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56章 不会感染了吧?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2997 2016-06-23 00:20:15

    看着她眼窝处的一抹青色,容衍拧着眉心,眸中浮起一抹心疼的深色。

  听到他的问题,顾安笙立刻瞪了他一眼,好在莫秋扬和医疗团队的人都在准备给宝宝打针,没有听见他的话。

  不然的话,她以后都要没脸见人了嘤嘤。

  “你还知道说,是谁害得我不舒服的?”顾安笙哼了一声,压低了声音恼道,转过头去看宝宝的状况,不理会他。

  容衍低低地笑出声,眉眼间俱是温润的色彩,将面前的一杯牛奶推过去给她,“知道你不放心宝宝一定会来,一时半会他们也处理不完,先喝杯牛奶垫垫肚子。”

  顾安笙拿起桌上那杯还是温热的牛奶,微微诧异地看着容衍,只见他的唇边带着一抹清浅的笑意,看起来极轻极浅,却美得有些炫目。

  一个大男人,没事长那么好看做什么。

  顾安笙心里嘀咕了一阵,捧着那杯牛奶慢吞吞地喝下。

  “昨晚的事情怎么样了?莫齐他们有没有查到什么?”喝牛奶之余,顾安笙还不忘惦记着这件事情,问道。

  昨晚的那一幕,让顾安笙心里疑惑重重,却无迹可寻。

  “嗯。东西的确被人捷足先登了,莫齐莫里还在查,很快会查出来。”容衍淡淡地说着,神色清淡,看不出情绪,那双狭长的黑眸,无比的深邃。

  好似天塌下来都是这般淡定从容,喜怒不形于色的淡然姿态一般。

  顾安笙的心头涌上一股失望,虽然心里猜到了会是这个结果,可是真的从容衍这里得到确定的答案,却还是忍不住唏嘘。

  还能有人比他们快么?亦或者说,有人比他们还早一步得知了这件事情?

  没有那份解析程序,宝宝体内的病毒……

  “开始吧。”莫秋扬严肃认真的声音传来,他的手中拿着一个针筒,准备给宝宝打针。

  顾安笙立即放下了手中的牛奶杯,走到床前去,双手忍不住绞在了一起,紧张兮兮地看着宝宝苍白的小脸。

  “这种药水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容衍凝着莫秋扬手中的针筒看了里面,开口问道。

  莫秋扬和医疗团队对视一眼,才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因为是临时研制出来的,各方面还没有得到完善,不过副作用并不大,待宝宝体内病毒解掉的话,就会引起高烧,熬过就没事了。”

  顾安笙松了口气,好在不是什么很毒的副作用,她真担心宝宝这么小,会承受不了。

  “小安笙,你放心吧,宝宝很坚强,之前病毒发作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轻生的念头,只要他的求生欲望强烈,一切都不是问题。”莫秋扬宽慰道。

  “麻烦你们了。”顾安笙紧皱着眉心,心里没有半分好受,恨不得将这些痛苦全部自己扛了。

  突然感觉一只大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顾安笙微微侧头,便看到容衍如诗似画的容颜上,带着一抹令人安心的笑容,“这种药水对宝宝只有好处,放心吧。”

  “嘭——”的一声巨响。

  所有人往床-上看去,便看到宝宝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应该是病毒发作了,他的额头上不断渗出汗水,一张苍白的小脸蛋皱巴下了一起。

  他小小的身子剧烈地抽搐了几下,没有归于宁静,反而更加痛苦地抽搐了起来。

  “宝宝!”顾安笙的心口猛的一阵紧缩,扒开围着床前的几个医师,半跪在床前,担心地看着宝宝。

  “他体内的病毒开始发作了,我们要给他打这支针让他陷入昏睡,小安笙,你抓住他的手臂让他不要乱动。”莫秋扬的脸色沉凝了几分,拿着器具,不敢再犹豫。

  “好,好。”顾安笙慌忙地答应下来,伸手去抓住宝宝的小手臂。

  可是病毒发作导致全身都在往外扩散一种到达极致的痛楚时,宝宝的力气比平时大了更多,拼命地挣扎着,小嘴微张,时不时溢出几声微弱的呻-吟声。

  “宝宝,乖乖的,不要动,是妈咪在这里。”顾安笙担心会弄伤了宝宝,不敢太过用力按着他,可是这样一来,莫秋扬就没有办法帮他打针了。

  容衍拧了拧眉,轻轻地抓住了宝宝的一条手臂,淡声道,“我来吧。”

  他的力度把握得很好,虽然桎梏住了宝宝,却不会弄疼他。

  莫秋扬迅速地撩起宝宝的衣袖,在他的肩膀上将针头扎进去。

  宝宝依旧是挣扎不停,皱巴着的小脸看起来十分痛苦,脸蛋上也有着不正常的红潮,让人心疼。

  好不容易给他打完这针,宝宝却没有立刻平静下来,反而挣扎得越发用力了。

  “怎么还是这样?”容衍眉心紧蹙,看着宝宝满是痛苦之色的小脸,眸底沉痛,冷声问道。

  “应该还要再等上几分钟,等他陷入昏迷之后,就暂时没事了。”莫秋扬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说道。

  宝宝痛得自己在咬自己的小嘴了,嘴皮子给他咬破,流出了血来。

  好在贝贝这个时间在楼下被佣人带着吃午餐,不然看到这一幕,一定要难过死。

  容衍没有任何迟疑地将自己的手伸过去,让宝宝咬着,单手控制着宝宝不断挣扎的两只小手,担心他太过激烈会弄伤自己。

  真的痛起来,宝宝此时是神志不清的,甚至不知道面前的是谁,只知道那种痛意好似从骨髓里传来的一般。

  他的牙齿尖利,不管不顾地咬着嘴里的东西,只想着能稍微把身体上的疼痛发泄出去。

  顾安笙心疼地看着宝宝,再看看容衍风轻云淡的脸色,心口揪紧着,按着宝双腿的手微微颤抖着,清眸中含着些泪。

  不过她知道,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想要彻底解除宝宝的痛苦,只有那份解析程序。

  可是现在,解析程序被人捷足先登,就再也没了办法。

  难道只能这样了么?

  顾安笙不甘心地咬着唇。

  过了约摸五分钟,宝宝才渐渐安静下去,没有再挣扎,像是睡着了一般,小脸上带着浓浓的疲倦。

  莫秋扬将宝宝的一系列反应还有昏睡过去的时间记录下来,看了看顾安笙和容衍,带着身后的医疗团队离开了。

  房间里,归于宁静。

  片刻之后,容衍才将手指从宝宝的嘴里拿了出来,指尖被他咬出了血,宝宝的小嘴上也染上了丝丝血迹。

  顾安笙拿着一张干净的湿巾给宝宝仔细地擦拭好小嘴,看着他好似酣睡一般的小脸,眸中带着一抹欣慰。

  转头看见容衍流血的指尖,顾安笙心里一紧,立刻用湿巾帮他将他手指上流血的地方擦拭干净,丢下一句“等等我”,便往房外走去。

  容衍没有在意手上的那个小伤口,走进浴室里,拿了一方毛巾出来,帮宝宝擦拭干净脸上的汗水,将他身上的汗水都擦干净,然后才给他盖上被子。

  他走出浴室的时候,顾安笙也回来了,她的手里拿着一张创口贴,朝他走过去。

  “我帮你贴上这个。”顾安笙走过去,抓起他的手腕,看了看那个伤口,不大不小,可是很深,还在流血。

  眸中浮起一抹心疼的色彩,顾安笙看着那个伤口,心情有些复杂。

  脑海里忽然想起了那天她昏迷之后醒来,指控容衍的话,这几天他为了宝宝做的事情她全部都看在眼里。

  如果他真的不喜欢宝宝,何必做到这种地步?

  而且一开始得知宝宝贝贝是他的孩子的时候,他的欣喜和激动不是装出来的,更何况,他何必假装?

  顾安笙只恼自己,一时间被蒙蔽了眼睛,只看得到他的坏处,没有看到他的好。

  哪怕容衍生性薄凉,冷酷无情,虎毒不食子,怎么会对宝宝贝贝见死不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明明宝宝贝贝掉下去,后来却活着,可是这一切,并不重要了。

  问题是,她怎么那么蠢,居然不相信他,一口就否定了他?

  笨死了顾安笙。

  “小伤口而已,不用在意。”看着她紧张兮兮的动作,容衍清冷淡漠的狭眸中染上一抹暖意,侧颜就如温润的暖玉一般,说不出的迷人。

  “就是小伤口才要注意,万一感染了怎么办?”顾安笙还是不放心,拉着他坐下,用湿巾擦拭干净他手指上的血迹,等到伤口不出血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把创口贴贴在了伤口上。

  容衍眸光含笑,看着她紧张担忧的小脸,再看一眼如今睡得香甜的宝宝,“说不定。”

  什么?!

  顾安笙当即就瞪大了双眸,想起宝宝现在是体内有病毒的,该不会……真的会感染吧?

  看着她一张小脸上的颜色一变再变,容衍轻笑出声,“你慌什么?”

  “……保险起见,还是去找秋扬哥看看吧?万一真的感染怎么办?”如果容衍也像宝宝那般痛不欲生,顾安笙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得来。

  “放心,不会这么轻易感染的。”容衍倒是没有在意,看着手指上那个带着卡通可爱图案的创口贴,薄唇轻扯了几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9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