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校草夫人不好当

第38章 法国之行3

校草夫人不好当 霜之哀冻 3329 2016-03-28 17:08:25

  更何况人家认错态度也好,虽然——他叫自己卫夫人!有谁夫妻俩住酒店还要分开睡的吗?这个小伙子估计是新来的,还不太会看人。

“原不原谅,你说了算。”卫少轩把问题抛给兰思静。说老实话,“卫夫人”这三个字叫得他心花怒放,脸上尽管还是一副冷若冰霜不肯原谅的样子。

“也罢也罢,不是你们的错。不过这扇门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已经从里面锁上了的。”兰思静仍然躲在卫少轩后面不敢出来,她从他身后探出头来说道。

酒店服务员试了一下门,果然从里面是锁不上的,外面还是可以通过把手进门来的。他更惶恐了,如果是客人自己没关好门而让别人走错门了,酒店还不至于全错,但现在证实是酒店的门没有好好检修过而造成的过失,确实是该负全部责任。

“卫夫人,对不起,我马上给您换一间,并亲自和您一起确认门的好坏。”服务员诚惶诚恐地说道。

果然是新人,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还要自己处理,当然会紧张。

“把你们领班经理叫过来!”卫少轩阴沉着脸说道。

“好了好了,卫少轩,别为难他了,让他换一间就是了。”兰思静拉拉他的衣服。

服务员把询问的眼光看向卫少轩。

“卫夫人都这么开口了,我岂有不从的道理。你且去换一间。”卫少轩发话了,服务员才小心地出房门去了。

卫少轩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地回头说道:“丫头,你睡我那边得了。”

“啊!卫少轩,不准转身回头!”兰思静突然意识到自己还只裹着浴巾,脸一下子就红了。

卫少轩赶紧把头摆正看前方,对后面的兰思静说道:“丫头,你和我住一间吧。”

兰思静推搡着他直往前走到房门口,说道:“卫少轩,给我看好房门了啊,我换一下衣服。不准偷看!”说着就把房门“砰”地一声关上了,自己跑到浴室里,把衣服换上了。

卫少轩咕哝着:“谁愿意偷看呢。”说着自己脸上也微微发热了起来。

兰思静换好衣服,打开门,卫少轩就要带她去自己房间,兰思静死活不肯,卫少轩威胁道:“丫头,难道你不怕历史再重演一次?”

她想了想,也是,刚刚她真的被吓坏了,要不是有卫少轩,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和卫少轩在一起,她会安心一些,谅卫少轩也不敢做什么手脚。虽然平时他总喜欢在言语上占她便宜,但还算是个正人君子。

“我可警告你啊卫少轩……”兰思静话说一半就被卫少轩掐断:“你要警告我什么?丫头,放心好了,我压根就没把你当女人看,对你那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兰思静也不客气,大大咧咧地就霸占了卫少轩的床。

“嘿,丫头,我请你来我这里,只想让你睡沙发的,你倒把自己当成主人了。”卫少轩走过去,用手叩了叩她的额头表示不满。

“卫少轩,注意绅士风度!”兰思静笑嘻嘻地不肯让步。

卫少轩脸皮更厚,他嬉皮笑脸地朝她使眼色说道:“当然,我不介意同床共枕。”

兰思静一个枕头扔向他:“卫少轩,我们约法三章过了的!除了牵手、拥抱,不得做出另外逾越规矩的动作,哼,除非你想毁约!你毁约,我非常乐意!就不用天天戴着卫夫人的高帽被别人各种议论了。”

卫少轩稳稳地接住了枕头,心里偷笑:吻都吻过了。一想起那个吻,卫少轩心里一阵柔软。也还好她没有计较,否则凭合约上白纸黑字写着的,她是有正当理由结束他俩之间的契约。

早上飞机上的折腾,路途中的奔波,以及方才一番惊吓,兰思静累得一动不动,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的手机,很快就入睡了,手机的屏幕渐渐地也跟着黑下去了。

卫少轩在沙发上开着电脑还在做自己的事情。即使是出来玩了,他也要顾着他公司的事情,毕竟是他花了好大的心血几乎是依靠自己和孙又嘉他们几个的能力,才独立创建起来的,在商业界也算是后来者居上一枝独秀了。

寂静的房间里,昏暗的灯光下,只听得见卫少轩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下翻飞敲动着的声音,隐隐地,还能听到兰思静均匀的呼吸声。卫少轩打了个哈欠,合上电脑,起身走向兰思静,看着她弯腰弓背,蜷缩成一只小虾,被子早就被踹到脚边去了,其中一角还耷拉在地板上,手机也被她在睡梦中拨到床的边缘,差点就该掉下去了。

他轻轻地笑了起来,忍不住伸手,大大的手掌抚摸着她的脸颊。小丫头,连睡觉都这么不安分呢。

她对他还真的一点防备心都没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还能够睡得这么香甜,丝毫不担心他会趁人之危吃她豆腐。是她太相信他,还是她一向都如此单纯,对别人亦是如此?尤其是对黎洛,更没有什么警惕心了吧。

卫少轩心里顿时不舒服起来,一想到她喜欢的人是黎洛,心里就好似打翻了醋瓶一般,酸溜溜的,难道已经习惯将她当成自己的女朋友,所以当她试着要出轨从他身边逃离的时候,他就因为惯性无法马上停止对她的束缚?

其实他们俩之间的合约,并没有法律效力,更不存在利益上的关系,只是不知道这个傻丫头,为什么还能坚持到现在,明明喜欢着黎洛,还不肯随便毁约。平日里她总爱自夸说自己信守承诺,他还嘲笑她迂腐,内心却是十分欣赏的。

卫少轩的潜意识里生出一种朦胧的爱意,孙又嘉不止一次地说过,他喜欢的人是兰思静,而不是林可柔。他也不得不开始仔细考虑孙又嘉的话来。

兰思静的性格,和他小时候遇见过的那个女孩子,真的有几番相像。“我叫红领巾”这句俏皮的话,出自兰思静口中,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倒是可柔,和她相处的这么些年,她冷漠高傲的性格,有时候也让他招架不来,他从来都未曾猜对过她的想法,或者说,他从未了解过她,她和他回忆中的那个出手相助的女孩,似乎总有些偏差,两人的影子,总重叠不到一起。

卫少轩有时甚至无法想象,可柔会对一个落魄的陌生男孩伸出救援之手,换成现在的他,是怎么都不肯相信的。唯一能帮助他记忆和维系感情的,就是可柔那件让他印象尤深的红格子裙。

罢了,生活毕竟不是写小说,想有多狗血就有多狗血的。卫少轩俯身看着睡着的兰思静,止不住嘴边的笑意。他在她额头轻轻印上一个吻,替她掖好被子,关上灯,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兰思静早早地就把卫少轩撬起来了,美名其曰:“外国人非常守时,作为在国外旅游的中国人,要注意国际形象,不能给外国人留下对中国人不好的想法。”

卫少轩倒还巴不得和那个什么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莱恩错过呢,真是的,那么热情,不就是想追兰思静这丫头嘛,他是不会让莱恩得逞的。

果然,他们一下楼梯,就看到莱恩也刚从酒店门口进来接他们。

莱恩笑着和卫少轩握了握手,随后热情地过来拥抱兰思静行吻面礼,在他眼里,他和兰思静算是熟悉的异性朋友了。卫少轩想拦都拦不住,毕竟是在国外,这种见面礼节外国人认为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兰思静好尴尬,这种吻面礼,她是略有耳闻的,只是她不知道莱恩居然会来这么一个热烈的吻,吓到她了。

卫少轩用英语和莱恩交流着,尽管莱恩视卫少轩为情敌,但他对卫少轩还是热情依旧,因为他想靠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兰思静,而不是靠贬低对方让对方难堪来抬高自己。

若不是莱恩对兰思静有情,卫少轩对眼前这个与自己同龄的小伙子是相当欣赏的。

莱恩想走在兰思静身边,卫少轩假装不知,牵着兰思静,让自己走在她和莱恩之间,阻挡他们进一步的接触。

一路上玩得很嗨很尽兴,兰思静丝毫没有察觉到卫少轩时不时地插入到眉飞色舞地讲解着历史人文的莱恩和听得“津津有味”却是满头雾水的兰思静中,假意充当兰思静的翻译,实际是防止他们俩过度接触。

普罗旺斯作为薰衣草之乡,最有名的当属各种薰衣草庄园了。三个人正驱车去往当地有名的薰衣草庄园时,卫少轩的电话就来了。

“卫少,在哪儿呢?那单生意批下来了,需要你签字。”是段锐。

卫少轩说:“我现在人在外面赶不回去,你和又嘉把文件处理了吧。”

“你不看看?”段锐一点也不感到惊讶,但还是蛮问了一下。卫少轩对他们很放手,经他们手处理过的事情,他几乎都不过问。而他们也从未让他失望过。

“有你们三个替我把关,难道我还不放心?兄弟,辛苦你们了。”卫少轩笑着说。这三个兄弟和他一路披荆斩棘打拼到现在,跟着他受苦受累,经常熬夜做事,如今事业有起色了,他们算是他的“开国功臣”,他可不是朱元璋,会做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事。公司的股份,他们兄弟三人都有份额。

“你和可柔出去玩了?”段锐好奇地问道。

卫少轩看了看旁边正憧憬着那一片紫色浪漫而兴奋不已的兰思静,淡淡地说道:“不是,和你大嫂。”

“噢——”电话里又多了两个声音,故意拖长了音调,是于成安和孙又嘉,两人估计听到段锐这么问卫少轩,都凑着耳朵过来听呢。

“你们俩大有苗头啊!该不会是早已日久生情,瞒着我们去度蜜月的吧。那可不得了,到时候大嫂肚子里怀一个回来,林可柔怎么办?”孙又嘉抢过电话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