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79章 一句话摔海里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2 2016-06-30 00:06:36

    泼了她一身水就算了……

  现在居然还诅咒她掉下海里去?

  “我说你这个人很烦啊,没看到我正烦着呢吗!一边游去行不行?!”顾安笙堆积了大半天的郁气一直没有找到发泄口,她也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这下有个人送上门来,她一下就站了起来,愤愤地骂道。

  那人没想到自己好心提醒她还会被骂,愣了一下,然后就看到那个突然站起来骂了他一通的女孩脚下一个打滑,摔进了海里。

  这……

  他不知道自己这嘴什么时候这么灵验说什么来什么了啊!

  哗啦——

  顾安笙跌进海里,便没有浮起来,他一看不好,立刻潜下去把她给拉上了水面,然后将她抱上了岸边。

  “咳,咳咳……”顾安笙呛了水,拼命地咳嗽,好在刚才没有跌下去太深就被拉上来了,否则就不止是呛水这么简单了。

  她咳嗽了好一会儿,才把肺部的水给咳出来,喉咙里一阵火烧的感觉,十分难受。

  她身上湿漉漉的还在滴水,凉凉的海风一吹,顿时惹得她瑟瑟发抖。

  “小姐,你还好吧?”南木将潜水镜摘了扔到一旁,半蹲着在顾安笙面前,关切地询问道。

  顾安笙浑身发抖,唇瓣都在打着哆嗦,看着面前的男子,话从牙缝中挤出来,“你看我像是很好的样子吗?”

  南木微微愣了一下,而后爽朗地笑了笑,“抱歉,刚才是我不应该打扰你,不如这样,我送你回度假村吧?你身上都湿了很容易感冒。”

  听到要回度假村,顾安笙立刻摇了摇头,抱紧了自己的手臂,“不用了。”

  她还没有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容衍,是肯定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回去的。

  南木想到他刚才浮上海面的那一幕,一个面容清丽美好的女孩坐在礁石上,目光无神地看着海面,就好像迷路的孩子一般,惶然无措,没有丝毫光亮。

  他才会出声叫醒了她,不是因为那一幕多么动人,而是因为他觉得如果再不叫醒她,她眼睛里的迷茫会越来越浓重,到最后走失再自己给自己建设出的困境里。

  明明只是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南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多管闲事起来。

  “这样吧,我让我的人给你送一套衣服过来,你身上的衣服……都湿了。”她拒绝了一次,南木便没有坚持,看了看她身上湿透的衣服,想着她会跌进海里也和自己有关系,于是说道。

  顾安笙微微低头,看了眼自己狼狈的身上,咬着牙点点头。

  南木找来自己放置在岸边的手机,打电话让助理送来一套衣服。

  “我在那边生了火,你先跟我过去烤烤火吧。”南木朝顾安笙伸出手,要将她拉起来。

  顾安笙摇摇头,撑着地自己站了起来,她刚刚坐的那一处沙子也已经湿透了。

  南木带着顾安笙走到他在下海前让人点好的篝火前,从背包里拿出自己的衣服走到海滩边的洗手间去换上,然后才出来。

  换好衣服出来的南木和刚刚身穿潜水服的样子很不一样,整个人看起来潇洒不羁,俊美不凡,穿着简单随性,却十分有性格。

  没一会儿南木的助理便拿着衣服赶了过来,看了一眼坐在篝火前瑟瑟发抖的顾安笙,低声问南木:“这不会是跟踪你的人吧?你什么时候喜欢多管闲事起来了?”

  “我的事情你不用管,我自由分寸。”南木的眸光微凉,扫了助理一眼,拿着衣服转身走到顾安笙面前去。

  助理悻悻地摸了摸鼻子,了解南木的性格,也没再多说,多看了顾安笙一眼,离开了这里。

  “给你衣服,我不知道你的尺码,所以随便给我的助理一个看起来合适你的尺码拿来,你去那边的洗手间换上吧。”他的声音很好听,温和却带着自己独特的味道,带着些许磁性,十分动人。

  这个人如果不去当歌手真是可惜了。

  顾安笙心想着是他害自己掉进海里的,也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接过他手里的衣服,站起来往洗手间走去。

  等她换好衣服回来的时候,南木已经在烤东西了,噼里啪啦燃烧的篝火映着他的侧脸,俊美不羁,给人一种很随性的感觉。

  “谢谢你的衣服。”顾安笙声音低低地道了声着,刚刚被海水淹了一会儿,又在冷风里吹了这么久,这会脑子里都是清明的,想事情也很清晰,也就没那么计较刚才的事情了。

  南木微微一笑,“要不要过来坐坐?”

  顾安笙点点头,走过去坐在软软的沙子上,看着面前的篝火。

  不断传来烤肉的香味,南木很熟练地在上面洒了一层调味料,然后涂上香油之类的东西,使得烤肉整个表面都呈现出金黄的颜色,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顾安笙只是看着面前的篝火,没有去看那些平时她一看就会移不开目光的烤肉,眼眸低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要……”南木拿着一串刚烤好的烤肉正要递过去给顾安笙,却在看到那张熟悉的容颜时,突然愣住了。

  九年前,颐城机场,飞往美国的航班,以及那个少女……

  一幕幕重新浮现在南木的心头,清晰得仿佛昨日。

  居然是她!

  刚刚顾安笙从海里出来的时候浑身湿透,一头乌黑的发丝也有少数贴在脸颊上,看着十分狼狈,所以他才没有认出她来。

  现在她把自己整理干净,露出那张细白如瓷清透清丽的小脸时。他一眼便认出了是她。

  讶异了许久,南木才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定了定心神,继而将手中的烤肉递给了顾安笙,声音柔和了许多,“你要吃吗?”

  顾安笙从思绪中回神,看了眼南木递来的烤肉,再看了看一脸微笑的南木,伸手接了过来,轻声道了一句,“谢谢。”

  “不用谢,就当这是谢礼好了。”南木笑眯眯地看着她,自己也拿起了一串烤肉,咬了一口。

  他的行止不似容衍那般处处优雅,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迷人味道,看起来随性不羁,不拘小节。

  顾安笙咬了一口烤肉,大半天没吃东西的胃里一下子就被被勾起了食欲,几口便将那块烤肉吃完了。

  “有没有酒?”她接过南木递来的烤肉,突然问道。

  南木愣了一下,像是没想到她突然会这么问,盯着她脸上迷茫失落的神情看了一会儿,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瓶罐装酒,递给她,“出来的时候只带了这个,你不介意的话就喝吧。”

  “不介意,谢谢。”顾安笙接过酒瓶,拉开拉环仰头喝了一口,苦涩的味道在嘴里弥漫开了,她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她很少喝酒,酒量也不怎么好,只不过这会儿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只想好好发泄一番。

  看着她豪气云天的喝酒动作,可是喝了一口之后却又皱起了眉,南木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想起九年前那一幕,也打开了一瓶酒,喝了一大口。

  “你失恋了?”南木将喝了半瓶的酒放在一边,拿起烤肉吃了起来。

  顾安笙看了他一眼,意味不明。

  南木耸肩一笑,“你别误会,我是刚才在海里看见你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活像是被男人甩了一样,才会这么问。”

  就好像是九年前,在机场看见她的时候,她也是和现在一样,只不过当时的神情比现在更加痛苦和绝望,明明很不舍,却一定要离开。

  这也是为什么他当初会选择找她帮忙一样。

  顾安笙手里地酒瓶捏紧了一些。

  ……靠!

  这个男人的嘴能不能再损一点?什么叫活像是被男人甩了一样?她看起来有那么狼狈吗?

  “比失恋还要糟心。”顾安笙又喝了一口酒,好像喝不出味道了一样,嘴里感觉不出来到底有什么味道。

  “哦?听起来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可以不用跟我说,我担心我这张嘴啊,说出来的话会让你直接跳海,毕竟我刚把你救上来。”南木如是说着,转眸看着顾安笙,“有多糟心?”

  顾安笙:“……”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还有些郁闷的心情听到南木自黑一样的话,积郁在心口的阴云散开了许多。

  “你不是让我不用说么?”

  “你愿意说我也愿意听啊,毕竟这么美好的夜晚,万一真的有人跳海,多可惜。”他一边说着,身体一边往后靠去,靠在了他身后的背包上,看着顾安笙。

  顾安笙想了想,也好,就当成一个故事说出来给他听也没什么,毕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她说完之后,南木却是轻嗤了一声,让她都给愣住了,“你说这故事里面的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既然事情都已经真相大白了,不是应该皆大欢喜么?这么拧着跟谁过不去呢。”

  他将喝空的酒瓶碰到了一边的塑料袋里去,长长地喟叹了一声,继续打开第二瓶,那双眼睛里闪烁着不羁的光芒,好似没有什么能够难倒他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