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反派女配上位记

第二百八十九章:你舍得我输吗?

反派女配上位记 浅醉莫染 1527 2016-07-01 22:56:40

   挽灯的目光瞬间被一小套银制餐具给吸引住了,小碗,小勺子,小筷子,小盘子,怎么看这么可爱呢?

  好了,就送这给自己宝贝儿子吧!

  买买买果断是让心情大好的法宝,满载而归的心情那是用喜悦可以言说的!

  所以对于那些人对自己那些防备也就没有那么不开心了。

  挽灯回去之时,那些人早已离开,只有瑾彦神色寥落的望着窗外,那一刻,挽灯觉得自己离瑾彦好远,于是就那么的默默的看着,手却不由的捂住胸口,那股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当挽灯端着饭菜进入房间之时,两人神色已经恢复如常,似乎之前的隔阂不曾存在,可挽灯却明白,有些矛盾只是隐藏着,爆发不过是时间问题。

  翌日清晨,瑾彦带着挽灯来到一座小楼前,挽灯生平第一次见家长,不由握紧瑾彦的衣袖。

  “师娘!”瑾彦神色恭敬的喊道。

  挽灯张了张口,对上那双淡漠中带着一丝不满的眼神,那一身师娘怎么也叫不出来,但在瑾彦看过来时恭敬的喊了一声,“师娘!”

  可对面女子置若罔闻,挽灯只好保持行礼的动作。

  最后还是看到瑾彦那焦急的眼神开口道,“起来吧!一副委屈的样子干嘛?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接下来的午膳,挽灯更是如坐针毡,那话里话外的嫌弃和挑剔,挽灯只能当做不知道;用过午膳,瑾彦准备带挽灯离开,可是对面女子却留下瑾彦,挽灯看着那女子眼中送客之意,只能自己请辞。

  “阿彦,我倾尽一切赌这一局,你舍不舍得我输呢?”挽灯喃喃自语道。

  看着挽灯离开,对面女子神色中总是有了一丝喜悦,神情带着些骄傲和得意,“阿彦,长大了。”

  看着自己身边长大的孩子,女子神色温柔,“阿彦,卿儿她、、、那个丫头,心思不简单”

  女子放下芥蒂,不是她心大,而是这件事看出来,至少卿儿醒来之前,那个丫头不能出事。

  瑾彦知道自己师娘一直是神秘的,不过她的能力没人比他更清楚。

  “我知道”瑾彦放下一桩心事,心情大好,“师娘放心,此生我不会辜负卿儿!”

阿彦的师娘支走阿彦半个时辰,话里话外不过是说自己配不上瑾彦,那是瑾彦的长辈,更重要的瑾彦尊重她,所以她只能听那人数落自己,听着那人将自己贬低的一文不值,可她却不能找谁诉说也没法诉说。

  想起之前踏入小楼的一瞬间,她不由的回头望去,看着那紧闭的房门,挽灯知道,有些事情已经变了,其实她也不是不知道,只是在自欺欺人,可如今那紧闭的房门却告诉她一个事实。

  她没有她想象的重要,瑾彦也没有那么在乎她,可是,她不愿意,又怎么舍得放弃呢?

  挽灯等着瑾彦回来用膳,然而等到天色渐黑瑾彦也没影子,等到饭菜都凉了,下人才来告诉挽灯,瑾彦有事去忙了,挽灯有些失落的收起饭菜。

  难得的只有他一个人,可少了瑾彦挽灯心里有些空荡荡的,有些好笑的拍拍自己脑袋,总不能拉着瑾彦哪儿也不去吧!

  挽灯轻笑一声,不到万不得已,挽灯做不到与瑾彦的师娘为难,他不能让瑾彦夹在中间为难。

  之后的几天,挽灯一个人吃饭,一个看书,一个睡觉,装作什么也不在意可心中却在发酸。

  抬手看着手掌里的那若有若无的红丝,挽灯不由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墨竹不由担忧的问道,“姑娘,你怎么了?”

  “没事,风大了!”挽灯勉强露出一抹笑容,示意墨竹去休息。

  这天,挽灯沐浴之后随意的披了件宽大白袍坐下书桌前,头发也没擦干,还滴着水。

  “卿儿!”瑾彦就已饶过珠帘走了进来,看见挽灯这身打扮一愣,眼神有些火热,那水滴将衣服都弄得有些湿了,不由分说取过毛巾给挽灯擦拭头发,“这么大一个人了都不会照顾自己,我怎么放得下心!”

  “不是有你吗?”挽灯笑看着瑾彦,满眼的依赖。

  “你这小狐狸!”瑾彦眉梢微挑,说完就抱着挽灯深深地吻了起来,两人好像极其喜欢这种相濡以沫的感觉。

   瑾彦用内力将挽灯头发烘干道,“以后莫要头发湿着,着凉了怎么办?”

  挽灯乖乖的点头,却是呢喃道,“阿彦,不要离开我!”

  瑾彦看着身边熟睡的挽灯,眼中浮现一丝冷意,他这辈子,只会不负那么一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