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校草夫人不好当

第30章 单独相处

校草夫人不好当 霜之哀冻 3364 2016-03-28 17:08:21

  “兰思静,你居然会有人要!居然有人忍得了你的臭脾气?”兰思淼毫不客气地损她。

兰思静白了他一眼,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从何开始介绍卫少轩给妈妈和弟弟。“男朋友”三个字总让她觉得难以启齿,怎么也开不了口,毕竟他们之间只是一纸契约维系的关系。

卫少轩倒是脸皮厚得很,他有礼貌地鞠了个躬,自我介绍起来:“伯母,你好,我是思静的男朋友卫少轩,家父是卫中南,家母是白璇莉。”

一听到卫少轩前面第一句话,兰思静的脸刷地就红到脖子了。卫少轩怎么说着话都脸不红心疼不跳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小伙子还不错,思静,回家再好好谈谈。”妈妈笑吟吟地说道,淡淡地瞥了兰思静一眼,把黎洛拉到自己身边去,和兰思淼先走进礼堂了。

“卫少轩,你怎么这样大言不惭啊!这下我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兰思静郁闷道。想着妈妈的那一瞥,她的心里直发毛。当时妈妈还一直试探她对黎洛的感情,身为过来人的妈妈怎么会不明白。可是自己突然冒出个男朋友来,实在太出乎人意料了,妈妈大概把自己想成那种脚踏两只船的人了吧。

“丫头,你都见过我父母了,他们也在里面,难道你要半途而废?等下在我爸妈面前可不能像上次那样表现得太好啊。”卫少轩提醒她。

“也是,男朋友嘛,随时可以辞旧换新的,现在的男朋友,未必就是以后的老公。”兰思静这样自我安慰道。在他爸妈面前表现太好?她可没有,无心插柳柳成荫,谁让她兰思静一向都这么优秀呢。兰思静自恋地笑了。

“我发现你晚上老是不由自主地在偷笑,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说出来让我也一起开心一下。”卫少轩心里却腾起一股莫名地燥火,这丫头不会还陷在差点就被黎洛吻到的那一瞬间吧!要是他没及时出现,肯定被黎洛那家伙得逞了。

兰思静收起笑容,严肃地问道:“你的可柔妹妹晚上肯定没来吧?要不然你也不敢这么嚣张地欺负我,会被可柔妹妹误会的哦?”

卫少轩回道:“可柔才不像你这般爱凑热闹呢。”

林可柔的爸爸不仅和卫中南合不来,和兰杰也是死对头。今晚没请他们来,也在情理之中。

“是啊,我爱凑热闹,你也爱凑热闹,所以我们就凑到一起了呢,天生一对。”兰思静连讽带刺,自我解嘲的同时,也暗中把卫少轩拉下水了。

两人一起踏入礼堂,兰思静就把外套还给卫少轩,各自走向爸妈所在的地方。幸亏礼堂里到处聚满了人,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

兰思静穿梭在人流中,找寻着爸妈和弟弟的身影,却遇见了唐昊,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唐昊和郑逸擎。

据卫少轩说,这是她爸爸,也就是兰杰组织的一场商业巨头和高官显贵的宴会,唐昊和郑逸擎出现在这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昊哥哥,逸擎姐。”兰思静甜甜地叫道。自小在大人的印象中,她的嘴巴就是很甜的,能把大人们喊得心花怒放,连夸她可爱懂事。不过对卫少轩,她可就从来没客气过。

也难怪她能和唐昊从小就能在一起玩,做他的跟屁虫,那时候爸爸只说唐昊的爸爸和他是好朋友,长大以后她才从别人的口中得知唐昊的爸爸是省长,还吓了一大跳。她住在矮矮的四合院中,而唐昊住在隔壁那栋高楼大厦里,两人经常手牵手上下学,唐昊也总爱跑到四合院里和她玩。

“自己一个人太闷了。”他每次都这么说。

而今,她也在他的庇护下长大了,他有他的爱情,她也有她喜欢的人,两个人朝着不同的方向走,渐行渐远,也略有点儿生疏了。

唐昊习惯性地想摸摸她的头,兰思静不动声色地闪开了。他的女朋友在旁边,她得避着点闲,尽管她还不懂爱情,这点道理她还是懂的。

“真没想到兰叔叔这么大的本事,竟然是商业巨头之一。思思,以后可是富家千金了,早点改掉大大咧咧的性格,大家闺秀做不来,小家碧玉也行啊。多学点商务礼仪和社交礼仪,向你逸擎姐姐看齐。”唐昊见她还是从前那个冒冒失失的小迷糊,出于哥哥对妹妹的关心,教育道。

兰思静对这话却是有点反感,虽然她也知道唐昊是想提醒她竖立好名媛的形象,给爸妈挣脸,但她压根就没想过要踏足这个非富即贵、非钱即权的圈子,今晚也是被妈妈给骗过来的,要知道是这样一个场面,她可不会来。中规中矩不是她兰思静的性格,她就是一匹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跑惯了的野马,从未被缰绳束缚过,哪能受得了天天和这些达官贵人虚与委蛇的场面。但唐昊不一样,他的爸爸是省长,他自己是校学生会主席,也许已经习惯并且能够在这种生活中游刃有余。兰思静想,她和唐昊的距离,真的越来越远了呢,甚至有点南辕北辙的迹象。

但她并没有反对,只是一个劲儿地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郑逸擎在一旁抿着嘴在思考着什么。兰思静在学校几次都碰见过他们两个,郑逸擎对她都是热情以对。今天她却感觉郑逸擎对她的态度似乎略冷。

“昊哥哥,我去找我爸妈啦。”兰思静寒暄几句就赶紧开溜了。凭着女生特有的敏锐直觉,估计郑逸擎对她这个唐昊的青梅竹马有些防备了。

听说郑逸擎有个和她一样出众的姐姐,自己谈了一个穷酸的帅小伙,结果被强行拆散,被迫嫁给了某个集团董事长的儿子。

正因为郑逸擎亲眼目睹过利益联姻的事情,在她眼里,也许在这之前,她兰思静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家庭背景一般,对她和唐昊几乎不造成威胁。但爸爸的身份一揭晓,加上自己和唐昊认识在先,有她郑逸擎无法插足的美好过去,心里还是会隐隐不安吧。

兰思静不想引火上身,她连自己都顾不过来了,待会儿回家还不知道怎么跟爸妈交代呢。

晚宴开始了。兰杰、林芊歌拉着兰思静和兰思淼走上台,把他们介绍给了台下的各位朋友。大家纷纷夸兰思静漂亮、知书达理,夸兰思淼帅气、文质彬彬,恭维的话不绝于耳。兰思静在台上时刻保持着笑容,脸都快笑僵了,眼神向台下扫描,就看到卫少轩玩世不恭地看着她,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尽管这个笑很欠扁,兰思静还是不得不承认,卫少轩长得真的不错。看见黎洛的一刹那,兰思静发现他也正凝视着她,兰思静的心跳马上就加速了,脸红得跟熟透的苹果一样。

爸爸本来一定要让黎洛跟他们一家人一起上台,将他作为家里人也介绍给朋友们,可是黎洛一口回绝了。

“兰思静。”兰思淼捅了一下她的胳膊肘,示意她下台,她才从那种被黎洛凝望着的甜蜜感觉清醒过来,匆匆忙忙地下去了。

“兰董事长生养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儿,真令人羡慕啊。”卫中南举着装葡萄酒的高脚杯,和白璇莉、卫少轩一起站在了他们一家人面前。

“哪里哪里,犬女不才,教育失败啊。不像你们家公子,年纪轻轻就有大作为,羡煞旁人。”兰杰笑着和卫中南举杯碰了一下。

卫少轩彬彬有礼地和兰杰、林芊歌打了一声招呼,兰思静和兰思淼连忙也学着他的样子,向卫中南、白璇莉问好。妈妈在礼堂外就说过,在这种大场面下,一定要淡定,礼数绝不能少,礼节性的错误一点都犯不得,否则丢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脸,还有爸爸妈妈,甚至是爸爸整个集团公司的脸。这就是作为富家千金的代价。

“兰董事长,算来我们两家也很有缘分,犬子和令千金在交往中,兰董事长对犬子有何不满意的,尽管提出来,身为家长的我们也好教导。思静这孩子,我看第一眼就喜欢得紧,正好我自己也总盼着有个女儿,真是命中注定。”白璇莉微笑着说道。

卫少轩朝着兰思静使了个眼色,她想起了卫少轩在礼堂外说的话,要让她在他爸妈面前表现得差一些,可是,自己的爸妈也在场,何况现在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整个家庭甚至集团的形象问题,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怎么可能去装疯卖傻,做出一些不适宜的举动来呢。

大人们自顾自地套着近乎,林芊歌看着蠢蠢欲动的兰思静和兰思淼,深知自己儿子女儿好动性格的她替他们解围:“孩子们去玩自己的吧。”

一听这话,兰思静和兰思淼如获大赦,欢天喜地地知会了卫中南和白璇莉,就走开了。一到大人们看不见的地方,两人才如释重负地嘘了一声。

“你们俩跑得可真快。”卫少轩慢悠悠地跟在他们后面。

对姐姐的恋爱十分好奇的兰思淼马上就来精神了,开始问这问那,卫少轩也有耐心,一一从容作答,好像他和兰思静之间的恋爱确有其事一样。

兰思静才不听他们的唠嗑,这两男人太婆婆妈妈了。她搜寻着黎洛的身影,发现他已不在自己的视野范围了,一阵深深的失落涌上心头。

“我口渴,去拿杯饮料,你们继续聊。”兰思静说着就离开了。

兰思静走向陈列着琳琅满目的食物的一排餐桌,在酒和果汁中犹豫不决。从小就是乖乖女的她,滴酒不沾,酒的味道她还未尝过呢,能够来见识这种大场面的话,她也该长大了,喝点酒应该没什么关系。

她伸手要去拿了一个高脚杯,往里面倒了葡萄酒,紫红的液体在杯子里显得特别神秘。喝下者一杯酒,就能体验一下长大的感觉了。她很开心,正要抿一小口,一只手按住了她,递给她一杯芒果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