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校草夫人不好当

第22章 突见家长

校草夫人不好当 霜之哀冻 3322 2016-03-28 17:08:18

  兰思静自我解嘲地说:“我和他各有新欢了,他的新欢不比我差,我的新欢也比他略强,我们算是扯平了,有什么好伤心的呢。”

“真羡慕你这样的性格,烦恼去得快。”连与卿笑道。

“对了,你怎么会和黎洛学长搞一起去了呢?不会是脚踏两只船吧?”柳沁芳浮想联翩。

“兰思静,我可警告你啊,别给少轩学长戴绿帽子,否则他原谅你,我可不会饶你。”房姗姗表示自己的立场站在偶像这边,誓死捍卫卫少轩的权益。

兰思静被她们丰富的想象力折服了:“和黎洛学长单独在实验室相处,就非得是谈恋爱吗?”

“也是,我们的思静纯洁得只被唐昊牵过小手,还是N年前不懂事的时候。”柳沁芳朝着兰思静挤眉弄眼。

兰思静瞪了她一眼,把和黎洛一起做实验的事情跟她们一五一十地交代了。要是没交代清楚,万一别人道听途说传到卫少轩耳朵里,虽然契约上写着她保留自由恋爱的权力,但她向来崇尚中庸之道,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生格言,没必要引起误会的,就尽量免去吧。

舍友们一阵唏嘘不已。

“和帅哥做实验,也是可以发生化学反应,擦碰出爱的火花。思静,悠着点儿,别出轨了。”房姗姗再次警告她。

兰思静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心中暗想:姗姗,我和卫少轩只是名义上的关系,迟早都是要出轨的呀。

“诶,你们知道少轩学长以前为什么对女人都避之若浼吗?”柳沁芳神秘兮兮地说道,好像发现了卫少轩的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似的。

“快说快说!”房姗姗对偶像的八卦意兴盎然。柳沁芳嘛,和孙又嘉在一起,她听说的肯定都是从孙又嘉那儿得知的,可信度比一般来源高。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听说少轩学长在高中时,虽然也不太和女生接近,但不像现在,一有女生靠近,就躲开。那时有个女生很喜欢很迷恋他,为他做了很多很多事,可他却无动于衷,反复地告诉那个女生他并不喜欢她,让她不要再坚持。后来那个女生跳河自杀了。从那开始,他就排斥所有女生的接近,就连女生通过他好朋友递过来的情书,他都不会去碰。”柳沁芳娓娓道来。

兰思静想起了她无意中问过他是不是受过女人的情伤才将所有女生拒之千里之外,他的脸顿时就拉下来了,警告她不准再问,果然那是一条不能触碰的高压线啊。

“唉,我还以为你是听孙又嘉说的呢,原来也是道听途说的。”房姗姗意兴阑珊。这种传言多了去,是真是假根本就判断不了。

“又嘉对少轩学长的事情守口如瓶,什么都不肯透露。这些都是从别人那里搜刮来的八卦,姗姗,我只能帮你到这了。”柳沁芳安慰道。

“什么?沁芳,你不是在帮我吗?”兰思静睁大眼睛说。她还以为柳沁芳是因为她才去关注的这些八卦。

柳沁芳笑嘻嘻地说:“你哪里还需要我们操心啊,这些事呢,必要的时候,肯定是少轩学长亲自出马向你解释。否则怎么安慰得了你受伤的心灵呢。”

兰思静默默地想着:我知道的他,比你们还少哇。

的确,她除了众所周知的他的一些事情外,对他真的是一无所知。但是,这些对她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之间,只是一纸契约的关系。

她看过好几次那张契约,也没看出个利益关系来。他其实没威胁到她什么的,不知道为什么,脑袋一热,一冲动就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今后,她就要习惯成为大众的焦点——虽然她因为公告栏事件以及和唐昊的关系已经被聚焦过了。

“但我不理解的是,少轩学长为什么对思静却不会呢?”连与卿问道。

“也许,少轩学长对思静早已心有所属,对爱的人,肯定是要主动靠近的啦。所以一网将我们的思静同学兜住。哈哈!”房姗姗没心没肺地自个儿大笑。

“谁知道呢,大概是把我列在女人之外吧。”兰思静则是这么想的。

接下来的日子,至少还是风平浪静的。白天卫少轩没空,他们只会在晚餐才聚在一起吃饭,吃完饭后,别人眼中所谓的他俩的约会,就是兰思静跑到实验室去和黎洛做实验,而卫少轩也去做自己的事。

兰思静原以为卫少轩说的见家长只是开开玩笑而已,没想到,他们“交往”的第四个周末,也就是一个月后,卫少轩就成功地将她骗到了某高级饭店的门前。

他只说带她去饱餐一顿补偿之前让她请吃食堂的亏欠,吃货一枚的她果真屁颠屁颠地坐上他的车,当卫少轩镇静自若地对她说“我爸妈也会在”时,她才知道竟是上了贼船——上船容易下船难呐。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她愤怒地朝他吼道。

卫少轩无辜地耸耸肩,把责任推到了爸妈身上:“他们突然要见你,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好歹提前跟我打声招呼,我可以梳妆打扮一下,不至于灰头土脸地赴宴啊!”兰思静透过后视镜,打量着自己上身白T恤下身浅色牛仔裤,配上刚上完体育课后渗着汗珠的额头,惨白惨白的脸,简直可以去演鬼片了。她拨了拨刘海,把耳边的碎发撩到后头,对着后视镜不停地整理着妆容。

“放心,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你不用太在意他们的看法。”卫少轩斜眼看了下在镜前慌乱地用手梳理头发的她,“安慰”道。

“是啊,又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以后也不会在一起,确实不必费力讨他们的欢心。但是,他们眼中某人的品味可能就大打折扣了。”兰思静悠然自得地坐下来,卫少轩对她这副“鬼容”都不介意了,她也豁出去了。反正见过一次面,就再不会见了。丢脸的事儿,她做得还不少吗。

“有对比,才能做出更好的选择。”卫少轩说了一句不找边际的话。

虽然表面上从容不迫,可兰思静的心里早已掀起滔天骇浪,有一种进京面圣、生怕说错话做错事的紧张感。再一想,也没什么好怕的,就如自己所说,她又不需要卫少轩爸妈的认可,只是走个形式过过场,赞成也好,反对也罢,跟她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这样想着,骚动的心就慢慢平静下来了。兰思静朝窗外看着一晃而过的闪耀的霓虹灯,听到路边店里放着的歌曲,竟跟着哼起了小调儿。

卫少轩不时地拿眼瞧她,见她满脸轻松的样子,好生纳闷,这丫头,果真一点都不怕呢。

“诶,卫少轩——”她刚开口说话呢,卫少轩就打断她的话:“叫我少轩。等下在我面前不要连名带姓地称呼。”

“少轩——”她故作撒娇嗲声嗲气地叫道。好吧,兰思静承认她被自己恶心到了。卫少轩明显也被她雷到了,嫌恶的表情在脸上写得一清二楚的。

“喂,卫少轩,开车专心点成吗?我这条小命就攥在你手里了。别老朝着我张望,我照过镜子了,脸上干净得很,没有任何东西。”兰思静提醒道。她可不想做冤死鬼,和他一起奔赴黄泉。

“丫头,等下见到我爸妈,不要表现得太好,别让他们太中意你。”卫少轩想了想,还是开口了。

兰思静惊讶地望着他,在他脸上看不到一丝开玩笑的成分,到嘴边的“为什么”三个字,随着呼呼猎过的风声飘走了。难怪匆匆忙忙就拉她出来,连给她准备的时间都没有,就是因为他压根就不想让他爸妈承认她。

卫少轩猛地把车停下,兰思静一个惯性,额头差点就撞上挡风玻璃,还好系着安全带。

“到了。”他把车停稳在停车场,自己解开安全带,刚要下车,就看到管家王伯朝自己这里走来。

“慢着。”他摁住了兰思静的手,环过她的腰,轻轻地替她解开安全带。

解个安全带的动作有必要这么复杂嘛,“卡擦”一声不就好了。透过打开的车窗,她看到了弯下腰对着车内的卫少轩说话的王伯。

她马上就明白了,卫少轩又是在演戏给别人看。而她不知不觉地,就充当了演戏的道具。她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他不想让父母接受她,却又总在熟人面前秀恩爱。

校草的世界,果然不是她这等凡夫俗子所能猜透的。

走进豪华的饭店,富丽堂皇的装饰缭乱了她的眼睛。她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从未踏足这些地方,但她知道该怎么做,才不会失掉自己的尊严。

卫少轩的父母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威严,反倒慈祥得很,也不摆架子。兰思静落落大方地作了自我介绍。卫中南和白璇莉看着眼前清秀简单的女孩,互相递了一个满意的眼神。

“家里几口人啊?都在做什么?”白璇莉开始发问。

“四个人。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弟弟。爸爸经营小本生意,妈妈帮忙打理,弟弟也上大学了。”兰思静答道。其实,爸爸妈妈到底是做什么的,她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个大概。

“女孩子嘛,家庭条件差不多就好,没必要娶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来让儿子受罪。”卫中南笑呵呵地说。

卫少轩坐不住了,他抗议道:“你们之前不是最讲究门当户对吗?怎么这会儿又改变主意了?”

因为他对女生总表现出毫无兴趣的样子,爸妈没少替他操过心,说来也是丢脸,还真被兰思静说中,还未到结婚年龄还在读大三的他,被迫屡次奔赴相亲路。可每次媒人介绍的都是娇滴滴的富家千金,他看着烦。和她们见过一次面,就再也没联系了。

看着爸妈愁容满面,卫少轩哪里会不明白他们在担心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