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校草夫人不好当

第37章 法国之行2

校草夫人不好当 霜之哀冻 3361 2016-03-28 17:08:24

  看向镜子,卫少轩原以为看到的会是一个面带怒容的自己,因为和他一同上飞机的不是计划中和期盼中的林可柔,而且还被兰思静这个小丫头搞得一身狼狈。不料他却看到自己的嘴角向上弯起微微的弧度:真是一个麻烦的小丫头呢。

转眼间,他早已将自己和林可柔的不快忘了个一干二净。和兰思静一起出来玩,虽说背了个小麻烦货,可是,他的心情,似乎比想象中和林可柔一起出来的心情,更愉悦轻松了呢。

回到座位上,他看着兰思静安静地睡着,像一只乖巧的小猫,忍不住揉了揉她额前的碎发。

这小丫头睡醒了,又该活蹦乱跳地和他斗嘴耍贫了。

他的心里升腾起一种矛盾的感觉,看着眼前的她,怜爱、幸福、甜蜜一齐涌来,可一想起她和黎洛的事情又恨得牙痒痒的。

为什么会有这些奇怪的、在他和林可柔在一起时未曾出现过的感觉?

隔壁通道的一个外国小伙用英语问卫少轩:“朋友,你好,这是你妹妹吗?”

“小伙子,你没看出来吗,他们是情侣。”后面的一个中年人笑着开口说道。

卫少轩点点头,也用流利的英语回答他:“她是我女朋友。”

“我对她一见钟情,我想追她。我们公平竞争吧。”外国小伙又说道。

卫少轩警惕地看着他,手绕上兰思静的肩膀,说道:“我女朋友很爱而且只爱我一个。”

“你说的不代表她想的,没关系,等她醒来,我再问问她的意思。”外国小伙并不因为卫少轩说的这句话而气馁。

金发碧眼的一小伙,高大帅气,像兰思静这种小花痴,肯定两眼冒心,什么警惕心,早就抛之脑后,立马屁颠屁颠地跟着人家走了。

卫少轩又急了,兰思静丫头在国内不安全,都快被黎洛撬走了,怎么出国了还这么危险,才刚坐个飞机就被看上了,要是在普罗旺斯呆个几天,人不就直接被娶走,留在普罗旺斯了!

兴许卫少轩的小动作惊醒了兰思静,她睁开惺忪睡眼,问道:“卫少轩,到了吗?”

“还没到还没到,你赶紧继续睡!到了我自然就叫你。”卫少轩捂住她的嘴不让她说话,生怕她醒过来的事情被隔壁那外国小伙听到,他该得马上来问她能不能追她了,这样的话,卫少轩所编的谎言就要败露了。

“你醒了!”真是怕什么来这么,外国小伙耳尖得很,听到他们这边的动静,走到他们身边,惊喜地说道。

兰思静见这位帅哥似乎是对着自己说话,虽然听得不是很懂,但她立马眼睛就亮了:“这位帅哥,你在对我说话吗?”她说的是汉语,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飞机上,在这里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汉语并非通用语言。

“我叫莱恩,来自普罗旺斯。”莱恩这句中文除了发音不太标准外,倒还很熟练。但他大概也只会这些不知谁教过的简单句子,后面他又咿咿呀呀说了一长串的英文句子,兰思静听得云里雾里,她只好把疑问的眼神投向卫少轩,并且掩饰自己弱到爆的英语:“那个,卫少轩,你翻译下呗,他说得太快了,我跟不上。要是他说慢些,我肯定听得懂!”

卫少轩心中暗吁了一口气,也觉得好笑。还好兰思静这个实验狂,平时把大量时间都用来理工科上了,英文烂得一塌糊涂,现在还拒绝承认自己那连中学生都不如的水平,真是死要面子。

他本以为她的英文虽不是太好,但也不至于听不懂一些简单的对话,看她一脸心虚的样子,卫少轩才知道自己刚刚瞎操心了。她和莱恩语言不通,就让他来充当这个翻译吧。

“莱恩说,他很喜欢中国,夸中国地大物博,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是个旅游胜地,他反问你说是不是。”卫少轩偷偷地将他的原话换成了自己随口瞎诌的话。

兰思静直点头。外国友人夸自己的祖国,谁不是点头同意的呀。骄傲感从她的心底油然而生。

然而,莱恩的原话是:“你很可爱,我喜欢你,我想追你,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你男朋友说你很爱他,是不是真的呢?”

其实这句话仔细一听还是听得懂的,但是莱恩的语速太快,加之有个不同于平时英语听力里的腔调,兰思静就一点都听不懂了。

莱恩的眼中闪过一丝黯淡,他又说:“没关系,我不会放弃的。你叫什么名字?”

外国人的表白方式就是这么简单直接粗暴,甚至对陌生人,先表白,再问名字。莱恩就是这样直爽的一个人。可惜,碰上了卫少轩。

“他说普罗旺斯是一个很美丽很浪漫的地方,特别适合情侣,尤其是我们这么恩爱的情侣。哦,对了,他还问你叫什么名字。”卫少轩又扯谎了。

“切,谁跟你恩爱了!”兰思静无语了,莱恩是从哪点看出他俩恩爱了?她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生涩地用英语回道:“My name is Lan Sijing.”

莱恩说道:“我做你们的导游吧。”这句话,他是用中文说的。

兰思静当然懂了,卫少轩却懵了。他没料到,这个莱恩,居然会说这句话的中文。

兰思静对卫少轩说:“反正你在法国的朋友都没空,你也本就打算自助游了,这里呢,有个免费导游带我们,我看挺好,你觉得怎么样?”

卫少轩摇头,兰思静板起脸威胁道:“卫少轩,回国后”分手“,没的商量。”

这丫头,倒学会威胁他来了。卫少轩法国来过很多次了,但都是为了生意上的一些事情,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也没好好地玩过。而且普罗旺斯,他也是第一次来。在法国的兄弟们,这阶段出差的出差,回国的回国,几乎没什么人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好,我忍!卫少轩委曲求全,同意莱恩做他们的导游。

他乜了一眼手舞足蹈的兰思静,她全然没有了方才晕机的娇弱,一见帅哥就似乎浑身充满了力量。

自认倒霉吧,谁让他带她出来的呢。

他们准备下飞机时,后面那位中年大叔拍了拍卫少轩的肩膀:“小伙子,很机智嘛。”

卫少轩想起了这位大叔还流利地用英语和莱恩说过他俩是情侣的事,又说得一口标准的汉语,知道刚刚他对兰思静撒谎的事情落入了中年大叔眼中,中年大叔好心地没有戳破他。他微笑着向中年大叔道了声谢谢。

下过飞机,还好莱恩在机场因家中临时有事,暂时先跟他们告了别,考虑到天色已晚,明天再带他们去景点玩。

卫少轩抓住兰思静的手,兰思静不乐意了:“卫少轩,在国内要扮情侣,在国外就别扮情侣了吧,多累呀,趁着这地盘人生地不熟没人认识,放松放松呗。”

“那不行,这地方大得很,凭你的智商,走丢是正常的事,我可不好跟你爸妈交代。”卫少轩执意不肯放开她的手。

兰思静抽不出来,也就只好任他牵着自己的手跟他走。

走在大而陌生的城市,对于身边这个陪伴自己的人,最容易生出无凭无据的信任感。她现在唯一能信任的,也只有卫少轩了。

兰思静的眼睛都快忙不过来了,尽管都是灯红酒绿的大都市,但毕竟是异国风情,她这里瞧瞧,那里看看,像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似的,要是跟别人提起她的身份,也许都没人会相信,这居然是名媛千金。

他们走进了一家高级的酒店,卫少轩早早地就订好了两个房间,服务员小姐领着他们去各自的房间——当然,本来是为林可柔准备的——卫少轩的就在她隔壁那间。

兰思静把行李箱丢在一边,累趴了的她把自己丢在床上就再也不想起来。房间很大,丝毫不比她在家里的房间差,设备设施都很齐全且奢华。兰思静想了想,还是洗个澡再睡吧。

二十分钟后,兰思静裹着浴巾从浴室中走出来了,却看到一个陌生男子,坐在她的床沿上,色迷迷地看着她,房门大开。

她顿时惊呆了。

陌生男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东倒西歪地朝她走来。

“啊——”一声划破长空的尖叫,穿透了和卫少轩隔着的那堵墙。

“怎么了怎么了?”卫少轩冲进门来,看到一个男人正准备去扯兰思静身上的浴巾,热血冲上头脑,他一个箭步上来,用力地拉开那个男人,对着他脸颊就是重重的一拳,将他打倒在地。

“你是谁?怎么随便闯别人的房间!”卫少轩愤怒地吼道。

男人身上的酒味很重,是个醉汉。被卫少轩这么一拳打过去,他丝毫不觉得疼痛,又站起来,笑着又要靠近兰思静,露出被打得鲜血横流的牙齿。

兰思静害怕极了,躲到卫少轩身后,紧紧地抓着他衣服的一角,生怕他把自己丢在这里再也不闻不问了。

这一层楼的酒店服务员似乎也听到了这里的响动,他跑过来,看到这里的一幕,马上命人把醉汉搀扶出去到他自己的房间,然后对卫少轩忙不迭地弯腰鞠躬道歉:“卫少,对不起,对不起,这是酒店的另一个客人,喝醉酒走错房间了,可能误把您的夫人当成自己的了。”

“跟我道歉没用!”卫少轩冷冷地说道。

酒店服务员又忙向受惊了的躲在卫少轩后面的兰思静道歉:“卫夫人,实在很抱歉,这是我们酒店的失误,还望您高抬贵手,别把事情闹大。您和卫少这几天在这里的费用,我们会全部退还,让您们免费入住。”

酒店服务员大概和他们同一个年纪,却要这么低三下四地向他们道歉,兰思静不知怎么的,突然就联想到弟弟兰思淼了。

要是弟弟像这个酒店服务员这般在外面受这种委屈,她肯定也是希望对方能够原谅他,不要再揪住问题不放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