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校草夫人不好当

第24章 被抓现行

校草夫人不好当 霜之哀冻 3348 2016-03-28 17:08:19

  和她兰思静聊得来的,估计只有黎洛学长了吧。黎洛学长和她一样,酷爱实验。这几个晚上,兰思静几乎天天和黎洛学长泡在实验室里共同探讨书写实验方案,预实验也开始在即。

黎洛学长在她心里,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他深厚扎实的理论基础,实验构思的巧妙连贯及创新性,都让兰思静望尘莫及,她竟然也开始舍弃电视剧,捧起了书本认真学习,而不再像以前,只专注于实验,而忽视了理论知识。舍友直呼真爱伟大,连素来不愿触及书本的兰思静甘愿为卫少轩改变自己。兰思静懒得去纠正,任由她们想入非非去了。

兰思静所就读的胜武大学,人才济济。像卫少轩、唐昊、黎洛、段锐、于成安、孙又嘉等人,更是人中龙凤。个个都是绝色美男,学校的女生可是饱了眼福。兰思静虽说从小和唐昊一起长大,对帅哥有了一定的免疫力,还是偶尔会偷偷花痴一下,除了唐昊,一般一眼见过就忘。对于卫少轩这等妖孽级的校草,她只不过是稍微沦陷了一下下,就被他凶巴巴的样子唤醒,至此再也不会被他的美色变态。只有黎洛学长,似乎百看不厌,越看心跳得越厉害。难道是因为她对黎洛学长的崇拜,更为他添了一种神秘的色彩?

“丫头,下车。”卫少轩把车停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兰思静下车,下了逐客令。

兰思静这才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下了车。

车子绝尘而去,兰思静看了看黑压压的天空,似乎要下大雨了。正想着呢,大滴大滴的雨水就重重地打在她的肩膀上,紧接着就倾盆而下,瓢泼成雨柱。

兰思静心中暗骂一句该死,顶着包低头往宿舍区一路狂奔,猛地撞上了一个人,差点就要摔倒之际,那个人伸手拉了她一把。她低头说了声谢谢,刚要绕开那个人继续往前跑,他却叫她的名字:“思静!”

她抬头一看,是黎洛学长。

他撑着伞,扶住她的手臂才让她不至于跌倒。在他面前,她觉得自己狼狈极了,她恨不得赶紧逃离这个让她尴尬不堪的场面。

兰思静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黎洛学长,我有急事,晚上实验室里再聊。”

黎洛却不肯放她走,牢牢地攥住她的手臂,说道:“这几天你辛苦了,今天周末,晚上咱们休工。你去哪儿,我送你。”

不得已之下,兰思静指了指宿舍区,说:“我回宿舍。”

黎洛这才放开抓着她的手,将她拉进自己,撑着伞,说道:“走吧。”

兰思静默默地走在他旁边,在实验室里话特别多的她,现在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出去了怎么也没带把伞。”黎洛语含责备,更多的,是关心。

兰思静心里暖暖的,好久没有人,这么关心她了。唐昊自从有了郑逸擎,电话、短信少之又少。她的昊哥哥,正逐渐离她而去。而她,似乎也开始习惯了没有他的生活。其实,她对唐昊的感情,只是妹妹对哥哥的依赖吧,只是妹妹对于兄长的爱转移到嫂子上而感到失落吧,否则怎么可以,忘得这么快。

她只知道现在,她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很快。她可以感觉到黎洛的气息,她想去捕捉,又不敢贸然做出什么不符合淑女规范的举动。

她兰思静,居然也会有被淑女的条条框框捆住的一天。可是已经成为落汤鸡的她,再也么做,都不可能是淑女了。

“怎么了?”黎洛见她闷声不响的样子,还以为她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兰思静笑笑:“没事,就是今天出去玩,比较累。”

“和卫少轩一起?”黎洛很自然地顺口问道。

兰思静愣住了,不晓得该怎么回答他。

“你和卫少轩交往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了,大中午的不在宿舍好好休息跑出去玩,肯定是跟男朋友一起了。”黎洛笑着说。

兰思静既不肯定,也不否认。她突然觉得好后悔,和黎洛之间的交错,就差这么几天。假如是现在,就算是毁尽了她的声誉,她也不会稀里糊涂地答应做卫少轩的冒牌女友。

按照契约上写的,她可以喜欢上黎洛,可黎洛却会真的以为她和卫少轩在一起而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算了,兰思静,就算你和卫少轩之间没有那个契约,黎洛学长也未必会喜欢上你。兰思静暗暗地叹气。

她果然是喜欢着黎洛学长的,尽管只有短短几天在实验室的相处,可她已经被他的魅力所折服,暗自喜欢上了他。兰思静好伤感,为什么他们学校的男生个个都是毒品啊!一沾染就上瘾了。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这一切,或许早已命中注定了的。兰思静略有点小迷信,她相信命运的安排自有道理。何去何从,就让命运来说话吧。她这么想着,似乎也没那么拘谨了。

黎洛将兰思静送到宿舍楼下,叮嘱道:“回去自己泡点姜汤去寒,可别感冒了。”

兰思静感动地点点头,黎洛学长真的很细心呢。

回到宿舍,她果真自己动手煮了一碗姜汤,捧在手上,心里热腾腾的,脑袋晕乎乎的。

若在往常,她肯定洗完头洗完澡,往床上一趴,美美地睡上一觉,不会特地做这些额外的保暖驱寒工作。黎洛学长的话在她的心里,似乎有着不轻的分量。

他的脸在她眼前晃动,她的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

“什么事情笑得这么甜蜜?不会是在重温和少轩学长的约会场景吧?”连与卿也是一身湿漉漉地回到宿舍,宿舍里只有兰思静一个人独自坐着傻笑。

兰思静倒了一杯热姜茶递给连与卿,连与卿惊讶地说:“这是什么?”

“这是姜茶呀,可以去寒。”兰思静的笑从未在脸上消失过。

连与卿狐疑地看着她,这不科学。以自己对兰思静一年多的了解,她从来都懒得做这些琐事的,今天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你今天似乎很开心呐?是不是和少轩学长之间有了更进一步的密切接触?”连与卿看着兰思静眉梢眼角的喜气,也开起了她的玩笑。

兰思静只管笑着,连与卿就当她默认了,打心底替她高兴。

十二点一过,宿舍的灯就关了。兰思静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听外面的雨淅淅沥沥的声音和舍友均匀的呼吸声,一阵惬意。晚上没有去实验室,心里似乎有些空空荡荡的呢。她想起了下午和黎洛学长狼狈的邂逅,想着他扶着她的场面,和他靠得很近时的心如撞鹿,不由得悔恨不已。

要是早点知道自己对昊哥哥的感情只是妹妹对兄长的依赖而不是女生对男生的喜欢,她就不会赌气答应卫少轩的要求,也就不用像现在这般苦恼了。

身边的手机响了起来,提示有一条微信消息。

右哼哼:在干嘛?

左哼哼:黑暗中发呆。

右哼哼:还不睡?

左哼哼:你不也是?好意思说我……

右哼哼:我在想着一件事。

左哼哼:哦。

右哼哼:你不问我是什么事吗?

左哼哼:你都说了,就表明你想告诉我,我等你继续说下去不就行了?

右哼哼:你真是一个思维不同常人的人。

左哼哼:你说错了,我是再正常不过的人了。因为我是我,而你遇到的那些人都不是他们自己。

右哼哼:我发现和你说话开始有点儿吃力了,你是哲学系的吗?

左哼哼:不是啦,我只是偶尔会发发神经,装深沉,哈哈,挺好玩儿的。话说,你想说的事情是什么?

右哼哼:我在做一个决定,还在纠结中。

左哼哼:既然你都说是决定了,说明自己心里是想去做的,不是吗?

右哼哼:你说的每一字每一句似乎不着边际,却是在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早点睡,晚安。

左哼哼:不公平啊,难道我只是一个聊天工具?你不该也听听我的烦恼,替我拿拿主意?

右哼哼:有什么事情会难倒我们的大哲学家呢?说吧,我正洗耳恭听。

兰思静想起了自己的困惑,一字一句地敲在手机上,摁了“发送”:世界上有卖后悔药吗?

右哼哼打了一个哈哈大笑的表情过来:果然连问题都好哲学好深奥呢。如果世界上有卖后悔药,大概也卖光了吧。你遇到什么困难了?

左哼哼:大概一周前,因为哥哥身边突然出现了嫂子而怄气,我做了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现在后悔了,怎么办?

右哼哼:要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何况人生本就是变幻莫测的,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你会感谢你所做的那个决定。

兰思静思考了一下,“感谢”?不可能!越发地这样想着,她就越恨起自己来。连自己对昊哥哥的感情都理不清楚,对黎洛学长突如其来的喜欢,还会可靠么?

左哼哼又发了一条消息给她:我的哲学家,少一些胡思乱想,早早睡下才是正经事。

兰思静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该睡觉了,明天课都排满了。她必须要集中精力听课,才能在知识层面上再靠近黎洛学长一小步。这样,黎洛学长也许对她从此刮目相看,直至最后感情升级为爱慕。兰思静美滋滋地幻想着。

她和右哼哼道了一声“晚安”,禁不住眼皮上下打架,沉沉地睡着了。

再次见到卫少轩,已是一星期后的事情了。卫少轩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一整天不见人影。他们“交往”后的第一个星期,他来得倒是殷勤,仿佛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在一起”了;见过家长之后,他就玩失踪,不见人影。

兰思静也无所谓,而且还巴不得他不要来骚扰她,让她过几天舒心的日子。和他在一起,总要承受那些莫名其妙的刻薄目光,尽管她一概置之不理,但谁愿意成天被这么盯着看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