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落跑萌妻拒嫁亿万首席

第59章 他说,永远不会放手

落跑萌妻拒嫁亿万首席 琉晴阳 2634 2016-05-16 20:16:47

  A大这条通往学生宿舍的小道,两边是一排排梧桐树,现在正是入秋时节,梧桐树叶开始微微泛黄,据说每每到深秋时期,这条道路成了A大最美的风景。

此刻已是深夜,学生大多数都睡了,学校也开始禁夜,这条路上相对而立站着两人。

“穆凡,我们分手吧。”女子的神情坚决,语气无情。

面前的她扎着马尾,穿着牛仔背带裤,T恤,整个人越发青春洋溢,往常浅笑的梨涡不见,换上绝情的面孔。

冷穆凡听到她的话,心底一颤,这是他听过最好笑的笑话。“理由?”

理由。

为什么要分手的理由?

沈佩妮故作无心,可谁知道,她的心痛的快没知觉了。“不爱了。”

穆凡,原谅我。

我爱你,一直都爱。

我不想分手,可是我没办法。

我是个坏女孩,不要伤心,不要难过。

不值得。

我不值得。

冷穆凡面色一沉,说爱的是你,现在说不爱了,晚了!“沈佩妮,你觉得你说不爱了,我就会同意分手?招惹我的那天起,你就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招惹上我,你就应该做好一切准备。

想分手,想离开?

不可能!

游戏开始了,不是你想结束,就能结束!

沈佩妮眼底闪过挣扎,正因为我了解你,所以我才会提出分手,“穆凡,我们能不能好好谈谈,和平分手?”

做不了恋人。

做不了朋友。

更不想和冷穆凡变成敌人。

她的神情略有些复杂,冷穆凡忽然蹙起眉梢,一双深邃的眼睛打量她,这双眼仿佛能看穿她。“无缘无故和提出分手,说出了什么事?”

眼前的这个人,他太了解,她的一个动作,冷穆凡就能从中看出,她想干什么。

在此之前,他们两人没出现过任何矛盾,之间也没出现过第三者。

谁敢跟他抢,简直就是找死。

而他,除了沈佩妮,没近距离接触过第二人。

突然说分手,只能说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沈佩妮一惊,她怎么忘了,冷穆凡是多么的精明,眼睛有多毒,自己的一举一动,逃不过他的眼睛,自以为伪装的够好了,没有丝毫破绽,他竟然一眼看穿,不得不说真的很可怕,她不能说,只好隐藏情绪,更加的绝情,“没出什么事,不爱了就是不爱了。”

冷穆凡说,“你觉得我会信?”

知不知道,每次你对我撒谎,眼睛闪躲,表情挣扎,这都是你心虚的表现。

“冷穆凡,不就是分个手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穆凡,快点同意,不要再说了,我怕自己真忍不住,全盘托出,那样的后果,将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我想保留在你心里的美好。

请你不要再追问了。

他笑了,嘴角的笑容十分阴冷,那双养尊处优的手捏着她的下巴,手劲有些大,“说的真简单,想甩了我想想后果,没有那么容易!”

他是她见过的最高深莫测的男人。

仿佛,从来没有真的看透过他。

下巴有些疼,冷穆凡察觉到她的不适,手微微松开,阴冷的笑容不见,他说,“恬恬,我不会分手,永远不会。”

恬恬,这个是她的乳名,她出生后第一次露出笑容,妈妈说就像一颗糖果,甜化了她的心,便取名叫甜甜,后来爸爸说这个甜和他一个朋友同字,妈妈又特别喜欢这个名字,不想改,就改成了恬恬。

这个名字开始只有亲人知道,冷穆凡说他很喜欢这个乳名,便一直叫了。

冷穆凡对待其他女人,都是冷血无情,冰冷无心,吝啬给别人一个眼角,对沈佩妮就不一样了,身为他的女朋友,那简直是宠的无法无天都觉得不够,这也是众多女同学嫉妒沈佩妮的原因。

平日里,那么高冷,高傲的男神,竟然也有温情的一面。

这让多少女同胞,恨她恨的牙痒痒。

怎么拥有冷穆凡这一面的人,不是她们呢。

这句话使得沈佩妮一个颤抖,险些没站住身子,冷穆凡眼疾手快一把环住她的腰,防止她摔倒。

永远不会分手。

这句诺言,像是一颗巨石,压在她的心上。

以为冷穆凡也就是喜欢自己,说不上爱,不然从来都是她主动,缠着他,从懵懂的时喜欢到深爱,为了他来到A大,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追他,当他说记得沈佩妮的时候,她整个人欣喜若狂,喜形于色在宿舍楼顶喊了一晚上。

结果宿管老师差点记了她一个警告。

一直以为,认为自己爱比他多。

今天才知道,原来冷穆凡的爱并不比她少。

因为这话,连她都说不出口。

冷穆凡栖身而上,把她压在树上,唇随之落在她的唇上,像似惩罚般,吻的发狠,撬开她的牙关,寻着她的舌,纠缠,沈佩妮忘了之前,生涩的回应他。

纠缠了一番,她气喘吁吁,想起明明在说分手,最后竟然演变成这个情况,不由的懊恼自己被美色所迷。

冷穆凡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很疼,想推开他,他一改狠劲,温柔的舔抿唇上的伤口。

一吻过后,他附在她耳边发狠的说,“不准分手。”

听着他的话,沈佩妮皱起眉梢,分手一定要分,没有选择,正要反驳冷穆凡的手机响了。

“怎么了?”冷穆凡的脸色一变,有些难看,“好,我马上就来。”

“爸爸情况很不好,我要去医院,不能送你回去了,你自己小心点。”说完他放开她,利落的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沈佩妮神色苍白。

穆凡,分手我不是说说而已。

既然当面说不清楚,那就电话里说。

手机编辑一条短信。

很长,

反复看了几遍之后,沈佩妮咬紧牙关闭上眼睛,按了发送。

年少时,我曾说过要做你的女朋友,你为人高傲,如果能让你爱上我,这让我很有成就感,所以我拼命的追你,并不是因为我有多喜欢你,而是能追上你我会很骄傲,身边的人都会羡慕我,可以满足我大大的虚荣心。

有时候我都在想,那么高智商的你,怎么就没看出我的假意呢,看着你渐渐情深不寿,我突然良心不安,觉得这么骗你,我很卑鄙,既然不爱你,就要放手,让你寻着真正爱你的人。

分手吧,我不爱你。

一直不爱。

“shit!”冷穆凡一拳打在方向盘上,车子随之一颤。

想起沈佩妮说的那些话,他就愤怒的想杀人。

幽深的公路上,保时捷跑车停在马路上,主人也不管这里能不能停车,好在过往的车辆不过,没有影响交通。

冷穆凡靠在座椅上,从一旁的置物柜摸出烟,点上。

以前不抽烟,自从沈佩妮不辞而别后,那段时间抽的特别凶,他控制的很好,没有烟瘾,只有特别烦躁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抽一支。

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打断他的思绪,伸手拿手机接起电话。“什么事。”

手中的烟还在抽着,暗灰色的烟雾飘荡在他面前,模糊的侧脸看不清他的表情。

蓝欣刚从米兰时装周回来,一段时间不见,最想的是他,所以一下飞机就打电话,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对方,哪怕一面。“穆凡,我刚下飞机,你能来接我吗?”

现在凌晨五点,因为太想他,顾不上他有没有醒。

冷穆凡吸了口烟,吞云吐雾,面无表情,“没空。”

拒绝的话含着薄冰,蓝欣心中苦涩,永远都是这样,穆凡你什么时候能对我热情一点?“真的没空吗?”

他说,“蓝欣,机场外出租车多的是,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蓝欣听着对方毫不犹豫‘啪’的一声挂断电话,眼角最终忍不住滑落一行清泪。

穆凡,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冷淡,我有哪里不好?你要这样对我?

永远都是敷衍了事,你什么时候才能正眼看上我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