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网王之狂刷反感度

第48章 苏樱月,卒

  幸村精美亲自送苏小七到了迹部家的别墅,苏小七邀请幸村精美来坐坐,结果幸村精美委婉地拒绝了,苏小七也不强留。

她捂着脸去了自己的卧室,走到窗台处,看着樱花树,大叫道:“苏隐?在不?死哪里了?”

刚才她被打这人根本没有出现!

什么狗屁暗卫?一点效果都没有。

苏隐还是没有出现。

这货跑到外面继续寻找苏小七来日本之前交代的任务了,他还报备了这几天小姐的情况。

而在自己书房看书的迹部景吾诧异地看着面前的管家,他轻轻抚发,“苏樱月又怎么了?”

他现在很忙,他要看很多关于经济的书,没空理会那女的。

管家鞠了一躬,“樱月小姐似乎被人打了,现在在请医生。”

迹部景吾猛地放下书,“敢欺负本大爷的继妹?加藤管家你怎么不早点说?”

管家嘴角抽了抽,你根本不准他提樱月小姐的事好吗?

管家当然不会多话,迹部景吾把书扔到一边,拉了拉自己的领带,冷笑地往苏小七的房间走,还没有进去,看见专门给伊丽莎白看病,现在也给白加黑看病的伊达兽医提着医疗箱往苏小七房间里走。

迹部景吾一诧,伊达医生来苏樱月房间干什么?难道白加黑又吃肉吃到积食了?

苏小七正在房间用冰水敷脸,脸上凉凉的。

看见伊达医生敲门进来,身后跟了一个一脸诧异的迹部景吾。

苏小七惊讶,“伊达医生?白加黑没生病。”

伊达医生放下医疗箱,一脸怪怪的,“不是樱月小姐让我来的么?”

苏小七一愣,仔细回想。她真的想一耳光扇死自己……

家庭医生和伊达兽医排在一起的,她直接把兽医的电话看成家庭医生的电话了……找个兽医来给自己治病……

她是禽兽啊?

她是禽兽啊禽兽!

她是不是被真田弦一郎打坏了脑子啊,怎么会傻不拉几地去找伊达兽医啊?

伊达?益达?是你的益达!

不是她苏小七的。

果然今晚还应该和迹部景吾一起吃鱼……

迹部景吾看着肿着脸的苏小七,她脸上的绝望神色……

再看看伊达兽医,迹部景吾一下子就猜到了这女人请家庭医生请成兽医了……

迹部景吾俯视着肿脸苏小七,颇有在智力上的优越感。看样子苏樱月还应该继续吃鱼,找个时间让厨房做一次全鱼宴好了。

看他对继妹多好。

迹部景吾让伊达兽医去给伊丽莎白看看,找人去请了家庭医生,迹部景吾双手环胸,俯视着羞愧的苏小七,“啊恩,不华丽的苏樱月你在搞什么?自己撞到墙上了?”

“我被打了!”还是被一个崩货打的。

迹部景吾走近,低下头,拉开她的手,看着她已经肿得恐怖的脸,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啊恩,竟敢欺负本大爷的继妹,本大爷找人弄死他!”

苏小七:“……”

迹部景吾你屌炸了天。

“说,说,是谁干的?”

苏小七仰着头看着迹部景吾,“真田弦一郎……”

“立海大?”

迹部景吾知道立海大有一个真田弦一郎,是网球部的副部长,立海大网球部那可是真的吊炸天,不过今年的冠军将由冰帝书写。

“嗯,是立海大网球部的副部长。”

迹部景吾在脑子里面想象怎么在网球场上狂虐真田弦一郎的画面,他打了一个响指,笑得高深莫测,“本大爷会给你报仇的。”

苏小七默默地看着迹部景吾,她总感觉迹部景吾不可靠。

果然不可靠。

系统君都比他可靠,系统君都让真田弦一郎静止了一分钟,这家伙就说了一句话:“看本大爷在赛场为你报仇!”

苏小七:……

迹部景吾啊,你太会说客套话了……

她根本不信!

迹部景吾不知道,因为这件他眼中微不足道的小事,他在苏小七心中的形象已经变成了吊炸天的小人迹部景吾……

几年后他回忆,只能说,往事不堪回事。

苏小七用了家庭医生给的特效药,加上苏小七的变态体质,没有几天就彻底好了。

听加藤管家说,最近几天,一个似乎脸上抹了黑炭的中年男人一个劲地想见苏小七。

第一天穿着黑外衣戴着帽子空手来的,被拒门外。

第二天还是穿着黑外衣戴着帽子来的,不过带了水果,不过还是被拒在门外。

第三天,穿黑衣戴帽子,带水果,带刀来的,这次直接被加藤管家找人送到了局子里喝茶去了。

第四天……唔还在局子里,估计来不了了。

加藤管家冷笑,三天不换衣服不换帽子,脏兮兮的,还是一个脸上抹了黑炭的中年男人,竟然敢肖想他们的樱月小姐?

已经蹲了局子的真田弦一郎要是知道他为什么被拒在门外他会拿砍刀灭了加藤管家。

他的皮肤就是这个样子的,他不是摸了黑炭!他是青少年不是中年大叔。

还有,他的衣服帽子不是不换,而是天天换,只不过这件衣服、这顶帽子他买了20件一模一样的!

每天换着穿你有意见?

有意见一刀砍死你!

他真的只是来道歉的……嗯,私心里也是想见见苏樱月的。

苏小七根本不知道这事儿,她脸好了就去学校了,菊丸英二还关心地问她为什么没有来学校,她解释了,菊丸英二也信了,只有身边的不二周助一点都不相信。

没错,一点都不相信!

樱月是为了躲着他吗?所以才不来学校的?

苏小七抹了抹鼻子,她要是真想躲着不二周助她就会直接转校,何必躲了几天又回去?脑子里进了水啊?被迹部景吾心里暗暗鄙视过智力的苏小七在不二周助面前颇有一种智力上的优越感。不二周助你多吃点鱼。

下午上课没上多久,就听见下面闹哄哄的,苏小七看着简单的国文发呆,也不理会外面的声音。

“苏樱月,下面有人找!”

“苏樱月,快出来!”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去了,都在叫她的名字。

国文老师黑了黑脸,站在讲台上道:“苏樱月同学你去看看。”

苏小七嘴角抽搐,这谁啊找她?不会是幸村精市要不行了,抬着担架来找她见最后一面了吧?

苏小七越过不二周助,站在窗台边,那苏樱月唯一可取的良好视力直接把苏小七吓得腿软了。

穿黑衣戴帽子,手里拿着一把大刀的真田弦一郎来了……

杀气重重的……

天哪,真田弦一郎你想做什么?

杀人寻仇吗?

寻找多日的真田弦一郎看见苏小七站在三楼的窗台一脸惨白地看着自己,真田弦一郎微微抿唇,猛地抬起那把祖传宝刀,“噗通”一声双膝着地,双手高高举着那把在阳光下泛着寒光的宝刀,“我是来请罪的,上次是我……太松懈了!”

负荆请罪来了……

真田弦一郎这个皇帝负荆请罪来了……

苏小七:……

不知道谁说:“不会是立海大副部长把苏樱月给强了吧?”

苏小七:……

“不!”不二周助不许!

樱月是他的,其他人都不准染指!

不二周助站起身,站在苏小七身边,睁开冰蓝色的眸子冷冷地俯视跪在地上,举着刀求虐的真田弦一郎。

淡漠地吐出两个字,“滚吧。”

站在讲台上的国文老师嘴角抽搐,你们两个知不知道现在在上课?你们想去德育处和德育老师谈星星谈月亮,谈天说地外加讨论人生哲学么?

“你们两个,全部坐回来!”

不二周助猛地回头,“老师,现在上课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樱月。

苏小七:……

能求您别拉着她下水么?她怕被您拖着淹死啊。

国文老师快被处于妒火中的不二周助气晕了,国文老师猛地一拍桌子,全班回头看他,老师颇有些自得,把书卷成卷,指着外面,“不二周助,苏樱月,你们俩滚到校长办公室去。”

唔,连德育处都不用去了,直接去校长办公室……

这回闹大了。

苏小七本来就比较怕老师,回头怨恨地看了看不二周助,不二周助倒显得大气无比,他牵住苏小七的手,声音温润,“樱月不用怕,风风雨雨都有我陪你,我们风雨同舟!”

苏小七抖了抖,瞬间甩开不二周助,她默默地走到教室门口,道:“不二君,风雨太大。”苏小七举着一根食指,“苏樱月,卒。”

苏樱月的确卒了!

早TM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不二周助有些怅然,难道樱月认为自己无法保护她?唉,这真是一件忧伤的事。

两人默默地来到校长办公室,校长正翘着二郎腿在办公室喝酒,苏小七直接懵了,这工作的时候喝酒?

校长看见苏小七进来连忙把酒瓶酒罐藏好,讨好地看着苏小七,“樱月同学怎么来了?”

苏小七张了张嘴,“检讨……”唔,被老师骂到这里来检讨自己的过失来了。

校长一听,立马站直了身体,神色有些紧张,“是,樱月小姐,我马上写检讨。”复又有些犹豫地问道:“樱月小姐,我应该写多少字?一万字行么?”上班喝酒被逮着了……

苏小七:……

校长,您没吃药吗?

张嘴,吃药!

一旁的不二周助只是心里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兴奋,一定是樱月还有其他身份,她真是一个谜一般的女孩,深深地吸引着他。如果只有他知道这个秘密那就好了。

不二周助,你也没吃药,来,张嘴。

苏小七一脸的惊吓,她摆了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们在这里坐一会儿就行了。”

校长一惊,“樱月小姐不是来视察的吗?”

这哪跟哪啊?

「叮。来看一看苏樱月的丰功伟绩吧。」

然后自动弹出了……苏小七默默地心里流泪——她才是土豪啊!

她绝对是土豪!

整个青学都是她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