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校草夫人不好当

第40章 爱情转移

校草夫人不好当 霜之哀冻 3349 2016-03-28 17:08:25

  兰思静今天穿着浅绿色的连衣裙,泥土又有点潮湿,即使拍掉泥土,也还是会留下明显的印记。

庄园主人见兰思静的衣服脏了,笑着拿了一件米白色的长裙给她换上。

兰思静一走出来,莱恩立马就竖起大拇指直夸她漂亮。兰思静一看向卫少轩,他马上就若无其事地把眼神投向了其他地方。

回酒店的路上,莱恩依然兴致勃勃地向兰思静介绍着各种法国特色,兰思静却不住地偷偷瞟向卫少轩,他的脸上似乎没有什么不自然,偶尔还拿眼瞪她。她不甘示弱,也回瞪了一个给他。

卫少轩和兰思静之间,一切好像同往常一样,可是又很不一样。

相处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谁都说不清道不明,也都不约而同地选择性失忆,仿佛记忆库里早已自动过滤掉,闭口不谈在那片浪漫的紫色庄园里,发生的那一个令人耳红心跳的吻。

但,各怀心事的表情在告诉对方,很显然,他们都删不掉这段甜蜜的回忆。

明天早早地就要回国去了,他们不得不早点回酒店休息。还有许多美丽的地方没去踏足,也只能等下一次了。

和莱恩临别前,莱恩再一次地拥抱了兰思静,用不太标准的中文一字一句地说道:“兰思静,我对你一见钟情,我很喜欢你!”

这句话是他昨天晚上临时找别人学的,现学现用。

兰思静愣住了,外国人的表白太直接了,她都不知道怎么去拒绝。她对莱恩这个帅气的外国小伙很是喜欢,但只是普通的那种朋友与朋友之间的喜欢。

“Thank you,but I am sorry that already have a boyfriend,and I love him very

much.”也不管语法和表达是不是正确,兰思静就脱口而出了,卫少轩惊讶地看着她,她居然说她很爱他?他没听错吧?或者她没说错吧?

莱恩笑着说:“I know.”

兰思静只听得懂这两个单词,后面他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通,兰思静就完全不懂了,她把狐疑的目光投向卫少轩。

卫少轩翻译道:“莱恩说,看得出来你男朋友是很爱你的,虽然你们中国人谈恋爱的方式很奇怪,好像要吵吵嘴才能显得恩爱似的。他还让你要珍惜眼前的幸福。”这一句话,他没有作假,反正也不是什么不利于他卫少轩的信息。

兰思静白了他一眼:“你骗我的吧?瞎子都看得出来我跟你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他又不是瞎子。”

卫少轩想笑,之前他翻译莱恩的话骗兰思静的时候,她都是深信不疑的;现在他原原本本翻译莱恩的话了,她却不信了。

告别之后,兰思静和卫少轩回到了酒店的房间里。兰思静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去洗了个头,洗了个澡,吹干头发就躺到床上玩玩手机了。

卫少轩洗漱完毕,又打开电脑继续工作。放松了一整天,他也该看看公司的情况了。他聚精会神地查阅着公司最近的业务情况,丝毫不知道兰思静赤脚悄悄地走到他身边坐下。

兰思静没开口说话,她用手支着下巴歪头仔细打量着卫少轩。左耳边的耳钉还是一如既往的闪亮,她依然反感不起来,甚至还喜欢看他戴着耳钉的样子,胡子刮得不是很干净,留下青色的胡茬,颇有成熟男人的味道。

他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脑看,那种专注是兰思静从未见过的,是比他外表更迷人的魅力。有人说,男人认真工作的时候,是荷尔蒙最聚集的时候,也是最吸引女孩子最让她们着迷的时候。兰思静不由得看入神了,嘴角不由自主地上翘,直至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卫少轩听到身边的动静,回头被她吓了一跳,“丫头,你想吓死我啊!”

“卫少轩,你为什么要戴耳钉呢?是装酷用的吗?”兰思静伸手摸摸他的耳垂,感受那枚耳钉的冰凉。

“我的酷是与生俱来的,还用得着装吗?”卫少轩平息了一下心跳,刚刚小心脏真的差点就跳出来了。不知不觉身边居然坐着一个人,不吓死才怪,尽管他是无神论者,也被吓得不轻。

“打这个洞,痛吗?”兰思静问道。

卫少轩一怔,好像从来都没有人会问他这个问题。

那时高中的他正处于青春叛逆期,虽然是个大少爷,但更想体验坏孩子的生活,就去打了个耳洞,打的时候还没多大感觉,打完耳洞才知道痛,那个地方都红肿,还有点化脓了。

林可柔知道后,不停地责备他,说他自作自受;爸妈知道了,也骂他,说他活该。

谁都没有替他处理过伤口,是他自己去看医生,吃了点药,再加上外用的药膏,伤口才慢慢地好。

从那之后,他就一直戴着耳钉,全然不管学校老师如何旁敲侧击地反对。他觉得,为了这个耳洞,他付出了,所以他不能辜负当初自己承受的那一番痛。

这是第一次有人,问他会不会痛。正如他这一路创业走来,很多人只在乎他飞得高不高,而不会问他飞得累不累。爸妈如此,可柔亦是。

卫少轩看着兰思静,兰思静正眼巴巴地等着他的回答。

“当然痛了,傻丫头。”卫少轩摸摸她的头,捏捏她的脸颊。她的手还停留在他左边的耳垂,当时的那些痛,似乎被她慢慢地抚平了。

“难怪你右耳都不打耳洞了。”兰思静没心没肺地取笑他。

卫少轩把电脑放到一边,从后面抱住她,仿佛是真正的情侣一般自然而亲密。他下巴抵在她肩上,脸颊贴着脸颊,温柔地问道:“这几天玩得开心吗?”

他下巴的胡茬刺得她痒痒的,她刷红了脸,心跳莫名地加速了,马上就挣脱开他的怀抱,在离他一米多远的位置正襟危坐,脸色严肃地说:“卫少轩,我警告你啊,不许乱来!否则别怪我毁约!”

傻瓜,要毁约,你早就有千百个机会了。只是,你心里也是舍不得毁约的吧。从始至终,无论你是否喜欢着黎洛。

卫少轩笑而不语,温柔地看了她一会儿,才说道:“丫头,早点去睡,我把事情处理完就睡。”

兰思静又跑回床上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一想到今天发生的事,脸上就热得发烫。她和卫少轩的关系,似乎越来越暧昧不清了。她对卫少轩的感情,也似乎越来越依赖,越来越不受理智的控制了。来这里好几天了,她还没好好地想念过黎洛——那个她一直以为自己心心念念着的男生。

她不断地告诫自己,卫少轩喜欢林可柔,是不可能会喜欢上她的。而她,也只会喜欢黎洛哥哥,绝不会喜欢上这个闷骚的校草。

他们约定过,不能喜欢上对方。她不能食言。

抵不住睡意的她,最后还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朦朦胧胧之中,她感觉一个湿润而温软的唇,在她额头落下。

回到学校,她和卫少轩的关系又回到起点了。

在去普罗旺斯的前一天晚上,兰思静还在思考着怎么和卫少轩“分手”,而现在从普罗旺斯回来了,她早已“原谅”他了,心想着,反正再过两个月,卫少轩也毕业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契约,也自然地就解除了,她也不必成天绞尽脑汁地想着找什么借口远离卫少轩这个私自将她绑在他身边的大恶魔了。

卫少轩去找林可柔了,兰思静的心里隐隐地不舒服,这种感觉是以前他去找林可柔时从未有过的。

兰思静孤零零地在食堂无聊地嚼着饭,柳沁芳端着饭菜和孙又嘉走过来,在她旁边坐下。

“思静,听说你和老大去普罗旺斯度蜜月了?”柳沁芳在宿舍不好开口问,这下子逮到了落单的兰思静,岂能错过八卦的好机会。

兰思静瞟了她一眼,都改口叫卫少轩老大了,看来她和孙又嘉两人的感情更进一步了嘛。

“度完蜜月的人,能是这么一副落魄的表情么?”兰思静无精打采地说道。

柳沁芳对她和卫少轩之间的关系并不知情,她还想继续追问下去,孙又嘉开口替兰思静掩护:“那个,大嫂啊,最近我们公司这边比较忙,你知道老大他身兼数职,责任重大,自然更忙,抽不出空来陪你,也是正常的事。你要是无聊了,就找我们这些闲人玩呗。”

“你呀,还不如多替他打理一些事务,让他亲自来陪陪我,不是更好?”兰思静自从见过卫少轩每日工作到深夜的辛苦劳作后,挺心疼他的。

回来学校,她就开始每晚给他买宵夜送到他宿舍去,当然,其他三个人也经常一起蹭宵夜吃。似乎她这个“女朋友”越来越称职了呢,有时候看着卫少轩吃着她的宵夜,兰思静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完全忘记他们只是契约情侣,而把自己当成了他真正的女朋友。

但现实也总是不断地提醒她,她和卫少轩之间,就是一张纸的契约情侣关系。

比如卫少轩去找林可柔,比如卫少轩带回在普罗旺斯给林可柔买的礼物,都让兰思静难受不已。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开始在意卫少轩对林可柔的态度,越来越在乎“林可柔”这三个字在卫少轩口中出现的频率了。

而且想到黎洛,尽管“余情未了”,但也不再那么心跳剧烈,不再是小女孩情窦初开的羞涩。她怎么可以移情别恋得这么快,对唐昊也是,对黎洛也是。难道短短的几天普罗旺斯之行,就足以让她爱上卫少轩么?

当晚,孙又嘉把兰思静的话传给卫少轩,卫少轩吃着兰思静带来的宵夜,不相信地说:“她真是这么说的?”

孙又嘉十分肯定地点点头:“她的语气中,对你去找林可柔好像有些不满还有些吃醋的意思,她希望你能多一点时间来陪陪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