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校草夫人不好当

第32章 过情人节2

校草夫人不好当 霜之哀冻 3352 2016-03-28 17:08:21

  为了避免舍友问起情人节卫少轩为何没有陪她过,兰思静一到傍晚,就假装出去约会的样子,打扮得漂漂亮亮,哼着曲儿心情很好。没有卫少轩的情人节,她倒还乐得自在呢,想怎么出轨就怎么出轨。

刚一下楼,迎面就走来了黎洛。兰思静来不及躲着他,就被他叫住了。

“思思,你的手机怎么打不通呢?”黎洛问道。

“不会吧。”兰思静赶紧拿出手机看,果然,信号很弱。她对着天空左对右对,就是对不上信号。

“真坏了。”她自言自语道。

“晚上有约?”黎洛试探性地问她。看得出来她今晚特意打扮了一番才出来的,整个人精神焕发,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她的心情一定不错。

“啊?对,哦,不对。”兰思静没想好怎么回答,到底要给出肯定还是否定的回答,自己都给说糊涂了。

如果眼前的这个人不是黎洛,那她毫不犹豫地就点头。可是,眼前的是黎洛耶,他晚上一定也是一个人吧,何不……两个单身的人凑到一起?然后擦出爱的火花,她兰思静理直气壮地出轨?那会不会把卫少轩的形象给抹黑了,毕竟情人节时男朋友不在女朋友身边,真是说不过去的事儿。

不过关键还是,她和黎洛是妾有意郎无情,他已明确告诉她他只是把她当妹妹一样来喜欢着,她何必再自作多情。

罢了罢了,给卫少轩留点面子,也给自己断了和黎洛单独相处的念想。兰思静笑着说:“嗯。黎洛哥哥,我走啦,卫少轩在等我呢。”

说着她就急匆匆地赶路了,好像卫少轩真的在某个地方等她似的。

走到黎洛看不见的地方,兰思静看了看身后,才吁了一口气,紧接着就犯了愁,要去哪里呢?去逛逛街吧,好久没去了,顺便给自己买一身漂亮的衣服。兰思静心里想得美滋滋的。

今晚的这个城市十分热闹,尽是些你侬我侬依偎在一起成双成对的情侣,当然少不了那些趁此机会大做生意的卖花者,碰到一对就问男生要不要买花送给女朋友。兰思静走在这群人中间,生出些许孤家寡人的寂寞来。

她走进一家精品店,里面煞是拥挤,兰思静费劲地从人群中穿过去,来到怀表专柜里,怀表的种类各异,看得人眼花缭乱。兰思静拿起其中一个看,正面是表面,反面可以嵌插小照片。这可不正好送给卫少轩呢。他从来都不带表,说是嫌带着显得土气,还吹嘘自己的时间观念比谁都强所以用不着手表。

要是有了这个怀表,一方面他可以看时间,更重要的是他可以把林可柔的照片安进去,哪一天林可柔看到,说不定感动之下就表露心迹了,她兰思静嘛,也就可以早日脱离苦海。

尽管价格不菲,兰思静毫不犹豫地付钱买下了它,小心翼翼地把盒子装进自己的包里。

从精品店出来,兰思静的心情出奇地好,好像她自己想象中的那些事就快成真似的。冷不丁地,她就看到在自己前方有一个约莫七十好几的老人摔倒在地上,拐杖掉在旁边,他试图自己爬起来却有心无力。周围的人看都不看一眼,冷漠地走过。这么多人,没有人伸出救援的手。

兰思静走上前,二话不说就将老人扶了起来,还帮他把拐杖也一起捡了递给他。

谁知,老人却又坐回到地上,抓住她的手,大声囔囔起来:“你个小姑娘怎么就这么缺德哟,我这把老骨头被你撞倒都骨折了,你还想跑,赔钱!”

兰思静慌了,碰瓷这么倒霉的事,怎么就让她碰到了呢。

“大家给个说法,这姑娘看着还像个大学生呢,哪个学校培养出来的?素质真低!”老头不停地大喊着,不让兰思静走。

人群越聚越多,不明所以的人都对兰思静指指点点。也有心里明白的人嘴巴紧紧地闭着来凑热闹。

“老大爷,我不过是看你跌倒了将你扶起来,你反倒赖我身上了。以后这好事还有谁敢做呀?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哪里受伤了?”兰思静说着就真要打的送老人上医院检查检查。

“姑娘,医药费那么贵,你赔得起吗?我看在你年纪还小的份上,便宜你,不用赔那么多,赔个五六百的就成。”老头开出了价钱。摆明了就是要钱的主,可是周围那么多看热闹的人,只是在议论纷纷,愣是没有一个肯为她作证,替她说话。

“你要是不赔,我就报警了!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不得了,撞了人还不承认的。”老头念念叨叨着就要拿出手机打电话。

兰思静不管他,想直接走人,结果老头死死地拉住她的手,力气大得惊人,完全不是一个体弱并且据他自己说还骨折了的老人家的样子。

被他这么死皮赖脸地拖着,兰思静走也走不了,旁边一群人至始至终都没人吭声,她真是又气又急,不知如何是好。

“爷爷,我可找到你了,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一个声音在人群中响起。一个男生跑过来抱住老人家的胳膊。

兰思静定睛一看,这个人可不就是卫少轩么?他不是在和林可柔约会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这到底什么状况?这个不清楚的老头是他爷爷?卫少轩的爷爷,据他自己说,早在十几年前就过世了不是?

老头看到卫少轩,疑惑地说道:“你是谁?我什么时候有你这个孙子了?”

“爷爷,你老毛病又犯了,又不认识我了,我是阿辉,你的宝贝孙子啊!”卫少轩抹了一把泪,一副伤心的样子。

“什么阿猫阿狗的,滚一边去!”老头生气地打掉卫少轩的手,卫少轩又立马粘过来:“爷爷,我知道你不愿意让我这么早谈恋爱,也懂得她是我女朋友,所以故意找茬为难她的是不是?爷爷,我知道错了,不要闹小孩子脾气嘛。”

兰思静马上就知道卫少轩在搞什么鬼了,她配合地说道:“原来是爷爷啊,爷爷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没认出您来,真是太抱歉了。”

“爷爷,走,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了。”卫少轩说着就给兰思静使了个眼色,兰思静就和他一起架着老头离开了。

离开时卫少轩还一边向周围的人群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爷爷有老年痴呆症,经常爱跑出来添乱。对不起对不起。”

“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啊,救命!”老头手舞足蹈地想要挣脱开他们,卫少轩说:“爷爷,别闹了,奶奶和爸爸妈妈还在着急地找你呢。”

周围的看客也都讨了个没趣,渐渐地散开了。

卫少轩将老头强行带到一处小巷中,老头生气地甩开他的手:“臭小子,你敢坏我好事!我骨折了,你们必须得赔钱给我!”

卫少轩慢条斯理地说道:“爷爷,我有个朋友是警察局局长,想不想和我一起去坐坐喝喝茶?或者我也很乐意听到你骨折的声音,二者择其一。”说着他夺过老头的拐杖,十足的流氓痞子样。

“不……不不,不用了……”老头方才的一瘸一拐早就痊愈,连拐杖都不要了,就飞快地跑了。

“哈哈哈……”兰思静笑得气都快岔了。

“卫少轩,别人都说你头脑灵活总是能随机应变,今天我总算见识到了,应该给你颁一个奥斯卡最佳演员奖,太逼真了!”兰思静没心没肺地边笑边对卫少轩说道。

卫少轩却竖起眉毛教训她:“谁让你扶他的?要不是我及时出现,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兰思静扁着嘴说:“还不是仗着自家男朋友家财万贯,咱赔得起嘛。”

“哼,你多扶几个,我就破产了!真是会败家撒钱!”卫少轩看着兰思静死不认错还不悔改的样子就来气。这丫头也太不会保护自己了,媒体都报道这么多碰瓷的新闻呢,她怎么就没一点警惕心呢。

“那万一老人家是真的不小心摔了怎么办?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兰思静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遇到这种事,吃一堑长一智,难道以后也和刚刚她看到的那群人一样冷漠地视而不见?

“你救了别人,谁会来救你!傻丫头,以后直接打110就好了,其他的就不要管了。小心惹火上身。”卫少轩又好气又好笑。这丫头果然是在学校呆太久了,不知道外面社会的险恶。

“诶,话说你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你的可柔妹妹呢?”兰思静瞅瞅他后面,没有看到林可柔的影子。

“她说身体不舒服,和我吃了一顿饭就回家了。”一提到林可柔,卫少轩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般沮丧。晚上约定好的独处又泡汤了。

“那你还不留在她身边照顾?居然还真的自己也离开了!这种时候你应该誓死相陪的啊!万一有人趁虚而入,你哭都来不及!卫少轩你脑袋是木头做的吗?刚刚还夸你几句呢,我可要收回那些话了啊!”卫少轩对感情的不开窍让兰思静恨铁不成钢。

“我有说啊,她说不方便,那我能怎么办。难道我要跑到她家去陪?她爸妈非把我扫地出门不可。”卫少轩无奈地说道。

兰思静估摸着林可柔来大姨妈了所以才不让他陪,也确实不方便,只是卫少轩为什么总这么忌讳家长们呢?如果深爱,不应该统一战线,和一切世俗与家庭的反对势力相抗衡吗?一拖再拖下去,对双方一点好处都没有。

“你怎么会走到这里的?”卫少轩一向开车往返,兰思静好奇的是他今天这么有兴致来这里散步。

“鬼知道!心情郁闷,懒得开车,漫无目的地就走到这里来了。恰好看到前面围着一群人,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就蛮过来看看喽,没想到看到一个傻丫头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囧样,顺手英雄救美了一把。”卫少轩得意洋洋地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