人?”

沈佩妮干笑两声,你怎么处理人,她一点都不想知道,也不想回答他。“呵呵,我不知道,这种事不要问我。”

冷穆凡低头,不再看她,沈佩妮正松了一口气,他又开口了。“也是,你绝对不想知道,我怎么处理对方。”

沈佩妮说,“呵呵,那我回房间,睡觉了,你不想睡,就继续想吧。”

再多待一分钟,周围的低气压能把她压死!

趁此机会,还不赶快逃!

正要迈开腿,逃回房间的沈佩妮,突然被一股暴力拽回去。

她还没反应过来,一张脸压了上来。

冷穆凡抱着她靠在阳台栏杆上,半个身子被他抵在半空中,一双薄凉的双唇,又狠又猛吞下了她的惊呼声。

沈佩妮的双眼瞪的很大,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在阳台上待了多久,他的唇非常冰冷,没有一点温度。

冷穆凡的动作粗暴,霸道吻着她的唇,毫无温柔可言,双唇被吮的发麻,这人不给她喘息的机会,一味的掠夺,强占。

气势惊人。

沈佩妮被迫承受他压上来的力量,他一手搂着她的腰,把她上半身压在阳台外,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她还处在愣怔中,人也没有回应,反应过来双手抵着他的胸口,企图推开他。

奈何,对方好似铜墙铁壁,怎么推也动憾不了他半分。

察觉到她不配合,甚至是抗拒。

冷穆凡伸手捏着她的下巴,一个用力,沈佩妮吃痛,不由的张开嘴,这一失守,冷穆凡长舌直入,毫不怜惜,比刚才还要粗暴。

他缠着她的舌,不停的摩擦,吸允,动作狂野的她有点受不住。

这人究竟发什么疯!

“唔……”沈佩妮出声抗议,让他放开。

冷穆凡,要发疯,麻烦你换个人!

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瓜葛!

冷穆凡不为所动,依旧我行我素,势要攻池掠地才肯罢休。

这个人当初狠心的说分手,说不出任何理由,在他深爱的时候,她消失了,不见了。

不辞而别。

他差点发疯。

再回来,她站在别人的身边。

那一刻,恨不得一枪蹦了莫林。

他一直在告诉自己,恨她,报复她,可是看到她被人欺负,他忍不了,看到她伤心,他心疼,今天晚上险些撞到她。

那一刻,他慌了,害怕了。

今晚,他睡在沙发上,或许是这里全是她的气息。

或许,是因为她在身边。

睡梦中,梦到了五年前,这个人狠心说分手,不留余地,再潇洒的转身离去,连个背影也不留给他。

从梦中惊醒,当初的一切更是清醒的回放在脑海里。

心中的恨意,立刻涌上,再也睡不着。

翻出她唯一一瓶的好酒。

买醉。

这事五年前,他天天干。

再然后,她出来,见他不在沙发上,诧异的寻他。

那时,他冷眼相看。

想看看,他不见了,会不会着急。

转念一想,实在是幼稚。

依沈佩妮的性子,他不在,绝对会认为他回家了。

毕竟那么大的人,难不成还能丢。

她走过来,问他怎么了,他不阴不阳的回了几句,结果她害怕了想逃。

见她要逃,冷穆凡再也忍不住,情绪爆发了。

沈佩妮,你想逃就逃,哪有这么容易!

嘴上的力度越发的狠了,嘴里弥漫着一股血腥味,沈佩妮气极了,趁他不注意,脚一抬朝他腿间顶去,谁知道冷穆凡反应很快,一步后退,她踢了个空。

得到解放,沈佩妮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嘴巴发麻,嘴角很疼,估计都烂了。

这人究竟有多狠?

有多恨她?

接个吻还能吻出血。

水汽的双眸满是怒意,瞪他,嘴巴太疼了,简直不是她的了。“冷穆凡,你发什么疯!”

我们早就分手了。

为什么要做让我难堪的事!

她的双唇红肿不堪,嘴角有些血迹,看样子非常狼狈,就好像他蹂躏她一样,事实也却是如此,冷穆凡勾起双唇,嘴边的笑容很冷,阴森森的,“你说错了,我早就疯了。”

“疯子!”

冷穆凡说,“沈佩妮我问你,如果再来一次,当初你还会不会狠心分手,然后消失不见?”

“知道我是疯子,就老实回答。”

听到此,沈佩妮神情有些痛,过去是她不愿回想的,答案是一样的,站起身子她直视冷穆凡,神情肯定。“会,再来一次,我的选择还是一样的。”

猛然,他手握双拳,神色冰冷逼人,好一个选择还是一样的,“很好。”

冷穆凡倏忽转身,再次拂袖离去。

下了楼,他坐进车里,摔上车门,脚踩油门,冲出御庭公寓,脑海里是沈佩妮狠心说分手的那一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