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63章 难道你不信我?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1 2016-06-25 00:47:29

    顾安笙趁着叶千千给顾安潇倒水的时候就溜出了病房,往医院外面走去。

  “阿嚏!”她忽然打了一声喷嚏,揉了揉鼻子,她有些郁闷,该不会是着凉了吧?她的身子还那么弱啊。

  拦下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址之后,车便开走了。

  二十分钟后,车停在容衍的私人别墅外,顾安笙付钱下了车,看见守在门口的人已经换了一批,有些惊讶。

  那些人见她走过来,自动自觉地让开了好大一个位置,生怕碰到了她一分一毫,站的离她远远的。

  顾安笙摸了摸鼻子,怎么感觉这些人好像很怕她的样子?

  没有多想,顾安笙走进别墅里,这个时间容衍差不多都已经去公司了,她先换套衣服,然后再去公司。

  可是当走进别墅客厅,看到那抹静坐在沙发上的身影时,顾安笙的脚步立刻就停住了,想到自己昨晚一夜未归,心里就一阵发虚。

  容衍的手中拿着一份报纸,正不紧不慢地看着,好似没有看见她一般。

  顾安笙想着要不要走过去主动认错,还是先溜上楼,心里天人交战,最后还是决定主动认错。

  主动认错还有一条活路,如果溜之大吉的话,一定会惨死的。

  想着,顾安笙便走了过去,将手上那个里面装着礼服的袋子放下,一脸讨好的笑容看着容衍,还没开口,就听见他道:“你还知道回来?”

  “当然知道了,我怎么可能不回来呢?”顾安笙连忙回答,“昨晚是因为有事情,所以才没有回来,你不要生气。”

  “生气?”容衍忽的轻笑出声,如诗似画的面容上带着一抹轻嘲,“我的妻子大半夜和男人出现在医院里,姿态亲密搂搂抱抱,嗯,我的确不生气。”

  啊?

  顾安笙愣了愣,小脸是写满了懵逼。

  这时,她便看到容衍正在看得报纸上的内容:叶家大少爷和其神秘女友出现在医院,疑似怀孕。

  下面还附带着一张背影照,叶逸风当时抱着她,只不过她的脸大半都被头发遮去了看不清楚,可是叶逸风的脸却是直接上镜了。

  “容衍,这是一个误会。”顾安笙嘴角抽了抽,暗道现在这些记者也忒能写了,什么叫神秘女友,什么叫疑似怀孕?

  亏他们说的出口!

  “我和逸风清清白白的,昨晚我输了血走不了他才会抱着我而已,还有什么疑似怀孕,我都是有丈夫的人了,就算有也是和我丈夫你说是不是?”顾安笙相当地气愤。

  好在没有拍到她的脸,否则还得了?

  她可是有夫之妇了,这些记者怎么净给人瞎掰?

  听见顾安笙最后一句话,容衍狭眸中的黑雾觉觉散开了些,看着她气愤的小脸,轻哼了声,“这么说记者说的都是假的?”

  “当然是假的了,难道你不信我?”顾安笙眸光炯炯的看着容衍,等着他接下来的答案。

  这种有图有真相的事情,换做很多人,都会选择相信图片的。

  可是顾安笙不管那些,她昨晚虽然真的和叶逸风有过这个举动,可是他们之间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

  只看,容衍到底相不相信她了。

  “昨晚为什么输血?”容衍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将手中的报纸扔到了一旁,嗓音淡淡地问道。

  顾安笙的眸中有着一抹失望,“昨晚和安潇参加一个宴会,有人为了报复一个仇人在身上绑了炸弹,安潇是被波及的。”

  容衍显然是知道昨晚那件事情的,只不过不知道在场的还有顾安笙和顾安潇,目光细细的打量着她全身上下,看见她除了脸色苍白一些,其他地方没有伤口,稍稍放心。

  “现在怎么样?”

  “刚刚已经醒过来了,晚点我会去看他。”顾安笙有些有气无力,看着容衍那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摸不透他的心思。

  只不过,以容衍的性格来说,如果生气,是不会在这里和她平心静气地说话的,以他的行事作风,这会多半已经在去公司的路上了。

  这么说来,他是相信自己的?

  想到这里,顾安笙的眉眼间染上了一抹笑意,看着他俊美如画的侧颜道:“我先上去换一套衣服,然后上班。”

  说完,便站了起来,转身往楼上跑去。

  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容衍微微摇头,唇角的笑意似无奈,似好笑,目光困在桌上的那个袋子上。

  他伸手将那个袋子拿了过来,里面是一件衣服,拿出来一看,上面竟是沾满了血迹!

  这件衣服单是看容衍都能够看出来一定是顾安笙的尺寸,而且是她一贯喜欢的风格,那么这些血迹,该不会……

  思及此,容衍再也无法淡定,手中的礼服被扔落在地上他也没有去理会,沉步往楼上追去。

  顾安笙回到房间里,在衣帽间翻找着自己的衣服,找到一套看着顺眼的,正准备脱掉身上的衣服换掉,容衍便进来了。

  顾安笙衬衫开了几个扣子,看见他进来立刻用手捂住了衣领口,小脸泛红地看着他,“你进来做什么?我要换衣服了?”

  容衍脚步未停,眸光深幽地在顾安笙身上来回打量,最后走近她,伸手便去褪她身上的衣服。

  “容,容衍,你要做什么?现在是白天!”顾安笙以为他又要对她做那档子事,小脸霎时间就红透了,滚烫得不得了,她死死地扒拉着自己的衣服,不肯让他碰。

  “乖,松手。”容衍眉心紧拧着,眸中带着担忧的色彩,将她的手扯开,奈何她扒拉得太紧,他担心伤到她,不敢太过用力。

  “你要做什么?我自己会换衣服,你脑袋里别总想些乱七八糟的!”顾安笙警惕地看着他,一会儿她还要去上班,如果被他折腾一番还得了?她今天就别想去了。

  容衍一心想检查她身上是不是哪里伤到了,否则衣服上怎么会有那么多血迹?

  “乖,松开,我帮你检查。”容衍微微用力,就将她身上的衬衫给解开了,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来,滑嫩柔美。

  检查?

  听到这两个字,顾安笙微微怔住了,低头看着容衍认真的神色,还有手中不停的动作,脑袋里,轰的一声便炸响了。

  好半天,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艰涩地开口,“你是不是相信报纸上说的,以为我和叶逸风有了什么,所以想检查我是不是被他怎么了,对不对?”

  说着,眼眶里一直积蓄的泪珠子啪啦啪啦便往下掉,落在容衍的手背上,激起一阵滚烫。

  容衍动作微顿,抬头,便看到顾安笙咬着唇,委屈屈辱的模样,想起她刚才的话,顿时有些无语,伸手就在她的脑门上拍了一下,“你脑子里天天都在想什么?”

  他下手的力度不轻不重,会让她觉得有些痛,这个女人简直该打,脑袋里尽想些有的没的。

  顾安笙被打痛了,吸了吸鼻子,看着容衍无奈又好笑的脸色,心里就一阵泛苦,“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不就是怀疑我?不然为什么要检查我的身体?”

  “顾安笙,我在你眼里就是这种小人?”容衍瞪着她,缓缓逼近她,将她压在了衣柜前,“我帮你检查是因为你那件沾满了血的衣服,谁怀疑你了?”

  顾安笙呆懵地“啊”出一声,“你不是怀疑我?是因为以为我受伤了?”

  停顿了几秒,顾安笙才一脸哀怨地瞪着容衍,“那你怎么不说清楚?你如果说清楚我会这么想吗?都怪你。”

  说着,葱白的手指便往容衍的胸膛上戳了戳。

  容衍任她戳,目光在她此时未着一缕的娇小身材上扫过,美景一览无余,眸中的暗光加深了几分,“那我补偿你怎么样?”

  “必须补偿!”顾安笙一脸傲娇的模样,见容衍不还手戳得更用力了。

  谁让他话不说清楚让她误会的,就戳他!

  容衍低低地笑出声,而后,薄唇准确无误地覆盖住顾安笙的红唇,仿佛春雨绵绵,轻轻舔吻。

  顾安笙浑身一颤,没预料到他怎么突然吻了上来,感觉到他温暖宽大的手掌在自己身上游移,顾安笙忽然明白了什么。

  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为了帮她检查身体,分明就是来吃她豆腐的!

  “一会儿还要去公司,不行……”顾安笙一边躲着他的吻,可是身子却在他的触摸下越发敏-感,颤栗连连,身子软成了一滩水。

  “没事,很快的。”容衍低醇的声音中夹带着魅惑,又像是诱哄,看着顾安笙绯色的脸蛋,低头在她的唇瓣上轻啄了下。

  人家砧板上待宰的鱼还带鳞片的,她这根本就是光溜溜的鱼省了脱衣服了。

  顾安笙抵抗不了,就只能任由他了。

  可是谁知道他口中的很快就是折腾了她整整几个小时,才放过她,抱着她去浴室沐浴。

  “容衍,我以后再相信你的鬼话,我就跟你姓!”顾安笙气的咬牙,身上连动一下都难受,毫不客气地使唤他给自己沐浴换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9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