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神图腾:兽妃天下

第206章 云楚蛊毒发作

神图腾:兽妃天下 如沫 3086 2016-06-21 11:35:41

  张了张嘴,秦思卉眼睛通红,似乎很痛苦的样子,但是却无论如何也张不开嘴。

这样的秦思卉,不止让萧惊云心疼,更是让秦非夜和萧非影难过。

他们的娘亲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非夜,不要逼迫你娘亲,她不愿意说就不用说,本来也是我打扰了,我没有关系,本来也是要走的。”

云楚对秦非夜说到,这样说,秦非夜心里更是难受。

“好,我陪你一起。”

他握着云楚的手腕,强势而霸道,带着不容置喙的口气。

“真的不用。”

云楚甩了摔他的手,却没挣脱的开。

转身,却突然胸口处传来尖锐的疼痛,云楚脚步一顿,呼吸一窒,再不敢挪动半步,这种痛如此熟悉。

额头上冷汗密密麻麻的落下来,昏迷了这么多天,倒是忘记了她的体内还被那个巫媚儿给下了噬心蛊。

反手握住秦非夜的手,云楚的呼吸都变的粗重了许多,她大口大口的呼吸,企图缓解体内那种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疼痛/

“云楚,你怎么了?”

秦非夜第一个发现云楚的异常,她那么用力的拽紧他,握住他的手。

刚才那一瞬间还有些窃喜,但是下一秒就发觉不对了,因为握的太用力了。

云楚几乎站立不住,这种疼痛一开始只是局部,但是很快全身都是这种密密麻麻的疼痛,像是有无数的虫子在体内啃噬它的肉,吸食她的血一般。

弯下身子,云楚的脸色被月光映得惨白惨白的。

“云楚,你怎么了?”

秦非夜架住她弯下去的身子,一脸的紧张。

“娘,你对她做了什么?”

秦非夜冲着秦思卉就是一声呵斥,原本秦思卉是趴在萧惊云的怀里的,听到这一声怒斥,她抬起头,也是一脸的茫然。

“非夜,这是你对你娘说话的态度吗?”

萧惊云也生气了,沉着脸说到。

“没,没事,不关秦夫人的事。”

云楚紧紧扣着秦非夜的手,因为身体的疼痛让她的大脑都有些模糊,贝齿紧紧的咬着嘴唇,甚至都出血了。

这一事接着一事,秦非夜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想抱起云楚,却见她的身体越来越软,几乎整个人都要扑倒地上。

“非夜,你让开,我来看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秦思卉竟然走到了秦非夜的身边,她皱着眉头,眼中有着挣扎,一晚上的折腾似乎让秦思卉也感觉到很疲惫。

秦非夜紧紧的将云楚抱紧在怀里,感觉到她在不停的打颤,她这是怎么了?心疼的都无法呼吸了,现在秦非夜还以为是自家娘亲对云楚做了什么。

“疼。”

云楚一口鲜血喷出来,眼神迷离,她神志模糊,大脑混乱,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她其实是不甘心就这样死去的,她还有仇没有报,还有心愿没有完成。

他被谁抱在怀里吗?

伸出手,想要摸摸他的脸,眼泪便先落了下来,眼前是一张绝色精致的脸,冷魅得惊人,却满满都是她的影子,明明他伤透了她的心,可临死之前,最想见的仍然是他。

“我在,云楚你哪里疼,你到底怎么了?”

秦非夜一把握住云楚的手,眼睛都红了,这个女孩子这么倔强,从来不服软的性格,将自己隐藏的那么好,此刻竟然溢出一声疼,那她是有多疼呢。

那双猫儿一样的眼此刻溢满了一层水雾,就这么直直的忘进了秦非夜的心里,一生一世。

“非夜,你让开,让娘亲来看看。”

见秦非夜并没有理她,而是更加防备的抱紧怀里的云楚,秦思卉眼中闪过一丝痛苦。

“非夜,你想看着她死吗?”

秦思卉又说了一句。

秦非夜这时候抬起头,那无声的目光像是在指责,想让她死的人不是你吗?现在又说要救她?眼眶已经发红,压抑着哭音,秦非夜开口,“娘,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求过你,现在我求你,救救她,我是真的想要保护她,想要爱她,我甚至不知道她姓什么,但是我的余生就想跟她在一起,娘,你会成全我们对吗?”

秦思卉的泪水刷一下落下,她觉得这就是天意,这就是报应啊。

见秦思卉怔在原地,并没有表态,秦非夜有些着急,“娘,你说话啊。”

“你先让我看看她。”

秦思卉没有松口,只是又向前迈了一步,此时云楚的情况已经非常不好,脸色惨白,嘴角吐血,身体甚至还在不停的颤抖。

这种情况像是中毒?

秦思卉的前后反常萧惊云也是看在眼中的,他其实也并知道这个此刻躺在秦非夜怀中的小姑娘是谁,与自家夫人又有着什么样的渊源,但是这么多年没有见过思卉如此失控过,既然开始想杀了她,让她走,如今又为何要救她呢?

是为了秦非夜?还是作为药宗之后,不能见死不救?

秦非夜百思不得其解。

秦思卉将手搭在云楚的手腕之上,看着这张年轻的脸庞,心中五味杂全,又踹踹不安。

“蛊毒?”

她皱眉,说出两个字。

“什么?”

秦非夜大惊失色,这丫头小小年纪,怎么会中了如此歹毒的毒呢。

“娘,你是药宗之后,一手医术出神入化,求求你,娘亲救救她。”

看到秦非夜这个模样,秦思卉知道他是真的动心了,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难道真要见死不救吗?眼睁睁看着这个丫头蛊毒发作而死?如果这样她心中的罪孽将又多了一笔。

闭上眼睛,掩住里面的苦苦挣扎,再睁开眼的时候,悲伤仍在,只是多了一丝清明,再次将手搭载云楚的腕脉上,“她中的是噬心蛊,极其狠毒霸道的一种蛊虫,很阴邪的一种蛊虫,母蛊不死,子蛊不亡。”

“噬心蛊?”

听到这三个字,秦非夜有些呆住,他不会怀疑她娘的话,既然出手相救就没有必要骗他。

可是这么年轻的一个丫头,是谁如此狠毒竟然把这种阴毒的东西下在她的身上呢?

难怪她说自己不够了解她,是不够了解,她背负着这么大的秘密,随时都可能会死。

“噬心蛊必须是蛊毒师才能修炼出来的,我记得整个大陆只有下三宗的巫名宗的一位小妾修炼了此阴毒功夫,这小丫头跟巫名宗是什么关系?”

此时,萧惊云冷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脸上冷怒难辨,怎么办都觉得云楚是个祸害。

莫名其妙的引得自家夫人发疯,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跟巫名宗扯上关系,莫不是她就是巫名宗的人?故意潜入到飘渺宗来,有什么奸计不成?这也是引起思卉失控的原因?

越想越离谱,阴谋论瞬间形成。

“巫名宗?”

突然提到下三宗巫名宗的名字,秦非夜和萧非影一脸的面面相觑,上三宗与下三宗的关系一直是如覆薄冰的,表面上还好,暗地里可都是水火不容的。

怎么突然就跟巫名宗扯上关系了?

“巫名宗一向有这样的习惯,拿收来的弟子做实验,或者在他们的身上投放蛊虫,保证他们的衷心度,这姑娘身份成谜,行踪不明,说不定就是巫名宗的人,思卉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萧惊云这个人话最是不多说,此时却已经认定事情是他所想。

秦思卉皱眉,她也不知道。

但是却不能说刚才的事态是因为这个姑娘是巫名宗的人。

“不管是与不是,都需要她醒来亲自解释,非夜,娘可以救她,压制她的毒性,帮她挺过这一关,但是有一个要求,你不能跟她在一起。”

秦非夜还在思索父亲的话,云楚她真的是巫名宗的子弟吗?

如果是,该怎么办?

这时候却听到自家娘亲提出的条件,他的心闷闷的疼,摇了摇头,“爹娘,不管她是谁我都要定了她。”

态度依旧坚决。

秦思卉自秦非夜小时候就知道这个儿子成熟懂事,看起来一幅什么都听家里长辈话的模样,但是认定的事情却最是执着,不可更改,就像此时,就算自己再逼迫,也不见得有效果。

秦思卉有些气怒,萧非影在身后呲牙裂嘴,大哥真是被迷了头了。

抱着云楚,秦非夜就那么看着她,生怕一闭眼她就不见了似的,像是魔怔了一般。

他也问过自己,明明就是今天才见面怎么就这样了?这样离不开了?

后来他才知道,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有些心动,一旦开始,便覆水难收。

“夜儿,你这样,有一天会受伤的。”

秦思卉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眼中都是痛苦的深色,看到自己的儿子这样,她真的希望那一天晚一点到来。

“我不怕。”

秦非夜垂了垂眼,坚定无比的说到。

“将她带去梅花苑吧,娘亲会压制她的毒性,但是解不了,噬心蛊除了杀死母蛊寄主,无解。”

“好,谢谢娘亲。”

秦非夜将云楚抱起来,一行人往梅花苑走,这才惊觉怀里的女子原来这么轻,又让他心疼了……

“卉儿,那个女孩到底是不是巫名宗的人,你今晚到底是怎么了?”

萧惊云跟秦思卉走在后面,就听到萧惊云的声音带着担忧响起。

“惊云,你答应我,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