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神图腾:兽妃天下

第305章 喝下药水

神图腾:兽妃天下 如沫 3064 2016-08-27 20:02:04

  听云楚说完,秦非夜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薄唇抿的紧紧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半晌之后开口,“是他弄丢了你,还是你弄丢了她,云楚这个人对你好吗?当初你是怎么坠落山崖,流落到缥缈宗的,他若是能保护好你,会让你差点丢了性命吗?”

这件事情是云楚不愿意提及的,是她心里最隐秘的一部分,她与祁寒歌的决裂,还有沐枫的死亡都像是一根刺扎在她的心里,最隐秘的部分。

“我的事已经说清楚了,秦非夜,如果你愿意,我们就是朋友,若是你放不下,那么我们就当从未认识过。”

云楚的声音冷凝,带着一丝怒气。

秦非夜的脸戚戚然。

也就是在此时,有一个小太监上前,恭恭敬敬的跟云楚行了个礼,“云姑娘,陛下正在凤月阁等您,请您无比过去一趟。”

云楚心里的隐痛被提及,也不想在跟秦非夜待下去,正好借着这小太监离开,于是看一眼秦非夜,“我还有事,先走了。”

秦非夜的脸上呈现出很复杂的情绪,没有点头,但是云楚已经转了身,随着小太监离开,往凤月阁走去。

看着云楚的背影,那个女子始终没有回头,他的心里一抽一抽的疼,像是被人给挖空了一般,像是自己一直坚持的信念被打破,坚持守护和寻找的东西就这么丢失了。

他从缥缈宗离家出走,一句解释都没有,顶撞了自己的父母,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后悔吗?不,一点儿也不后悔。

看着云楚的背影,只觉得瘦弱,心疼蔓延上她的心扉,这个少女一贯是坚强的,将自己武装的很好,却也将全部的疼痛都自己扛了下来。

那个男人……是叫祁寒歌吗?

如果他待云楚好,那么他会放手,若是他待云楚不好,海枯石烂他也不会放手的。

“夜哥哥……!”

耳边响起一道温柔的声音,秦非夜转头,看到伊柔儿站在身边,一双美目波光粼粼,似乎有些微红,好像哭过。

深呼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秦非夜冲着她笑一笑,“柔儿,怎么了?”

“夜哥哥,你找到了你一直在寻找的女子,你还会陪我游山玩水吗?”

眼中带着点点哀求,像小白兔一样的女子让人不忍心拒绝。

但是秦非夜却是摇了摇头,此时云楚的背影已经看不见,但是他却是语气坚定的跟伊柔儿说道,“接下来我不能陪你了,我要留在云楚的身边,保护她,直到她幸福。”

这是秦非夜的心里话。

伊柔儿垂下眼,放在身侧的手却是握紧,指甲都刺入了肉里面,很疼她却感觉不到,只是幽幽的开口,“云楚姑娘真是幸福,能得到夜哥哥如此垂怜。”

秦非夜的目光却是没有放在伊柔儿的身上,而是一直流连在云楚离开的方向,听到伊柔儿的话,下意识的喃喃开口,“是我幸运,遇到了她,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

凤月阁。

红色的地毯蔓延百里,房门之上贴着红色的喜帖,牌匾之上挂着红色得出绸缎,一看就是喜屋。

云楚看了一眼,那小太监将云楚送到之后就恭敬的转身离开了。

“沐云楚,你进来吧。”

房屋内传来祁湛的声音。

云楚挑了挑眉毛,这个男人干什么?不用一会儿就要大婚了,他这单独叫她过来是咋回事?因为心里隐秘的东西被翻出来,所以情绪有些失控,所以也没问清楚就跟小太监走来这里。

对于祁湛,云楚从未放在眼中,所以也不怕他。

索性便推开门,走进屋内,喜气洋洋的一片,倒出都是红色,张扬着喜气,祁湛却是一身龙袍,袖口和袍子下摆都镶着红色丝线,腰间也是同色系的腰带,他正坐在厅内的椅子上喝酒,桌子上放着好几个酒壶,他的脸也有些发红,看起来有些醉态,但是眼神却是一如既往的锐利。

“我来了,所以你要给我祁凌逸的解药吗?”

单刀直入,他为什么在这里喝闷酒不是云楚想知道的,留下他一命,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陪我喝一杯。”

祁湛将其中一个酒壶往云楚的方向一推,抬起头来看着她,开口说道。

云楚眉头微皱,却没有上前,只是开口道,“昨天晚上已经喝过了,今日就算了,看时辰,沐玲珑就快要进宫了,你还是少喝点,赶紧起身去迎接她吧。”

听到云楚提起沐玲珑,祁湛的眉头似乎皱了一下。

他呵呵笑出声来,但是却始终垂着头,似乎落寞至极的模样。

“我知道一切都晚了……!沐云楚,我终究是失去了你。”

祁湛起身,手中拿着一个玉制酒杯,走到云楚的眼前,将手中的酒杯递到她的眼前,然后落寞颓废的开口,“喝了这杯酒,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祁凌逸的解药我也会给他。”

云楚接过,放置唇边。

祁湛被悲伤掩盖的眸子一闪,心虚一闪而过。

然而云楚将酒杯放置唇边的时候,却没有立即饮下去,只是觉得这祁湛突然这么好说话,莫不是在酒中加了什么东西。

似乎是察觉到了云楚所想,祁湛直接拿过云楚手中的酒杯,当着云楚的面便喝了下去。

“你以为我会害你?我还没有那么卑鄙。”

祁湛脸上嘲弄的神色一闪而过。

云楚轻咳一声,也是觉得自己想多了,于是开口,“那你在为我倒一杯。”

于是祁湛起身又为云楚倒了一杯酒,顺便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递到云楚的眼前,“这是给祁凌逸的药。”

祁湛的诚意表现的很明显,云楚也少了那份戒心,于是仰头,将手中的酒一口饮下。

清清凉凉的味道,并不辣,似乎是酒的浓度不高,说不上什么感觉,于是云楚也没有在意,拿过放着祁凌逸解药的瓷瓶转身出了屋子,临走之时说了一句新婚快乐,却没有瞧见祁湛复杂又透着狠辣的目光。

那句新婚快乐还在耳边,祁湛却生生的握碎了手中的杯子,快乐?他一点儿都不快乐,现在的他一点儿都不想娶沐玲珑。

“你做的很好。”

就在这时候,耳边响起一道低沉暗哑的声音,带着面具的斗笠人出现在房间之内,全身上下都被包裹在黑衣之中,看起来鬼魅无比。

“你说了那药水只对沐云楚有作用,我喝了不会有什么感觉,现在她已经喝下了,你可以告诉我那药水是干什么的了吧。”

祁湛背着手,盯着黑衣人问道。

“接下来你自然会知道,你想要这个女人,很快她就是你的了。”

黑衣人桀桀的笑出声来,沙哑刺耳,让人发颤。

祁湛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危险的味道,这个黑衣人修为强大,并且神出鬼没,他根本不是对手,却是对方想要弄死他,根本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你到底是谁?什么身份?”

祁湛终于忍不住的问出声来。

昨夜他接下这个黑衣人手中的瓷瓶之后,便找御医来研究过这药,可御医却愣是看不出来,而他本以为会是那种秘药,让女子失去神志的药,但是现在想来显然不是了,那么那药究竟是干什么的。

“你没有资格知道。”

黑衣人很是狂妄,直接扔下这句话便消失在原地,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祁湛站在静谧的房间之内,看着满屋子的喜气,眼中渐渐凝聚起嗜血的味道,他知道自己无异于与虎谋皮,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便与对方狼狈为奸,但是他不后悔,如果得不到沐云楚,那么便毁了,总之是绝不会便宜了祁寒歌的。

云楚出了屋子,便往御花园走去,她手上拿着乘着解药的瓷瓶准备去送给祁凌逸。

“云楚,你去哪儿了,找你半天了。”

远远的便看到魅音牵着一个北星辰出现,有些气急败坏的模样,似乎很焦急。

云楚没理魅音,只是看向北星辰,开口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客栈等着吗?”

北星辰上前一步,握住云楚的手,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姐姐,我占卜过了,你的命格星非常的暗淡,有血光之灾,我们离开这里吧。”

北星辰的脸色有些苍白,一双眼睛却是担忧无比,是真正的关心着云楚。

知道北星辰是占卜世家的后人,云楚对他的话还是相信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有血光之灾吗?

她现在身在皇宫,谁会来杀她?

难不成是巫名宗的人?看了魅音一眼,这个可能性最大。

接触到云楚的眼神当即就明白了她所想,于是魅音撇撇嘴,“你仇家那么多,别栽赃在巫名宗的头上,要知道有少主在,巫名宗的人绝对不敢动你的。”

那会是谁?

祁湛?沐玲珑,沐青山?总感觉这些人都不构成威胁。

“走吧。”

云楚牵住北星辰的走,抬起脚往外面走去,小少年反握住她,手心里出了不少的汗,似乎很紧张的样子。

“这小子对你还真好,因为担心你,就自己跑来了,差点被侍卫给抓起来,幸亏我闲来无事溜达的时候遇见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