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贵族学院的冷酷公主

第33章 无法绝情

贵族学院的冷酷公主 冥柏佳 2041 2016-03-28 16:47:44

  “你觉得我会相信么?”金坝邢鄙夷的看着男子。

“那个……”男子支支吾吾的。随后捂着嘴巴指着金坝邢的身后说,“安顺天,安顺天……”

“想骗我?不能换点新鲜的招数吗?”金坝邢嘴角抽蓄。这男的够傻逼的啊!

“啊!”男子乱吼一声,便一溜烟的跑走了。

随后金坝邢看了看身后。MGD安顺天真的在他后面啊!!

“安顺天,你们不是要7点30放学的么?”金坝邢说。

“逃课而已。很无聊的”安顺天耸了耸肩,又继续问,“刚刚那个男的是谁啊!看到我跟看到鬼似的!!!”

“哦!我也不知道,刚刚他还跟踪我!”

“有可能是林梓潇派来的哦!”安顺天轻挑的说道。

“额……为什么是她?”

“肯定是想害你,或者从你身上得到什么消息,你一定要离这个恶心的女人远一点”安顺天恶狠狠的说道,赤色的眼眸中划过一抹凉意。

“知道!!”金坝邢回答。内心早就许下誓言,以后绝不会跟林梓潇再有半点来往!!

“我先回家了。拜拜!”安顺天说着摆了摆手,从金坝邢的身旁走过。

金坝邢也继续往自己的家走去,走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小街道时。他觉得背脊发凉,冷冷的说道,“是谁!出来!!”

“哼!被你发现了”冷血修长的身子出现在淡黄的灯光下。俊美的外表显得有些忧郁!!

“想干嘛?”金坝邢对上他充满杀气的目光,冷声问道。

“杀了你……”冷血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说着手上拿着一把水果刀向金坝邢刺去。

在水果刀的逼迫下,金坝邢又是逃又是躲。但是身上还是落下了好几道伤口。

跟前天晚上一样。擦!!!

“金坝邢。你们不要试图在骗我,不然我今天真的杀了你!!”冷血失控的吼道。又将刀刺向了金坝邢。

金坝邢由于伤口太多,旧的伤口也因此破裂,由于出血过多。他早已经感到头昏脑胀,却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逃跑。

看到这条街。金坝邢深蹙着眉毛。上次被冷血追杀也是在这里然后逃到林梓潇家里被林梓潇所救。当下之际他唯有去林梓潇的别墅才有可能躲过冷血的追杀。

可是……

真的要去吗?

金坝邢在路上想了好久。

最后在一个拐弯处向左转。而这条路就是前往林梓潇的家……

虽然他打不过冷血。但是在逃跑上他还是更胜一筹的,这也是每一次被冷血追杀时没有被杀的原因了,这个速度不去参加马拉松比赛还真是可惜。

“咚咚咚!!”金坝邢用脚踹林梓潇别墅的大门。

不是因为他讨厌林梓潇才踹门。而是他怕林梓潇听不见,现在时间紧迫啊!不然冷血就追来了。

“谁啊?”林梓潇不屑的撇了撇嘴。她才刚睡着就有人敲门,还这么粗鲁有毛病啊!!!

一开门……

站在门前的正是喘着粗气的金坝邢,白暂的皮肤上都是一道道的伤口触目惊心。

“你……”林梓潇本想说什么,但是选择了沉默,将金坝邢拽进屋中,关上了大门。

金坝邢也愣愣的站在原地。他本来以为林梓潇会因为他今天对她的冷嘲热讽而把他赶出去的,但是却没有。

林梓潇没多说什么,麻利地那好纱布,酒精,红药水,棉签开始替金坝邢包扎。

一切完毕后。

金坝邢别扭的说了一声,“谢谢!!!”

“你很讨厌我吗?”林梓潇只是淡淡的看着他。紫色的瞳孔中不带一丝的感情。

“是你的做法讨厌”金坝邢冷冷的说道。安顺天都告诉他了啊!她威胁安顺天,这是不可原谅的!!!

“呵!”林梓潇冷笑。

原来他也是一个相信别人无凭无据话的人。

其实她都知道。金坝邢对她态度的改变无非就是安顺天了。不知道安顺天是说了多少坏话,才会让金坝邢如此的厌恶她!

“等追杀你的人走了,你就可以走了”林梓潇冷冷的说完便向二楼走去。

金坝邢纠结的看着林梓潇的背影。

心理泛起微微的心疼……

她的背影看上去如此的孤寂和悲伤,她的瞳孔中流转的往往是不带任何色彩和感情的淡然。金坝邢开始疑惑了,这样的她真的如同安顺天说的那样吗?

回到房间的林梓潇,躺在自己的大床上。

她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无论是金坝邢也好,还是安顺天也好。那个苏墨枭也是。她都不在乎,因为她不会在这个学校停留太久,不会跟这些人有太多的接触。

她只要完成母亲的遗愿就可以回到美国,过着以前那令人向往的生活了。

这一时刻,金坝邢坐在沙发上赶紧腹部一阵绞痛。

捂着自己的小腹就摔在了地上。

抑制不住自己想要叫的冲动。

“啊!”撕心裂肺的叫声在别墅中回荡。

林梓潇猛的站起身子,跑到楼下,看到缩成一团的金坝邢问道,“你怎么了?”

“我……”金坝邢紧咬着自己的红唇,刘海被冷汗浸湿,凌乱的附在了额头上。原本璀璨的眸子变得浑浊不堪。

金坝邢挣扎着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敌过强大的疼痛看,昏厥过去。

“天啊!”林梓潇没敢动他。

拿出电话就拨打120.救护车很及时,没到10分钟就感到了林梓潇的别墅。林梓潇看着医护人员将金坝邢抬上车子,自己准备上车时,却听见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金坝邢啊!还真是活该呢!!”

听到声音后林梓潇回头,却空空如也。

摇了摇头便上了救护车。

医护人员替金坝邢挂上了氧气瓶说,“貌似是内出血”

林梓潇只是紧抿着唇,看着金坝邢。是谁把他弄成这样的?林梓潇的目光又回到了金坝邢的身上,每一道伤口几乎都是用尽了全力,看来追杀他的人的确是想至他与死地,而不是闹着玩的。

“白痴……”林梓潇冷冷的吐出两个字。这是个白痴!!

金坝邢似乎还有意识,听到白痴两个字后,明显的眉毛锁的更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