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神图腾:兽妃天下

第300章 从此你在我心里

神图腾:兽妃天下 如沫 3015 2016-08-16 20:10:03

  看到云楚,玄离从椅子上站起来,目光依旧清冷,却似乎又多了些别样的东西。

没想到会看到玄离,有些意外,但云楚还是点了点头,“好久不见。”

玄离嗓子有些发涩,就这样直直的盯着云楚,似乎透过了千万年的光景。

“好久不见。“

正气氛一瞬间有些凝滞,云楚看着玄离,他的目光太过于深邃,竟让她生了一股熟悉之感。

“玄少主,真是好久不见。”

一旁的祁凌逸这时候出声,他从出现在客栈的那一刻开始,玄离的目光竟然一直都没有放在他的身上,忽视的彻底,好歹给个眼神,不是吗?而且作为男人他当然明白玄离看向云楚的目光太过于深邃,还有深深的爱恋。

对,就是爱恋。

所以祁凌逸为他的三哥感到担忧了。

“恩。”

谁知道,祁凌逸跟他打招呼,玄离竟然只是淡淡的点了一下头,态度冷漠的很。

“我可以跟云楚单独谈谈吗?”

这是什么意思,直接赶他走,这是嫌弃他碍事了。

祁凌逸简直气的要死,就这样走了,三更半夜的将机会给他跟云楚独处?这可是不行,当即哎哟一声,就捂着胸口,一副痛苦到不行的模样。

“怎么了?伤口疼?”

云楚看他这样,下意识出声。

“恩,云楚你给我上点药吧。”

祁凌逸一脸的可怜巴巴,虽然脸瘦的脱了形,但是那双眼中的痞气却仍是在的。

云楚点了点头,将他带回来本来也是没打算放着不管的,自然要清理一下伤口给他上药。

随之,这时候玄离冷漠的声音却突然响起,“魅音。”

话音一落,火红色的身影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恭恭敬敬的站在玄离的眼前,“主子有何事吩咐?”

“带他去上药。”

“好咧,小王爷这边请吧。”

两人一言一语,根本就没给祁凌逸反驳的机会,魅音一把就揽住祁凌逸的胳膊,拖着他就要走。

“我不用你,你给我放开,你从哪里冒出来的,云楚,你帮我上药。”

祁凌逸本就一身的伤,哪里是魅音的对手,挣扎了几下都没能逃脱魔抓,于是赶紧向云楚求救。

“要不……!”

“男女授受不亲。”

云楚刚刚开口,话还没有说出来呢,就被玄离给打断了,这里有好啊。

“你给我放开,这个红毛鬼,放开,你主子安得什么鬼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

祁凌逸哇哇大叫,魅音直接拖着他上了二楼,将大厅的空间让给了云楚跟玄离。

离去时,瞥了一眼,瞧见云楚站在那里,清丽的容颜,依旧淡漠的表情,心下闪过一道复杂的情绪,他的主子来了,他便要退去二线了呢,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他能肖想的。

空气静谧,外面的月光透过打落在大厅之内,火红色的蜡烛燃烧出噼啪的声响。

“云楚,这些日子你还好吗?”

最终玄离打破这静谧的气氛,率先开口。

“还好。”

云楚淡淡点头,只有两个字。

两个人之间有些尴尬,因为找不到话题聊。

在云楚心中,她跟玄离本来就没有太深的交情。

而对于玄离来说,他找了她很久很久,一样的容貌,并且还契约了赤凰,她便是重生的月亮女神,他一直心爱的女孩。

玄离的目光太炙热了,云楚想要忽视都忽视不了,也有些奇怪,于是便偏头看他,这个人说了一句话之后,便静音了,却又这样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是为哪般?

“玄少主,你有什么事情要说吗?夜已经深了。”

云楚的意思表达的很明白,天色不早了,她要准备休息了。

但是玄离好不容易才见到她,一肚子的话,只是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而已,云楚说要去休息,心思意乱,当即便开口道,“云楚,以后你叫我离哥哥可好?”

“恩?什么?”

云楚眼睛有些意外的睁大,看向玄离,他说什么?

玄离这厮脑子是不是发烧了,怎么说出这样的话。

从见面到现在就觉得他有些诡异。

看到云楚的表情,玄离也是觉得自己孟浪了,一时间没控制好,竟然就脱口而出了,很是尴尬。

“云楚,你还记得我吗?对我有没有印象?”

玄离生硬的转移话题,但是这样的他愈发的让云楚怀疑这些日子他是不是遭遇了什么,怎么说话都疯疯癫癫的。

“记得,我记得你的救命之恩,也记得你想要抢我手中的神图腾碎片,那日昏过去之后,我没有对你动手,便是还了你的救命之恩,我觉得我们之间两清了。”

云楚这姑娘本来也是实诚,当即便坦诚的开口。

她始终也没想明白,玄离将魅音派来她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

听到云楚这般说,玄离吸了一口气,将心口的那点复杂的情绪给压了下去,终究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呢。

玄离也觉得自己有些太过于着急了。

但是他迫切的心思却没有人能够体会。

“那次是我抱歉。”

玄离郑重的道歉,此时可真是无比的后悔,神图腾碎片这东西相比起他万年来的夙愿真的是不值一提好吗?时光轮回,他的重生,他的神识觉醒,也不过就是为了求一个她而已。

“没关系,事情已经过去了。”

云楚摇摇头,她没有追究的意思,毕竟眼前的人对她有过救命之恩。

“那我之前说的话,你还会考虑吗?”

玄离又问,眼神有些灼热。

云楚懵了一下,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话?考虑什么?”

玄离见她一脸迷茫的样子,心下一阵疼,想必是他给她留下的印象太不深刻了,那些话也被当成了片面之词吧,于是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格外认真的开口。

“云楚,做我的女人好不好,做巫名宗的少主夫人,做我玄离的女人。”

表白啊。

云楚眨了眨眼,总感觉这一次见面,玄离有些不一样了,在之前的玄离对她虽是礼貌,却也透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倨傲尊贵感,但是此刻却是小心翼翼却满含深情。

深情。

是因为这样的目光在祁寒歌的眼中她也见到过。

想要拥有,而且无比诚挚。

云楚觉得她的桃花运真是不错,前一脚祁湛不是才跟她表白了吗?怎么后一脚玄离又要让她做他的女人?

她的魅力何时这么大了?

本是想透过玄离的眼睛看看他是否又有什么计谋,但是却只看到一片深情,深邃的犹如一汪湖水,里面承载了只有她一个人的身影,那份属于他的疏离也好似被收了起来,只是小心翼翼的期盼着,等待着。

到底哪里不对了呢?

云楚想不明白。

但仍是抿抿唇,开口道,“玄少主,我不知道你为何突然想向我表白,不管你出于何种目的,恩……恐怕都要让您失望了,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

目的……

听到云楚这般评价他的心声,玄离只觉得胸口处似被人撕裂开,汩汩的往外冒着鲜血,她不认识他,想不起前世的记忆,没有关系,这些都不是她的错,可是她说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

命运的齿轮总是惊人的相似,这种天命甚至让他有一种无力感。

他似乎又看到了神界的那一幕,高高的神殿之上,他一脸冰霜,而她一袭紫衣,伏跪在地,满脸泪水,“离哥哥,我有喜欢的人了,我爱上他了。”

玄离深深的呼吸一口气。

他不问,也知道云楚说的人是祁寒歌。

眼中有煞气一闪而过。

这一世,他是最先觉醒神识的,所以他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再次走在一起的,否则他将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祁寒歌,不是你的良配。”

终于,玄离开口说道。

云楚眉头一皱,她不喜欢这样的否决,于是口气微冷,“没关系,我自己觉得好就可以了。”

玄离的拳头紧紧的握起来。

“云楚,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我如何会受伤?”

似乎没想到玄离会蹦出这么一句话,云楚皱眉反问,其实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她不想跟玄离谈下去了,因为玄离给她的感觉有些压抑。

站了很久,便起身做到了椅子上,玄离却始终站着。

“你可知道祁寒歌的真正身份?”

云楚的眼睛一眯,下意识的抬头看向玄离,却见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在她的身上,好似眼中只有一个她而已。

女人对男人的目光是很敏感的,厌恶,喜欢,或是深情,都可以很轻易的捕捉到,云楚又不是没经历过情爱,当然知道玄离眼中的目光是代表什么意思,只是她不是很明白,为何几月不见,这目光就深情成这样了?难不成是这些日子相思成疾,才发现对自己是真爱?

想到这里,云楚自己都打了个寒颤,觉得自己的脑洞又大开了一些。

于是避开玄离的目光,将心中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问出,“你见过祁寒歌?”

没见过不会这样说。

而且祁寒歌突然无缘无故的失踪,会不会跟玄离有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