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反派女配上位记

第253章 鸾困凤慵

反派女配上位记 浅醉莫染 1198 2016-06-18 20:16:33

  “我当时被你挑断脚筋埋入坑中,所幸那天下雨,姑娘将我救了出来,我改名换姓,既然我没死,你说你是不是也要尝下家破人亡,丧妻失子之痛呢?”

穆某人闻言却是笑道,“你别忘了,你可是我女儿,你以为他不恨你!”

挽灯轻笑道,“我不是你!”

“没有姑娘我可报不仇!”说完他转身对穆某人道,“侯爷,您这些年差我办的事,我可不敢忘。”

穆某人面如死灰,却明白穆家完了,彻底完了,这些年那些事可都是通过管家之手,蓦然扭头看着挽灯,没想到自己用了两年时间来考验的人,竟是别人的桩子。

看他这模样,挽灯轻叹口气,慢声道,“侯爷,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说可对!”

双眼微眯,不期然的想起前世、、、

那时候她还奢望亲情,可惜是个笑话!

挽灯将事情交给管家就离开了,出门之时,回首看着穆府,不过心中一阵酸涩。

瑾彦刚踏入就看到挽灯脸色苍白,不由心中一疼,揉了揉挽灯的头发道,“卿儿,你还有我!”

挽灯戏谑的看着瑾彦,“那我可就等着享福了。”

瑾彦蓦然低叹一声,“卿儿可要快些长大啊!”

摁住那在身上游走的手,挽灯脸红道,“才不小呢?”

瑾彦笑着在挽灯额头亲了下,哑声道,“卿儿,别玩火!”

挽灯心里一暖,依恋的在瑾彦怀里蹭,觉得那般的满足,眼睛水润润,“阿彦最好了!”

瑾彦失笑,不由抱紧挽灯。

挽灯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这么好的男人,上天送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我的!”踮起脚尖,在瑾彦唇上亲了下。

瑾彦心间一疼,闭闭眼将人抱的紧紧的,可是想起那人,周身温度骤降,眸色越来越沉,寒冰遍布。

挽灯感觉不对,紧声道,“阿彦,你怎么了?”

“没事。”瑾彦一笑,眸若深潭,“我可要看好卿儿,不然被人抢走可怎么办?”

挽灯定定看他一眼,轻笑道,“不会的,被人抢走了,你不来找我,我便去找你了。”

瑾彦低叹一声,手在他唇上摩挲,“越来越会说话了,嗯?让我尝尝,是不是吃了糖了。”

挽灯轻启朱唇,唇舌相勾,似是灵魂交缠,怎么也亲不够。

挽灯心里一跳一跳的,看着瑾彦慵懒的模样道,“妖孽。”

瑾彦挑眉一笑道,“卿儿才美!”

“无赖!”挽灯瞪着瑾彦。

瑾彦邪肆一笑,带着挽灯,两人瞬间到了躺椅上。

挽灯只觉得自己在海中浮沉,耳边是某人的调笑,

青丝七尺长,挽作内家装。不知眠枕上,倍觉绿云香。

红绡一幅强,轻阑白玉光。试开胸探取,尤比颤酥香。

芙蓉失新艳,莲花落故妆。两般总堪比,可似粉腮香。

蝤蛴哪足并,长须学凤凰。昨夜欢臂上,应惹领边香。

和羹好滋味,送语出宫商。定知郎口内,含有暖甘香。

非关兼酒气,不是口脂芳。却疑花解语,风送过来香。

既摘上林蕊,还亲御苑桑。归来便携手,纤纤春笋香。

风靴抛含缝,罗袜卸轻霜。谁将暖白玉,雕出软钩香。

解带色已战,触手心愈忙。那识罗裙内,消魂别有香。

咳唾千花酿,肌肤百和装。无非瞰沉水,生得满身香。

室内春意一片,当真是:

兰袂褪香,罗帐褰红,绣枕旋移相就。

象床稳,鸳衾谩展,浪翻红绉。

情浓似酒,香汗渍鲛绡,几番微透,鸾困凤慵。

问伊可煞□人厚,梅萼露、胭脂檀口,从此纤腰为郎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