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神图腾:兽妃天下

第295章 毁容

神图腾:兽妃天下 如沫 3029 2016-08-09 23:16:43

  沐玲珑摇头,拖着受伤的身体后退,双眼渐渐溢出阴毒的光芒,她死盯着沐青山,“你不知道她是在离间我们两个吗?我丹田没有了就是废物了,我不要成为废物。”

“可是珑儿,你明日之后嫁给新皇,以后便没有人敢欺负你,而你丹田不在,便不会再对沐云楚造成威胁,可以保住一命,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沐青山很快便理清了云楚的心思,他想明白了,若是只要沐玲珑的一个丹田,那么他不仅不会死,而且沐玲珑也不会死,明天还是会嫁给新皇,成为皇后,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

“两全其美?哼,我绝对不会答应,我还是接受第一个条件,你死我活着。”

却突然,沐玲珑变了脸色,一双美目此刻满是狰狞的神色,恶狠狠的盯着沐青山,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只要一想到自己的丹田被废了,自此以后她就要成为一名废人,沐玲珑全身都发抖,她绝对不会接受从天才到废物。

沐青山没想到沐玲珑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有些震惊,甚至没有反应过来。

刚才他的这个女儿不是还抱着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不舍得他吗?

他愿意为了保自己女儿活命,甘愿牺牲性命,为什么她的女儿不能自毁丹田,保他的性命呢?

沐青山此刻心凉无比。

“你们商量好了没有?”

云楚将这一切尽收眼底,有些嘲讽的出声。

沐青山抬起头,看向云楚,目光复杂,此时这个年过半百的男人竟是好像瞬间苍老了不少。

“你是故意的吗?”

“嗯哼,我是,我就是想让你看看你自己养的女儿的真面目,我虽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却尚且留你一条性命,但是你的亲生女儿却是为了自己,连丹田都不肯废,宁愿让你去死。”

云楚的话像是针一样的扎在沐青山的心头,他大口大口的喘气,只觉得心脏处疼痛不已。

在看眼前的沐玲珑,却好似从来没有认识这个女儿一般。

魅音真心觉得畅快,但是心里更多的是对云楚的佩服,他本以为沐云楚这么恨这个叫沐玲珑的,定然是手起刀落,将她杀之而后快,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如此诛心。

从精神上崩溃远远比肉体上的折磨更让人绝望。

而此时沐玲珑将沐青山失望的眼神尽收眼底,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她知道自己的父亲对她心寒了,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她是绝对不能失去自己的丹田的,否则她日后还怎么报仇?

“魅音,交给你吧,我累了。”

看着沐玲珑这张脸,云楚觉得差不多了,她本来想着将沐玲珑给扔进花楼,然后在找数十个男人给她上一堂课,也算是报了沐枫受辱之仇,但是同为女人,却仍是厌恶这样的手段,女人除了清白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容貌。

“沐云楚,你答应不杀我的,你出尔反尔。”

见云楚要走,沐玲珑尖叫出声,反而沐青山一脸平静。

云楚的脚步已经迈了出去,看到沐玲珑那张扭曲的脸,心下冷笑,这个女人现在又怎么配做自己的对手呢?

“如何处置?”

魅音懒洋洋的问,心里却有些高兴,这个女人总算是用到他了,摩拳擦掌准备着。

“你可以睡了她,也可以废了她。”

简单的一句话已经决定了沐玲珑的命运,她已经不想沾手,只是往后退了退,给魅音腾出了地方。

“睡了她?还不如去睡一只猪呢。”

魅音嫌弃的开口,走上前踢了沐玲珑一脚,他这个人更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并且最讨厌这种虚伪的女人了。

沐玲珑脸色苍白,不断的摇头,她领教过魅音的手段,自然之道他的狠辣,这一刻沐玲珑甚至觉得就算她落在沐云楚的手中,都比落在这个男人的手里强。

刷……

魅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自己的那把没人扇,刷的一下打开,扇子前端当即伸出五片薄如蝉翼的刀片,在昏暗的室内散发出冰冷的光芒。

“你想干什么?”

沐玲珑不住摇头,拖着自己伤痛的身体往后退,直到退无可退,靠在了石墙上。

“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废了你的丹田。”

魅音幽幽开口。

“不要,不要。”

沐玲珑双眼惊恐,不住摇头,看着逼向她的魅音,她转头对着沐青山大叫求救,“爹,救我,救救我,我是你的女儿,我是你最爱的女儿啊。”

她大喊,声音都破了音。

沐青山却只是苍白了脸,看着狼狈不堪的沐玲珑,一句话也没有说。

“别吵了,烦死了。”

魅音觉得沐玲珑的声音异常刺耳,有些心烦的一脚踢过去,直接便将她的下巴给踢掉了,成功的阻止了她的尖叫声。

疼,非常疼,沐玲珑张大嘴巴,却是闭不上又喊不出声音,额头大滴大滴的汗珠落下,从没有过的绝望席上心头,下一秒她的眼陡然睁大,只觉得腹部一阵疼痛,魅音的脚已经踢了上去,将她的身体往石墙上一推,咔嚓,砰……

有什么东西在她的体内碎裂,剧痛席卷了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四散的灵气在体内横冲直撞,每一条经脉都像是承受不住这些灵力而要断裂似的。

她从来不知道丹田碎裂是这样的感觉,疼的她想死去。

完了,一切都完了,她废了。

动不了,又喊不出声音,她双眼绝望的看向沐青山,接着又迸发出尖锐的恨意,为什么不救她,为什么?明明你死了,我就可以活。

这样充满恨意的目光沐青山自然是瞧见了,只觉得心更疼,他的这个女儿其实真的很自私,转开脸,不去看,沐家的希望废了。

“疼吗?”

看着沐玲珑扭曲的脸,魅音却是开心不已的笑出声来,本就长得妖孽,一笑更是勾人,与沐玲珑的凄惨形成鲜明的对比。

于是他蹲下身子,看着沐玲珑,“疼吗?”

他又问,声音难得温柔。

沐玲珑有些恍惚,眼中布满了泪水,点头祈求。

“我最喜欢别人求我,但是我更喜欢看人生无可恋。”

他露齿一笑,百花盛开,手中的美人扇啪的一下打开,五枚薄如蝉翼的刀片自扇子前端伸出,魅音突然一挥,拂过沐玲珑的脸……

“啊啊啊……!”

“啊……!

惨叫声自沐玲珑的喉咙里面溢出,她说不了话,却是能从喉咙里面发出声音,只能啊啊啊的惨叫,鲜红的血液涂满了一脸,甚至遮挡了她的视线。

她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嗖的一声,有扇子自眼前划过,冷风阵阵,然后她的脸上突然开始疼,并且越来越疼,鲜红的血液从脸上流下,落入脖颈。

此时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被毁容了。

绝望,生无可恋,沐玲珑惨叫出声。

“走吧。”

云楚淡淡开口。

这一切都入了她的眼,她什么都没有说,魅音竟然就猜到了她如何想的,这个男人虽为下属,却着实可怕。

“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沐玲珑今日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的。”

扔下这一句话,云楚转身走出破庙,将身后的一切都抛在脑后,而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暗下来,黄昏夕阳映照出淡淡的光芒,将人的脸上渡上一层金色的光晕。

仰头看了看天,想到沐青山与沐玲珑的狼狈,她竟然没有丝毫开心的感觉。

人已经死了,终究是回不来了。

枫儿,我为你报了仇,但仍是失去了你。

此时,魅音也跟了上来,手上又拿出了他那象征身份的美人扇,风流入骨。

“走吧。”

魅音上前看到云楚眼中悲戚,说了一声,伸出手去揽云楚的肩膀,手刚刚碰到,却被云楚躲开,她收回目光,率先而走,将魅音甩在身后,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魅音的眼神闪了闪,总觉得心口处升起了一丝不舒服,但随即他就将这份感觉给抛在脑后了,蹭蹭蹭的追上云楚,“你过河拆桥啊,我刚刚才帮你收拾了那个贱女人,你就给我甩一张臭脸,没你这样的。”

魅音抱怨,云楚只当没有听见。

反正他是玄离派到身边的,不用白不用。

“跟闷葫芦似的,现在你不是应该很开心才对吗?”

“没感觉。”

云楚扔了三个字给他,魅音摸摸鼻子,一脸无趣,这女人属什么的。

“现在我们去哪儿啊?看这天色,要吃晚饭了啊。”

魅音再一次凑到云楚的跟前,笑眯眯的开口,不管云楚怎么冷淡,他就是愿意往上凑。

云楚没回答他,她现在什么也吃不下,从来到这东夏国就觉得压抑的不得了,不知道是不是北星辰的话让她心里有了一丝紧迫,总觉得会出什么事情。

两人步行而走,用了半柱香的时间才从郊外走回帝都,到处都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嘲讽的勾了勾唇角,这大婚怕是举行不了了。

沐玲珑除了剩下一条命,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