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校草夫人不好当

第25章 情侣吵架

校草夫人不好当 霜之哀冻 3333 2016-03-28 17:08:19

  她揣测着卫少轩也许是带着即将取代她成为正牌女友的林可柔去哪里玩了。也好,这几天,她也要抓紧时间“出轨”,将黎洛学长勾搭在手。兰思静美滋滋地计划着。

卫少轩不在的日子,兰思静乐得轻松,而且她惊奇地发现,最近总是在食堂里碰见黎洛学长一个人,他招呼她一起坐,兰思静也不推辞,出轨要趁早,要是卫少轩回来了,指不定又要说她公然给他戴了绿帽子。

“最近怎么没见你和少轩在一起呢?”黎洛学长笑吟吟地问道。

“额……”兰思静灵机一动,说道:“他出差去了。”

“出差?”黎洛学长显然对她的话半信半疑,但也没再追问下去。

兰思静为自己的急中生智感到得意,一个人在旁边坐了下来。

她顿时感到一阵强大的气场,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底蔓延。

兰思静机器人般一顿一顿地往左边看,果不其然,卫少轩正不动声色地吃着饭。她赶紧转过头,心虚地大口大口扒着饭,保佑着卫少轩没听到刚刚她随口扯的那个谎。

一不小心喝口汤呛到,一双手在她背上重重地拍着。兰思静呛得更厉害了。卫少轩这是借机报复。

“我刚出差回来,想着给你一个惊喜,你没必要高兴成这样吧。”卫少轩假惺惺地心疼道。

“哦呵呵,我好……好开心……”兰思静的嘴角扯出勉强的笑,心中暗骂卫少轩这盏超级大灯泡,出现得太“及时”了。

黎洛看着他们“亲密无间”的样子,笑道:“都说只羡鸳鸯不羡仙,我现在才体会到这句话的意境。”

兰思静欲哭无泪,好不容易在黎洛学长面前制造出来的“单身假象”,毁于一旦。

都怪卫少轩,自己带着喜欢的人风流潇洒去了,还不忘监督她,不许她出轨。这是什么道理啊,契约上明明写着她可以自由恋爱的,他明明也同意了的,当她想自由恋爱了,卫少轩却不识趣地跑出来破坏她的勾搭大计,一定是故意的!

卫少轩回道:“黎洛,以你的条件,怎么会找不到女朋友呢?要什么样的就有什么样的女生主动送上门来。”

黎洛笑笑:“可惜都没有我喜欢的。”

卫少轩冷冷地回答道:“不是没有你喜欢的,是没有你想要的吧!”

兰思静听着卫少轩的话,虽然内容很普通,但怎么就那么别扭呢,好像情敌之间的谈话,火药味十足。也许是她自己曲解了他们对话的意思吧。而且,从卫少轩的强硬语气中,她并没有听到酸溜溜的醋意。开玩笑,他喜欢的人,瞎子都看得出来是林可柔。

从食堂出来,卫少轩始终牢牢牵着兰思静的手,好像生怕她跟眼前这个男人跑掉似的。直至黎洛看不见的地方,兰思静才使出浑身解数,龇牙咧嘴地抽出了自己的手。卫少轩的手劲太大了,而且似乎故作生气的样子,特别用力地捏住她的手,好像要将她的手给揉碎了。

“卫少轩,你在干什么啊!”兰思静非常不满卫少轩对自己喜欢的黎洛学长看似客气实则有点挑衅意味的语气,她才不会相信卫少轩是真的在吃醋。

卫少轩瞥了她一眼:“丫头,你喜欢上黎洛了?”

兰思静没料到他居然看出来了,脸不由得刷红了,嘴上却死不承认:“哪有!我不是那种是个男的就能喜欢上的人!”

本以为卫少轩会反过来嘲笑她,谁知他却一脸严肃地说:“丫头,我不管其他男生对你怎么好,我也不管你和其他男生走得如何近,我们之间也约定好了的,我不会去干涉你的感情,但是如果这个男生是黎洛,就绝对不行!”

“理由呢?难道是因为黎洛学长在各个方面都强势威胁到你契约男友的地位,怕作为挡箭牌的我被他**毁约离开你?放心好了,既然和你签订合约了,我不会随随便便就反悔的。”兰思静表现出一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信守诺言的自信,借以安慰“受伤”的卫少轩。

虽然精神出轨了,但毕竟她和卫少轩有言在先,虽然不存在什么利益关系,从小被老师和家长教育“答应了就要做到”的兰思静,除非迫不得已,除非喜欢一个人喜欢得紧,否则她是不会随便毁约的。

何况卫少轩也说过,他不需要她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合约就可以结束了。她对此很有信心,或者说她对卫少轩说服他父母接受林可柔的能力抱有很大的信心,相信不久以后她可以逃离卫少轩的魔爪,恢复自由身,而卫少轩也能够心想事成,和林可柔正大光明地在一起。

“笑话,多一个黎洛,少一个黎洛,对我一点影响都没有!我警告你啊,离黎洛远一点!其他的事你也不必多问了,牢牢记住就行。”卫少轩依旧绷紧着脸,再次重申要她远离黎洛。

“莫名其妙。”兰思静压根就没将他的话放心上。

实验才刚开始不久呢,她怎么会轻易放弃施展自己才华的大好机会,而且卫少轩的话一点道理都没有,说的好像黎洛学长是专门诱拐良家妇女危险的人贩子,他卫少轩就是拯救失足少女的大英雄。兰思静不是傻子,卫少轩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卫少轩也并不反对她和黎洛做实验,但从那时候开始,他就经常地出现在兰思静的视野中了,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情报,他对她的形成似乎了如指掌,只要她一和黎洛学长实验,他就会在饭点准时打电话给她,在实验楼下等她一起吃饭;即使实验做到了晚上十一二点,卫少轩依然雷打不动地在楼下出现,还美名其曰“睡前散步助眠”。

兰思静鼻子都气歪了,卫少轩吃饭时间来接送她也就算了,大晚上的还来,这就是不准她出轨的节奏吗!大夜晚的,多美好多浪漫的时间点,她可以和黎洛学长漫步月光下,交流增进感情,想想都觉得有点儿小激动。卫少轩的这一举动把她的计划全盘打乱,她能不气恼嘛。黎洛学长本来有机会送她回宿舍的,卫少轩这正牌男友一来,哪还有继续当灯泡的道理。兰思静每次看着黎洛学长冲着她说拜拜然后远去的背影,再回头面对卫少轩的那张臭脸,别提有多郁闷了。

“卫少轩,你好久没去见你的可柔妹妹了吧。”兰思静忍不住“含蓄”地提醒卫少轩不用对她这个冒牌女友殷勤,他更应该把花在她兰思静这个终究要“分手”的时间和精力,去对值得的那个人——也就是林可柔——献殷勤。

卫少轩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乜了她一眼,慢吞吞地说道:“哪有女朋友这么宽容大度让自家男朋友去找其他女生的?你还是头一个呢!”

兰思静“嘿嘿”干笑两声,说道:“你的可柔妹妹才是你的真命天女啊,我不过是个路人甲嘛。再说了,你的可柔妹妹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吗?她知道你对我这个路人甲都这么好,每日风里来雨里去地接送我,难道就不吃醋吗?或者说,这么做真的是想让她吃醋,你好享受被吃醋的感觉?”兰思静越说越觉得可疑,林可柔不像是那种会主动出击的女生,她喜欢卫少轩兰思静看得出来,但卫少轩毕竟是“当局者”,捉摸不透林可柔的心思,反倒不一定能感觉得出来。

卫少轩哑然失笑,这丫头的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狗血剧情。他也不和她争辩,任由她絮絮叨叨地问这问那,其实她的目的他怎么会不知道,就是为了提醒他不值得为一个冒牌的女友得罪现在不是但将来也许是的女友,但是卫少轩心里只想着一件事,就是任何男生靠近兰思静他都无所谓,除了黎洛,绝对不行!

兰思静见他一副悠然自得,毫无回答她问题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甩开他的手,说:“卫少轩,你这个懦夫!”

卫少轩生平第一次被人这么骂,在他身边的朋友圈子里,谁不是对他百依百顺言听计从,谁不是对他阿谀奉承点头哈腰,谁不是对他和和气气面带笑容,虽然他也知道这些不过是冲着他父亲的面子。

只有眼前这丫头,丝毫不知道得罪他的后果,居然敢指着他的鼻子骂起来了。

“我怎么懦夫了,你倒是说清楚些?”卫少轩也不生气,尽管别人都将他捧得高高的,他也并不自恃过高,但听到兰思静这么说他,他多少也有点好奇,想知道她为何冒出这句话来。

兰思静“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说:“你喜欢林可柔,又不表明心意;你爸妈反对你们来往,又不抗争到底。说到底,你就是在耽误林可柔的青春,是在害她!你喜欢一个人,就是这么喜欢的吗!喜欢一个人,不应该为她处处着想吗?不应该为她而将其他人甚至父母的眼光置之度外吗?”说完她转身准备脚底抹油开溜。

卫少轩眼明手快,拉住她,她一个趔趄,撞进了他的怀里,兰思静挣扎着想要挣脱开,却被他愈发抱紧。

“你也知道惹怒我之后就要赶紧跑路啊!我还以为你是一个视死如归的民族女英雄呢。也不过如此嘛。”卫少轩戏谑着说道。

“放开我,你这个流氓!再不放开,我要喊非礼了!”兰思静恼羞成怒,正要付诸行动喊抓流氓,卫少轩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这可不得了,兰思静的大脑顿时“轰”地一听全空白了,对于自己被眼前的这个“流氓”进一步非礼居然不知所措,只是“唔唔唔”地乱叫,似乎想说点什么。

几秒钟的时间,兰思静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卫少轩的唇离开她的唇,她才反应过来,脸涨得通红通红的,哭着大骂卫少轩:“卫少轩,你太无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