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校草夫人不好当

第27章 母女交心

校草夫人不好当 霜之哀冻 3397 2016-03-28 17:08:20

  卫少轩从蚊帐里探出头来,这蚊帐还是兰思静主动帮他搭的,宿舍男生眼红不已,纷纷“大嫂大嫂”地叫她,让她也一起顺便把宿舍所有床铺的蚊帐都搭上,兰思静欣然答应,被他训了:“其他男人的床岂是可以随便乱上的!”兰思静不以为然,又毫不留情地损了他一顿。

“又嘉,我问你,如果一个男生情不自禁地吻了一个女生,你说这个男生他是鬼迷心窍了呢,还是鬼迷心窍了呢?”卫少轩实在难以启齿,就用第三人称代了过去。

孙又嘉哪里不会明白他说的就是他自己,立马兴奋起来:“卫少,你和可柔一下子进展这么快,都到了接吻的地步了?”

卫少轩和林可柔的事,他们几个哥们儿都知道,对于卫少轩迟迟不下手,他们是恨铁不成钢。

卫少轩摇摇头:“我还没把爸妈搞定呢。”

孙又嘉不相信地问道:“不会是兰思静那丫头吧。”

“上次不是还大嫂大嫂叫得那么亲热吗,现在怎么就叫人家丫头了!”卫少轩不满道,丫头只能是专属于他一个人的称呼。

孙又嘉说道:“实话实说吧,卫少,我觉得你喜欢兰思静已经超过林可柔了。为了接晚回的她,几乎不回来的你连着快一个月都睡在了宿舍;每次我们出去玩,总会想着带好吃好玩的给她,当然,你也会带给林可柔;老是把兰思静的名字挂在嘴边念念叨叨,尽管都是咬牙切齿地数落她一身的缺点;今晚更过分啊,你居然还吻了人家!卫少,你说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不可能!我对她好,不过是为了弥补心里对她的一点小愧疚。毕竟是想利用她,来达到自己的一些目的,不耍些手段,怎么留得住她呢。”卫少轩很坚决地说。开玩笑,一边是对可柔近十年的感情,一边是和认识才快两个月的兰思静之间的假戏,孰轻孰重,不是一目了然的事嘛。

“我看呐,那丫头八成也喜欢上你了,不然哪有这么傻的,一张破纸就能绑得住她?”孙又嘉猜测道。

卫少轩仿佛抓到了孙又嘉话中的漏洞,得意地说:“这我敢打包票,她喜欢的人肯定不是我。”

“那你是不是喜欢她,自己就不敢保证了?”孙又嘉一下子就找到了空子钻。

“怎么就不敢保证了!我是绝对绝对不会移情别恋的!”卫少轩信誓旦旦。

孙又嘉不理解地问他:“林可柔要是把你和兰思静的关系当真了,你怎么办?你就打算一直瞒着她直到你爸妈接受她?虽然她不和我们同校,也都是你去她学校找的她,她几乎不来我们学校,但你确定能瞒住她到那时候?”

“我会好好解释清楚的。”卫少轩叹了一口气。在商场上,鲜少有难倒他的事,在感情上,他还真的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

“早点主动对林可柔解释,真的。否则让她自己发现这件事,会很难以接受的。”孙又嘉劝道。

“算了算了,想那么多干嘛。”卫少轩躺好,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想一些和林可柔之间美好的事,兰思静却不停地跳出来骚扰他。

“丫头,走开!”卫少轩在朦朦胧胧之中低声呓语。

关于校草大人和小花一朵兰思静同学在一起的新闻早已过了时事热点,校草大人频繁出现在校园里也不足为奇了。兰思静总算渡过了风言风语的这一关,而她和黎洛走得近,也曾一度被认为是“红杏出墙”而被众人批判,尤其是众色女,特别为校草大人打抱不平。还好校草本人似乎并不介意,对兰思静更是“关爱有加”,堵住了众人的口。

兰思静早已练就了一种置身事外的心态,本来就不关她兰思静什么事嘛,一有什么问题,校草大人总是能挺身而出,轻轻松松瞬间解决,现在做一个冒牌校草夫人,她乐得自在,每日上上课,和黎洛学长做做实验,和右哼哼聊聊天,和卫少轩斗斗嘴,忙得很。

转眼寒假就到了。兰思静还想着在学校呆一段时间,把实验完成一小部分再回家玩,反正家就在本市嘛,坐公交车回去很方便的说。和黎洛学长正交谈甚欢着呢,兰思淼一个电话就把她召唤回去了。

“父亲大人说有要事宣布,命你速速赶回。”兰思淼语气严肃得有如在宣读圣旨。

父亲大人的命令,岂有违抗之理,兰思静顾不得通知卫少轩一声,匆匆收拾了行李就回家了。

等到她大汗淋漓地赶到家门口,却目瞪口呆地发现一辆大卡车停在家门口,几个工人模样的人正抬着自家的电器往卡车上放。

“兰思静,你回来啦!”只差她一岁的兰思淼看到姐姐,一脸的激动,但还是很欠揍地不叫她姐姐,直呼其名。

兰思静莫名其妙:“兰思淼,我们家被强制拆迁啦?”她能想到的也就这个,报纸看太多了。

兰思淼哈哈大笑:“兰思静,你的想象力真是够丰富啊。和你生活了十几年,我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大的优点呢。”

姐弟俩从小就不停地拌嘴,爸妈对此十分头疼。直到一起上了大学分开,她去了胜武大学,弟弟则去了最好的医学院,两人不吵吵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卫少轩的出现弥补了兰思淼的空缺,和他在一起久了,兰思静喜欢贫嘴的本性就暴露无遗了。

兰思静刚要还嘴,爸爸兰杰就笑眯眯地出来了。

“思静,又不让着弟弟了。”爸爸总爱这么说她。

兰思静撅起嘴,蹭到老爸身边撒娇:“爸,大过年的我们搬什么家呢,不会是黄世仁讨你这个杨白劳的债来了吧!那女儿就牺牲自己,嫁给黄世仁受苦受难去,好让你们二老和那个没良心的臭小子过上好日子啊!”

兰杰被女儿逗得忍俊不禁,刮了下她的鼻子,说道:“我呀,还巴不得你赶紧嫁了呢,省得在家和思淼姐弟两个吵得我和你妈不得安宁。再说了,黄世仁家里哪里不好了,嫁过去物质生活有保障,不必担心你会贫贱夫妻百事哀啊!”

妈妈林芊歌也出来了,笑着说:“该搬的东西都在车上了,我们出发吧。”

一路上,兰思静和兰思淼两人不住地猜着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爸爸妈妈都是笑而不语,神神秘秘的样子。

到达目的地,兰思静和兰思淼顿时被眼前的情景震撼到了。

爸妈带他们来的这里,居然是别墅区!

兰思静把狐疑的目光投向爸妈:“爸,妈,我们要搬到这里来?”

兰杰点点头印证了她的想法,兰思静摇着妈妈的手兴奋地说:“妈,你们买彩票中大奖啦?”

“思静,彩票不是随便人能中的。而且我和你爸没有买彩票的习惯,更别提中奖了。”林芊歌否定了她的猜测。

“爸妈你们太坏了,净让我和兰思静猜谜语,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兰思静这个脑子天马行空,什么奇葩的想法都有。”兰思淼不忘挖苦姐姐一番。

兰思静没空理他,她下车看着未来的新家,啧啧不已。

不愧是豪宅,光是气势,就已经足以让她大为惊叹了。正当她顾着左瞧右看往屋里走时,屋里面走出一个人,兰思静没注意就给撞上了,因为反弹力,她一屁股坐到地上去了。

“哎哟,好痛。”兰思静还以为是兰思淼,正想打他,定睛一看,顿时虚汗连连。

可不是嘛,眼前这个人,居然是黎洛!

黎洛看到是她,显然也是惊讶万分。但他很快就恢复常色,扶起她,问道:“把你给吓着了,没事吧?”

兰思静也顾不上疼痛了,好生奇怪:“黎洛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兰杰走上前,黎洛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叫了声:“兰伯伯。”

兰杰笑着点点头,问女儿:“思静,你和洛儿认识?”

兰思静的脚下又一片不稳了,爸爸对黎洛学长的称呼,好像他们非常熟悉的样子。

“好啦好啦,看你惊讶得嘴巴可以塞进一个鸡蛋的样子,等屋子收拾好了,再满足你和思淼的好奇心。”兰杰得意极了,这件事他和林芊歌瞒了二十年,他不能不得意。

后来,兰思静才搞清楚状况。

原来,爸爸居然就是传说中的商业巨头之一,她当时还好奇着向卫少轩打听是谁来着,没想到高手就在身边!爸爸妈妈为了不让她和兰思淼过早地接触上层社会而学坏丧失拼搏的心成为败家子,就谎骗他们是普通工薪家庭,甘愿陪他们姐弟俩一起住普通的四合院,一起过着布衣麻裤、粗茶淡饭的生活。而黎洛学长是爸爸的铁哥们黎叔叔的儿子,只可惜黎叔叔和黎阿姨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去世了,留下这么一个独苗,托付给爸爸。黎洛学长却有着强烈的自尊心,不愿和他们住一起,自己住到外面自力更生,一边读书,一边在爸爸的指导下打理生意上的事,直到他能灵活处理生意场上的每一件事。

而如今兰思静和兰思淼都已成年,也考上大学了,爸爸考虑着该让他们知道真相了,就买下了这里的别墅,早就计划着搬家的事情了。

兰杰和林芊歌听了兰思静和黎洛的事,也不住地感慨着两家人果然有缘。黎洛在他们家吃完晚餐,没呆多久又回自己的住处去了,婉言拒绝了与他们一家同住一起的邀请。

兰思静和兰思淼两个没见过大世面的,这里摸摸,那里碰碰。家里实在太大了,现在的房间也比四合院那边的房间大了至少一倍,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私人游泳池。这是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当天晚上,兰思静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今天发生太多事了,她使劲地掐自己的胳膊,告诉自己这些都不是在做梦,从灰姑娘瞬间变身公主,是每个女孩都在做的梦。然而最令她开心的是,她感觉自己离她的白马王子——黎洛学长又更进了一步。一想到这,兰思静忍不住就想入非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