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68章 神偷小七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45 2016-06-27 00:07:14

    她粗略地扫了一眼,这里的瓶瓶罐罐不在少数,可是却没有一个完成品。

  虽说知道解药要研制出来很不容易,可是却没有想到,过去了一个月,还是没有成功。

  “没错,有的是失败品,有的还未完成,只差最后一道程序,也是困扰了我们很久的程序。”莫秋扬深深地叹息了一声,以他们合力,也只能到最后一道程序了。

  最后一道程序有多艰难,没有那份解析程序,几乎寻不到。

  四处他也认为哪怕没有解析程序他们也可以成功,可是当每次都是在最后一道程序失败的时候,他才发现他们的想法真的太天真了。

  “只剩下三天了……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顾安笙皱紧了柳眉,忍不住攥紧了手心。

  “在抽血,你别动。”莫秋扬把针管扎进她的血管里,开始抽取血液。

  顾安笙松开了攥紧的手心,看着流进针管里的红色血液有些恍惚,“秋扬哥,容衍感染病毒的时间没有宝宝久,他的情况是不是稍微好一些。”

  “恰好相反。”莫秋扬的神色凝重了些,“他的病毒是通过血液感染的,和宝宝的情况差不了多少,只不过,他的情况下会高烧不断,痛苦极少。”

  “怎么会不一样?”

  “宝宝体内的病毒本就是试验品,也就是说并没有完善,有很多漏洞,病毒的效力是有了,可也有很多未知因素,感染了会变成什么样,谁也说不定。”

  原来如此……

  顾安笙哪天是亲眼看着那个人把最后一道程序完成的,莫悠悠恐怕是觉得她哪天必死无疑了,才会没有任何忌惮地让她看到他们研制病毒的程序吧。

  她安静下来,仔细地回想着那天那个人的程序和用的药物,只不过当时桌上有许多瓶瓶罐罐挡住了,顾安笙只记得,当时闻到了一股味道。

  那种味道和一般的香味不一样,给人一种晕眩的感觉。

  “秋扬哥,有没有什么香味,会让人晕眩,而且那种味道有些香甜,给人感觉很腻。”顾安笙细细地回想着,问道。

  莫秋扬将她的血倒进了一个玻璃瓶子里,听到她的问题,停顿了几秒,忽然想起了什么,走到研究室里的一面柜子前,在里面翻找了一阵。

  顾安笙拉好衣袖,手臂抽血的地方还有些疼,他看着莫秋扬的动作,心里有着一抹希冀。

  过了好一会儿,莫秋扬才找到那样东西,打开瓶子,递过去给她闻,“你闻闻看是不是这个?你形容的东西和这个很像。”

  顾安笙一听,凑过去仔细闻了闻,有些失望地摇摇头,“不是,那种味道要更加浓郁一些,而且这种味道不会给我晕眩的感觉。”

  “那就不太清楚了……”莫秋扬看着瓶子里的东西,皱着眉,想不出来顾安笙说的是什么东西。

  不过可以知道的是,一定很关键。

  顾安笙站起来,转身便看到容衍轻靠在座位上,正在闭目养神,唇瓣紧抿成一线,面容白皙清透,平添了一抹病态。

  “十二,你怎么样?”顾安笙发现他有些不太对劲,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脸。

  容衍却没有任何反应,唇瓣紧抿,额上涔出了汗水,将额前的几许墨发都给打湿了。

  “他怎么样了?”顾安笙立刻让莫秋扬给他看看怎么回事,让开了位置。

  莫秋扬给容衍检查之后,有些无奈,“他这是发烧了,你先把他带回房间,用这种药物帮他擦身,可以帮他快速降温。”

  说着,递给顾安笙一个瓶子。

  “谢谢。”顾安笙点头道谢。

  和莫秋扬一起把容衍搬回了房间里,顾安笙抹了把额头上的汗,从浴室里拿了张浴巾出来,准备给他擦身。

  他浑身发烫,烫的顾安笙都觉得如果放上一颗蛋,一定能熟透。

  因为这惊人的温度,所以他全身上下都泛起了一层薄红,白里透红,旖旎无限,让人忍不住脸红心跳。

  绕是顾安笙和他朝夕相对,还是忍不住红了脸,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蛋,顾安笙让自己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没的,把莫秋扬给的药水倒进了盆子里。

  药水一离开瓶子,就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如果这东西不是莫秋扬给的,顾安笙几乎都要以为这是毒药了。

  将毛巾浸湿,顾安笙伸手去拿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一丝不舒服,一股清凉的感觉瞬间包裹了她的双手,让她的大脑也多了一丝清明。

  拧干毛巾,顾安笙开始帮他擦身,全程红着脸,时不时咳几声来掩饰自己的羞涩。

  哪怕容衍此时昏睡着不醒,也让顾安笙有种心虚的感觉,好似亵渎了他一般。

  大抵是因为他总是给人一种清冷矜贵犹如天神的感觉,无论对他做什么,都是亵渎一般,才会造成这种错觉。

  实际上,这个人根本傲娇又腹黑,谁也比不上他深沉。

  擦好之后,顾安笙又按着莫秋扬后来告诉她的,将被子给他盖得严严实实,不露出一丝缝隙,只露出他的脑袋来。

  看着这样的容衍,顾安笙紧绷了许久的心瞬间有些松懈,忍不住轻笑出声。

  换做平时的容衍,哪里有机会让她随意摆弄,难得见他这么乖觉的模样,顾安笙觉得,不拍张照片留念实在可惜。

  她拿出手机来,自己蹲在了床边,用摄像头对准了自己和容衍正在昏睡的俊颜,他白皙清透的皮肤上盖带着一抹薄红,看上去魅惑妖冶,让人心动。

  顾安笙用手机拍了好几张,挑出其中一张自己最满意的,用来做了屏保。

  她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每天早上醒来容衍总是喜欢站在离床有些距离的地方看着她了。

  因为每天早上醒来她都是把自己裹在了被子里,裹得像个蚕宝宝一般,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他当时心里一定是在想好蠢好笨吧!

  顾安笙哼哼几声,站到离床有些距离的地方,看着躺在床-上没有任何动静的容衍。

  他被她裹得很严实,倒真有一种蚕宝宝的感觉。

  不知道他醒来看见这些照片会是怎样的表情,恐怕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吧?

  他要多久才能醒过来呢?醒来又有什么用呢?

  顾安笙的小脸上蓦地浮现出一抹失落,脸色幽凉且苍白,咬紧了唇瓣。

  “哐当——”

  突然,隔壁宝宝的房间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声响,像是什么东西被绊倒了一样。

  难道是贝贝?

  顾安笙疑惑地走到那扇通两房的门,打开走进宝宝的房间里。

  谁知道刚走进去,她便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身穿黑衣的人,正站在床前手中拿着一支针管,给宝宝抽血!

  “你是谁?!”顾安笙心里咯噔了一下子,大喝一声,朝着这个人跑过去。

  那个人转过头来,似没想到顾安笙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掩藏在墨镜下的那双眼睛闪过一抹懊恼,把针管收好,身影形如鬼魅一般,很快便到了房间的阳台,没有丝毫犹豫地跳了下去。

  顾安笙小脸一白,看了眼床-上昏睡的宝宝,然后跑到了阳台边往下面看去。

  除了绿油油的草坪还有两旁栽种的名贵鲜花之外,再也看不见其他,更别说刚才那个人的身影。

  这个人到底是谁?

  身后的房门被人打开,莫里走了进来,看了看宝宝,再看看顾安笙,问道:“少夫人,您没事吧?莫齐已经去追那个人了。”

  “我没事。”顾安笙快步回到床前,检查着宝宝的身上,刚刚她看见那个人在给宝宝抽血,虽然不知道目的是什么,可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莫里,帮我把莫医生请来一下,帮宝宝检查身体。”顾安笙不敢有任何懈怠,眼看只有最后三天了,无论如何都不能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是。”莫里应声出去了。

  顾安笙坐在床边,看着宝宝手臂上的那一个还带着淡淡血印的痕迹,眸光紧缩了下。

  宝宝的身上,除了病毒还是病毒,那个人要宝宝的血,想做什么?

  还是说那个人其实是往宝宝的身体里注射了什么东西?

  很快莫秋扬便过来了,给宝宝抽了血样之后便去研究室化验了。

  这时,莫齐没有追到那个人,也回来了,“安安。”

  “莫齐,怎么样?”顾安笙眸光一亮,看见莫齐是从阳台那里上来的,立刻问道。

  莫齐摇摇头,“没有追到,那个人善于隐匿自己,我刚追过去没多久,她就不见了。”

  以这个人的身手看来,绝对是一个神偷,而且,还极有可能是一个女人!

  “不过我想,我可能猜得到她是谁。”莫齐继而说道。

  “那她是谁?”

  “通缉榜上的第一名,神偷小七。”莫齐神色凝重,有些艰难地道出这个名字。

  他也是神偷,可是却没有小七那般厉害,因为他一直以来感兴趣的只有uncle的作品,可是小七的目标,却是世界各国她感兴趣的宝物。

  前年盗走了Z国皇室女王头顶的皇冠,还发了照片给Z国女王耀武扬威不说,去年还偷盗了某国领导人的贴身衣物,并且寄给他的老婆表示挑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