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网王之狂刷反感度

第25章 本大爷看不上你

  迹部景吾当时就有一个错觉,如果不是在场还有人,这女人要直接爬到桌子上给全部吃光吧?凶残的吃相啊!

如果苏小七知道迹部景吾是怎么想的,她一定真心真意地为迹部景吾点个赞!他这次的确没想错……

苏小七拿了一张纸巾擦擦嘴,“我们家的家规是……是不错……什么味儿?迹部家……家规也不错,早餐时间不准……准时,还让女士等待……什么奇怪的味道……好香?”

正和迹部景吾斗嘴,当苏小七看见一堆抱着放满了玫瑰花的花瓶的女仆,闻到那个味道……眼前一黑……

「叮。女主苏樱月对玫瑰花过敏。」

大恶意。

这是苏小七昏过去前最想给系统君说的。太恶意了。怎么不早点说?

还有……为什么会晕过去啊喂?!这到底是对玫瑰花有多么过敏啊?对了,苏樱月还是一个容易感染的人……

迹部景吾当场就愣了,见她直愣愣摔在地上……嗯,有点远,所以没接住。

迹部景吾大跨了几步,一下子抱起苏小七,对着餐厅已经吓傻了的人道:“快点去请医生。”说着就抱着苏小七往她的房间跑。

不得不说,这女孩子真的好轻,身体也软软的。

「叮。苏小七获得攻略人物迹部景吾5点好感,累计好感度0点,反感度60点。」

你真的够了……迹部大爷……

这样都可以涨好感?

怀里的女孩子已经昏迷了,脸上浮现出一些小痘痘。迹部景吾抱着她站在她门口,对着跟着过来的女仆道:“开门。”

“是。”仆人点头,可是怎么也打不开……“少爷,上锁了。”

苏小七走的时候就像她以前出门一样,锁门!出门要锁门,这是个好习惯。可是在这里,迹部景吾一听,当时就想把苏小七给扔下去。

额上浮现出青筋,迹部景吾感觉他一大早的好心情全部没有,现在又饿得要命。这女人是个害人精啊!

“去本大爷的房间。”这句话是迹部景吾咬牙切齿给说出来的。

苏小七缓缓地醒了过来,眼睛有些酸,听见迹部景吾有些疲惫地问道:“女人,你醒了?”

苏小七现在根本不想和这货斗嘴,点了点头。

她从床上爬起来,她现在竟然不是寿司状!床是淡紫色的!她在哪里?不过鼻子有些痒啊。

迹部景吾冷笑,“苏樱月你是故意锁门的吧?你就这么想上本大爷的床?这次……苏!樱!月!”这次终于上来了吧?这句话没说完,迹部景吾已经要疯了。

这死女人对着他打喷嚏,鼻涕飞溅,飞到他脸上了妈蛋!

“抱……抱歉……”苏小七有些尴尬,赶紧拿着床单去抹迹部景吾的脸。却发现迹部景吾的脸更黑了。

因为这床单是他的!

这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

系统吧?

系统,她以前是不是真的得罪过你?

「叮。本机为人工智能机器。」

那就是恶意的作者。到底为什么要让苏樱月有那么奇怪的体质?

迹部景吾嫌恶地拿来纸巾擦脸,他迹部景吾活了15年,这15年的人生从来没有这么让他绝望,最近快把他折腾死了。他也和抽了风一样。

迹部景吾在心里感叹着,可殊不知之后的人生会让他直接想去跳河……

迹部景吾站起身,“既然你醒了,那就给本大爷滚到你房间里去!”他抖了抖衣服,“本大爷要去上课了。”

迹部景吾穿的好像是冰帝的制服。里面穿着白色的衬衣,外面套了一件棕色的外套,左胸处的口袋有着一个“帝”字。

苏小七仰头,看见迹部景吾骄傲的模样。招了招手。“谢谢迹部君了,路上小心。”

其实,她真的很想说。

大爷,你确定你不洗个脸再走?

正想着,苏小七又是一鼻涕喷出来。迹部景吾黑着脸,几乎是冲出去的。这个继妹还真有趣,呵呵,本大爷就是想挑战这种有趣儿的。

迹部景吾一走,苏小七瞬间又躺在床上了,刚才喷出来的鼻涕挂在鼻子下,苏小七想着这不是她的寿司床,她毫不担心地在上面擦了擦。

“小姐……小姐……”一低沉的男声焦急地低声叫着她。

苏小七猛地睁开眼,“谁?”

一个穿着黑色外套的男生瞬间蹦了出来,跪在地上。“小姐,你没事吧?”

“……你看我像没事吗?”说着又是一喷嚏。

还有,大哥,你刚才那下子好像一只老鼠瞬间溜出来啊。就是没有一条尾巴了。

男生猛地抬头,表情阴鸷,“都怪迹部景吾。小姐要不要我……”说着他伸出右手在脖子旁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卧槽,这货竟然想干掉迹部景吾……

这货是谁啊。

苏小七吓得赶紧摇头,“不,不用了。你不准动迹部景吾。”

男子恢复了平静的表情。苏小七这才认真打量起来。昨天看了这么多帅哥,苏小七已经比较淡定了。不过最让苏小七羡慕的是,他是纯黑的发,纯黑的眸子。极其漂亮。

不过,他到底是谁啊?

“你这是来……?”

男子跪在地上,“小姐,我是来给你报告你生父的事。”

啧啧,这口气,苏樱月不会还是某个地下组织的老大吧?

“怎么样?”

“……暂时没有任何情况。”

苏小七嘴角一抽,你没有任何情况进来干什么?作死?

少年见苏小七无语,脸颊微绯,只是自己低了低头,因为他想见小姐了。明明才25个小时没有见,他就认为这是一个世纪。那是一个漫长的等待。

他上辈子一定是等待了一个轮回,才遇见了这么完美的小姐。

“你……你先出去吧。”

少年跪在地上,伤感地抬头看她,“小姐,现在都不叫苏隐的名字了?一定是苏隐没有照顾好小姐,让小姐过敏了。”

原来这货叫苏隐啊。终于知道了。

苏小七摆了摆手,“有些累了。”

“那小姐先把这要吃了。苏隐先出去了。”

迹部景吾,都是因为你!!

说完苏隐就不见了。

这是在拍古装剧?还玩轻功?

当迹部景吾欢乐地回家,路过玫瑰园的那一瞬间,他要崩溃了……到底是谁干的?!这个作孽的人生!

满园的红色凌乱地洒在院子里。

迹部景吾最喜欢的就是3号玫瑰园的红玫瑰了,竟然全部被人给拔了!!

地上全是玫瑰花花瓣……

天杀的!

迹部景吾本来今天因为苏小七昏倒又喷了他一脸鼻涕,心情不好,于是去了冰帝,下午的部活的时候,迹部景吾十分恶意地报复了所有无辜的部员。

当然了,昨天遇见了苏樱月那个女人的忍足侑士不算无辜。

那色狼竟然还敢来询问苏樱月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在哪里读书,芳龄多少,最重要的是有没有男朋友。

迹部景吾当时就认为,这忍足侑士就是一活脱脱的丧尸!

于是,迹部景吾打着要带领冰帝网球部夺取全国大赛冠军的名义,恶意操练他的部员。看见他的部员要死不活的样子,他心里舒坦了。

于是他欢乐地回家了。

这不,没过多久就遭了报应!

他最爱的玫瑰园被扒了个精光!

到底是谁?本大爷要扒了他的皮!

迹部景吾黑着脸把所有人叫了过来,可怜的女仆们惊慌失措地站在一起,不知情的管家伯伯站在一对保安前面。

“谁干的?”

一群人闭口不答。

枪打出头鸟,谁不懂啊?

管家伯伯被人推了推,他走出一步,“少爷,我们怎么敢在玫瑰园捣乱?”是不是你亲自做的啊?少爷难道要洗玫瑰花浴?

“那会是谁?”

迹部景吾阴沉着一张脸,他现在是非常后悔他没有在这里安装监控器!

一群人沉默了。

迹部景吾猛地想到了可疑人,苏樱月。

在这个家,只有苏樱月对红玫瑰过敏。很有可能,这女人在报复他,等他去学校,她就跑到这里破坏了他的玫瑰园。

脑补功力实在强,点赞!

这么一想,迹部景吾冷着脸,朝苏樱月的房间走,不过他还是很理智地敲了敲门。没人。

迹部景吾想开门进去,打不开……

不会那女人还在自己房间吧?

真是个惊悚的想法。他赶紧跑了回去。

果然苏樱月睡成了大字型,一只脚伸了出来,另一条腿藏在被子下面。迹部景吾忍不住一愣,那雪白的大腿啊……向上看啊……

迹部景吾镇定地冷笑着自摸,果然是在引诱华丽的他。不过也对,天底下有谁能逃得过他大爷的魅力?就算是继妹又怎么样,还不是臣服在他的西装裤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