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66章 做我的情-人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36 2016-06-26 01:47:00

    话一问出口,顾安笙就后悔了,因为她能明显感觉到这个杂物室里的气温,正在修炼下降,正是因为面前这个男人。

  黑暗中,他那双阴鸷的眼眸,如同鹰隼一般锐利,死死地盯着她。

  顾安笙的心里“咯噔”了一声,看着这个危险的男人,下一秒便感觉到自己的脖颈被他掐住了,力度之大,她几乎无法正常呼吸,一双清澈的眼眸看着他。

  容衍身上的气势是强势而且冷峻的,总是让人不寒而栗,可是这个男人,却充满着浓浓的危险,那双眼睛,犹如血染了一般嗜血肃杀。

  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顾安笙心里暗自气恼为什么会问出刚才那句话来,面上却没有露出一抹害怕的情绪来,看着这个男人,像是笃定了他不会杀了自己一般。

  男人的手一直掐着顾安笙纤白地脖颈,见她的眼眸中毫无惧意,产生了一丝兴趣,看着她问,“你不怕我?”

  感觉到掐着自己脖子得手松开了一些,顾安笙终于能够正常呼吸了,顾安笙微微一笑,看着这个男人,缓缓说道,“你在这里潜伏不就是为了那种药物?如果你把我杀死了,还要去找别人,你觉得,别人会帮你买药而不是报警么?”

  恐怕会害怕地直接报警吧,毕竟这种危险的男人,可不是谁都愿意去接触的。

  顾安笙更不愿意。

  原先以为容易的手段就足够让人心惊了,而且那个人生的又是那般阴柔诡异,无端就让人觉得不喜,可是眼前这个男人,没有半点阴柔的感觉,刚硬而且肃杀,像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一般。

  无论两者之间的谁,顾安笙都不愿意见到,有任何关系。

  “哦?这么说来,你会帮我而且不报警?”男人听了她的话,着实惊讶,看着她的眼眸中产生了一抹兴味。

  “当然,只要你以后看见我不要再对我动手,装作看不见就行了。”和这种人扯上关系,顾安笙明白,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这个男人身上杀气太重,根本不是什么好人。

  上次他没有杀了她是好运,这一次,顾安笙一定要掌握了主动权,让他想杀也杀不了自己。

  毕竟,他现在可是有求于她。

  “哈哈,你很聪明,也很胆大,本少很喜欢,你叫什么名字?”悬殊一脸兴味地看着顾安笙,没想到这次逃来这边,还能碰到一个这么有意思的人。

  而且,还是女人。

  顾安笙嘴角抽了抽,谁要你喜欢了?

  “这个我的名字没有关系吧?你到底要不要放开我,我帮你买了药,你就立刻消失。”

  听着她话里暗藏的不耐烦,悬殊挑挑眉,松开了她的脖颈,“可以。”

  若非情势所逼,他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折损了自己的身份?

  只不过这个女人当真是有意思。

  “你如果敢报警,我就算拼了命,也会找你复仇。”顾安笙打开门要走,却听到身后的悬殊声音凉凉地道,无端让她心里生出些忌惮。

  哪怕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上什么,可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她今天真的报警了,这个男人一定说到做到。

  他身上的杀气,太重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悬殊阴鸷的眼眸中滑过一抹光亮,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过了十五分钟,杂物室的门被人打开了,悬殊连动都没有动,天生的警觉性让他可以清楚辨别人的脚步,来判断这些人是谁,是好是坏。

  当顾安笙再次走进杂物室时,悬殊虽然没有惊讶,可是眸中却闪过一抹欣赏,“你可以报警的。”

  “我还没有傻到拿我的命开玩笑。”顾安笙站的里他有些远,将手中的袋子扔过去给他,“拿着你要的东西走吧,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一次是碰巧,两次是碰巧,顾安笙就不信她就这么倒霉,次次都能碰见这个男人了。

  悬殊准确无误地接过了她扔来的袋子,扫了一眼袋子里的东西,看见顾安笙转身要走,一个闪身就到了她的身后,一只手搂住了她的纤腰,“女人,我看上你了,我要你给我当情-人!”

  噗!

  顾安笙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喷死这个大言不惭的男人。

  她黑着小脸,磨牙嚯嚯,“放手!”

  “如何?”悬殊不理会她的挣扎,这点力度在他的眼里就跟小打小闹一般,没有任何攻击性。

  “当你妹的情-人!你给我放手!”顾安笙挣扎不开很是气愤,心里悔的肠子都青了,她刚刚就应该报警,不应该这么乖把药给买过来的!

  “可惜我没有妹妹,你的愿望不能实现了。”悬殊邪邪地勾着唇角,“怎么样?”

  “有病就要赶紧治,你是不是做过开颅手术,把脑子给拿掉了?做你的情-人?你大晚上做白日梦吧!”顾安笙冷冷地讽刺出声,早知道就不该那么好心的,应该报警把这个男人抓紧局子里!

  悬殊有些气恼了。这个女人还真是伶牙俐齿,性格也泼辣得很,越是这样,他就越不想放开了,难得寻到这么好玩的玩物。

  顾安笙见他还是不松手,忽然抬起腿,用力地踩在了悬殊的脚背上,同时手肘用力地往后一顶,狠狠地打在了悬殊的胸口上。

  悬殊一时不察被她打了个正着,然后便感觉到自己口袋里的通讯器震动不停,看着顾安笙跑出去的身影,没有去追。

  从口袋里拿出通讯器,悬殊将开关打开,听到里面的汇报声音,眼中滑过一抹深意,“原地不动,等我去汇合。”

  “这一切,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顾安笙跑出杂物室,一刻不停地往电梯跑去,直到跑进电梯里她的心还是久久不能平静。

  想起刚才那个男人的一番话,心里就止不住的气愤。

  下次死也不能再这么多管闲事了,走出杂物室的时候她就应该立刻逃跑,还好心帮他买了药,她什么时候这么善良了。

  “阿西吧……”顾安笙低低地骂了一声,不断地喘着气,摸了摸脖颈还有些痛的地方,顾安笙只觉得现在还有些呼吸困难。

  走出医院,顾安笙便看到门口停着容衍的那辆世爵,容衍此时就随性地倚靠在车门旁边,眼眸微眯,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想到刚才的事情顾安笙还有些后怕,跑过去,扑进了容衍的怀里。

  享受着顾安笙难得地主动,容衍伸手环住了她的纤腰,一只手轻轻地揉着她的发丝,“怎么了?看见我这么开心?”

  “嗯,开心。”顾安笙将小脸埋在他的怀里,只觉得只有这一刻自己是安全的,一颗慌乱的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原本有很多想要告诉他的话,到这一刻顾安笙还是没有说出口,反正以后不会和那个男人有任何交集了,说了也只是会徒增不开心而已。

  这么想着,顾安笙用力地抱紧了容衍,小脸在他的胸口上蹭了蹭。

  容衍也没有推开她,任由她抱着,唇角带着一缕浅浅的笑意。

  经过的路人都忍不住转头看着他们,目光或是暧-昧,或是羡慕,各种各样。

  顾安笙从容衍怀里退出来,这才发现路人都在看着他们,小脸一燥,拉着容衍往车里走,“走啦,丢死人了。”

  他也不提醒她。

  看着顾安笙羞赧无比地样子,容衍心情很好地低笑出声,笑声爽朗不加掩饰,在夜色中十分清晰。

  顾安笙的小脸更红了,低着头不去看他。

  回到别墅里,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贝贝在客厅里看电视睡着了,由佣人抱了上楼。

  顾安笙先去宝宝的房间看了宝宝,然后才回到房间里去,眉眼间是散不开的郁色,“已经过去一周了,宝宝还是没有任何起色,十二,真的只有那份解析程序,才可以研制出解药吗?”

  容衍微微点头,“按照宝宝病毒发作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周了,第一周你不在这里。”

  顾安笙抿着唇,沉默不语。

  “倒不是真的只有那份解析程序才可以研制出来,我们要相信秋扬还有医疗团队,宝宝不会有事的。”他轻轻将顾安笙搂在了怀中,安慰道。

  顾安笙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可是想到宝宝,还是会很揪心,他什么都没有做错,为什么要让他来承受这一切呢?

  那种病毒,如果有解析程序在是事半功倍,可是如今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她怎么能不担心。

  “到底是谁拿了那份解析程序……”顾安笙皱着眉,始终想不通,抬起头看着容衍线条优美的下颚。

  “我让人去查过了,只不过那个人不是一般的小偷,大概和莫齐一样,都是神偷出身,而且手法很高明。”容衍眼眸微微眯起,若有所思地说道。

  如果是神偷的话,倒是有一个人,可能会有这种本事把解析程序偷走。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只剩下半个月了。”顾安笙抓着容衍的衣服,浓浓的不安席卷了她。

  “别担心,凡事都会有转机。”容衍低头在她的额上轻吻了下,宽慰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1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